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九、旧城改造
发表时间:2019-04-10 点击数:758次 字数:

 

春节一过,张大才就辞去了河口县县长一职,赴前江市任副市长。临行的头一天晚上,卢艾亚留张大才在她家里过夜,卢艾亚送给张大才一些书,叮嘱张大才一定要认真地读,还对张大才说刚到市里当副职,既要有建树,又要夹着尾巴做人,千万不能张狂。林子一大,什么鸟都有,要谨慎为之。并说张大才是不甘心当副职的家伙,一定要憋住,要与一把手搞好关系,与其他副市长和平共处,对下级要棉里藏刀,刚柔相济,总之多做好人,广结人缘。

张大才紧紧地抱着卢艾亚说:“小魔女,你如此精通官场之道,要是从政多好啊!”

卢艾亚说:“我厌恶官场,绝不当官,一辈子做个自由自在的人。”

张大才到前江市报到以后,汪亨君就分工问题找他谈话。汪亨君的意思是张大才在河口县抓工业抓得不错,意欲让他分管工业。张大才很谦虚地说他文化底子薄,对工业只是一知半解,他最熟悉的还是农业,他想分管农业。

汪亨君乐了,张大才要分管农业倒是好事,因为目前分管农业的副市长正在要求调整他的分工,那就让张大才分管农业,让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去管工业。

大家都知道分管农业很辛苦,而张大才为什么要求分管农业呢?绝不像他跟汪亨君说的那样,他只熟悉农业,那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前江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同时也分管城市建设和土地,在一个城市里,城建和土地是要害,也是实权所在,谁握住了这个大权,谁就能八面来风。

而汪亨君并不了解张大才的内心世界,他说:“大才市长,你的考虑是成熟的吗?”

张大才说:“我考虑成熟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汪亨君说:“那我们就敲定啦!”

张大才说:“好!”

很快前江市政府就张大才和另一位副市长的分工调整下发了文件。

张大才上任后,先给前江市银行系统各单位分别打了电话,说大家彼此早已熟悉,他推迟时间去看望他们,他先到农业、城建、土地等部门去了解情况。

张大才打完电话,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领着一个小伙子来到张大才的办公室,向张大才介绍说小伙子叫欧阳卿,是派给张大才的秘书。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走后,张大才交待欧阳卿,他打算最近到城建局、土地局去了解情况,接着到其他与他工作有关的单位去调研,最后再到农林水等单位去了解情况,要一一做好安排,打好电话。

张大才来到城建局,全局机关人员在局长带领下列队欢迎。张大才一见那个架势,心想,城建局长这小子比他还会搞形式、拍马屁。他同时想到,当个市级官员,和在县里就大不一样了,显得更威风、更刺激了。他与局长热情握手后,又与所有迎接他的人一一握手,并致问好。然后他站下来,对秘书欧阳卿说:“下次我们到哪个单位,你一定要跟他们说好,不要兴师动众地迎接,大家都是一家人,家无常礼,随便一些好。啊,欧阳秘书,你千万记住了!”

城建局长陪着张大才来到会议室里,会议桌上摆满了香烟、矿泉水、水果、瓜子等,待大家坐好,工作人员又给张大才上了一杯茶。

张大才说:“各位,我刚刚到市政府上班,叫我分管城建等一大摊子,情况一点也不熟悉,今天是借了解情况的机会,先认认人,向大家学习,学习,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在城建工作方面的师傅。从今往后,我们一起共事,争取一起把前江的城建工作做得好一些!”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掌声。

城建局长说:“张市长,我先代表全局向张市长汇报。我是局长,我叫韦世图。其他几位分别是两位副局长、总工、工会主席、办公室主任。”

张大才与在坐的各位点头示意。

韦世图介绍完在座的人员,开始正式汇报情况,他按一贯的套路,先介绍了概况,接着就是一通大吹大擂,再提一两个要请示的重要问题,或是想法,然后就是一套气壮山河的措施和决心,最后把张大才死死地吹捧了一通,并说他们的工作今后在新领导的领导下一定能搞得更好。

