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6-03 点击数:798次 字数:

大娘娘听说县长到了急忙迎,吩咐身边人:“俺腿慢,去人先报信。” 显出万分的欣喜。

李成义和往回一样,悄悄从后门进仓院。

下得车来伸腰展臂打哈欠,扭腚提提裤腰带,闭眼抬头闻空气。过场做够睁眼说:“好,好,真是好。本县一路奔来,但见一派大好!乡村气息,农家气息,虽说土拉吧唧的,确实有股畜牲味,是骡马牛驴猪鸡鸭兔猫狗味,空气透着天然纯朴安居乐业老实平静。念西县乡民老实奉公,日积月累汗水换粮。可军衙呢?乌烟瘴气使阴耍坏,哎……!忧忧我西县,勤劳者苦,不劳者获,能有太平?” 讲完只见深奥抿笑,显摆自己高深不俗,假装含蓄恤民有状,有威严地东瞧西瞅耐心等,暗气呆子们不鼓掌,好一会了还不鼓,气急败坏发傻笑,背手昂头不悦唏嘘:“这这这,就是这?确实应该大兴教育布化顽民。” 说完偏头左观右看,怒仍呆望依旧没掌。 这时一位丫头来说:“大娘娘听说县长亲到,正赶来迎,俺先跑来报一声。” 侧身行了万福礼。 李成义责问:“她听说?我亲到?口气像谁赖着来?本县撑的没事干?到处胡乱窜?再者又说了,有人替我亲自驾到?!不是她要我来的?” 丫头谦恭说:“大娘娘正赶来,到了便知道。” 说完又行礼。 李成义发狠说:“算了算了,引老子去。”

丫头领着出了仓院绕过厨房上长廊,顺着廊道拐几拐,就见拥来一群人,当中一位白头老太是大娘娘,便抱拳大步迎上去。到了跟前满脸堆笑作揖道:“ 大娘娘还亲自迎,晚辈这厢岂无愧?” 说完角着小眼讥嘲。大娘娘只当没瞧见,笑看柱头说:“县长在上小民来迟理当问罪。” 并不行礼回问丫头:“可已弄好?” 有人上前答:“已经禁了那周围,茶点也该摆齐了。” 大娘娘便略作沉吟,指指天上问:“不知妥否?” 李成义不解尴尬笑道:“天下雨了才知下雨,本县从不观望天气。” 大娘娘说:“俺指你上头。明状暗函告团长,会有期待批文吗?” 李成义便比手指:“应该占八成。” 大娘娘又笑:“团长那边也说八成。你的状子专人递省,抄文寄到第一战区军政部。刘团长反着,专人递战区,转寄给保定。省里接到你的状,军政部接团长状,须知事情可忽悠。你那八成指望省,他那八成在上司,一文一武两个八成,撞在一起谁赢谁输?” 李成义就探问道:“大娘娘圣明,大娘娘明示。” 大娘娘望着别处说:“董管家派人送信讲,劝你和团长来杨村,如若谁不来,西县富坤和宋家,只能放弃他。如若谁到了,众坤联名推举保他。亏得好你来了,俺们状子附带支票,到了上头能压秤。”  大娘娘没讲除去团长办民团。李成义听了直冒冷汗忙说道:“团长有了新的恶行,县里又递一封到省,加一成。” 大娘娘不置可否说:“塘边小亭备了茶点,请去那里?” 李成义连说‘好好好‘。大娘娘在路上问:“等货一到官府借事灭宋家?财产全归公?如若是这样,俺全家就要下大狱,果真有此事?” 李成义又出汗了,闪东望西问:“谁说的?谁敢灭?不顾廉耻只争利?他妈的!” 大娘娘笑说:“话从天津军中来,话也已到军中去,只需备足那东西。” 叹口气又说:“宋家在西县,传了许多代,做了多少善,谁想如今传到一个妇弱手,先是丢了堤防总牌,现今要遭灭门之祸。” 说完淡淡一笑问:“西县大狱冬天透风夏天漏雨?传会活活饿死人?不然打死或药死?宋家要绝户?你们不是逼人反叛?中华遭倭患,你们窝里斗?俺等天津来人制止。” 李成义摆手:“除非县长换别人,大娘娘千万莫信谣,李某敢保西县牢狱不敢关。” 咚咚咚捶胸发毒誓。大娘娘就轻笑,头里先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