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七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5-13 点击数:749次 字数:

城隍庙的把门兵都不敢拦,笑着让了行。

四娘娘领去看文龙,没进屋听团长大吼,心犯嘀咕,进去正见团长用手枪抵龙儿,哪里顾得了其他,冲去使劲推。刘团长被推先一惊,顺势一滚蹲着举枪就要打,一看竟是四娘娘,叹笑说:“哎呀是你?换个别人,早中三枪。” 四娘娘喊:“文龙啊?把你怎么了!?” 宋文龙就说:“他想要俺死。” 团长起身哈哈笑。

几位跟来的丫头,迅速护住四娘娘,其中有位云丫头,眼珠更是不离枪。来时大娘娘说过,“一切都该好好的,莫让四娘娘吃亏。” 她从右袖筒滑出飞镖握在手,面带笑容说:“团长会毙小庄主?只会小心护着吧?” 暗忖兔崽子若是敢开枪,镖定打他咽喉哽嗓。

刘团长见云丫头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不害怕,不讨好,有问一问的倔意思。见她死盯枪,右手藏身后,加了小心收起枪说:“这位丫头我看很行,给套军装护咱身边?” 陪笑脸扶四娘娘,又扶宋文龙,朝自己的脸上扇两掌说:“闹,闹闹,没大没小,误会不是?四娘娘,我见龙儿亲得都快不行了,跟他闹着玩来着。” 说完偏看四娘娘,还是不愿意理人,举手又扇两巴掌,然后讨好问:“四个大嘴巴子了,还不能够原谅吗?再扇一掌当今最是响亮的?” 四娘娘便说:“俺带龙儿回。” 满脸尽忧虑。 哪知刘团长瞪眼说:“这个可不行!完全彻底坚决不行!” 笑着劝阻道:“最近西县不太平,四娘娘知道,出了个实秤流氓李月明,龙儿就是他害的。今天本想当众审,可县长这位护犊子的骚驴爹,出面捣乱没审成。”

四娘娘不想听,牵起文龙往外走。

刘团长的脸,顿时阴下来,拦住冲外吼喊道:“来人呀,来人呀……!” 等兵进来他就说:“老子好脸拿得出就收得回,西县这些敬酒不尝喝罚酒的,老子全部都扣下!出屋半步开枪打腿!他个姥姥的!气得我午饭都忘了。” 转身背手扬脖溜走。

出屋后吩咐:“这位四婆娘,尤得人心慌。不识好歹一心要溜,不上手就来辣的!好饭侍候多下睡药,哄着吃完弄西屋去,其余远点。”

刘团长布置完往家走,路上琢磨饭后美事乐得扯嗓哼京戏:“我吕布,立马横枪来催战,鼓已过三遍。那曹操,只站在城门之上…,” 突然来报,刘连副在猪圈打架。 刘团长就骂:“他妈的,他妈的!一起去后院。”

先前时, 张志富熏得受不住对顺子说:“顺子咱关在猪圈,受辱又遭难,苦了俺闺女。” 花花听了说:“爹,不说苦,咱不怕。” 刘连副听了幸灾乐祸尖声尖气嘲笑道:“嘻嘻嘻,嘿嘿呵!有些人本来就是猪,这是他应该应份的,他祖宗的老家在这里,哈哈哈!高兴得我都快死了。” 顺子暴怒问:“狗日的,讲些嘛?这里该是你的家,你猪爹猪娘全在这。” 县学堂的孟校长说:“团长眼里百姓是猪。” 刘连副忙笑着说:“嘿嘿嘿,对对对!” 张志富赔着笑脸说:“老总吔,积点口德能行吗?” 刘连副就说:“你变回猪了就是德。” 顺子就骂刘连副:“你才是头真的肥猪!呸!” 刘连副恨着顺子问:“种地的,想挨打?” 顺子笑:“亲爷爷闭眼就把你揍,一头肥猪算啥嘛?” 说完呸口唾沫问:“刘连副?猪八戒是你亲祖宗?长得也太像。” 花花听了就笑说:“顺子你把自个儿骂了。”

孟敬秋也笑。

张志富在旁紧张极了哪敢笑。

刘连副喊:“来人呀,来……人……呀!”

一位兵叼烟挎枪吊儿郎当晃来问:“刘连副,喊什么?别给兄弟们找麻烦。” 刘连副扬头望着问:“你是谁兄弟?他妈的!连个班副都不是,敢跟老子称兄弟?告诉你,团长和我是亲戚,老子出去第一个找你算臭账?” 这兵害怕了,马上讨好问:“您老在喊啥?” 刘连副就说:“帮个忙,松开绑,老子亲自揍穷小子。” 兵说:“我不敢。” 刘连副说:“不用怕。” 顺子听见说:“行!都放开。” 这位兵问:“也放开他?” 刘连副不耐烦的说:“放开放开,不然不服。谁输吃猪屎。” 这位兵去叫来两人,这才放了提醒说:“按规矩,谁出猪圈谁挨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