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二十一、寸土寸金
发表时间:2019-04-19 点击数:1828次 字数:


开发区办公室开始组建处室,诸葛琵到处公开宣扬,要提拔一些人当处室的头头,故意让那些心有所想的人跟在她屁股后面拍她的马屁,围着她的大腿转,她走到哪里都有人给她递茶倒水,向她汇报工作或是思想。

晚上,诸葛琵家里人来人往,开发区机关的工作人员收入有限,上门的人只能提点食品、水果之类,大方的,给他女儿送件衣服或是一双鞋子。面对来者,诸葛琵总是侃侃而谈,给予鼓励和要求,言下之意,凡是听她话的,她都设法安排使用。也有脸皮厚的,直接向诸葛琵提出要个权力岗位,诸如什么要求到土地管理,财务管理,人事管理,工程管理等要害部门当负责人。诸葛琵刁钻精细,当面一个也不答应,只是笼统地说,主要是看每个人的表现和素质。

所有找诸葛琵拉关系的人,本人心里既有数,也没有数。有数的是按诸葛琵说的意思,凡是听她话的,她都设法安排使用,没数的是,凡是好岗位,诸葛琵一个也没松口。

只有和曼丹妮不动神色,因为张大才已向她许过愿,让她当土地管理处的副处长。张大才确实为她向诸葛琵打了招呼,并说让和曼丹妮管土地,由诸葛琵初审,由他终审签字,就形成了三点一条线,确保稳稳当当地把土地大权握牢在他们手里,谁也别想沾边。诸葛琵一听就领会,她赞叹张大才的想法,还开玩笑骂张大才:“你个坏狗日的,流氓地痞加恶霸,你占有了女人,还叫女人给你占领地盘!”

诸葛琵建立好处室机构以后,她不是一次把头头配到位,而是一个一个地慢慢来,并且是从一般的处室开始配,把好处室放在后面,让人家盯着她找。张大才对这些小事根本就不管不问。是啊,张大才有他最亲密的女人把持着开发区办公室,他还不放心吗,他还要管什么呢?

过了一个多月,和曼丹妮不迟不早地当上了土地管理处副处长,令整个开饭区办公室的人大吃一惊。土地管理处是人人做梦都想的肥缺,怎么落到了工作不出众,一贯没有声响的和曼丹妮头上去了呢?一时间在开发区办公室成了热议,也成了迷。有人议论和曼丹妮给诸葛琵送了钱,而且是借的高利贷,一次就送给了诸葛琵一万块钱。这真把人吓死了,一个机关工作人员,不吃不喝,一年也就三千多块钱收入。有人说别看和曼丹妮不做声,脑子好使,花一万块钱,管上了土地,很快就能收回来,是吃小亏,赚大便宜。

有一帮子人说和曼丹妮长得漂亮,诸葛琵爱上了她,诸葛琵和她搞同性恋。这话一传出,就有很多人相信。因为诸葛琵的行为有点男性化,生着一副男人身骨,性格也像男人。大家觉得这种说法好像比说和曼丹妮送钱给诸葛琵更加符合道理。

一天,诸葛琵带着一个小伙子出差,小伙子叫白塔,一米八五的个头,身材高大,眉清目秀,文文雅雅,二十四五岁。

晚上没事,诸葛琵打电话把白塔叫到她的房间里,先是跟白塔聊着本单位的工作,叫白塔多支持她,一定要听她的话。白塔一一答应着,表态一定跟着诸葛琵好好干。

诸葛琵突然笑着问:“白塔,你也在背后议论过我,说我是同性恋?”

白塔被吓得一抖,颤颤兢兢地往床上一靠,不知怎么回答好。因为他确实参加议论过诸葛琵与和曼丹妮搞同性恋,他想一定是谁向诸葛琵打了他的小报告。白塔是老实人,一时不知怎么说好,走又不敢走。

诸葛琵笑嘻嘻地往白塔身上一扒,抱着他说:“大家没事干,嘴巴痒,瞎说。我哪是什么同性恋,姐这不是很喜欢小帅哥吗?”

白塔头脑一片空白,他不仅是童男子,而且连恋爱也没谈过。面对扒在他身上的诸葛琵,似乎连呼吸也停止了,手足无措自然不必说。他像一段木头,任诸葛琵吻他,抚摸他,他先是不敢反抗,后来是不想反抗。

诸葛琵无耻地帮着白塔脱下了衣裳。

白塔当然觉得他和诸葛琵之间所发生的事很新奇,他的神经被诸葛琵扯得没有根底,他进入了云里雾里,一时间高天厚土,父母教导,都不存在了。

诸葛琵搂着白塔的脖子问:“小公鸡,姐对你好吗?”