张大才听完韦世图的汇报,感受很深,他觉得市直部门的官员水平比县里部门的水平高多了,比如韦世图在汇报时讲了许多术语,什么尺度,什么体量,什么垫层,什么试块等等,他几乎听不明白,他在心里暗暗地对韦世图刮目相看。但他没露任何声色。这就是张大才,一个肚里没有几滴墨水的人,总是处变不惊,这也许是他的天性使然,这也许是因为他自小是孤儿,那年月谁也不把他当一回事,他也没把任何人当一回事,形成了不把万事放在心头的习惯。

韦世图汇报完后,张大才说:“副局长们和其他各位还有什么补充意见?”

大家都说韦世图汇报得很全,没有补充意见。

韦世图说:“现在请张市长做指示!”

在座的人闻言纷纷拿出小本子和笔,准备做记录。同时电视台记者也满头大汗地赶了来,并陆续来了几个其他的记者。电视台的记者打开机器就拍摄,还有记者照相,或是把录音机放到了张大才的面前。

张大才心想,市就是市,这场合还不小呢!本来想随便说,现在看来不能信口开河。他想了想,说什么呢?他有些发懵,忽然想起昨天在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文章,他还记得一些大意,就打算按那篇文章的意思说。这时候他才想到卢艾亚为什么要老是叫他读书,他这才知道,肚子里没书,就不好说话。这个卢艾亚才是他真正的情人。

张大才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各位,韦局长的汇报很好,是一个有见解、积极努力、值得肯定的汇报,他所汇报的目标任务、具体措施,我都同意。我初来乍到,说不上做指示,我在韦局长汇报的基础上再做几点强调。作为城建工作,要不断提高认识,要适应城市发展的需要,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行动,一定要走在形势发展的前面,见事要早,动作要快。做城建工作一定要讲大手笔,不要前面建,后面拆,要立足建设现代化城市,我们所干的活,不仅今天看起来是大业绩,后人看了也要能成为大业绩。也就是既要为今天负责,也要为明天负责,我们干的都是百年大计,或是千年大计,甚至更久远。

“因此,我们要富规划,尽力而为去建设,不能凑合,能办的事一定要办好,不能办的事不要敷衍了草地应付,应付不如不办,应付是一种浪费,得不偿失。同时,我们又要敢想,敢干,最终要会干。这既是一个态度问题,也是一个科学问题。

“前江目前的最大任务是要扩大城区,拓展腹地,提高城市建筑时代感和质量、档次,增加建筑的美感,形成都市风景。我们可以形象地说,未来的前江城区,无论你把照相机往那个方向一举,摁下去就是一副美丽的画。同时,从交通,到文教卫、商贸、生活,全都方便,并且留有充分的余地,不要见缝插针,把后人的路堵死了。这方面我既无学问,又无实践,仅仅是说点看法,抛砖引玉,或是作为分管市长,提醒一下大家。

“就韦局长提出的问题来说,我刚刚接手工作,难以一一说具体回答,只说一个问题,就是旧城改造问题,我与你们同感,应该立即着手进行。我讲具体点,第一、市里要把旧城改造作为重点工作,起码对我和城建局来说,要作为重点工作,从现在起就要进入工作,先搞规划和实施方案。你们边干,我边向有关领导请示汇报,你们不要等。第二、不准一拆平,该保留的有价值的建筑要保存下来,对那些古树等也要保存下来,我们要保护建筑的血脉,要续写城市的历史。我在这里讲一个观点,请大家注意,一拆平的城市改造,是不动脑筋的笨蛋干的蠢事。我们的旧城改造,既要面貌一新,又要延续历史,把现代化和悠久的城市文化遗存融会贯通。这是高要求,也是不可违背的,我想把它作为我们旧城改造的方针。大家同意不同意?”

