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二十、和曼丹妮
发表时间:2019-04-15 点击数:611次 字数:

 自从厉越来到诸葛琵家以后,诸葛琵家总是有人光顾,来者有送钱的,有送贵重首饰的,也有送烟酒、虫草、鱼翅、燕窝、衣物、水果等物品的。五花八门,都是为了跟诸葛琵拉关系,建立感情。来者有设计公司的,有建设承包商,有各种材料供应商,有建筑队的头目,甚至有挖土方的包工头,也有亲戚和朋友想找她安排做个小工。总之,来者都想在旧城改造中挖一桶金,或是混一口饭吃。

诸葛琵觉得自己现在才是人上人,她的地位虽然不高,可她的权力令人敬畏,好多人想巴结她都巴结不上。时间长了,她每天晚上故意躲着人,到很晚才回家,来访者也随之把登门的时间后推,说几句话,丢下钱物就走。

总体规划设计终于出来了,厉越的公司拿出了一套图纸,香港也有一家公司拿出了图纸。诸葛琵与张大才商量,两套图纸都拿出来请专家组评审,一家也不得罪。

诸葛琵建议专家组成员到全省、全国去聘请,以示公平和高水准,评审地点秘密地确定到外地,以防有人在评审时拉关系徇私舞弊,请张大才任评审组组长、韦世图和两位资深专家任评审组副组长。

评审开始后,让两个投标的公司都参加,现场聆听。

评审时,专家们各抒己见,最终意见是,两个设计各有所长,又都有不足,厉越他们的设计涵盖稍稍完整一点,但也有明显的缺憾。要是把两个设计合到一起,就显得很完美。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时就很难敲定。两个公司都盯着张大才和诸葛琵,连他们上厕所都有人在门外等着,都在心急如焚地进行最后的争取。

张大才宣布专家们休息半个小时,他要开个组长会,请诸葛琵也参加。

会上两个专家副组长说的意见大体一致,他们提出本次设计取得了良好的技术成果,应该同时把这些成果运用起来,这样最终就能得到一个高水平的精美设计。张大才听了很高兴,正中他的下怀,他就想搞平衡,叫人赶快把专家副组长们的意见记录下来,并向诸葛琵使着眼色,意思叫诸葛琵发言。诸葛琵马上心领神会。

诸葛琵说:“我非常赞成两位专家副组长的意见,把这次所有好的设计成果综合起来运用,建议在现有两家设计的基础上,让两家设计单位联手修改他们现有的设计,形成一个设计,达到集大成的目的。”

韦世图听了诸葛琵的发言,觉得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他表示同意诸葛琵的意见。

张大才笑了,他开始做会议总结,他说:“这是一次有效的、实事求是的、科学合理的评审意见,两家设计成果都用,最后形成联合设计。厉越他们的设计所占分量稍大一点,他们占百分之五十二,香港公司占百分之四十八。由于用了两个公司的设计成果,设计费提高百分之二十,由两千万增加到三千四百万。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在坐的都说没意见。

张大才说:“各位没意见,现在就起草书面评审意见,提请评委们讨论,经讨论修订,打印好后,请各位评委正式签字。”

评审意见初稿写好了,张大才又召集全体专家开会,讨论评审意见,大家一致通过。最后正式打印好,请评委们当场一一签了字。

评审意见形成后,张大才指令诸葛琵召集两家设计单位开会,向他们宣布评审结果,要求他们半个月内拿出最后的设计。

两家设计公司一听诸葛琵宣布的评审结果,大出他们的意外,但都很高兴,因为他们谁也没有泡汤。

旧城改造总体规划设计完成后,一天下午,张大才组织向市长办公会进行汇报,诸葛琵汇报了设计组织工作情况和设计指导思想,也就是张大才在城建局了解情况时说的那一套,市长们听得入了迷,不时地鼓掌,接着设计单位汇报了图纸,市长们并非听得明白,有人提了一些问题,设计者一一作了具体解答,最终圆满通过。