白塔羞赧地说:“姐对我太好了,姐不仅是领导,还特别懂得儿女情长!”

诸葛琵说:“你爱姐一辈子吗?”

白塔说:“我一定爱姐一辈子,姐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人!”

诸葛琵说:“姐要不是年纪比你大的多,就离婚嫁给你,你是我的命!”

白塔说:“姐也是我的命,我不在乎姐比我大!”

诸葛琵流着泪,感慨起来,说:“这男人和女人一旦有了感情,就生死难分,就变成了一个人。你以后要多帮着姐,姐是女人,女人总是有软弱的一面,干工作很累,想有个人帮着。”

白塔也感动起来,用手为诸葛琵擦着泪,说:“从今往后,我就是姐的贴心人,什么都听姐的,当姐的马前卒。”

诸葛琵抱着白塔说:“我的小帅哥,姐要对你委以重任,让你当财务处的头头,先当副的,一步步来,过段时间,姐就让你当正的。你不仅要听姐的话,还要与周围的人搞好关系,为姐团结一帮子人。要谦虚谨慎。”

白塔大胆地、温情地抚摸着诸葛琵,一边吻着诸葛琵,一边说:“姐放心,我一定听姐的,好好干,不辜负姐的心意,为姐争脸。”

诸葛琵说:“我们好一辈子,你可以好好地谈恋爱,成家立业,要是姐想你的时候你就来。我们的关系一定要严格保密。”

白塔说:“我一定按姐说的去做,我现在还没女朋友,我一心陪姐玩几年,到三十岁找老婆也不迟。”

诸葛琵和白塔出差,并没人知道,他们所谓出差,其实就是诸葛琵想和白塔鬼混。

一天,开发区突然下个文件,任命白塔为财务处副处长,又是一次地震般的震动。不过震动也没有用,有好几个人看了文件以后,当晚就失眠了。失眠只能无济于事,肥缺已奇妙地落入白塔的手中,谁也不要再指望。

内部人员调理好以后,诸葛琵对开发区办公室的工作抓得很紧。旧城改造的分区设计也很快按时完成了,并且一一顺利通过了会审,进入与承建商谈判阶段。谈判遇到了很大困难,主要是开发资金不足,每天给张大才和诸葛琵、和曼丹妮送钱、送物的商人们既抓住发财的机会不放,又不降低他们的承包条件。和曼丹妮虽然捞了不少好处,但不能给张大才出半点主意,诸葛琵也没什么号招数。韦世图借口既然有开发区办公室统一负责,他就什么也不闻不问,要不就整天缩着头,要不就是到外地出差,张大才压力很大,几乎是一筹莫展。

张大才被承包商们缠烦了,一天晚上溜到了和曼丹妮的家里放松,放松,与和曼丹妮亲热一阵以后,就谈起工作上的苦来。

和曼丹妮为了给张大才排忧,就没头没脑地说:“如果真没办法,旧城改造就干脆停一停,总不能把人逼死呀!要不开发办公室就去贷款,暂时付给承包商们一部分启动资金。”

张大才忽然抱住和曼丹妮激动地说:“我的小宝贝,你真聪明,你说的都是好主意。对,就给承包商们说旧城改造暂时停一停,看他们急不急,他们一急,自己就会降低条件。同时,银行方面也可以商量,商量好了,不一定要开发办公室去贷款,可以让需要要房子的单位去贷款,这不就好办了吗?”

张大才立即拿起大哥大,给诸葛琵打电话,叫诸葛琵连晚安排人通知承包商们,明天上午召开紧急会议。

第二天上午,承包商们兴致勃勃地来到开发区办公室参加会议,以为张大才想出了什么好办法,都希望自己承包的小区马上就能开工建设。他们的设备和人力一直都被耽搁着,每天都在不断地白白付出费用。

谁知大家坐好后,张大才忧心忡忡地说:“各位对旧城改造十分关心,因此,我也十分感谢大家。但是现在遇到的资金困难很大,久久不能满足大家的开工要求。现在的形势是被逼无奈,只好打算暂时停下来,大家可以去做别的工程,等旧城改造具备开工条件了,再通知大家。今天,就是跟大家通报这件事。”

一时间,会议室里炸开了锅,大家都说指望着旧城改造,把别的工程都放弃了,现在已是走投无路了。新加坡和香港的公司,更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远道而来,而且为了工程,已在内地招募了工人,现在突然不干了,那怎么收拾呀!

