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2 点击数:2060次 字数:

清明节那天的天气灰蒙蒙的,似乎老天酝酿着一场大雨,但又始终未落下来。按照秋家村的风俗,上坟祭祖都是要上午去的。秋旖沫怕雨会落下来,又怕到家太晚,因此路上没敢多耽搁,一直马不停蹄往村里赶。她还不知道爷爷的墓葬在哪儿呢。

距离村口还有远远一段路程的时候,村外的墓地里便传来此伏彼起祭祀的爆竹声。故乡似乎一直都是老样子,又似乎在一年年衰老下去:那被一辈又一辈人踩踏从未更改方向和形状的村里的土路,那固守在村头又悄悄多了层年轮的老榆树,那家家户户伫立在原地被日炙雨淋风吹了又一年的斑驳的屋墙……同时衰老的,还有身材越来越佝偻皱纹越来越在脸上纵横交错的奶奶——那是秋旖沫于故乡最大的牵挂。秋旖沫觉得自己太不孝,她再没有勇气对奶奶说要呆在村里永远陪伴奶奶了。

还未踏进堂屋,秋旖沫一眼瞥见正蹲在东墙旁正用一只黑色塑料袋往里装着黄纸的爸爸。秋旖沫喊了声“爸爸”,秋守业抬起头来,朝她点了点头,应了声:“回来了。”秋守业接着将冥币、爆竹等也塞进黑色塑料袋里,用另一只红塑料袋装进高粱酒、糯米团等其他祭品。他原本等着她回来一道上坟。秋旖沫在家小坐了一会,见过又似乎衰老了几分的奶奶,然后逗两个又长大了一些的小弟弟小妹妹说了会话,跟那个在心中无爱亦无恨的后妈打了声招呼,接着便和秋守业一起去了村外的墓地。

秋守业将高粱酒、糯米团等祭品一一摆在墓碑前,秋旖沫便在爷爷的坟前上香,然后朝着墓碑拜了几拜。天空依旧灰蒙蒙的,仿佛是有意为了迎合清明这样的节日气氛。这些年经历的偃蹇坎坷,令秋旖沫越来越疑心神灵的存在,疑心自己的一举一动原本都在老天爷之手的翻覆中。她甚而疑心自己这些年经历过的是是非非,在九泉之下的爷爷都洞悉得清清楚楚。她一直觉得爷爷的去世与自己的不争气脱不了干系,她不知道爷爷能否原谅这个不孝的孙女。

秋守业在一旁开始燃放爆竹,秋旖沫则在墓碑前烧着纸钱。野外的风有些大,秋旖沫用打火机点燃了好几次才将纸钱烧着。爆竹放完,秋旖沫仍在爷爷墓前烧着纸边,看着那些冥纸化作灰烬又随风飘散。爷爷生前她未能尽孝,这次难得清明来祭拜,她要多给爷爷烧点纸钱。她呆想着爷爷能否收到这些纸钱。

就在纸钱都快烧完,秋旖沫正准备起身时,忽然“啪”地一声脆响,从纸灰堆里飞溅过来一粒爆竹,险些就炸在了秋旖沫的脸上。她吓了一大跳,继而镇定下来。她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爷爷给自己的一种警告,不觉便泪流满面。她对着墓碑说:“爷爷,难道你也不肯原谅我吗?”

扫完墓,秋旖沫和秋守业起身往家里去。乡野的路窄而长,父女俩一前一后走着。秋守业背着手在前,秋旖沫低头在后面跟着。一路上,他俩没有多说什么。或许秋旖沫上次私自前往深圳带给家人的愤怒与不安都随着流逝的时间褪去了。

回到家里,秋旖沫便尽可能地陪伴在奶奶身边,和奶奶唠着家常。奶奶在灶房做饭,秋旖沫便帮着烧火。

“你现在在哪上班啊?”奶奶说。

“在黄冈。”

“黄冈是哪里啊?”

