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六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04 点击数:1845次 字数:

张志富见县长,掏信递上说:“杨村宋家大娘娘,嘱俺当面呈交你,篮子也是大娘娘让捎给县长,还说万请县长赏收。” 孙翠花听大娘娘没提到自己,立时起妒说:“孬时令能有好果?无非是些存货吧?她也真敢拿来献,堂堂县衙想吃果子用她送?唔唔唔,人不是狗闻不惯这烂屎味,赶紧提出去,要么我躲开,别被熏出毛病来!” 有意掏绢皱眉捂鼻头直扭,像见到狗屎那么厌。

李成义惧内好面子,没外人时他对夫人千依百顺,但当着外人从不肯让。精心梳理摆在上面些许头发,被夫人用手帕扫下全完露出亮白头顶,心知夫人不达目的还会再扫,更知夫人又使性,故意将他不愿示人的部位,展现来给外人看,借以表达很不满。羞怒道:“本县正读信!故意没看见?” 用手捋顺额前头发又凶道:“门就在那里,请你随便吧!” 怒后专心读起信来,再不去理他的夫人。 孙翠花憋屈好一会儿,气得忽然起身说:“哼,哼哼哼!老娘不再被折腾,有种进到咱里屋,也装是粒大瓣蒜!” 起身高扬那手绢,扭腰摆腚悻然出,到了门口回头说:“四季之内绝不理你!” 李月明喊:“娘别走,娘别走!” 也追去。

屋里静了好一会儿。

李成义看两遍后喃喃道:“西县这地方,藏龙卧着虎,疏忽很久了,愧为好县长!” 手背连连拍信说:“好信好信真好信,亲家带来了好信!我不日将亲自往。” 讲时双眼放光芒。 张志富奇怪:“信瓤说嘛了,乐得合不上?” 李成义步子小而快,捂信在胸伸颈扬头瞪远方,很深情地大声赞:“茅塞顿时打开呀、烈日久渴找到泉、他乡遇上故知啊、老鼠撞入米仓啊、刘困长被扔粪坑啦!唔唔唔唔唔,亲亲我这信,再亲使劲亲,不亲不能行。最后一句不正确。” 张志富又问:“大娘娘到底说些嘛?” 李成义很快活,眼笑眉飞说:“信我一定要收好。天晚了,亲家住下吧?应酬完会议再来陪?” 张志富执意说:“俺实在放心不下家,闺女留下玩?” 花花愤然说:“俺心里有话。” 张志富怕花花乱讲把她背住笑眯眯对县长撒谎:“嘿嘿嘿,嘿嘿嘿,得回都得回,祖宗忌日要到了。” 李成义再三留不住,只好依了说:“后院有马车。” 领去套了送出衙,嘱咐一路要小心。

李月明跑来会花花,已经去远了,伸脖望到看不见,心里不是个滋味,伤心难过说:“爹,爹!她,她?” 李成义劝慰说:“明儿的心爹知道,爹知道。”

他俩此一别,今生不再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