厉越第一个站起来,问:“张市长,如果我们暂时自己垫一点资金,能不能开工啊?”

张大才故意想了想,说:“这倒可以商量,以我个人的想法……可以,而且我们还应该表扬你们!”

“那……那如果我们马上就垫资,什么时候可以开工?”厉越接着问张大才。

张大才兴奋地站起来,大声说:“你们要是垫资,立即就可以开工,你们开工的时候,我请市领导给你们去剪彩,派记者给你们报道!”

厉越一带头,香港的两家公司坐不住了,也按厉越的说法要求开工,张大才给予了同样的答复。

其他公司也纷纷表态,要求自行想办法开工,张大才都表示同意。

最后张大才说:“各位,我很感动,是从来没有的感动。在坐的都是我的好朋友,都是前江人民的好朋友。我们真正是和衷共济,精诚合作,你们帮了前江旧城改造的大忙,我今生今世不会忘记你们。我想一切办法,上天入地寻找资金,待大家有了形象进度以后,我就及时给你们付款,你们支持了前江市,前江市是讲情讲义的,我们会坚决地支持你们。今天晚上我请各位老板吃饭,我跟弟兄们欢聚,欢聚。现在散会,我们到宾馆的餐厅里去干杯!”

张大才真不愧是江湖大侠,经他一玩手段,旧城改造居然开工了。他心潮起伏,这人啊,真的很有意思,只要你会胡弄,人间就会起波澜,就能乘风破浪。

第二天上午,张大才找来各家银行的行长,召开会议,研究给所有申请要新房的单位贷款,行长们感到很为难,觉得贷款回收有难度。张大才说没有什么难度,钱是死的,人是活的,贷款时在合同上加一条,以房子做贷款抵押,不还钱就把房子交给银行。行长们又提出借贷方能同意吗?张大才说会有办法让他们同意的,哪个单位不同意,市政府就不给他们房子,坚决取消他们要求分配住房的申请,先贷款交钱的,先批准分配住房。行长们要求市政府发文,张大才说发文没有问题,不就是打印一张纸盖个公章吗?

此后,张大才又召开所有申请分配住房的单位负责人会议,让他们到银行贷款交纳建房资金。那些没有收入的单位说贷款以后没钱还,张大才说凡是享受市财政供给、又没收入的单位,贷款由市财政归还,有收入和不享受财政供给的单位贷款自己归还,不贷款交纳建房资金的单位,不享受分配住房。大家既然要改善住房条件,就要都来想办法,好日子是等不来的,幸福要大家共同去创造。最后,所有与会者形成了共识,都积极表示按会议要求办。

很快各单位都完成了贷款和交纳建房资金的工作,开发区办公室收到钱以后,陆续向承包商付款,旧城改造进入了正常化。至此,张大才了一口气,他仰天长叹:“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好在这一关又横叉竖舞地闯过来了。”

与旧城改造相比,开发区本身的工作开展要潇洒得多,招商广告发布以后,不断有人来买地办公司,同时,贷款也比较容易。开饭区的规划草图进展也很顺利,只是和曼丹妮和诸葛琵都很忙,他们每天都要接待客商,每天都要没完没了地和人进行谈判。

和曼丹妮进行的是第一轮谈判,也就是申请用地的客商必须先与和曼丹妮谈判,谈判内容包括用地位置、价格、被征地农民的工作安排等等。开发区的土地根据使用性质、所在方位的差别,而价格不同,最高价三万块钱一亩,最低价五千块钱一亩。都是一步价,包括各种补偿在内,都是与开发区办公室直接打交道,不和农民接触。张大才和诸葛琵都向和曼丹妮交代待作为第一轮谈判,最低价只能低到五千五百块钱一亩,最高价要掌握在三万块钱以上。目的是给后面的谈判留有余地。这样做还有一层意思,好人要大家做,好处要大家摊。

商人们知道和曼丹妮的第一轮谈判很重要,她可以划框框,定调调。一个小小的黄毛丫头,一张口一闭口,一亩地让一千块钱、几千块钱是完全有可能的。一亩不多,十亩不多,上百亩,上千亩,就是不小的数字。所以,很多人都很重视成功地打通和曼丹妮的第一关。有人请和曼丹妮吃饭,还请和曼丹妮休息日到杭州、千岛湖、黄山、苏州、无锡等地去游玩,一扎一扎地给她送钱,给她送衣服、送鞋子、送手套、送各种包包。

