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26 点击数:1798次 字数:

当晚,秋旖沫便在甘棠家里住下来了。她投入进了这个叫甘棠的男人的怀抱。她还没见过他几次,她对他的信赖缘自对甘老板的信赖。但对于能否与甘棠长期交往,她内心里丝毫不能确定。

次日是五一劳动节,甘棠带着芸芸和秋旖沫三人一道乘车去了海边玩耍。明丽蔚蓝的天空,绵长柔软的沙滩,纯净湛蓝的海水,清凉微飏的海风……秋旖沫倏忽里恍然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副纯净无杂质的画图中。芸芸尤其显得兴奋,在沙滩上一路奔跳一路留下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那银铃般的笑声感染了秋旖沫,让她瞬息间又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生活是如此美好。

三人一起在海边踩着沙滩,逐着浪花开心地嬉戏了一整天。或许是那温顺的海水温柔的浪花带来的欢乐,消除了芸芸对这个新加入自己和爸爸之间的陌生女子的隔阂,这会在芸芸的眼里,似乎秋旖沫原本就是他们家庭中的一份子,似乎她和爸爸和自己三个人早就是快快乐乐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从海边玩耍回来之后,秋旖沫就正式从公寓里收拾衣物搬出来,住进了甘棠家里。秋旖沫很喜欢芸芸,尽管有时她会联想起雯雯,但她觉得芸芸这个女孩更值得怜悯与悉心呵护——因为芸芸是个没妈妈的孩子。秋旖沫怜恤这个五岁的小女孩,就像怜恤多年前那个孤苦幼弱的自己。

为着一种暗自产生的体恤幼小的责任心,秋旖沫又逐渐感觉到了生活的意义。因为她对芸芸的怜爱,甘棠也更加相信自己对这个女子选择的正确。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们的愿景与预期进行。之后,为了更稳固芸芸和秋旖沫的感情,甘棠让秋旖沫每天清晨送芸芸去幼儿园,到傍晚又让她去接芸芸回家来。芸芸也似乎很快适应了秋旖沫接送的日子,每天上下幼儿园都紧紧牵着秋旖沫的手,边走边用有些词不达意的稚嫩话语告诉她在幼儿园里的点点滴滴,甚至晚上也主动和秋旖沫睡一块。至于甘饴酒家那份服务员的工作,在还没有更适合的工作之前,秋旖沫有空就去上班,并随时可以迟到早退。

接下来近两个月的生活似乎又在风平浪静里有条不紊地进行。有时秋旖沫会觉得这种安逸安稳的生活状态于自己显得虚诞,但明明白白展现在眼前的生活又会给她新的暗示,自己的苦难,走到到这儿也许是真的结束了。

七月芸芸放暑假了,不必去幼儿园而只呆在家里,由甘棠的父母帮带着。秋旖沫也开始每天去酒店正常上下班,尽管已是大哥身份的甘阳甘老板发话说,她不必那么遵守酒店规定,还是在家里多陪陪甘棠和芸芸。甘棠的父母决定选择一个日子让秋旖沫和甘棠举办婚礼。很快他们商定好,就选择在七月十日——七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在大哥的甘饴酒家举行。

甘棠和秋旖沫都误以为阳历七月七日那天是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于是甘棠特意选择那天带上秋旖沫去买几套衣服。芸芸也蹦蹦跳跳地跟在了他们身后,一行三人去了附近一家大型商场服装专卖区。

“你喜欢什么款式?别去管价钱,只要喜欢,尽管开口。”甘棠微笑着对秋旖沫说。

“给我买一套衣服就可以了,再给芸芸也买一套。”秋旖沫回答说,她不忘了哄那个小女孩开心。

于是在秋旖沫选了一套白色连衣裙之后,他们又去儿童专卖区给芸芸也买了条粉色连衣裙。

只是,奇怪,当从秋旖沫手里接过粉色连衣裙时,芸芸并没有秋旖沫想象中的那么开心。相反,秋旖沫分明感觉到芸芸用了之前从未有过的陌生眼神瞟了自己一眼,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只抱了衣服默默跟在他们后面。

