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3 点击数:2195次 字数:

转眼五月又到了。宁晓彤因为上次和男友吵架,两人关系一直僵着未见好转,而强哥也因有事外地出差,劳动节那天,宁晓彤和秋旖沫两人于是都只待在租屋里,像从前一样睡到临近中午才起床。

起床后她们在外面吃了午饭又回到租屋来。两人各有一盆换下的衣服等着清洗。秋旖沫无意中打开手机,看见有人一大早就给她发送了条祝她劳动节快乐的信息。秋旖沫觉得手机号似乎有点熟悉,可又想不起是谁,于是试着回了条信息:“劳动节快乐,请问你是哪位?”

一时没收到回复,秋旖沫便又忙着洗衣服去了。待半小时后晾晒完衣物,她再去看手机时,却见那人的信息早回了过来:“忘了我吗?我是望川酒吧老板范增文。你现在在哪上班?”

秋旖沫怔了一下,没想到深圳那个一面之缘的范老板还会发信息来。她本来不想予以理会,可闲着也是闲着,而况也洗完衣物的宁晓彤这会也正低头捧着手机,两个大拇指并用在专注地给人发着信息。于是秋旖沫便回了条信息过去:“我现在到湖北来了。”

不多会范增文的短信又过来了:“湖北什么城市?武汉吗?”

秋旖沫犹豫了一会,回了“黄冈”两字,然后信步踱到阳台上来。她去看斜对角那栋楼的阳台,阳台上依旧晾晒着衣物,只是那个戴眼镜的长发女大学生似乎很久未见了。一会,阳台上出现一对男女,像是一对大学生情侣,但那女孩个头矮很多,分明不是先前那个女大学生。秋旖沫猜想着,那女大学生是不是被那男人包养住在别的更高档的地方去了?如果是,那被人包养的生活,又能维持多久?那女大学生会比其他正正常常恋爱的女孩更幸运更幸福吗?……

秋旖沫这样揣想,实际不过是把那名女大学生当做了自己的镜像,从中窥视自己将来可能的境遇。强哥给她的小幸福还不足以填满她内心时时想要从内心翻涌出来的莫名的自怜自伤。

一会她的手机短信铃声又响了。拿起手机看时,仍是范老板发来的信息:“在黄冈从事哪行呢?”

秋旖沫没有回复,不多久又一条短信过来:“其实深圳远比黄冈发展机遇要大得多,什么时候再来深圳吧,我在这里等你!”

秋旖沫没再回复,只是那最后一句“我在这里等你”令她怔了好一会。对于未来的茫然感这会忽然那么强烈地占据着她的意念,令她遥想到以后生命的出路,脑海便一片混沌。她再不可能有初到深圳打工时那样充沛的精力,不可能再有那样纯净的心境来好好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只是有好友宁晓彤的陪伴还有现在男友周东强的存在,秋旖沫对于未来之路的思索仅止于片刻。——还是活在当下吧,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未来是迷一样的存在,只能走到哪算哪。

傍晚,强哥的电话打过来了。强哥问她在哪里,他说先带她去吃晚饭,吃完晚饭然后带她去酒吧唱歌。

“宁晓彤也在身边呢,把她一起叫上吧!”

“没问题,和她一起到唐家村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强哥在电话那头说。

强哥的电话让秋旖沫暂时忘却了忧愁,令她暂时又沉浸在那吃喝玩乐的感官的快乐里了。

秋旖沫和宁晓彤换好衣服,化好淡妆出门,走到唐家村门口来时,强哥已开车过来等在那里了。他带着她们去了一家高档酒店,点了好些好菜。用完餐,强哥问她们想去哪家酒吧,秋旖沫让宁晓彤拿主意,宁晓彤脱口便又说出了猎人酒吧。

“好,就去猎人酒吧,那里的气氛比其他酒吧都好。我也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小沫的。”强哥说。

秋旖沫一直都猜想不出来自己是在哪一天在猎人酒吧撞入强哥眼中的。她想起先前那个黄京也是在那里认识了自己。秋旖沫其实不太喜欢猎人酒吧,因为那个有点好色的马老板的存在,也因为有可能随时遇见黄京。

可生活中往往你越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三人走进猎人酒吧不多会,秋旖沫就瞥见了坐在光线黯淡的酒吧一角的黄京。黄京不是一人,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位和自己似乎差不多大的妙龄女子。秋旖沫无法断定那画着浓妆的女子是不是名在校大学生。她能断定的,是自己和黄京分手后,他也迅速有了另一个相处对象。——这会她已能为黄京先前对自己的感情有个准确的定位了——他对她不就是一场逢场作戏的情感游戏么。现在,黄京不过换了另一个女子,在继续着他的情感游戏——这“情感游戏”前的定语甚至不能叫“情感”,而是“肉体”。情感在那个男人面前都是空洞,确切地——他对这些女子所需的只是逢场作戏的肉体游戏。

秋旖沫继而想到,自己身边不也很快有了强哥么?而况,不是自己首先主动离开的黄京么——在黄京眼里,她不同样见异思迁么?而在外人眼里,甚至在宁晓彤眼里,是否还意味着,她和黄京其实都是从对方身上各取所需?他需要她的身体,她则得到了那种如上层人士日常生活才拥有的能出入高档场所的片刻虚荣。——而现在,她不同样在另一个强哥身上将这种片刻虚荣假托于虚幻的情感么?

当想到自己还丝毫不清楚强哥的身份,想到哪一天强哥的身边也搂着另一个女子,秋旖沫的内心忽然便掠过一丝莫名的悲哀。

“怎么啦,脸色不好?”

强哥关切的问话令秋旖沫回过神来:“哦,没有,是灯光的作用吧。”

三人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下来慢慢喝着酒的时候,隔座相望的黄京似乎也发觉了秋旖沫和宁晓彤的到来。只是这会秋旖沫和黄京彼此都不露声色,都显出不以为意、不屑一顾的样子,倒是发觉黄京也在的宁晓彤有点不大自在,很快起身离开秋旖沫和强哥,径自端着高脚杯找酒吧马老板聊天去了。

黄京什么时候和他身边那女孩离开的,秋旖沫不得而知。望着那个角落里只剩两个空杯的台面,她奇怪自己的内心竟然还会为此受到波动,似乎很轻,很淡;又似乎很重,很深。

一会,有几个男子过来找强哥,秋旖沫看他们对强哥说话时的态度毕恭毕敬的,好像他们都是他的下属。

“你先呆一会,我跟兄弟们说会话马上就过来。”强哥说。

强哥跟着他们坐到酒吧的另一张桌子旁不知谈论什么去了。秋旖沫一个人小口抿着酒。宁晓彤早不在马老板那了,她举着高脚杯又在另一张桌旁和她的旧友谈笑风生。她在这座城市认识这么多的人不止一次令秋旖沫感到惊讶。

马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又走到秋旖沫身旁来。他大概以为她只是跟着宁晓彤两人一起来的,又借机往她身边凑。秋旖沫从高脚凳上下来,本能地离他远一点。这会马老板却很不识趣地又往她身前凑近了些,觍颜笑着说:“都老朋友了,还那么见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