会议室里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张大才继续说:“第三、旧城改造,面临着许多困难,市财政要拿钱,我想钱是不会宽裕的,我们要放开思想,到市外、境外、国外去引进资金,让人家发财,求我们发展,求市民住房改善、生活幸福。规划设计力量也受到限制,我们同样要到市外、境外、国外去引进智力,实行招标或议标搞规划设计。请你们一个月内拿出初步的概念性的规划和意向性方案,先报给我,我看时机成熟了,就提请市政府决策。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张大才说完,会议室里掌声经久不息,大家情绪很激动。所有的人都认为张大才名不虚传,有魄力,有水平。

这天晚上,张大才接受了城建局的宴请,宴席间,他显得十分亲和,别人敬他的酒,他虽然喝得不多,总是要一一回敬,还关照大家今后互相照应,精诚合作,宴会的气氛十分亲密、融洽。韦世图等在举杯把盏之间一再表示,一定提前完成张大才亲自交给的任务,并请张大才今后多批评,多关心。

散席后,张大才回到他所住的宾馆的房间里,不到二十分钟,窦苗苗来看他,两人一见面,关上门就是一阵拥抱,一阵亲吻。窦苗苗说她是来向张大才告别的,她已结婚了,本月就要调到省卫生厅去工作,和他爱人团聚。张大才向窦苗苗表示了祝贺,并和窦苗苗上了床。窦苗苗提醒张大才一定要谨慎,市里不比河口县小地方,情况很复杂,遇事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并提醒张大才尽快要个住宅房,否则住在宾馆里不方便,到处都是眼目。

窦苗苗临走时,对张大才说:“在我走之前,这几天晚上你要是有空,可以到我的房间里过夜,你可以陪陪我呀!”

张大才当然快乐地答应了窦苗苗。

张大才陆续到自己分管的单位了解情况。他到土地局的时候,在表扬的基础上大加鼓励,说要加强土地出让、使用和管理,既要放开政策,支持各方面发展,又要大胆执法,坚决实行垄断,对不服从的要坚决处罚,采取铁的手腕,给予无情打击。他到农业局时,提出要着力创新,推广农业新科技,在全市普遍推广油菜移栽。在林业局提出要绿化前江大地,美化前江山河,全市每年提高绿化覆盖率百分之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在水利局提出三年全市水利设施达标,实行以奖代补政策,哪个县、区积极主动,就先支持哪个。在乡镇企业局提出,要发展一批亿元企业,三亿元乡镇,千万元村,实行年度评比,颁发奖牌和奖金。

张大才一圈走下来,在全市引起了强烈反响,都说张大才有头脑,有魄力,有干劲。其实,张大才是以他说了算的作风,给各单位画圈圈,定框框,用给压力的方式制服属下。大家对张大才多少有些了解,知道拗不过他,各单位只得修改原来的工作计划。

水利局长谷岸,是个很实在,又很把稳的人,他按张大才提出的三年全市实现水利设施达标的要求,与有关人员一起进行了认真的调查研究,觉得全市水利牵涉到城乡,有江堤,河堤,水库、塘坝、泵站、涵闸、沟渠等等,绝非是三年能达标的。所谓达标,江堤要达到二级以上,其他设施要能抵御五十年一遇的旱涝灾害。他们测算了一下,要想达标,在财力、物力有保障的情况下,至少也要五年,甚至是八年以上的时间。于是他们拿出了一个自以为很积极的方案,提出两年除险六年达标,并且在上报之前,专门向张大才进行了一次汇报。

张大才听过汇报,笑嘻嘻地说:“谷局长,你们工作很努力,情况搞的也很细致,方案拿的也快,应该表扬你们。”

谷岸以为张大才真是表扬他们,就说:“张市长,你过奖了,我们自己知道工作还有差距,因为困难太多,真正要有把握,需要十年才能达标,我们提出两年除险六年达标,感到有些冒进,现在心里并没多少把握,张市长还表扬了我们,我觉得很惭愧。”

张大才哈哈一笑,心想,你调研来调研去,就是把我的三年达标否定了。他故作温和地说:“谷局长,你惭愧什么呀?大着胆子干就是了。我们干工作又不是为哪个个人干的,是为前江人民干的。也就是我们每干一件事,都要讲政治,讲精神,政治挂帅,常胜不败。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要横下一条心,把办不成的事办成。啊,是不是这个道理!”