回到家里,芸芸似乎也没有先前那么活蹦乱跳了,并且明显不太爱和秋旖沫讲话。到晚上洗完澡,秋旖沫哄她上床睡觉时,芸芸径直就跑到爷爷奶奶房间说要和他们一起睡。

秋旖沫的心一紧,她隐隐地预感到什么——芸芸喜欢的,也许是作为阿姨身份的自己,而不是什么后妈。为芸芸的不开心,秋旖沫心中开始有了块垒。

七月十日的婚礼仍如期举行。那天甘饴酒家餐厅里人头攒动,宾客如云。所有的亲戚好友都到齐了,秋旖沫和甘棠携手站在台上,一旁的司仪为他们主持着婚礼,台下的宾客口里吃着点心,目光都聚焦着这对新人。所有的女服务员这一天也都来到餐厅台前台后地忙忙碌碌。

可是,就在大家都兴高采烈的时候,有个人却不见了踪影——芸芸不知跑哪去了。秋旖沫一开始就察觉餐厅里没见到芸芸的影子。司仪的主持发言她没能听进去,她的目光不停在台下那些宾客里搜寻,在那些呼啸奔跑的和芸芸差不多大的小宾客里搜寻。断定不在餐厅之后,秋旖沫脱口对甘棠道:“芸芸呢?”

甘棠沉浸在结婚的喜庆中,只随意扫视了一眼餐厅,并没有多在意。小孩子嘛,肯定是到哪里疯玩去了。

秋旖沫径自走下台去,问甘棠母亲看见芸芸没有,于是甘棠母亲便起身去寻找。秋旖沫脸上挂着微笑继续站到台上来听着司仪的主持。只是这会,她的心思全落在了芸芸的身上。餐厅里每有人进出,秋旖沫都忍不住瞟一眼,看甘棠母亲是否带着芸芸进来。之后,甘棠的大嫂——甘阳的妻子也出去找了。过了许久,司仪的主持已告一段落,宾客已开始正式用餐了,芸芸还没有找到。

甘棠这才有些焦急起来,可是给客人的敬酒环节必不可少,甘棠和秋旖沫都开始心不在蔫。好在正当人们怀疑芸芸是否被人贩子拐走,犹豫着是否要报警时,芸芸终于由奶奶牵着回到餐厅来。所有人这才舒了口气。

“她一个人跑到马路对面,坐在台阶上不知干什么!”甘棠母亲有点埋怨地说。

秋旖沫心里却明白,芸芸并非是贪玩跑那么远去了。

到了晚上,大部分宾客都离去了,但有部分准备闹洞房的宾客仍留了下来。晚餐是在甘棠的家里吃的。一大群的人边喝酒吃菜,边按照当地的习俗开始散红包,整个屋子里喧声雷动,笑语鼎沸。秋旖沫却无意中瞥见芸芸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发呆。

甘棠对宾客的劝酒尚加以推诿,秋旖沫却对宾客的劝酒来者不拒,每次都将酒杯斟满然后一饮而尽。一会,秋旖沫就喝得晕晕沉沉,有点想吐了。她去洗手间,没能吐出来,却忽然感到下身一阵刺痛,原来不巧例假来了。这会她头疼腹疼,心也跟着疼。

宾客陆续散去了,明天中午他们还要来吃一顿正餐,这场婚礼才算正式完成。秋旖沫和甘棠回到了新布置的洞房。闹腾了一天,两人都有些疲累。甘棠去扯秋旖沫的衬裤,想和她行房,秋旖沫直接就把他的手推开。甘棠有点生气,秋旖沫不愿解释。她的脑海里一直闪着芸芸的身影。她觉得却才在阳台上瞥见到的不是芸芸,而是若干年前那个害怕有后妈存在家里的幼年时的秋旖沫。这会她才明白,自己用一个后妈的身份想给芸芸带去关爱有些荒诞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