张大才请汪亨君做最后的拍板。

汪亨君说:“首先,这个设计市政府今天审查通过了。这是一个具有国际水平的、划时代的、先进的、科学的设计,它将载入前江的历史。有了好的规划设计,就是有了美好的蓝图,下面要一丝不苟的、精心的、实实在在的组织实施,旧城改造就此拉开序幕,摆开战场。

“这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说说开发区的事,开发区已经确定,但班子还没搭建,我考虑开发区和旧城改造实行一个班子领导,把开发区建成城市新区,也就是新城、旧城建设一体化。仍然由张大才副市长分管,张大才副市长兼任开发区主任。现在的旧城改造办公室更名为开发办公室,和开发区合署办公,上升为正县级单位,诸葛琵任开发区副主任兼开放办公室主任。再给开发区配一名专职副主任。请各位副市长讨论一下。”

副市长们事不关己,都说同意。

汪亨君说:“好,那就这么定了。”

市长办公会散过以后,张大才心里十分得意,他意外地得到了一份权力,诸葛琵意外地得到了提拔。他出了会议室,就带着诸葛琵幽会去了。

张大才和诸葛琵来到张大才的房子里,张大才把诸葛琵抱到他的腿上,剥开一只橘子,一瓣一瓣地喂诸葛琵吃,两个人调着情,逗着性子。张大才说:“琵琶精,你真是风头朝上,鸿运当道。这人啊,要升官发财时,山都挡你不住。今天,不知汪亨君发了什么猪头疯,给你封官又加爵。你是不是昨晚陪他睡觉了。”

诸葛琵在张大才嘴巴上挞了一下,娇滴滴地说:“我家里有老公缠着,外面有你这个坏狗日的缠着,我哪里还有力气理睬汪亨君那个老公猪,他不是一贯地被你搅浑了吗?我只不过是把你不着边际的胡吹神侃兜售了一遍,什么城市建设要讲大手笔,什么现代感、大业绩、百年大计,什么既要面貌一新,又要保护城市血脉,把城市建设成一副美丽的画,什么拓展腹地,新老城区结合,神乎其神。这还不把汪亨君本来就不健全的神经逗兴奋了,他不就拿出他手上的帽子送人情了吗?我捞了好处,你的权力不也扩张了吗?”

张大才得意忘形地笑起来,把诸葛琵甩到了床上。

二人不知羞耻地乐着,张大才说:“琵琶精,你大概捞了厉越和香港公司双方的好处,所以来了个平衡和折衷,让他们搞联手设计。”

诸葛琵对着张大才的嘴咬了一口,说:“你个坏狗日的,什么油水不都是你先捞,剩下的才轮到我呗!我是看到你想搞折衷,才当了你的应声虫,你反倒说起我来了。我是这个世界上看透了你骨头的人,你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嘴巴一咧,我就晓得你要吐什么蛆。”

张大才紧紧地抱住诸葛琵,揉了又揉,说:“我的小乖乖,你多情又善解人意,我真心疼你。”

诸葛琵说:“你个坏狗日的,真的心疼我吗?我为你献身这么多年了,现在我事务太多,应付不了你了,你要是真心疼我,就少缠我一些,我给你介绍一个小妞做小蜜。她是我们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叫和曼丹妮,还不到二十岁,大眼睛,水淋淋的,人见人爱。”

张大才听了心里痒得慌,但在诸葛琵面前又不好明说,就遮遮掩掩地搪塞着,故意说:“你个骚蝤子,你现在官大了,权大了,有能耐了,就想疏远我了。”

诸葛琵轻轻给了张大才一拳,说:“你个坏狗日的,我还不知道你,你是偷惯了嘴的猫,闻到腥就熬不住,听我一说心里就想着和曼丹妮那个小骚蝤子,你说是不是?明天你就到我们那里去,我给你兑现。”

张大才说:“明天,我本来就打算到你们办公室去,我们研究一下旧城区的小区设计和开发区规划。”

