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5-27 点击数:837次 字数:

此刻县长李成义,坐在马车上直喊:“快,快!” 赶车的说:“再快不了,路烂太颠。” 李成义就往回望,见城已远道没人,心又稍安问:“前头什么村?”

“枣树村。”

“怎么会是枣树村?不是让你绕道吗?”

“县长你急糊涂了,出城咱奔保定方向,刚转回来这是必经。”

“绕,再绕,避过枣树村。”

“绕不了,再绕去不了杨村。”

李成义只好叹息作罢。

先前在戏园,为了争夺会议主导,大乱之中李成义被蹬下台,摔得晕死过去了。醒来见已躺在家中,瞧局长委员妻儿尽泪,因此弱弱悲愤道:“民国已有二十多年,一县之长竟被兵痞当众痛打,各位属员也受恐吓。悲我堂堂西县衙府,在剿匪团的淫威之下多番受辱原因何在?公理又何在?本党威信更何在!刘汉辉为西县驻军的团长,历年所为与匪何异?本县尚且百姓岂安?呜呼哀哉逢时不祥,吾有颜面瓦全于世!刘团长他吃西县,凌西县,甚又甚!我等党人,岂能续忍?刘汉辉盼西县众生奴服于他!?今日戏园尴尬之事,关系民国政纪国体,此害不除誓不活人!” 言毕捶胸哀啸泪流,其状悲苦。

李成义的娘子孙翠花,坐在床边气吼道:“秃子县长,你很窝囊!这就不想活人啦?去找王八蛋算账!” 遍指众人说:“堂堂一县衙,喂了一群猪?县长一人挨痛打,你们不敢放响屁,里外耍他一个人?” 众人不高兴,知她惯耍泼,都不想理会。

警察局长孙尚武说:“刘汉辉不敢打县长,我以为是误踢,不过,……,” 孙翠花打断问:“不过什么?不过你们胆小怕他,老娘偏不怕!你们不敢我去找!” 李成义忙制止道:“胡闹!离开!正开衙会,亲属干政有害于明,你和明儿立即出去!” 孙翠花愤愤说:“开会又开会,开不出个驴屁来!” 气得扭身走,李月明跟着也跑了。

孙尚武为缓解县长心中愤怒接着说:“当时很乱许是误踢?不过刘汉辉确实恶,再次联名揭发检举?请上峰来人认真调查?” 李成义大睁小眼兴奋问:“前头刚奏过,再奏他一本?”

众同意。

李成义埋头想想说:“奏吧奏吧使劲奏,因他又有新恶行。不能写成误踢县长,要写刘汉辉为私利,带兵占县府,不许属员入,后在戏园拥兵要挟县里的修堤动员会,县长领员上前制止当众被打,县长被兵扔下台去以致昏迷,等等等等。红烧狗肉作料要足。” 有人说:“加上正值日寇侵略,他为军人不思御敌,反而抓了宣传抗日的孟校长,西县百姓无不暗怒,迫于刘团长威势,不敢言语只得顺受。” 李成义想了想:“上回说他很想抗日,这回又说不但不想还在捣乱,自相矛盾呀,不行很不妥,要抬举他去前线送死,基方略不能够变。孟校长你们不要管,马上唤起师生声讨,就在十字口县衙门前,找他刘团长要人!在县城弄个小学潮!”

大家正在热烈议论有人报:“杨村宋家董道昌求见李县长。” 李成义便问:“什么事?难不成现时有其他姓的当县长?”

“他说要面谈。”

“西厅等候,本县就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