一天晚上,一个女人悄悄地来到和曼丹妮家,送给和曼丹妮十万块钱,说他们公司土地申请少了,还要再增加三百亩土地,另外给他们的地价六千五百块钱一亩贵了点,能否降到六千块钱一亩。

和曼丹妮什么也没回答来人,她看着一包钱头脑懵了,给她送钱的人不少,只是一两万的多,如此大的出手,不免让她觉得太劲暴了。她好像受了刺激,拉下脸说:“这些钱我不要,你收起来,要不一切免谈。”

来人说:“和处长,不要认真嘛,我没什么非分之想,只是你工作很辛苦,对我们很关心,我们也是懂感情的人,略微表示一点心意。”

和曼丹妮依然一脸阴沉,说:“你这哪是什么表示心意,是叫我犯错误!”

来人说:“哪会让你犯错误呀!你收了,只是把我当朋友,你要是不收,不就是明显看不起我,不给我面子。人在世上混,不就那么回事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我们做生意的,多少都会赚一点,总不能忘记朋友。江湖无道,只讲义气。”

来人说着,把装钱的包送进了和曼丹妮的房间。

和曼丹妮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给来人沏了一杯茶,问:“我们谈的地价,你说出去没有?”

来人说:“没有,没有,我哪会那么傻,一切只是你知我知,即使是改了,还是你知我知。”

和曼丹妮说:“你要想改过来,就必须严格保密,不能透一丝风。”

来人说:“一定,一定!”

和曼丹妮又问:“你们为什么还要三百亩地,给你们的地已经不少了啊?”

来人说:“我们测算错了,地不够用,工厂盖不下去。”

和曼丹妮想了想,说:“你明天早晨一上班,就到我办公室里去,我给你开用地通知单,一共九百亩,然后你就赶快找诸葛主任签合同。那一片的土地很紧俏,你办晚了,肯定拿不到九百亩地,就是现在我也不能保证。”

来人一听十分高兴,说:“和处长,不打扰你了,我告辞了。”

诸葛琵每跟客商订一份土地合同,她都要不慌不忙地、反反复复地磨人家好几天,她基本上按人家给的好处费确定地价,只要对她稍有吝啬,她就给人家吃一点暗亏。比如人家跟和曼丹妮谈的是一万块钱一亩,只要她觉得好处给的不足,她就要加码到一万以上。其实和曼丹妮是第一道程序,她在价格上是留有余地的,一般是可以下浮的,而不能让诸葛琵满意的人,反而要上浮。

在诸葛琵看来,商人们要买地,就是她发财的好机会,对她来说,要赚外快,每一宗出让的地皮都是寸土寸金。她心里想着,现在鼓励经济发展,土地中包含着了多少优惠,现在的一亩地,再过十年价值就要十倍、几十倍地长,在每个客商头上刮一点又算什么,不足九牛一毛,他们发财还在后头,不捞白不捞。

张大才要给每一宗出让的土地签字办土地证,他还可以最后确定地价,客商们当然更加敬畏他,都知道大好处集中在张大才身上。每天晚上到十一点以后,就有人给张大才打电话,张大才就等着收钱。不到一个月,张大才就收了几百万。商人们有个算计,他们购买土地时花出去的好处费,百分之六十要花到张大才身上。

一天半夜十二点,张大才接到了卢艾亚的电话,说她就在张大才的门外,张大才当然迫不急待,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卢艾亚在一起了,确实有些想她了。

张大才开了门,卢艾亚拥着张大才上了床。欢乐中,卢艾亚说她要进军前江市开发区。张大才说她不开工厂,怎么进军开发区。

卢艾亚说:“我怎么不能办工厂?我想好了,办一个汽车制造厂。”

张大才说:“你别说胡话,你既没技术,也没那么多资金,怎么能办得了汽车制造厂?”

卢艾亚说:“你当我还真办汽车制造厂呀?只不过是圈地,我要在开发区圈上两千亩地,盖一些厂房,装配一些汽车做做样子。我估计外国汽车制造商很快就要进入中国,等他们一来,我就把工厂卖给他们,狠狠地赚它一笔。而且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赚。”

“可是,可是……”张大才吞吞吐吐地说:“可是两千亩地我批不了,要省里批!”

卢艾亚说:“那又怎么样?你把我的用地批成两宗地不就行啦!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再说现在人人都在向钱看,只要肯出手,还有什么搞不定的事,这就看你有没有让磨推着鬼的能耐。”

张大才问:“小魔女,你手上有多少钱?”