作为女人,一般都比较小气,特别是有情人的女人,总是怕别的女人占了她的情人,诸葛琵为什么反倒给张大才介绍情人呢?因为诸葛琵看张大才地位高了,权力大了,向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一定会越来越多,早晚会有女人在张大才面前与她争宠,她必须控制住张大才和倒入张大才怀里的女人,保住她的江山,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的荣华富贵。因此,她要主动给张大才介绍小蜜。

而张大才,是一只喂不饱的肥猪,女人,对他来说是多多益善,他像鸭群里的公鸭,像鸡窝里的公鸡,也像荒原上的公狗。

第二天下午,张大才按时来到了开发区办公室,与诸葛琵一起研究开发区规划,诸葛琵叫来和曼丹妮做记录。

和曼丹妮走进会议室,诸葛琵就很随意地向张大才介绍说:“张市长,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和曼丹妮。”

张大才紧紧握住和曼丹妮的手,久久不想放,弄得和曼丹妮满脸羞红。

张大才见了和曼丹妮就走了神,分了心,只顾着跟和曼丹妮东扯西拉,把研究开发区规划忘到了一边。

诸葛琵讥笑张大才说:“张市长,你今天很兴奋呀,为了你的兴致,我们就不必研究工作了,干脆就闲聊聊吧!”

张大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什么叫闲聊呀?研究开发区规划和旧城改造是大事,你先说吧!”

诸葛琵哈哈一笑,说:“那我就抛砖引玉,请张市长精心指导呀!我想,现在上级批准的开发区十五平方公里,要一次规划,分两期建设。第一期可占规划的三分之一。”

张大才说:“我同意一次规划,分两期建设,一期范围现在就可以确定,区域内的农民现在就开始动员他们搬迁。先规划出被拆迁农民的住宅新村,把他们的房子抢先盖好,让他们尽早搬进新居,安定他们的生活。因此,眼下就要着手制定一套农民拆迁和安置的规定。”

诸葛琵沉默着,举头看着天花板,说:“怎么什么也没干,就想到农民哪里去了。农民多难缠,他们的事一时半刻哪能搞好,他们的问题应该由村里因地制宜地去解决,我们可能烦不了那么多。”

张大才说:“那怎么行呢?村里有什么能力解决,我们一征地村就名存实亡了,村里不再有一寸土地。再说农民不能再因地制宜散住了,他们必须集中居住,必须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他们的生活也要走向现代化。他们的住宅区要成为新市区的一部分,状态应该超过老市区。因为他们有条件,一户可以有三分地的宅基地。”

诸葛琵冷笑了一下,说:“我的大市长,你太仁慈了,我们有那个能力和精力管他们吗?我们搞开发区是为他们搞的吗?难道他们住得比你们市长还要好吗?”

“不,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们要发展,农民也应该得实惠。”张大才变得很动感情,说:“诸葛琵呀,我是农民出身,我知道农民有多可怜,我们应该想到这些可怜人,一定要把他们的房子盖好。现在就拿出一块地,统一规划设计好,派出技术力量,由村里组织劳力去盖房,每户都是三分地,设计成独立房,可以分成两个层次,小户两层楼,不少于九十平方米;大户三层楼,不少于一百二十平方米。”

诸葛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那农民不就成了市长,省长了。”

张大才说:“这不是很好嘛!如果我们的农民住房能和省长一样,那我们的工作成绩不是很伟大吗?你的说法很对,我想我们应该在农民安置方面创造新成果。而不是我们一搞建设就把农民弄得大呼小叫的,大有民不聊生的样子,那样做对不起农民呀!农民安置实际占我们建设成本的比例并不大,经济发展了,政府肯定能得大头,为什么非要亏待农民呢?他们不也是市民,国民吗?”

诸葛琵见张大才动了真情,她觉得张大才是在和她争执,也是在批评她,这是她与张大才认识以来第一次发生了这样的纠结。她知道张大才为什么如此动感情,因为他原来不仅是农民,而且曾经是农民中的那种最可怜、最无助的农民,据说他当年住的就是小草棚。诸葛琵想了又想,她理解张大才的一片心意。她歪着脖子,点点头说:“可爱的市长,你的心太好了,可是在其他领导那里能通过吗?”

