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四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6-06 点击数:788次 字数:

刘连副因团长抚慰感激涕零,出屋哭出鼻涕泡说:“少校营长,我是少校营长了?团长啊,您就接碴考验吧!这是瞧得起我呀。” 手抖心跳无比激动。回到城门防地后,精选几位伶俐兵,全换便装出了城,催马提枪追向保定,要半道装匪做了县长。

警察局长孙尚武,到了城北城隍庙,递名帖对哨兵说:“事很急,请速递。” 哨兵认得他便问:“平日来了点头就进,怎么今天一脸严肃递片子?” 孙尚武哼鼻冷笑说:“兹事体大,行止唯尊。”

名帖递到团长手,他正去见四娘娘,魂不守舍专心想,‘不能总是垮翅转圈像公鸡,今天让她从老子。’   拿过名帖心不在焉瞧着问:“老子约过狗日的?他说急,能多急?人有四急更加急,本团爷爷没有空!” 随手扔了那名帖。

刘团长进小院,哨兵报告说:“四娘娘吃过已睡了。”

“着了吗?妥妥啦?其他的人呢?”

“关到别处了。只有东屋里的,还没有睡着。”

“那位云丫头?她没品尝咱那饭?”

“嗯,对,刚才还砸门。”

“楞是弄不睡?人中女妖精?”

就去东屋敲门问:“睡了,睡了吗?”又敲又敲,贴门细听。 突然‘咚’地一声响,吓得团长闪身掏枪:“呀呀呀,妖气非常大,真的没有睡!” 咬牙气恨道:“老子的姥姥!老子的姥姥!” 言毕回身瞅会儿西屋命令说:“西屋,开锁!”

哨兵开了锁。

团长努嘴让都滚,收枪进屋闩好门,回身嘻嘻直乐和,蹑手蹑脚探头瞅,见四娘娘发乱枕,白净脸蛋透红润,心痒真像爱妃醉酒,仔细观瞧睡妇蒙眬。咋就这么迷眼呢?大喜过望心潮涌,坐在炕沿侧身细看好一会儿,心说瞧这腚,啧啧啧!细腰刚好这么瘦,走道能不骚扭摆?瞅瞅一对凸嘟奶?身形老好了!便轻唤:“嘿,嘿,四娘娘,狼来了。” 见没反应去刨脸,还不放心再刨再刨,上炕抱起揽到怀里,下嘴狠命地亲亲。没几下就猴急了,掀被乱捏心火起,哪知天公不作美,正来劲时一阵砸,吓得团长全身抖。

欧阳春兰在门外喊:“开门开门快开门,老娘来瞧活宝戏!” 砸得不住地大响。 团长一惊非小可,在屋急得直跳脚,连连拍着手背说:“他妈的!他妈的!通风报信害老子?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于是慌忙应,手忙脚很乱,哭腔哭调小声怨:“好事就是多磨嘛,好事就是难成嘛!” 就听‘咚’一声,门被踢开了,屋里放进大光亮,刺得团长难睁眼。欧阳春兰立在亮里,双手提着盒子炮,‘砰砰砰砰’一气打完两梭子,屋顶透出许多光点。 刘团长蹲在地上哀嚎:“老刘家内务,不用旁人管。其他人滚蛋!” 欧阳春兰吹枪口说:“不使它已很多年,今天老娘要再使!” 用胳肢窝夹住眨眼换了新弹匣,指着团长说:“是男人就立起来,把那祸害打掉吧!” 刘团长不起摆手说:“误会了,误会了,打掉就成公公了。” 欧阳春兰冷笑一声,瞄准炕上四娘娘说:“野婆娘还装睡?打不烂个你!” 团长扑去抓住枪说:“别别别,快别呀!”

“先打你那祸害根?!”

“她着了,她不知道这件事儿!”

欧阳春兰很不相信,上前用枪狠戳几下,见果然不动就问道:“怎么一回事?” 团长挡住下体讲了嘻皮笑脸讨好道:“你使双枪依旧麻利,是我心中那春兰。” 说着赶紧出门跑。

欧阳春兰心中痛,发呆叹阵气,出屋关门把兵叫来掏出钞票给他说:“下回还给这么些。” 独自提枪怏怏而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