卢艾亚说:“有两千多万,是我们两个人的,我想把零头存到市里的一家银行来,这样就好贷款。”

张大才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卢艾亚说:“我明天就要地,后天就让建筑公司进来。”

张大才说:“那怎么可能呀!”

卢艾亚说:“你们不是把牛皮吹出去了吗?特事特办,急事急办,就把我的事当作特事加急事办好啦!”

张大才说:“你的工厂连个名字也没有,怎么申请土地呀?”

卢艾亚说:“美国有个福特汽车公司,我就叫艾特汽车公司。不仅有名字,我连工商登记也办好了,进开发区的报告都打印好带来了,印章也刻了。你签个字就能圈地了,不过地价要最低的,理由很充分,是高科技、大规模的企业,符合开发区的优惠政策。”

张大才笑了,死死地抱着卢艾亚说:“你不是小魔女,是大魔鬼,是天下第一号大魔鬼!”

卢艾亚的回答却大出张大才意料之外,她说:“我不是什么大魔鬼,而世界是一个魔掌,人在魔掌里生存,就要学会适应,要会变戏法。你也许没有意识到,但你做到了,要不世上这么多人,偏偏你能当官。比你强的人多的是,为什么你能够人五人六、神之舞之的呢?就是因为你比别人更会玩变戏法。”

张大才目瞪口呆,原来还需要这样去看世界。

卢艾亚坐起来,在包里拿出她所谓的艾特汽车公司进开发区的报告,扔给了张大才,并递给张大才一支笔,说:“不讲那些道理了,这是报告,你把它批了。”

张大才扒在床上,在报告的左上方空白上写下:“这是高科技、大规模项目,同意进入开发区,按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原则,一次敲定,分两宗地供给,请以最优惠的政策,满足用地需要。”并签上了他的大名。

卢艾亚接过张大才批好的报告,放进了她的包里,兴高采烈地钻进了张大才的怀里。

第二天,卢艾亚来到了开发区办公室,找到了诸葛琵,把张大才批过的报告给了诸葛琵。诸葛琵得过卢艾亚的大好处,对卢艾亚当然关爱有加,她说:“欢迎著名的女实业家光顾我们开发区。”

诸葛琵一边亲自给卢艾亚沏茶,一边叫人喊来和曼丹妮,把卢艾亚介绍给和曼丹妮后,又让和曼丹妮看了艾特汽车公司要求进开饭区的报告。

和曼丹妮看完张大才批过的报告没有作声,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来头不小,她不想造次,等着诸葛琵说话。

诸葛琵果然发话了,她说:“丹妮,你把这份报告拿去填份用地通知单,然后我来跟卢小姐签合同。”

和曼丹妮拿着报告走了。

诸葛琵对卢艾亚说:“卢小姐,这几年你一定发了不小的财!”

卢艾亚说:“是啊,我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是赚了点钱,这下不是都要投到开发区来了吗!这次诸葛主任帮我办事,我一定记着,有情后感。我这个人,只要赚了钱,就忘不了朋友。钱算什么呀?只要大家混得来,有钱就一起分着花呗!”

诸葛琵说:“哪里,哪里!我还不知道你吗?大方人,神通人,你想把地球卖掉都有可能。”

卢艾亚哈哈大笑起来。

此刻,和曼丹妮已经回来,她把为卢艾亚填好的用地通知单递给了诸葛琵。

诸葛琵接过用地通知单一看,地价栏空着,诸葛琵笑了。她对和曼丹妮说:“就按基准地价为艾特汽车公司供地吧,这是首例,我们要严格保密!好,我现在就开始跟卢小姐敲定合同。”

和曼丹妮笑笑,说:“知道了,一切有诸葛主任做主!”

和曼丹妮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她越想越惊讶,张大才怎么这么大方,一下批给了那个卢艾亚两千亩地,诸葛琵怎么也那么大方,竟然给了那个女人基准地价,那一片地全是良田,至少也要一万五千元一亩。难怪人家说当官有权,这权用起来真吓死人,一亩地优惠一万元,两千亩地,就是两千万元,以后还要升值,真难以想象。

卢艾亚与诸葛琵签好了合同,她走出了开发区办公室,就给张大才打电话,张大才说他在接待客人,白天没有时间,让卢艾亚晚上到他住处找他。卢艾亚娇滴滴地说:“你是不知足的狗呀,假公济私,又要纠缠我一夜。”

