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18 点击数:1691次 字数:

那天查勘堤后,县长召集会,各局长和委员们,担心另外两件事。 一是担心刘团长;据传他曾讲,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起了义,各地纷纷来响应,一时之间群雄起,他顺应形势参与灭清,后又参加两次北伐,颇有战功当上营长,年老多病派驻西县。暗中另有种说法,说在武昌起义前,他被徐世昌招了安,做起清朝官,为满清朝廷镇边关,鱼肉一方终日享福。后觉满清气数尽,投机降了张作霖,到底怎样没人清楚,均属坊间闲谈扯蛋。总之吧,西县官民恼他拔扈纷纷告,上面命令刘团长,扩编一营整团开拔,众人闻此无不欢欣。后又传,刘团长想将团长之职让他人,自己留当保安团长永驻西县。(源不可考,有人煽风。)官民众又开始担心。局长委员议完修堤,秘商另呈一封急信,述说团长善于领兵,剿匪如何像只猛虎,总之编了一堆恭维,把他吹得神乎其神,赞他是位军中良将,万望团长出师抗日尽忠报国。这般那般极尽文章之巧妙,众心要将团长抬举。 二是担心杨村宋家;民团建成后,枪把子控在财主手?于党不利,与政有弊,所以议出另一方法哪痛医哪。富绅的钱必须要用,不用白不用,尽量多处用,并且当常用,不需还地用,人却不重用,须得民办官来管,此乃上上策。宋家祖上曾是匪,富绅把持所属之地有年头,决不能让大过衙,关乎县政的安定,此事非小事,需加更小心。最后议定李成义任民团长,连级以上县衙委派。

此是段前话。

一阵忙乱李县长宣布开大会。

刘团长在台上踱,打心眼里不舒服,一身上校服,扎着武装带,戴双白手套,长靴黑闪闪,光照之下挺刮有脸,是上台之前刚换的。此时他在心里恨,“白穿白穿老子白穿!” 传言他曾言:“不知为啥?奶奶她熊!每次套上狗屎黄的毛料装就全身硬。站则须立正,走道像出操,挺胸耿脖抿住嘴,使劲收紧咱下巴,双眼蔑视着远方,心中憋着傲恼气,比虎皮唬,穿上烧心,俺当检阅。” 其实他不可能这样讲,是恨他的人杜撰出来嘲弄他,可是人人都愿信,传说好多年,特意记县志。西县记好恶,让后代警惕,可见人心不可违。

这是之外的,仅参考

刘团长等台下大致安静了问:“杨村宋家?” 前排董道昌起身应:“来了。” 刘团长板着脸,其实早就瞧见了,想在人前显威风:“来了吗?好好好。王庄王家来了吗?” 王国华从前排起身分辩道:“在嘞嘛在嘞嘛,瞅见的,俺还和你打招呼,你也应来着?” 刘团长笑得古怪讽刺,想这小子心眼很多,觉出嘛了?于是摆手说:“你不算,你爹呢?” 王国华说:“坐俺旁边你莫瞅见?” 刘团长就想,莫让西风压了东风,于是更大怒:“既然在?你他娘的起身干嘛?哦哦哦,显摆王家确实有后?“

(众哄笑)

“过会儿再问到你家,由老人家起身回话。” 在人前给了他个不是脸,灭了王国华的神。刘团长所以敢这样,是知道王家当副司令的远亲奉调往前线。

“李……月……明来了吗?” 刘团长故意拖声拖气大声喊,表示不尿李成义这只胖夜壶。

没人答。

除了王国华,众人都奇怪。

李县长说召开修堤动员会,团长干嘛问李月明?为嘛里外布下岗?会场叽叽喳喳开。刘团长又高声问一遍,仍然没人答,全场静极了。于是刘团长扬起头来打哈哈,又立马收住笑脸问:“李月明他爹来了吗?” 他知道县长他们就在身后主席台,不信李成义不开口,等他答了话,就公布县长循私枉法抓无辜,是私心重于公正的,再次表啥都不怕,为了民众秉公执法,把县长抓去省里法庭。

过了一小会儿,刘团长很奇怪:“咿,咿……?你们这些西县草民? 顶着脑袋不想事情?望我干嘛呀?都想瞅瞅出头傻瓜?” 转身眯眼问:“县长你也装?这胡作非为的小流氓和半傻子,不是你的亲儿子?不敢承认是亲爹?” 李成义朝两边笑,同僚们也朝他笑,  然后他就胸有成竹起身说:“今天召开修堤动员的大会,刘团长你想啥?来人呀!把这疯子请出去。” 话音刚落刘连副就冲上台,双方顿时发生争执,继而开打。

台下哗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