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六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5-09 点击数:837次 字数:

四娘娘她爹昨晚差点背过气,吐了好多的血痰,直闹腾到后半夜,她娘吓得倒了床,四娘娘一夜也无眠,待到天明才打会儿盹。郎中说,王英桐是忧愤过度心事不去病难除,又说老太太不要紧,静一静自然就会好。四娘娘痛恨县长与恶警,残害龙儿气倒他外公,恨不得他们遭天谴,下地狱,又暗怨起了大娘娘,怨她不把龙儿救,在店铺楼上孤灯发愁到天亮。几位丫头不敢睡,在门外哈欠陪到明。

她回想宋文虎辞行说:“要出趟远门,少则三天多则五日,事情重大干系安危。” 四娘娘问:“以往也常出,没见这样沉重过,什么安危事?” 宋文虎察四周无人,上去凑她耳朵说:“往日劫别人,这次劫自己,更加难上难。” 四娘娘听了害怕道:“刘团长既派兵押,有兵就有枪,大刀没枪快,俺虽能近取,丘八可远杀,不是去投死?” 宋文虎捂住她嘴说:“被听才投死!千万莫声张!” 四娘娘吓得直点头。 宋文虎就放手说:“还有一件事。” 四娘娘点头要他讲。 宋文虎回头四下望,然后低声说:“董管家嘱咐,近日戏园有热闹,四娘娘千万不要去,只在楼上窗口观。见到刘团长回去,便去城隍庙看龙儿,把那团长能缠一时是一时,最好能缠到下午。到那时,另有事情闹腾他。” 四娘娘拧眉竖眼怨:“董管家能拉好粑粑?那团长本就不怀好意总纠缠。哦哦哦,俺是肉包子,投去打野狗?” 宋文虎解释:“是这样,拖住他一分,俺那边就安全一分。” 四娘娘生气问:“俺危险十分就舍得?是你亲娘的主意?为嘛要俺缠?” 宋文虎不知道该说啥,只能去安慰。

宋文虎走后四娘娘一直犯琢磨,这天来叫吃早饭,要个白馍就了事。咬着咬着十字口果然起热闹,人们在戏园门口凑堆堆,她心想这是啥年头?就要去近观,猛然记起宋文虎临走的叮嘱,这才忍着没有去。一会儿又见排队跑来许多兵,四下布了岗,见人都朝县衙涌,一听在哄吵,远又听不实,唤个丫头看了来讲,又说眼睛干涩,要去闭一闭,哪知一闭就着了。

自己分明在群山雾间飘游巡行,俯视周遭尽是密密的绿色,薄雾如纱缠山腰。正飘行,望有小庙立山顶,近见小庙破旧不堪不知始建于何年,传缓敲慢打木鱼声,正想进去忽听声急像在催,细看周遭并无旁人,料定是在催自己。等跨进门看又不是庙,是处里外间,好像到过想不起,正要退出见个棕猴窜进屋,细看猴是刘团长,黑脸拿枪逼着说:“四娘娘,快上炕!”转身逃,腿无应,急得喊,不出声,刘团长‘呯呯呯’开几枪,吓得惊起,才知是梦。四娘娘捶胸后怕道:“真的开枪了?” 守在床边的丫头说:“四娘娘的耳朵好,是戏园子里在开枪。” 四娘娘起身去窗前望,见刘团长提枪出来了,吓得犹豫老半天,终因惦记宋文虎,还是去了城隍庙。

此时已近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