谷岸听了张大才的话,心里一震,眼睛发黑,知道自己撞到枪口上去了。赶快说:“张……张市长,我们的方案也许保守了,能不能让我想想,再把方案修改一下。”

张大才微笑着点点头。

过了一个星期,谷岸又是一个人来到张大才办公室汇报,这一次他们去掉了两年除险,提出五年达标。

张大才听过即说:“好,有点进步,去掉了一个两年除险的绕弯子,不过你们要五年达标,时间好像长了,三年就不行吗?”

谷岸说:“张……张市长,我们反复测算了,三年可能做不到。”

张大才严肃起来,说:“所谓可能,那不是还能争取吗?我们为什么要放弃争取呢?再说人的能动性是很大的,河口县不是一年就完成了水利达标任务吗?为什么别的县、区用长于河口县三倍的时间还不能完成呢?我说你们是否搞清楚了,什么是达标?”

谷岸背诵着:“国家规定的标准是――江堤要达到二级,中型水库要做到防御五十年一遇的大旱,泵站要能抵御三十年一遇的洪涝,水塘要……”

张大才不高兴起来,说:“不要背条条,我们不就是要往江堤上多堆土,江水再大也不能让它在前江泛滥成灾。水库在山洪爆发的情况下冲不垮,无论下多少雨,泵站都能排得出去,这就是我们的标准。具体说,江堤到了三级,就能抵御百年一遇的大水,水库以不出险情为目的,泵站要做到随时能排。因此,全市必须三年完成。人力主要是靠老百姓投劳,财力各级拼盘,我们再积极地去向上级争取。我这样说,也就是说你们只能按三年达标做方案。至于水塘、沟渠等,那是县、区自己的事,只是提出统一要求,不做统一安排,我们市一级,不要包办一切。我再强调一下,水利问题是政治问题,不是业务问题。如果说业务,从大道理上来讲,就是要有水来土挡的勇气。”

谷岸愣住了,他觉得他们修改过的方案明显仍然不能过关。但他还是说:“张市长,三级江堤好像不能算达标。”

张大才说:“江堤到底几级才能算达标,我们现在的江堤没级能算达标吗?三级是我们自己的标准,我们有个标准,先走一步,总比什么没有强八倍呀!以后国家或省里有标准,我们再按上级的要求重新干,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这些不必再扯皮了,就这么定下来,你就按三年标准安排人员修改方案。明天起,你跟我一道到县区去进行现场考察。”

张大才带着谷岸一行走县串乡,所到之处他都进行一番鼓动,发动大家组织人力,积极向上跑项目,跑资金,需要市里出证明,打报告的,一律在第一时间给予办理。所有县、区都表态,坚决按市政府要求按时完成任务。谷岸一路检讨,说自己思想太保守,这次考察使他深受教育,他的认识在不断提高,张市长是他的良师益友,跟着张市长干工作,见识天天长。

张大才算是把水利问题轰起来了。这时候城建局把旧城改造概念性规划和方案也报给了他,全是按他的意志做的,他看了很满意。他想,他没看错韦世图,韦世图果然是一个精明、听话的人。他打电话表扬了韦世图,嘱咐韦世图今后在工作上多与他通气。

等到谷岸把最后修订好的水利达标方案报给张大才时,张大才初略地一看,打电话表扬谷岸说:“老谷呀,我刚刚看到的水利达标方案,与前几稿比,进步十分明显,你们作了很大的努力,好!”

张大才亲自向汪亨君汇报了旧城改造和水利达标工作,汪亨君听了很兴奋,他说:“大才呀,你这两件工作都抓到要害上了,有你这样的好帮手,我这一块工作就松快多了。行,我同意旧城改造方案和水利达标方案,不要讨论了,就这么行文吧,我签个字就行了。”

张大才说:“不讨论也行,不过请你给财政方面打个招呼,无论旧城改造还是水利达标,都需要财政支持。”

汪亨君说:“行,先行文,我再亲自与财政研究一次,尽量把资金落实好一些。”

