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五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4-01 点击数:1910次 字数:

花花洗好出澡房,张志富就上前问:“宽水洗的?” 花花点点头,黑发湿漉漉,披在后背上。

“用洋胰子没?”

花花又点头。

“眼都红了,风沙闹的?”

“哭的。”

“哭啥?”

“糟心!”

“爹知道,爹知道。咱就去?”

“去了爹你别后悔!”

张志富就扭开。

“顺子擦过了?提上捎给县长的。俺闺是文化人,秀气斯文人,可别让累着。咱今儿就去!” 说完摸摸怀里的信。 顺子应:“擦过了,热水给的少,东西早都备好了。” 花花又再说:“爹,去了别后悔!” 张志富就说:“花花别使性,爹琢磨的透透地,像瓜掉下那么熟,这件婚事好着嘞。” 重又想遍宋家嘱咐,领着花花和顺子,像是得着锦囊妙计,得意洋洋出了后院。

过街来到县衙门口,张志富瞅闺女瘪嘴蔫巴了,诚恳耐住性子说:“闺女活灵点,县长算贵人。别皱你那脸,像刚死了爹?县衙不是花子窝,顺子进去要找背人地点蹲,俺和县长有大事。” 顺子听完朝天翻眼。

张志富背手挺肚神气活现领着二人进县衙,心想快成半个家。先跟看门人客套,讨好地笑道:“老人家您好,俺又来烦扰。” 顺子瞧着不舒服,于是转头附耳朵:“花花你瞅这人老吗?嗤!最多不过四十来岁,又是哪窝王八亲戚得这好差。东家屈心嘞!为你求好脸,可是不敢再气你爹。” 花花撇嘴:“俺爹爬呀爬,学猴上高枝。” 张志富装作没听见,凑近那人说:“今年新麦下来后,还跟去年一个样,县长自有白面吃,也少不了老哥那一份。” 这人说:“俺是上月刚来的,姓吴那老头,吹灯拔蜡了。” 张志富就装细瞧,故做惊异问:“前头那人往生了?” 看门的人说:“的确千古了。俺去报信,你叫个啥?”

“说亲家领来闺女拜见。”

看门人走后,三人进门房,顺子问东西放在哪?放好去屋外瞅天空。不一会儿人来了,没到就听喊:“亲家吔,西县最近不太平。” 顺子听出是谁了,赶紧进屋说:“花花,花花,你婆婆来了,妖精到了!” 张志富听见慌乱道:“花花快快站起来!” 又对顺子说:“嗨?快躲一边儿去!” 自己匆匆迎出来。

花花没去迎,拉住顺子说:“你不要走,来护着俺。” 顺子说:“你们快是一家人,俺留下来干啥嘛?” 花花说:“谁和她是一家人!俺今天只几句话,讲完就走人。” 顺子说:“得听东家的。” 花花说:“求你了?”  

这时人已进了屋。

县长夫人孙翠花,见张志富就埋怨:“你看把咱的明儿,害得呆了好几天,西张村还敢去吗?” 又指花花喊:“你,跑到杨村躲谁呀?我儿也是没出息,偏就去找你,为你受了害。” 见花花侧站勾头不语又怒问:“你倒成了最委屈的?” 见个穷小伙和花花站一起,转头斥问张志富:“这要饭的是个谁?眼还会瞪人,花花是跟这叫花子跑的吗?” 张志富忙说:“他叫个顺子,俺家的伙计。” 孙翠花只嗤笑道:“和刨地的站一块,我家明儿却委屈你?哼,呆会儿有话问。” 又对顺子说:“屋里不种地,你请快出去!” 顺子要走被花花一把拉住说:“俺在你在,俺走你走。” 孙翠花气道:“咦?咦咦咦!” 花花转过身来说:“你又不是俺亲娘,咦不着,今晚只见李县长。” 张志富气得双手拍腿直跺脚,浑身发抖指着要骂,见她眼里冒出一股她娘才有的倔犟,吓得转冲着顺子,指桑骂槐道:“这头蠢驴不懂礼貌,啊?啊啊啊!” 孙翠花蹦一下说:“气死我,完全是想气死我!”

这时听见门口问:“谁在气俺娘?”

众人看是李月明,张志富忙上前迎。

李月明没瞧张志富讨好的笑脸,过去扶他娘坐下,轻轻捶背笑嘻嘻说:“娘啊娘,西县地界谁敢气你?娘请消消气。” 孙翠花斜眼瞄花花,撇嘴‘哼’了一声说:“那些烂兵就够乱,又添这个任性的。”  花花憋不住,对着顺子说:“顺子?把骂驴的好话吼一遍,谁听了心里不舒服,谁就是头驴。现在开骂!” 顺子为难说:“咱家那驴下力实在俺从不骂,东家也不骂,东家只骂咱,可是有词了。” 转头问:“要不然,东家来?“ 孙翠花就喊:“反了反了反了!” 张志富愁道:“你俩胡说八道啥?太不懂得大道理!” 李月明瞧着怒气冲冲凝眉叉腰的花花,胖脸笑痴痴,十分惊喜道:“哎呀快看瞪眼了!多烈多辣呀?娘,孩儿喜欢这样的。”

 张志富见县长夫人下不来台,拍打顺子假借他问:“你个很缺心眼的?平日咋教的?忘记了!给县长夫人赔不是。” 说完笑眯眯地深鞠躬说:“俺这伙计笨,回去饿几顿,为县长夫人出大气。” 见孙翠花撇嘴没说啥,忙又道:“俺闺女以前不这样,被县里办的新学堂给教坏了,学些什么’鹦哥里里’,心被魔住不知天高地厚了,快不像个好人了。” 孙翠花噗哧一笑说:“那叫‘英格丽西’,是个洋人地方。我家县长念读北洋大学时,学过这劳烦的玩意儿。新学堂是政府大力提倡的。” 李月明笑说:“老兄你太土,不知洋文是啥物,更不知有上海吧?听说那里的女人,出门总爱穿旗袍,在黄包车上翘腿显出白花花的肉肉来。外国电影你就更没见过了,那上面,男女都敢公开亲。花花想去上海不?嘿嘿嘿,嘿嘿嘿!要不咱俩游一回?” 花花坚决地说道:“抗战了,不想去!” 张志富这才回过神,惊讶道:“称俺啥?叫老兄?” 李月明便痴笑说:“顺口了。” 张志富无奈摇头道:“可不敢再叫错辈。” 顺子说:“听讲话,这位小哥缺心眼?”

孙翠花问李月明:“你爹还不来?” 李月明便说:“爹开重要会。” 孙翠花反问:“我的事就不重要?”

李县长刚好到门口,大声应:“家事国事天天有事,这事那事重要的事!” 进了屋对张志富说:“哎呀呀,会正开着嘛,听说亲家来, 岂能不见面?坐,请坐,快请坐。” 过去偏头看看花花笑眯眯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又问孙翠花:“安排住下吧?” 拉张志富去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