张大才把茶杯推得老远,说:“通不过,那就谁爱干谁干去,谁亏待农民我也不依!”

诸葛琵吓得浑身一震,她知道这就是张大才,张大才动了性情,风弯了,他也要把它拉直。

和曼丹妮被吓得站了起来,手中正在记录的笔啪啦掉到了地下,连捡也不敢捡,不知如何是好。

张大才走到和曼丹妮身边,帮她捡起了掉在地下的笔。

诸葛琵为了缓和气氛,借机开玩笑说:“张市长真是好领导,发火还不忘怜香惜玉,和曼丹妮真是好福气,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呢?”

和曼丹妮被诸葛琵说得脸红到了脖根子,害羞地低下了头。

张大才说:“亲爱的诸葛主任,我们只是在争论,我没有发火!”

诸葛琵奸笑了一声,说:“对,张市长没有发火,是激动地、满怀深情地做指示,我同意张市长的指示。不过,我可能没精力去搞农民新村的事。”

“我们想办法吧!”张大才平静下来,说,“汪亨君市长不是说再配一个开发区专职副主任吗?我去跟组织部说,请他们立马就派一个老实巴交、肯干实事的人到开发区来当副主任,让他专门抓农民新村建设,你就管到设计为止。”

诸葛琵向张大才拱拱手说:“好,好!”

张大才想了想说:“我再掉过头来说开发区的规划,整个规划范围要比十五平方公里大,要远远地大,可以是五十平方公里,或是六十、七十、八十平方公里,可以大过现有的城区。这就要解放思想,这不是专家能设计出来的,而是我们想出来的,也就是连着开发区的三四个乡镇,若干年后,都要变成城市。这是第一个原则。第二个原则,开发区不仅要有工业,还要有第三产业,特别是金融业,要形成一条金融大街,这条金融大街,就建在一期工程内,把它建成豪华大街,要有发达的服务业,要有高级宾馆,高级娱乐场所,包括高尔夫球场,要有现代休闲场所,要有大量的绿化,要有几座主干公园、花园。第三个原则,开饭区不能有污染,也就是不能有烟尘、废气、废水排放,所有需要排放的水、气,烟都要达标,我们把开发区建成净土,建成花园,建成人间天堂。工业方面,轻重工业分开,大行业分开。第四个原则,现有的山水要保存好,不得一律推平,不得一扫而光,开发区的所有建筑都要自然地分布在天然的风景里。主干道要宽,不得低于六十米,进区大道要更宽大一些。路网密度要大,要充分满足区间交通需要。第五个原则,开发区职工居住区和生产、营业区相对结合,减少交通压力,让绝大多数人能步行上班,减少用车,住宅以高层为主,形成雄伟的建筑群和美丽的城市景观。”

诸葛琵听得入神了,她在心里佩服着张大才。她在想,张大才呀,张大才,你真是大牛皮,大才子,是一个大师,你是我亲爱的,我爱你,爱死你,爱你三生搭三个世纪。

张大才说:“诸葛主任,你怎么光出神,不说话呀?”

诸葛琵说:“亲爱的、伟大的市长,我被你忽悠得像做梦一样,你说得太美了,太有远见了,我陶醉了。我万分同意,谁不同意你的意见就是反动派,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张大才说:“那我所说的就全部进入规划设计委托书,成为规划设计的主题思想,设计通过了,我们就逐步把那些童话变成现实。”

诸葛琵说:“好――”

张大才说:“明天就起草规划设计委托书,邀请设计单位,开始进行招商,到国外、境外去发一批招商广告。与此同时,设计开发区服务中心,地址就定在梅山塘,那里有山有水,没有住家户,马上就能动工。建筑为五十层、六万平方米的现代塔式高楼。”

诸葛琵对张大才嘻嘻一笑,说:“知道了,天快黑了,其他人早就下过班了,耽误大市长时间了,你的驾驶员和秘书我也叫他们回去了,晚上我与和曼丹妮请你吃饭,就我们三个人,好吗?”

