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二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25 点击数:1892次 字数:

午饭后,大娘娘和往常一样在床上靠着闲话消食,等困劲上来躺下小睡。此时她打了个哈欠,倒困不困半闭眼,因听不见就问道:“怎么不说后来怎样?” 几位丫头以为哄得她想睡,正要去扶她躺下,就听大娘娘又问。说故事的丫头说:“后来种田人病了,一场大病后,他也想淡了,言缘分到头了,跑就跑了吧。从此带着娃,当爹又当娘,熬起日子了。” 大娘娘闭眼问:“再后来呢?” 这位丫头说:“穷人莫后来,反正过就是,到死便拉倒。” 大娘娘说:“夫妻活一场,五百年修行,即便这样也难白头,要分的总要分,里头原故多了去。穷则易变,媳妇跟人,不过嘛,扔下娃也够狠心。唉……,最是情难解,半点不由人。” 大娘娘评完问:“还有别的故事吗?” 一位胖丫头,笑着上前嘟嘴说:“我讲个村妇,夫君病死,穷守十年,送走公公和婆婆,不想这天遇贵人,……,” 大娘娘笑着打断说:“人心大都善,是善有善报的传说吧?荫及孩子吗?” 问完打哈欠,头斜了。

 一位外间丫头撞进来报:“大娘娘?县城回来人,说有急事报,俺不知道有多急,扰了大娘娘困觉,更怕误大事。” 大娘娘一下来精神,睁开眼睛问:“县城回来的?快快叫!” 起身下了床。

丫头们忙着侍候梳洗与穿戴。

这人被拦在楠屏外,朝描金飞凤的屏风叙说。

大娘娘在屏后惊问道:“刘团长他真抓人?” 报信人回复:“抓了县学堂的孟校长,据传还抓了西张村的张志富和他闺女,并且捎上那伙计。” 大娘娘沉思半晌说:“拿水烟。”

娘娘接过水烟壶,一吹一顿吹燃火捻‘咕嘟咕嘟’抽起来。她特别喜欢烟雾升腾变幻莫测,更喜之后的清净。她在想,闹腾起开了?闹吧闹吧,接下来该救人了。这孟校长的人缘极好,论谁你也抓他不得,刘团长呀刘团长,你平时总显滑人一头,遇事不耐烦说道理,假装比谁都要横,可你哪知道,百姓恨这个,你横头横脑土匪脾气终害己。大娘想到此,递过水烟壶,接过茶来喝,轻咳几声问:“管家没信吗?” 报信人忙说:“只口信,董管家讲少主已往请放心,董管家还说,王庄老贼进了县城不知干啥,俺正探听,县城定有大动静。” 董管家讲的这些话,报信人也不明白。

但大娘娘心知肚明说:“没吃午饭吧?吃完速速回。告诉董管家,王庄的事交云丫头去打听。致于抓校长,他们的事不用操心,有人替他们出头。文虎无谋俺不放心管家务往。” 又叫复述才放他去。

报信人哪敢半点耽误,去大厨房喝了碗冷粥,要了干粮匆匆出村。

小顽闹张有福,望这人骑马去远了,独自纳闷老半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