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29 点击数:1314次 字数:

此时王国华他爹说:“宋文虎既然去远了,赶快告诉刘团长。” 王国华说:“俺就去。” 他爹说:“这事儿得俺去。” 说完转身就走了。

王国华他爹叫王来顺, 这年六十多,具体多大闹不很清,今天这样讲,明天那样说,没个准确数。人们背后都叫他作‘王来事’。老人讲,王来顺十四岁学烧瓦,在山东那边走村跨县飘十年,平时好嫖染上鸦片越干越穷。活不动了他就偷,混到谁都不敢留,没脸回村见乡亲,奔济南一带讨千家,夜里睡檐下,冬睡农村的草堆,乞讨三年苦熬日子肠肚悔清。

西县有歌谣,说得真正的好:

‘世人莫贪那口烟,

烧尽家财谁甘愿?

一般人家倾了产,

带着妻儿去讨饭。

去讨饭,不算完,

他还惦着吸一盘,

今天典了妻,

明日买儿女,

最后变成枯瘦鬼,

乌呼哀哉倒路边。’

这年夏日一天下午,热得树上知了呼唤,王来顺戴顶破旧草帽,头顶烈日挪蹭在官道。远望猜是叫花子,近看真就托钵人,瘦得只剩骨头架,长发乱得鸟想窝;胡须茂如草,脸脏起黑壳,总流黄鼻涕,眼珠贼亮亮,怀藏横财梦,四下乱寻觅。那年月民国刚不久,军阀争夺拿天下,社会乱,流民起,王来顺辛苦活下去。

好歹又半年,春季总如期。

这天黄昏王来顺到池县八里桥,渴望着镇中‘雅园酒楼’灯火明,车马盈门确实旺。他知这地方有人讨,去别处讨家小饭铺,又只混个小半饱。饥壮饿人胆,乞丐也疯狂,提棍迈步怒奔雅园,到得酒楼外,唱响‘要饭歌’:

‘俺爷爷,俺奶奶,

祝贺你们大发财。

大发财,真眼红,

山珍海味吃不穷。

龙王的,山神的,

还有玉皇贡来的。

吃剩的,扔了的,

是俺小狗该有的。

爷爷好,奶奶好,

赏俺一口知足了。

往下八代得荫福,

大吉大利年年足。

爷爷们,奶奶们,

随手积德万事顺,

千年万年永福分。‘
       进出是体面的有钱人,店小二来赶,免扫了客人兴。他原想再给狗屁祖宗爷爷奶奶唱个’恭喜好日子‘,可惜刚唱个开头,就被门人踢打走。突然记起八里桥那帮恶要饭的猴子们,想起前头挨臭打,握紧拳头伸细脖,怒气冲冲对天嚷:“这算锤子大本事,啊?啊?穷人欺穷人!” 正发脾气听见镇西枪声作,不一会儿北边也炸炮,冲起的红光比那夕阳还红嘞,吓得随众一气儿跑出五里多,独自逃到卫河边,大喘一阵跺脚气道:“一月一回都不行吗?到处大乱吗?老天还叫活人吗?啊?啊……?娘个逼!”从怀里掏出半个干硬苞米饼,咬了一口没能啃动,踮脚举臂要往河扔,试了几试舍不得说:“哎!鱼儿嘞,祖宗俺也饿着呢,就快别等了。” 去河边用水泡软了,香喷喷地吃起来。

老话讲:“运来不觉晓,祸到有预兆。” 王来顺正该今日戌时转好运。老乡后来说,‘三百年前命注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