卢艾亚土地证一拿到手,就开始在属于她的土地上拉起了铁蒺藜围栏,然后就让施工队开进了工地。她成了进驻开发区的最大客商。

这天晚上,马培无事,在家里看简报,忽然看到前江市开发区有一家正在兴建的汽车制造公司,立即给秘书打电话,说明天他要到前江市去看看。

马培来到前江市,在张大才陪同下,所到之处前江市大小官员前呼后拥,他看到前江开发区到处机声隆隆,一片繁忙。马培十分高兴,一路表扬,他指定要去看艾特汽车公司,张大才一个劲地打马虎眼,说那个公司刚刚破土建设,没有什么可看的,等投产了再请省长去看。他一贯喜欢邀功请赏,这次有些特别,因为他知道卢艾亚是假办公司,真炒地皮。万一马培看了做出许多指示,以后叫卢艾亚怎么去落实,那样就弄得下不了台呀!

马培哪里听张大才的,他执意要去看艾特汽车公司,谁也挡不住。

张大才等一帮人陪着马培来到艾特汽车公司的工地上,卢艾亚站在地头也不说话。马培背着手,举目一看,浩浩荡荡一片,推土机正在繁忙地修路,他激动起来,大声说:“好呀,一个现代化的大公司很快就要诞生了,我们就是要有办大公司、上先进产业的勇气。我支持你们,我希望我们省的第一台轿车就出在前江开发区,大家有没有信心啊?”

围在马培前后左右的人一致呼叫:“有信心――”

马培问:“老板呢?”

张大才指着卢艾亚说:“她就是老板。”

马培看看卢艾亚,她只有二十几岁,是个漂漂亮亮、文文雅雅的姑娘,像一个女大学生,他眼里闪着光芒,与卢艾亚热烈握手,问:“老板贵姓呀?”

卢艾亚很有礼貌地回答:“我免贵姓卢,叫卢艾亚。”

马培说:“你真年轻,又这么漂亮,小小的年纪,有大志,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我们中国像你这样的人要是再多一些,我们就会发展得更快。”他说着又问,“贵公司在哪里办公呀?”

卢艾亚指着路边的一小排木板房说:“那就是我们公司的临时办公场所。”

马培咂咂嘴说:“那也太艰苦了,好,创业者就要有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大才呀,你们开发区要给人家创造一点条件呀,买十间活动房送给卢老板当公司办公室,要用我们的优良服务感动卢老板,让她永远留在我们省里发大财。好吗?这个……这个,啊,就这么定了,明天就办,以我的名义送给卢老板。”

卢艾亚似乎被感动了,她紧紧握住马培的手说:“谢谢省长,谢谢所有的领导!”

马培接着问:“别的还有什么困难吗?”

卢艾亚说:“目前技术力量不足,产品选型还没定下来。但是产品名称定下了,就叫艾特牌,不仅整车叫艾特牌,本公司生产的零部件等一切产品都叫艾特牌,已经进入注册申请阶段,等省工商厅批下来就行了。”

马培说:“好,我先给你说个小事,明天我就让省工商厅把你的产品注册批下来。至于技术力量不足,很正常,刚刚开始,人手哪有那么齐。我们要看远点,过两个月我要到美国访问,把汽车制造技术加进考察内容,你也跟我去,你们可以多去两个人,向人家学习,学习,也可以请美国的专家来帮我们。你们的费用省里给你们出,就算我请客了,让你们省点经费用于项目建设。”

卢艾亚又一次与马培握手。

马培和卢艾亚说完后,开始发表指示:“他说,艾特汽车公司不仅是前江开发区的重点,也是前江市的重点,也是,这个,这个……啊,就是说也是我们省里的重点,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它搞上去,搞好、搞成功。希望这样的先进产业,能在我们省多起来。因此,这个,这个……啊,卢老板的事,就是前江市的事,就是我们省里的事,我们从上到下都要给这个产品开绿灯,要大开方便之门,要精心地、诚心地、真心地,还加全心全意地,给予百倍的呵护。”

大家热烈鼓掌。

汪亨君表态:“我们要以最大的决心,最大的精力、最大的干劲、最大的力度贯彻马省长的指示,把艾特公司当作前江市的宝贝,当作全省的宝贝加以爱护、支持。如果搞不好,我拎着乌纱帽去见马省长。请马省长放心,请卢艾亚小姐放心大胆地干。我们说到做到,绝不放空炮,让开发区的苍天大地为我们作证!”

马培临行又交待一件事,油菜移植要在前江全市推广,要把李天明调到市里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二十一、寸土寸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