张大才在旧城改造和水利达标文件分别下发以后,他安排一名市政府的副秘书长专门抓水利达标,他自己集中精力抓旧城改造。

韦世图其实是和张大才类似的人,两人说是一拍即合也行,说是臭味相投也行。韦世图再三盘算要在旧城改造上好好地逢迎一下张大才,作为他讨好张大才的开始。他先提出一个拍马屁的建议,请张大才带队先到西欧考察一下,再到东南亚、香港去看看,顺便进行国际招标、招商。

张大才一听满心欢喜,因为他当官以来,还没有出过国。 

半个月后,张大才率团访问了英伦三岛、法兰西、冰岛、挪威、西班牙、瑞典……名曰考察,实际是跟着国际旅游团游山玩水瞎游荡,外国人谁也不知道前江市在地球的哪个地方,他们带去的所谓招标、招商合同,外国人看也不看,他们就是要看也看不懂,因为张大才等人带的全是中文材料,只能说是做做样子。

当张大才一行到达新加坡的时候,由于韦世图事先做了动作,一下飞机就有人迎接,并有酒席招待,有两个公司提出向前江市旧城改造投标、投资。张大才心花怒放,他向新加坡商人表示,以最热情的合作态度,最优惠的政策,最好的服务,欢迎他们到前江市投标、投资,参与前江市的旧城改造。新加坡商人陪同张大才一行游览了新加坡风景区,并赠送了礼品。

告别了新加坡,张大才一行又来到了香港,依然是有人热情迎接,好酒好菜招待,请客游览,厚礼相送,有三家公司提出向前江市旧城改造投标、投资,张大才一一应承。

张大才回到了前江市,随即新加坡商人和香港商人陆续光临,张大才回之以礼,热情款待,亲自陪着各位商人在前江市旧城区考察。

商人们白天考察,晚上私下里给张大才送钱、送物,有个新加坡商人一次送给张大才一百万元人民币。张大才觉得很难办,所谓招标,并没有什么章法,只是凭他说的几句话和那个旧城改造方案。现在来前江的商人们都势在必得,他也收下了人家给的好处费,或者说得文雅点叫做佣金,很难确定项目给谁承揽。

无奈之下,这天下午张大才秘密招来诸葛琵问计求策。这时候张大才按窦苗苗的指点已要了一套住宅,赵小翠和他的儿子仍然在河口县,没有和张大才住到一起,一家分为两处。诸葛琵一来就住到了张大才在前江市的家里,这天晚上,张大才急着要和她亲热,就没有外出参加应酬。二人有些日子没见,亲热起来没完,诸葛琵缠缠绵绵地倾吐着相思。

过了许久,诸葛琵问张大才为什么招她来。张大才说因为想她,就招她来了。

诸葛琵推开张大才说:“你个坏狗日的,拉倒吧!你不说假话太阳就不能落山,你到处是小蜜,还想我呢?一定是有什么危难的事了,才想起我也许能为你所用。反正我不计较你,你就直说了吧!”

于是,张大才就把旧城改造招标、招商的事说了。

诸葛琵说:“你不是能得淌屎吗?也有头脑打结的时候呀?这有什么难办的,让一家做整个旧城改造的规划,其他公司都做一个小区规划。承建的时候,按你的感觉,每个公司划一块地盘给他们就是了。而且要分期建设,不能一下就把业务放到商人手里去了。凡是商人都奸猾,你把业务一下放给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再理你了,那你就没猴子玩了。”

张大才紧紧抱住诸葛琵亲了又亲,说:“我亲爱的琵琶精,你越来越长进了,我真离不开你呀!”

诸葛琵说:“那你就赶快把我调到市里来呀!”

张大才说:“行,你就到旧城改造办公室当主人,给你弄个副县级,怎么样?”

诸葛琵说:“我这辈子不听丈夫的,不就因为听张大才的吗?谁叫我鬼迷心窍,和你缠到一起了呢!”

