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3 点击数:2283次 字数:

马老板试图往秋旖沫身边再凑近一点,秋旖沫于是就往吧台旁再挪一点,就在马老板几乎把秋旖沫逼到吧台角落里的时候,强哥忽然一脸严肃地出现了他面前。

强哥搂住秋旖沫,望着马老板一言不发,但神情严肃,显然他看到了刚才这一幕。

“哦,是强哥呀,哈哈,最近可好啊,好久不见你了。”马老板表情不大自然地讪笑着。

强哥便也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马老板最近生意忙不忙啊。”

“还好,还好了。”马老板点头笑着,找了个借口灰溜溜地离开了。

“哼,不念着他是宁晓彤的朋友,看我不叫人把他揍趴下!”强哥说。

秋旖沫说:“以后我们不来这里就是了。”

夜色渐深,强哥和秋旖沫、宁晓彤三人喝得微醺离开猎人酒吧。秋旖沫问要不要叫过出租车,强哥坚持自己开车,把宁晓彤送到唐家村之后,调转车头又带着秋旖沫去了宾馆住宿。

两人在宾馆相拥一起深情缱绻的时候,秋旖沫带着点醉意语气温柔地问他:“强哥,你每次都带我来宾馆,难道你的家就是宾馆么?”

强哥道:“我是个四海为家的人。”

“我都不明白你从事的什么职业呢,不便告诉我吗?”秋旖沫忍不住又提及这个问题。

“你真想知道?”

“是呀。”

“我从事的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职业。”

秋旖沫还想再问,强哥用唇堵住了她的唇。

之后的好些日子里,强哥一直闲着,秋旖沫也一直陪在强哥身边,都很少回唐家村去,她和宁晓彤日常的联系也只在电话里。好在,宁晓彤不可能一个人在租屋里呆着,秋旖沫偶尔拨打她手机号的时候,总是听到那头传来或强劲或低迷的乐曲声,之间还夹杂着喧哗的人语声。宁晓彤自回到黄冈这两个多月来,似乎从来就没有一天让自己完全闲着。而秋旖沫也几乎被宁晓彤带入到了这种同样的生活状态里停不下来。

那年的五月,秋旖沫大半的日子都与强哥出入于一家家奢华的宾馆与一家家高档的餐馆。和强哥在一起的日子算是快乐的。尽管她隐隐预感到,这种用高档的物质消费和纵情于感官的刺激兑现的快乐也许哪一天就归于泡沫。强哥无形中给她的不安全感觉日复一日在她心上萦绕,尤其那次他说他从事的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职业之后,秋旖沫内心的不安全感便更甚。

五月三十日那天,强哥正和秋旖沫在一家餐馆吃午饭时,他的手机又响起来了。秋旖沫预感到强哥又要独自出去了。强哥接听完电话,却对秋旖沫说:“你不是想知道我做什么工作吗?吃完饭,你陪我一块出去吧。”

“去哪里?”

“去跟人要债。”

“要债?这是你的工作吗?”秋旖沫疑惑不解。

“只是其中一部分内容吧。”强哥说。

秋旖沫没再多问,午饭后,她坐进强哥的轿车里。强哥绕了很长一段秋旖沫不大熟悉的路,把车开到一个小区里一栋三层的小洋房前停了下来。

他们一起下了车。晌午的阳光白得有点炫目,屋旁一棵高大梧桐树的枝叶将些许绿荫投洒在干净光滑的台阶上。空气里蕴着一股像要凝滞的气氛。没有风,枝叶和树阴纹丝不动。初夏在这座城市悄悄来临。说不清为什么,秋旖沫心中竟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似乎眼前的这栋小洋房充满着莫名的诡异。她有点怯步,强哥却搂着她的腰径直就推开了那栋小洋房的门。

秋旖沫的预感果然应验,屋门推开时,只见客厅里站了一排高大威猛且纹了身的男子。秋旖沫没见过这场面,觉得他们个个像只在电视里看过的打砸抢烧的“黑社会”,吓得旋即后退了两步。

强哥小声安慰她说:“别怕,都是自己人!”

他们见到强哥,都毕恭毕敬异口同声喊着“强哥”。想来强哥是他们的头。秋旖沫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强哥把秋旖沫带进另一间卧室里,拿起遥控打开电视。

“你先看会电视吧,我出去办点事,一会过来陪你。”强哥说着,把门带上出去了。

秋旖沫于是一个人坐在床头看着电视。一开始她还无法安下心,看了一会便立起身,将通往客厅的门轻轻推开一条缝,当看到强哥和那些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吸烟边说着话,于是才放下心,将门带上重新看起电视来。

电视里上演着一部古装连续剧。秋旖沫很快就沉浸在引人入胜的剧情里,都不知道强哥他们什么时候全离开了客厅。一集暂停插播广告的时候,秋旖沫感觉外面没有了动静,于是轻轻推开卧室门,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她不知道强哥和他手下那伙人去了哪里。

秋旖沫带上卧室的门,重新坐到床头接着看电视。电视里跌宕起伏的剧情又很快将她吸引,都不知道强哥他们什么时候又回到这栋小洋房里来了。

电视里正上演着男女主人公在野外竹林里缠绵悱恻的桥段,秋旖沫被他们的恋情感动得几乎要在眼角溢出泪水。她不知道现实里有没有那样海誓山盟的爱情,但她知道那样的爱情并未在自己和强哥身上发生,也许那样的爱情永远不会在他们之间发生。她由衷羡慕电视里的男女主人公。

这时电视转换到了另一组镜头,一群穿着玄衣的蒙面人,手里挥舞着大刀驱马向着那对男女主人公的方向追来。秋旖沫被剧情牵引,内心为男女主人公的命运暗自担心。好在,男女主人公都是武艺高强的侠客,他们各自抽出自己的利剑,背靠背站着,准备和这班蒙面人进行一场厮杀。

顷刻间,他们开始交战了。一时间刀剑横空,地暗天昏。一拨蒙面人倒下,又一拨蒙面人冲杀上来。男女主人公越战越勇,最终杀得他们人仰马翻,鸟骇鼠窜。

交战告一段落,电视又回到了男女主人公在尸横遍野的竹林里相惺相惜相拥相吻的画面。秋旖沫觉得奇怪,画面已切换了,可她的耳朵里这会竟还满是厮杀打斗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嘈杂。——好一会,秋旖沫才恍然意识到,是客厅里传来的吵闹声。她从坐着的床头下来,打开通往客厅的门一看,眼前的景象令她简直吓呆了!

强哥那些纹身的手下,正在用脚猛踹一个人。那个人躺在地上,额头、嘴角全是血。——这原本只在电视里的打斗场面竟赫然出现在眼前!

秋旖沫吓得浑身直哆嗦,左右不见强哥,旋即把门带上。她这会忽然明白过来,一直令她没有安全感的强哥其实就是个黑社会。这会她不敢再找强哥,闪现在她脑海里的第一意念便是给宁晓彤拨去电话。因为恐慌,她一连拨错了好几次号码。好容易拨通了,但秋旖沫这边和宁晓彤那头的声音似乎都太嘈杂,秋旖沫慌张的语气大声说了好几遍,宁晓彤才听清楚是让赶过去接她离开这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