张大才说:“好啊,有美女请客,我高兴呀!”

三个人打的来到诸葛琵预订好的一个郊外度假村,吃过饭已经十点多了,三个人就在度假村住下。各人分头进入自己的房间不久,诸葛琵给和曼丹妮打电话,叫她到张大才房间里看看,问问张大才有什么事情要服务。

张大才正在想着和曼丹妮,门铃响了,他开开门,是和曼丹妮来了。他满脸欢笑,让进了和曼丹妮。

和曼丹妮问张大才有什么事情要她做,张大才说没事,叫和曼丹妮坐下陪他看电视,聊聊天。

和曼丹妮坐下,说:“张市长,你真有水平,我好佩服你,听你说话比听老师讲课还带劲!”

张大才说:“哦,等你工作时间长了,一定比我的水平还要高。”

这时候电视正在播放爱情剧,张大才借题发挥,尽说一些色迷迷的不三不四的话,和曼丹妮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张大才顺手把和曼丹妮拉倒他的怀里,和曼丹妮躲让不及,张大才又是吻她,又是对她动手动脚。和曼丹妮用力挣脱了张大才,欲开门走人。

和曼丹妮刚走到门边,被张大才抱住了,把她放到了床上,用双手解着和曼丹妮的衣裳。和曼丹妮不依,拼命掰着张大才的手,把张大才的手抠破了,流出了血。和曼丹妮开始害怕了,手软了下来,张大才得逞了。

张大才发泄完后,和曼丹妮哭起来,说张大才把她的一辈子都搞完蛋了。

张大才轻轻地抚着和曼丹妮的头发,哄着她说:“亲爱的,我喜欢你,我爱你。只要我爱你,你怎么会完蛋呢?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让你当官,让你发财,让你一辈子幸福。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和曼丹妮没有作声,流着泪要穿衣服离开,张大才阻拦着她,叫她继续陪他过夜。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诸葛琵见张大才手破了,就故意逗张大才说:“市长先生,你昨天晚上做贼啦,手被人家抠破啦!堂堂市长,不缺吃,不缺穿,有什么好偷的,大概是偷人吧!”

和曼丹妮被诸葛琵说得心如刀剜,放下碗不再吃东西。诸葛琵见情况不妙,就打住了。

过了两天,诸葛琵准备把开发区起草好的招商广告稿子交给和曼丹妮,叫和曼丹妮晚上送到张大才家里去,请张大才审查。和曼丹妮说她晚上到张大才家里不方便。

诸葛琵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做工作人员的不就是为领导服务的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和曼丹妮说:“主任,我真不想去。”

诸葛琵黑着脸对和曼丹妮施压说:“去与不去由得了你吗?干工作能挑挑拣拣吗?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都像你工作不听话,我们还怎么工作,你自己考虑吧!”

和曼丹妮害怕了,不情愿地接过了诸葛琵手上的一沓广告稿子。

诸葛琵拍拍和曼丹妮的肩膀,说:“张市长很讲义气,也懂得感情,他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表现好,他会给你进步和荣华富贵的。你想想,人一辈子图什么,有机缘为什么要放过呢?想开了,你会觉得高兴的。”

和曼丹妮楚着眉,不情愿地慢腾腾地走了。

晚上,张大才正在他的房子里没精打采地翻着报纸,门铃响了,他开开门,和曼丹妮走了进来,他赶快关上门,拉着和曼丹妮坐下。

张大才给和曼丹妮剥了一个橘子递过来,和曼丹妮转身要走,张大才赶快拉住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递给了和曼丹妮。曼丹妮一看,盒子里有一枚白金的钻石戒指,一条很粗的白金项链,项链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钻石坠子。

张大才说:“和曼丹妮,那天夜里我对你不太礼貌,可是我是真心爱你,这点小礼品算是陪你的礼!”

