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10 点击数:2029次 字数:

酒吧里其他台号的顾客都陆陆续续离开了。以往大部分时候,到了酒吧快打烊时间,范增文都会开车和秋旖沫一块回租屋。可是这回,他只是向林总客气地说了声:“你们先慢聊,我们先走一步了。”然后便起身,甚至连秋旖沫望都没望一眼,便陪着他妻子一块走出了酒吧。

秋旖沫咬着唇直盯着他们的背影双双消失在了夜色里。

一号台的其他顾客最后相继离开酒吧,最后只剩下秋旖沫和林总在。秋旖沫对吧台里那位负责锁门的服务员道:“你把钥匙给我吧,待会我来关门,现在我还想喝点酒。”

那位服务员把钥匙交给秋旖沫,然后先行下班离去了。秋旖沫把钥匙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整个酒吧里这会只剩下秋旖沫和林总在。秋旖沫从吧台里又取来两瓶葡萄酒,林总想要去阻拦,可无济于事。她背向林总用身子挡开他,给自己满上一杯,然后给林总也倒上一杯。林总道:“要是我俩都喝醉了,待会我们都不知怎么回去了。”

秋旖沫于是将手中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将给林总倒的那杯也一口气喝完。林总劝道:“少喝点吧,会伤身体的。”

秋旖沫只当耳边风。她干脆将高脚杯拿开,仰头直接对着酒瓶不停地大口猛喝。她想起年初就是这样几乎喝醉的情形里认识范增文的。他们以这种方式相识,也要以这种方式结束了。如果当初承受黄贵初留下的创伤是因为他对自己隐瞒了家室,那现在她与范增文走到这一步却怨不得别人了。上天恩赐于你的,最后都将原原本本地收回,甚至变本加厉地收回。与范增文一开始的甜蜜终于等来这苦涩的果报了。

她拼命喝着酒,酒精的麻醉令她感觉整个脑袋昏昏沉沉,喉咙里像是有团火在燃烧,油煎火燎的灼痛感一直将她鼓捣。两瓶酒喝得差不多了,她想去吧台开第三瓶。起身时她有点想吐,于是转身踉踉跄跄往洗手间走去。林总忙过来搀着她,可是秋旖沫到底没能隐忍住,没等走到洗手间,她便吐了,吐得林总一身都是。她在口里想努力发出“对不起”三个字音,可是她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气了。她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之后她就几乎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上午九点多。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一张陌生的床上。她仍感到头晕得厉害,一时辨别不了自己是在哪里。她听见隔壁似有隐隐的鼾声传来。她有点费力地下了床,跌跌撞撞走到客厅来,看见林总正在沙发上酣睡着。客厅的阳台上晾晒着他昨天被她吐了一身的那套换洗下来的衣裤。昨晚发生的一切仿佛才突然植入她的脑海似的,又令她痛苦不堪。

这会她的眼前仍感到一片晕眩,喉咙里又像有异物堵着。她急忙又往洗手间跑去,对着洗手池又呕出一些秽物。一股刺鼻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洗手间。林总不知什么时候已醒来站在了她身后,替她拍着背,说:“吐出来会好受些。”

“真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秋旖沫带着歉意说。

“没什么麻烦的。”

秋旖沫漱了口洗了脸,林总扶她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你歇一会,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秋旖沫想起什么,去翻自己随身的手提包。——望川酒吧大门的钥匙在自己这里。昨晚是林总扶着她出门的,酒吧的门是林总从她包里拿出钥匙给锁上的。她知道酒吧的钥匙远不止一把,可这把钥匙还能令自己与范增文有上联系,这把钥匙还能令她对与范增文的继续交往怀抱着一丝侥幸。于是在林总给泡咖啡的时候,秋旖沫拨下了范增文的手机号。

手机很快就拨通了。以往秋旖沫拨通范增文的手机号,那头都会传来他温柔的问候声,可是这回手机那头一言不发。秋旖沫缄默了一会,“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范增文的声音:“有什么事吗?”这原本挺轻细的语音这会在秋旖沫听来却是那么生硬甚至不耐烦。

秋旖沫顿了一下,说:“你来下林总家里拿酒吧钥匙吧。”

那头沉默了半晌,说:“好。”

然后两人都挂了手机。秋旖沫这会感到有些开心,她暗想着昨晚自己对范增文也许只是场误会,待会他就过来接自己回康乐花园。她对他的情感无须这么快就不得不从他身上抽离。

林总给她泡好了一杯咖啡。咖啡有点烫,秋旖沫端起来抿了小口。然后她和他随意地闲聊。

“林总,你一个人住这里吗?”

“对,我老家在安徽安庆。”

秋旖沫“哦”了一声,说:“你不会和范增文一样,忙起来过年也不回家?”

“不,我每年过年都回去的。我公司性质和他酒吧不一样,到过年没什么事。”

秋旖沫笑了笑,咖啡不太烫了,秋旖沫喝了一大口。咖啡的苦味刺激着她的味蕾,令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约莫半小时过去了,外面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悬起来,她一直就在等着这敲门声。她暗想着范增文终于来了。他这会就站在门外了,她恨不能即刻过去把门打开——就像她偶尔一个人呆在康乐花园租屋里时,每次听到敲门声都匆匆跑过去开门,然后范增文如期出现在她面前,然后两人相视一笑,或者彼此直接来个热烈的拥抱。——可是这会她想她该显得矜持些,而况是在林总家里,于是仍坐在沙发上没动。

林总立起身去开门。秋旖沫也不去向门口看,她端起杯子,又呷了一口咖啡。她的咖啡杯还没来得及放下,只听得身后门边响起一个女音:“范老板叫我过来拿酒吧钥匙。”

秋旖沫的心旋即猛地一沉,手中的咖啡杯险些跌落。范增文没来,他让服务员过来拿钥匙了。她的心里迅疾笼罩起一层隆厚的幻灭感,她知道自己和范增文是真的结束了。

她从手提包里掏出钥匙,起身一言不发交给昨晚那名管钥匙的女服务员。然后她愣愣地站在门口,直听到那服务员走下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远。

“哦,我也该回去了。”秋旖沫回过神来时,对林总说。

“回哪去?”

“住所。”秋旖沫喃喃地说。她想起康乐花园的房子还是范增文给租下的。半年的租期还远未过去,她和范增文的感情就已走到了尽头。

“你这样子回去我真不放心,而况你身体好像还不太好。”林总皱了皱眉,说,“你要是不介意,就在我这多呆两天吧,等身体好些了我再送你回去。”

秋旖沫“哦”了声,这会她已全然没了主张。她的脑袋仍在昏沉,耳朵里似乎有巨轮的马达声在不断轰鸣。她的胸口又莫名堵得慌,四肢也开始绵软无力,身体的各个零部件似乎就要全然松懈坍塌下来。

“你没事吧,脸上煞白。”林总说,“我还是扶你上床去休息一会吧。”

秋旖沫感觉自己像个木偶,机械地应着,又由林总扶着回到卧室,然后整个人瘫软在床上。林总替她盖好一块毛毯,然后退到客厅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0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