第二天诸葛琵走了,张大才找到汪亨君,提出要成立一个旧城改造办公室,让诸葛琵当旧城改造办公室主任,汪亨君说那是张大才管的事,他没意见,让张大才找组织部们谈一下,直接给诸葛琵安排调动和任命。

诸葛琵到任后,先要了一套住宅,把他丈夫也调到了前江市,她这样做是考虑到她的女儿大了,应该让女儿有个好的生活、学习环境。

待诸葛琵把家安顿好,正式上班后,张大才又从城建、土地、公安等部门抽来了七八个人,旧城改造办公室就开始正式挂牌办公。所有投资、投标工作都有旧城改造办公室具体负责。

诸葛琵先找来新加坡商人和港商开了一个会,介绍了旧城改造办公室的职能,那意思是今后她就是代表政府管理旧城改造的人,一切大事小情都由她诸葛琵决定,她希望客商们能和旧城改造办公室精诚合作。客商们立即对诸葛琵刮目相看,肃然起敬,纷纷向诸葛琵递名片。诸葛琵很有派头,她把自己的名片盒往会议桌上一放,说:“大家要是需要,就自己拿吧!”

接着诸葛琵先叫大家讨论,讨论。商人们不知诸葛琵是什么来头,更不知道诸葛琵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药,哪敢随便说,只能说一些巴结、讨好、奉承的话。其实,这就是诸葛琵的来头,她要商人们先向她低头称臣,俯首贴耳。

商人们说了一阵以后,诸葛琵接着往下说,她着重向大家介绍了旧城改造的招投标方式,由于他们没人力和受有关条件限制,主要是采用议标的方法,他们在现有报名投标的新加坡、香港公司以外,还准备邀请国内的一些公司投标,总统规划和小区设计分开。建设投资招商统一政策,按资金实力和技术实力综合衡量,分小区选择投资商。拆迁由旧城改造办公室动员协调,投资商组织实施。她强调说,张市长跟大家承诺过的政策原则上不变。

在场的商人们听了眼睛瞪得老大,他们想这个女人果然厉害,说得明白,而又叫人难以琢磨,他们的灰色投入已经出手,现在无论如何不能打水漂。大家都低着头,在心里详细地盘算着。

最后,诸葛琵说:“诸位,今天晚上张市长请大家吃饭,请各位务必赏光,一个也不能少。”

参加会议的商人如数参加了晚宴,席间,商人们争着敬张大才和诸葛琵的酒,张大才显得热情、豪放,诸葛琵故意露出一副女人矜持的面孔,她是做样子给商人们看的。

宴会散了以后,诸葛琵没有接受张大才的偷偷邀请,说了声身上不舒服,她就回家去了。

诸葛琵一到家,新加坡商人厉越就给她打电话,问她家在哪里?诸葛琵十分明白厉越的意思,吱吱唔唔地说出了她的家庭住址。

过了不久,就有人按响了诸葛琵家的门铃,诸葛琵叫她的丈夫去开门,进来的是厉越,他腋下夹着一个包。

诸葛琵亲自给厉越沏了茶,然后坐下来陪厉越说话。厉越说了一通他们来到前江市的经过,并介绍了他们的技术力量和资金情况,并说他们很赞赏诸葛琵的工作方法,他们有意和诸葛琵合作,他们一定会报答诸葛琵的厚爱。诸葛琵说了一通客套话之后,很婉转地说,她希望厉越能为旧城改造做总体设计,她相信厉越一定会珍惜机会,努力争取。

厉越点头哈腰地说:“谢谢诸葛主任关心,我懂,我懂,我一定好好争取,还望诸葛主任抬爱。明天晚上我在莲花宾馆荷香厅请一帮朋友吃饭,请诸葛主任务必赏光。”厉越说着站起身,把包放到了沙发上,说:“这是一只女士手包,是鳄鱼皮的,望诸葛主任笑纳。”

诸葛琵说:“吃饭我去,手包就免收了。”

厉越说:“吃饭你一定要去,手包也一定要收下。我走了。”

厉越说着,夺门而出,诸葛琵想拉住他,已来不及。

厉越走后,诸葛琵拿起那只厉越丢下的包,那是一只紫色的鳄鱼皮手包,至少要值一万元人民币,里面塞得鼓鼓的。她把包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装着五千美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十九、旧城改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