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七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08 点击数:1728次 字数:

这天半晌午,李成义顶风站在堤上,稀少的头发在风中乱,他叉腰昂头挺大肚,费劲展笑远大抱负, 下力做出卓越模样, 先朝河中望,按老习惯闻,很洞察地皱起眉, 若有所思嗯几声, 虚眼瞄了会儿下游, 有感而叹息:“河水奔腾千万年,泛滥已经很多年, 啊,啊……! 本界县长实难平凡, 今天领来这些个人, 就是想着要治理你。建设局长陈号山,陈号山?!过来汇报水位涨落,李某当举全县之力,灭了丫的河水威风,还给百姓安康宁静。” 陈号山呼应:“应请杨村宋大娘娘作简述。” 李成义扭头看别处,非常的生气,心想这位陈号山,果真就是呆子呀!不然尽干别扭事?怎么不叫总牌讲?叫免去总牌的宋家?他和宋家历来有旧?于是故意不看问:“陈号山,你来讲,为啥堤上种排柳树?” 李成义并非对堤工无知,他知道,河堤种树专家意见不统一,有心要考陈号山,同时难为宋家的。

娘娘到近前,见县长故意冷淡她, 问的又是有争议的堤种树,是多年未果的老问题,若答显唐突,被他反问答不圆,倒会显得他比谁都懂河工,弄不好会当众讽,以便抬高他自身,显得撤了宋家何等明智,他更如何地聪明。大娘娘正想,王国华快步挤上前,朝向众人高声说:“俺们这位好县长,可不是个一般人,算北洋大学的高徒, 高徒啊?任个县长绰绰有余,肯定只是暂时性的,你们瞧出来了吗?前程似锦呢!高高位置在前头等,官人的眼光是什么?说句俗的大实话,就是闻屁知干稀。” 话音刚落陈号山大笑质问他:“王国华?今系何日?众至此何?河工要紧还是献媚更要紧?” 转身笑问李成义:“请问县长,急需马屁?” 王国华恼羞成怒道:“陈号山?你个歪瓜裂枣,你最尖酸刻薄!抢俺话想干嘛?俺知道,俺知道,你故意叫来宋家人好压着俺,对县长换总牌不服气? 变着法作对? 以为自己算老几?啊啊啊?你是条老狗,屁能熏死人,哼!”

李成义微闭着双眼,背手挺胸凸肚皮, 模样很讫讫,拉起鼻音长嗯嗯,即像责问陈号山,又像责问王国华,总之谁都猜不出。他谁也不看,深知此刻不能看,玄而又玄驭人术,为王之常道。深知当今虽民国,大体沿袭隋的三省六部制,因此立政须靠官,须得官人拉边杠。

李成义稍顷轻声笑,他对河水说:“西县旧志讲,有记载的水患始于宋微宗,大位二十五年间,专旨修堤凡二次。我党力倡三民主义反不如古?同仁们呀,共同好好议一议,一团和气方为上,哈哈哈。” 大娘娘上前说:“险要堤段均为草堤多有决口,恳请县长改建砖堤。” 李成义慢腾腾地说:“大娘娘?当年宋家做总牌,何故不修啊?今天请我修,是何用意啊?” 心中想,这事大娘娘提过,多的堤捐五、五分,正当要细问,惜被混蛋王国华,强势夺去了总牌,不然早就弄成了。他却故意装糊涂,东眨西瞟问大娘:“哪是险要地段呀?百姓自己修,是件大好事,不能因是百姓建,就称作草堤,官家出钱修,就称作专堤?” 言毕扬头笑,像个真内行。

众人闻之,暗讥以目。

娘娘说:“西头王家营到东边神仙庄,堤长共有四十里余,当中老君庙至杨家嘴共四十二村,属六个牌分辖,险堤八百五十米。杨房店到西枊村共三十一村,属三个牌分辖,险堤七百余米。其他还有三处,分属七牌、五牌和十一牌辖,均有险堤。民国五年陈县长任上呈报多次,上面仅拨二百洋,命先修三牌所辖险堤,其余耗费处自筹,竣后派员验。当时商定,受害之村每亩先摊一百文,平常年另议。有间接利害的,每亩先摊四十文,平常年另议。其余无关之田地,每亩九文为义捐,一年一征收。以上均已列入县规,民众照摊不得有误,后为长久照此办理,特立石碑以资证明。”

“碑呢,那座碑呢?”李成义拍着手背问。

大娘娘指说:“在东约半里。”

众人往。

到了一看破损失修,堤上柳树多已盗伐,石碑孤立残堤前的滩涂上,半埋土中,其状屈怨。

李成义头回亲眼见,联想为官的责任,惊得睁眼指着问:“石碑谁埋的?防洪堤竟如此残败!护堤树是谁砍的!?王总牌你知道吗?妈那个逼的你失职!还敢成天吵?和县衙争抢募捐权。王八孵的一定准是王八羔!若不是上面的压力,还有刘团长哄骗,老子当初会用你!?” 一不小心急出实情。陈号山与大娘娘,迅速交换了喜悦。

陈号山上前添油加醋:“县长一怒,残堤有望,乡民大福!经过春泛和秋汛,是冲来的泥沙给埋的,须要年年的养护,万万不可废。往年元宵节一过,县里必会勘堤工,议出各牌需修的工段征夫需多少工料若干?拟好工期算出捐数呈报县衙布告全县,时日一到先祭大禹后开工,各牌按约完成春修,县里察收按票发钱。不是真发工钱,只验票发给免征额度抵征捐。秋汛来前复查补堤,平时各牌派人巡,汛期昼夜不断人,雨天更。这二、三年是王总牌,各牌均显堤务荒疏,据职察知,昨年的防洪固堤捐,各牌多虚收,又兼刘团长武力恐吓,强使各户定期捐完。但只见捐款不开工。两年幸无患,百姓暗愤,牢骚涨者众,公然敢言者罪之,罪曰谤议县衙,意在反叛入牢,出狱呆笨,诺诺如痴。号山认为,此为苛政。”

李成义听了大声说:“县里派捐真为修堤,每年都有竣工验单,各牌还有签字嘛?” 转而一想又骂道:“他妈的骗我?警察局长孙尚武,滚出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