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2 点击数:2259次 字数:

她们乘电梯进了五楼,走到一间客房前停下,宁晓彤敲了敲门。房间里面很快传来脚步声,一会房门开了,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戴着墨镜的男子出现在她们面前。他向宁晓彤和秋旖沫点点头,然后把她们引进客房。

“来,介绍下,这位周东强先生,我们都喊他强哥。”宁晓彤向秋旖沫介绍说。

然后宁晓彤又微笑着对这位强哥道:“这位就是我美丽可爱的妹妹罗小沫,我今天给你把人带过来了。”

秋旖沫望了望这位戴着墨镜的男子一眼,因为看不清墨镜背后的脸,她的内心有点本能地排斥。好在,这位强哥似乎很快觉察过来,旋即便把墨镜摘了,然后礼貌地朝秋旖沫微笑,点头。秋旖沫这才看清了墨镜背后的这张脸。不算特英俊,但也棱角分明。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比那个黄京年轻,也更潇洒。尤其是,他身上透散出一股能吸引异性的阳刚气。秋旖沫对这个周东强似乎立时便生起了好感。

“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宁晓彤说着,朝秋旖沫眨眨眼,转身走向房门口,把门推开退了出去。

秋旖沫有点怨宁晓彤,把自己单独留在这里,算怎么一回事?她转身想去追宁晓彤,可是却被这位强哥喊住了:“小沫,来,到这儿来坐嘛。”

秋旖沫于是回过头,对他微笑了下,犹豫了一会便靠着床沿坐了下来。她刚想问他一些话,可是强哥竟旋即凑上来,用嘴堵住了她的嘴。一股好闻的异性气息向她袭来。秋旖沫觉得太突然,可是那种气息让她感到浑身颤栗和兴奋,并令她似乎有些欲罢不能,在他吻了好几秒之后她才慌忙把他推开。

“对不起,你别怪我鲁莽,”强哥语气很柔和地对她说,“其实我早见过你,只是没有时间来接触你,关心你。你不要怪晓彤,晓彤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很早就喜欢着你,并一直在默默注意你。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与你相识相处的机会。”

秋旖沫怔住了。她不知道这个周东强在哪里见过自己,她对他全然没有印象。但她知道,他见过她的场所无非是在那些酒吧或舞厅或夜总会。这会她也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对宁晓彤说不想与黄京交往下去时,宁晓彤的反应会那么淡然,原来背后还有人在等着自己。

这会强哥又一下将她抱住了。他把她抱得很紧,几乎令她喘不过气来。秋旖沫感到奇怪,自己居然一点不想反抗,甚至还很喜欢这种被他直接拥抱的感觉和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秋旖沫就这样又和这位周东强在一起了。与这位强哥在一起比与黄京在一起显然更自在得多,她不必在他面前佯装自己是名在校大学生。当然她也没告诉他自己只是名初中毕业生,他从未向她问起有关学历之类的话题。她也不必受时间的限制只有周末才能见他,只要有空闲,不拘周一还是周五,不拘上午还是下午,周东强随时都可能打来电话并开车到唐家村门口来等她。他对她也很慷慨,陪她一起去高档酒店用餐,陪她去商场买她喜欢的服饰和包包,并直接拿现金给她零花。如果他有事忙,他会开车把秋旖沫送回唐家村社区门口看着她走进去才离开;如果他闲着,他可以和她一连好几天就在一起呆着,白昼他带她去游乐场玩耍,晚上去夜总会唱歌,完了两人一起回到宾馆来住宿。他和她在一起时的性爱还算比较和谐的,至少强哥不会像黄京那样,用她难以启齿的变态方式对待她。他也懂得照顾她的情绪,在获得满足的同时会努力也让她获得快感。

强哥的出现让秋旖沫有了点淡淡的幸福感。只是当这种幸福感悄然来袭时,她的内心又本能地产生另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幸福从来都距离自己那么遥远那么虚幻,她不知道这种状态哪一天里又会不经意间被真实严酷的生活打破。

同时伴随着这种莫名不真实感的,还有一种莫可名状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并非只因担心与强哥相处的这种关系有一天里就忽然被打破——更大程度上,是她觉得尽管他对自己还不错,她却好像不能完全走近他,走进他。她甚至都不清楚强哥做的是哪种行当。秋旖沫记得最早一次,周东强带她在一家酒店吃饭,他在点菜时她随口便问:“强哥是做哪一行的呢?”

强哥只是低头看着菜谱,似乎没有听见她的问话。秋旖沫以为是自己嗓音小了,又觉得不应该在他专心点菜时问这个问题,于是,在他抬起头来喊过服务员把菜点好,且又等服务员离开后,她才清了清嗓子,重复问:“强哥,你从事的什么职业啊?”

强哥随口道:“哦,我就一打杂混饭吃的。”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秋旖沫想再问什么,强哥却旋即又转头叫过服务员,让给上两瓶果汁,然后又把话题岔开。

秋旖沫才忽然预感到他的职业是她不该问的敏感问题,于是之后与他单独相处便再没提起过。他们在一起时有好几回,强哥临时接到电话有事要出门,他都只是告诉秋旖沫自己有事要办,却从不让她知道自己要办的是什么事,尔后秋旖沫便像往常一样被强哥开车送到唐家村社区门口来。秋旖沫也不知道强哥的家住哪里,她只知道强哥是湖北人,强哥固定的具体的住所却并不清楚。每次他带她吃完饭娱乐完回来,他和她入住的都是星级宾馆。大部分入住在一家四星宾馆,似乎强哥是那里的常客。偶尔也住过一两家三星宾馆。强哥身上似乎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不说,她也就不再问。她也并不向宁晓彤侧面打探他的情况——因为她明白,自己不同样对他有所隐瞒吗?而且她的隐瞒是针对了她在外面接触过的所有人的。想到自己对强哥身世的疑惑,秋旖沫偶尔也会反过来想到,宁晓彤是否也曾对自己有过某方面的疑惑。她不想去追究强哥的谜,也实则是对自己的以往不被人探究的一种不自觉的保护。

整个四月里秋旖沫就这样随时等着强哥的电话等着和他一道出门,再没有决心考虑找工作的事了。而况来黄冈的这几个月里,她从黄京和周东强这两个男人的陪伴里收取的钱物,远比她在深圳吉安发廊做理发员领到的薪水要高得多。她渐渐感觉获取那些钱物有点理所当然了。——女人花男友的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她这样想。在与黄京交往的时候,秋旖沫还时常怀疑着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否与爱相关,可是到了与周东强的交往里,她根本不去考虑这些了。她暗自替自己辩解着,也许有些感情,根本无干爱与否。而况,爱这东西,又岂能是一两句话解释得清楚的?两个人在一起相处开心就足够了。秋旖沫和周东强在一起还是比较开心的,他们在一起也只需为彼此的是否开心负责。尽管,那种隐隐的不安全感一直伴随着她。

偶尔,秋旖沫会想起从收容所出那天写下的四千多块钱的欠条。因背上那笔欠款她心情曾是那般沉重,可是现在,钱来得如此容易,那笔欠款压在她心上的重负竟也不知不觉消失了。这几次回秋家村都没听爸爸说起,也许他们不会去追究吧。她也不打算归还那笔钱了,她也压根觉得那笔莫须有的解教费不必归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