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8 点击数:2005次 字数:

“这位就是房东罗老板。”范老板向秋旖沫介绍道。

秋旖沫向那位罗老板点了点头。她从罗老板微笑着打量自己的眼神里敏感地窥探到一个好色男人心底隐秘的欲望。

“以后我每隔一个月过来查抄一次度数。我就住在你们楼下,平常不是在家里,就在一楼店里。有什么事尽管找我。”罗老板登记水电表后交给范老板一张底单,转身退出房屋前,又用那种充满内容的眼神偷偷斜睨了一眼秋旖沫。

“这个房东罗老板,早先特喜欢喝酒,常去我那。每次喝完酒回家必撒酒疯揍人,老婆受不了他的家暴,两年前跟他离了婚。他一离婚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去我那了。”范老板笑着告诉秋旖沫说。

秋旖沫“哦”了一声。

“你在这好好休息下,酒吧里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中午可能陪不了你。”范老板在客厅的茶几上放下两百块钱,还有一张附近外卖的名片,接着说,“如果饿了,可打电话叫人送外卖过来。晚上我过来接你,和几个朋友一块出去吃晚饭。”

秋旖沫点点头,然后看着范老板轻轻退出门。——原本,她以为范老板会像其他男人那样一见她就索要拥抱,索要亲吻。可是他没有,在她眼里他远比黄京和周东强更懂情调,也更懂对她的呵护。

她把罗老板抄的那张水电表单据放进客厅电视机柜里。她在电视机柜里看见签有范增文和罗老板两人署名的这套房的租赁合同和一张五百元钱的租房押金。签写日期就是昨天,2003年6月6日,一个有着吉祥数字的日子。她猜测应该是上午签的。头天下午她在火车上与他一直短信联系,他没有在内容里透露一个字。也许他来不及,也许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只是她不会再单纯地以为范老板还是个单身了。因为之前有了与黄贵初交往的经验,她能断定范老板肯定是结了婚有妻子的。可秋旖沫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哪个年轻少女能抗拒这样男人的魅力——事业有成又稳重成熟,且还对自己贴心照顾?她情知自己和范增文迟早也会有分道扬镳的那天——啊,故事还没有开始呢,她就忧伤地预感到故事的结局了。结局早晚要来的,可是怎样的结局都无法阻止它的开始了。谁让一开始太甜呢——每场故事的开始都是这般甜蜜,她不想抗拒也没法抗拒。

她躺在沙发上拿起遥控打开电视。电视里古装片的剧情似乎有点熟悉。她好一会才醒悟过来,原来是她在黄冈和周东强最后一天在一起时,他带她去那栋小洋房时看过的镜头。这部古装连续剧最近似乎很火,在好几个电视频道轮番重播。——她不知道现在投靠范老板,算不算她又一个情感故事的重播?

不去想,无法去想。现在她只要有人关心她,疼她就够了,不拘时间的长短,不究感情的深浅——得一时幸运算一时吧。

电视看了不一会,她觉得身体疲倦,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醒来时,已临近中午一点。她仰卧在床盯着镶嵌着漂亮吊灯的天花板,竟而有点怀疑自己置身于梦中。她犹豫了一会,拿着范老板给的名片试着叫了份外卖,然后又想起给宁晓彤打个电话,告诉宁晓彤自己又回到了深圳。宁晓彤接到电话时已在上海逗留了数日,这意味着她和她男友彻底分手了。

秋旖沫和宁晓彤在电话里闲聊了好一会,直到外卖员按响门铃才彼此挂断电话。两人的闲聊语气是轻松的,但彼此都绝口未提工作的事。这数月来的生活激荡,早已无形里滋长了秋旖沫的虚荣与惰性,已令她无法安定心思去找份工作了。

秋旖沫吃过了饭,拿着剩下的钱下电梯去买些日用品。房东罗老板和一名男店员就在一楼的店里。

“你也姓罗是吗?”罗老板笑着问她。

她淡淡地点了点头。

“哎呀,这么凑巧,我们是本家啊。”罗老板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和她穿着薄裙的胸上。

秋旖沫从他手里接过牙膏盒等小件东西的时候,罗老板甚至不避讳男店员在场,偷偷捏住她的手指,然后望着她笑道:“范老板真是好福气啊,找了这么位漂亮的女朋友!”

秋旖沫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从容地将手抽回,然后将钱如数放在柜台上,转身便返回住所。她已不害怕应付这类好色男人的小动作了。

傍晚的时候,范曾文打电话过来,让她准备好出门。秋旖沫化好淡妆下楼来时,范老板已将车开到康乐花园来等她了。他带着她驱车开进至一家酒店旁的停车场。这场景有点熟悉,竟令秋旖沫觉有些恍惚,仿佛自己还是在黄冈,跟着那个黄京或周东强进入某家酒店。

两人到达包厢时,范老板的几个好友都已到齐,只等着等他俩开席。他们见到他俩,就像见到一对普通的情侣那般自然,没有谁对一个陌生女子的出现表示惊讶或者好奇,有的只是之后在酒桌上他们偶尔与她碰杯时对她的好身段与好容貌发出的啧啧赞叹。秋旖沫也早意识到置身于这些外表风光的上层人士之中,自己唯一的资本就是这副面孔,只是这样夸赞的溢美之词早令她的内心产生麻木。她坐在范增文身旁,显得斯文又略带歉疚的样子端着果汁与他们微笑着碰杯,假装自己不会喝酒,假装自己还只是处于涉世之初。

两个多小时的觥筹交错之后,终于曲终人散。范老板的那些朋友个个喝得酩酊大醉,满脸酡红,彼此几乎都是团着舌互道晚安。因为开了车,范增文没喝多少酒。他带着秋旖沫从酒店里出来,并没有立即回康乐花园,而是驱车去了附近的石岭公园。秋旖沫陡然想起那年在电子厂上班时,她曾和厂里的几个同事于国庆时来过这里玩耍。时过境迁,物易人非,她已全然不记得当年的石岭公园是否就是现在的样子!

两人从车里出来,范增文自然地拉着她的手,找到一处假山背后的石凳,然后两人并肩坐下。公园里三三两两的游人或慢慢踱着步,或也坐在石凳上休憩。习习的凉风吹来,秋旖沫感到一阵久违的舒爽。她深深吸了口气。范增文在她身边充满温柔地望着她,然后轻轻抱住了她。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倏地砰跳了下。她没有抗拒,原来她一直在期待着这个迟早要到来的动作。这会,她将在黄冈遇见的黄京和周东强全盘否定掉了——他们在她内心里都不算的,原先对黄贵初的依恋感觉这次是真的要在这个人身上重新产生。

他们在公园相拥了很久。他吻着她的脸,她的唇。夜色渐深,公园里的游人渐次散去,范增文和秋旖沫终于也立起身离开公园,驱车返回康乐花园。

他们回到租屋,她早早地洗了澡,然后穿上透明睡裙在床上等着他——是回报,同时也是获取。身体是女人献给男人最珍贵的东西,是男人千方百计讨女人欢心最终想要得到的东西,秋旖沫顺理成章毫不吝啬地又给了这个男人。原来激情并没有在她心上衰退,她的身体经历过无数男人倒腾,可是没有几回像今晚,令她这样疯魔,这样欲仙欲醉。这片刻的性爱的欢愉,将一切过往的悲哀耻辱和空虚落寞又全逼退到心底看不见的角落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0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