和曼丹妮没有说话,要把首饰盒还给张大才。张大才接过首饰盒,装进了和曼丹妮的口袋。

张大才紧紧抱住和曼丹妮,和曼丹妮挣扎了一会,还是被张大才放上了床。

张大才对和曼丹妮说:“小宝贝,你以你是少数民族的名义写一个申请住房的报告,我批一户单门独户的住房给你。另外,马上开发区办公室要成立处室,先让你当土地管理处的副处长,过度一些日子就让你当处长。”

和曼丹妮说:“你不是收买我吧?”

张大才说:“不是,我是真心喜欢你,爱你,信任你。我把你当终生的朋友!”

和曼丹妮说:“那我现在就写申请住房的报告。”

张大才说:“好,好!”

和曼丹妮就扒在张大才的床头,写了住房申请报告,张大才就扒在和曼丹妮身边给她批了。

这天晚上,和曼丹妮没有走,她陪张大才过了夜。

第二天早上,和曼丹妮洗漱好,正要离去的时候,张大才拿出一只豪华的女式背包,递给了和曼丹妮,说:“包里有五万块钱,你拿去用吧!”

和曼丹妮不好意思地一笑,接过包挎到了肩上。

张大才搂住和曼丹妮,与她吻别。

过了两个多月,和曼丹妮顺利地拿到了住房钥匙。这件事张大才处理得很巧妙,那是一处人家不感兴趣的旧房子,而且是平方,但它依山傍湖,风景秀丽。张大才指令房产处对那座房子进行了全面的整修加固,弄得比新房子还漂亮,并且乘机进行了装修。整个房子有四个房间,一个大客厅,厨房和卫生间是单独的,厨房还带有一个小餐厅。原来是一个市级领导一大家子人居住的。

这房子还有一个突出的地方,它的后面有一个花园,花园里多为花卉乔木和果树,花影和树荫扶苏交错,有些地方还可以种一些蔬菜进行闲居消遣,这在城市里真是十分难得的好住所。

一个星期天,和曼丹妮搬进了属于她的房子,她买了一套家具,花去了八千多块钱,她只用了一个卧室,一个书房,还空着两个房间。她看着属于她的惬意的房子,好像在做梦,觉得自己一人享有一个大房子,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她靠在书房里的藤椅上,想着诸葛琵的话,人一辈子图什么呢?诸葛琵说得对呀,现在的她,与先前租住在人家不足八平方米的披屋里的她相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和曼丹妮走出书房,来到花园里,看着一棵树上正在开放的花朵,满树嫩红,使人的心情优雅又温暖,树上的杏子已经黄里透红,桃子的果实青滴滴的。篁竹丛中,小鸟在婉转地地啼鸣,她的心情好极了。她想着张大才,那个不拘小节的副市长,侵害了她,对她又倍加呵护,给了她这些做梦也没想到的丰腴的物质条件。只是张大才仅仅是占有了她,她并不是张大才的什么人。在张大才面前,她最多是一个情妇,准确的说,她只是张大才的情妇之一。她不免又有些失落和漠漠的空虚。她转念又想,张大才还算有情有义。

远处的山间有一只布谷鸟在不紧不慢地叫着:播谷――播谷……

和曼丹妮仰望着天空,心想她播下的是什么呢?沉思间,她想请张大才到家里来吃一餐饭。怎么说,这座房子也是张大才的一番情意。

这天晚上,张大才如约来到和曼丹妮的家,他进门先与和曼丹妮拥抱,热吻。然后掏给和曼丹妮一个大信封,和曼丹妮朝信封里一看,足足有两万块钱。和曼丹妮顺手把装钱的信封藏进了她的橱子。

两个人在小餐厅里举杯对饮,酒过数巡,和曼丹妮渐渐有了醉意,张大才把和曼丹妮抱到了他的腿上,两个人漫无边际地嬉戏着。眼下的和曼丹妮完全适应了和张大才在一起的那些苟且之事。

这一夜,张大才自然是缠着和曼丹妮不肯离去,他的本意就是要金屋藏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二十、和曼丹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