“是在湖北。”

“哦,前阵还听你爸爸说你在深圳呢,怎么又跑别的地方去了?”

“都是为了工作嘛。”秋旖沫说。提到工作,她感到心虚。她这会才明白自己与奶奶的对白都要有不得已的欺骗。

“你跟奶奶说,在外面是不是找了男朋友啊?”

“还没呢。”

“人家秋圆圆上次回家来都挺了个大肚子哩,没几个月就要生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什么时候也找个好人家也把婚结了,了却奶奶一桩心愿。”奶奶说着,还列举了村里其他几个和秋旖沫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们嫁的嫁了,订婚的订婚了。

“奶奶,您不用为我的事操心,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还早啊,那你跟奶奶说个准话,什么时候结得了婚啊?”

“过两年就结婚。”秋旖沫安慰奶奶道。

“过两年,过两年跟谁结婚啊?这不是男朋友还没有吗?”

“奶奶,你看你孙女像找不到男朋友的人吗?”秋旖沫佯嗔着说。

奶奶便笑了:“是哦,我们家旖沫长得漂亮,个子又高,好女不愁嫁啊。只是,你可不要太挑了啊。”

秋旖沫便陪着奶奶笑。她脑海里又浮现出最后一次与黄贵初在一起时对他说的那句话:“我们结婚吧。”她的笑不自觉地便转为了苦笑。

秋旖沫在家里呆了三天。爸爸秋守业这次对她还算好,没有像去年十月那次回家时动不动就有些不可理喻地对她爆粗。已略见衰老痕迹的后妈对秋旖沫也算客气,毕竟她已经长大了。

三天之后,秋旖沫准备返回湖北。她给家里留下了一千块钱,算是给奶奶和爸爸的一点尽孝。

临上火车前秋旖沫给宁晓彤打了个电话,宁晓彤接听电话时一副刚睡醒的语气。正好宁晓彤的男友管华又要出去跑车,宁晓彤便搭了男友的顺风车特意赶到麻城火车站来接她。几天不见,秋旖沫发觉宁晓彤整个人好像又憔悴了许多。

“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

“刚跟他吵架了。”宁晓彤说。

“你俩本来就聚少离多,亲热都来不及呢,还有时间吵架?”秋旖沫笑道。她们一起坐上从麻城到黄冈的大巴。

“他这人就是小家子气,爱吃醋。”宁晓彤有点忿忿地说,“我男性朋友是很多,可我都跟他解释许多遍了,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他偏不信,还说我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呃,你别多心,他指的是那些男人。我当时就火了,说人家不三不四,他就一开破车的,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拿什么跟人家比?还好意思说别人!管那么宽,我的身子对他保持贞洁就算对得起他了!”

秋旖沫不好做评判,只默默听着。她心想着宁晓彤如果不来火车站接自己,或许就不会跟她男友吵架了。两人回到黄冈,在回唐家村的路上,秋旖沫找了家餐馆,请宁晓彤一起吃晚饭。吃过晚饭,两人回到租屋,身体都感到有些疲倦,洗洗便都躺下了。

次日秋旖沫在睡梦中被宁晓彤在外面一阵敲门声吵醒——“小沫,快醒醒,该起床了!”

秋旖沫从床上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去开门:“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来?” 她感到奇怪,通常两人白昼没事都是睡到临近中午自然醒的。

“快去刷牙洗脸,好好打扮下,待会带你去见一个人。”宁晓彤有点神秘兮兮。

“谁呀?”秋旖沫感到疑惑,“不会是马老板吧?”秋旖沫觉得这里可能认识自己的人,除了黄京,或许只有这个马老板了。她讨厌见到那个马老板。

“怎么你总好像担心是他?不是,去了就知道了。”

梳洗完,她们在外面简单吃了点早餐,之后宁晓彤带着秋旖沫来到市内最高档次的白天鹅宾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