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1 点击数:2273次 字数:

秋旖沫觉得自己并不特别期待周末,可是到了周五的傍晚,在一种无所事事状态的驱役里,她又像往常一样走出唐家村,沿着路边的围墙走进财经学院的西门口,然后穿过财经学院一栋栋的教学楼,走出财院的大门来等待黄京的赴约。校园的大门口也仍像以往的周末一样,进进出出的男女大学生川流不息。也有相约一起外出的大学生,站在校门口等着同宿舍的室友;也有家就住在本市的大学生,肩上扛着手中挎着大包小包的行囊,等着爸妈接回家度周末;也有正热恋中的情侣,即便在校门口也一点不避旁人地相拥在一起。

这回,秋旖沫在校门口来来往往那人群中,陡然发现住在租屋斜对角那栋楼的那个染着褐色长发戴黑框眼镜的女大学生,正站在校门口的另一侧。秋旖沫有意靠近她,看她脸上的神情好像也在等着什么人。或许是察觉有人在留意她,她淡然的眼神望了秋旖沫一眼,并没有察觉到秋旖沫就是住在她斜对角楼栋的人。秋旖沫不知怎么了,一股莫名的自卑情绪又不觉占据心头。

一会,一辆黑色轿车在财经学院门前停了下来。起初秋旖沫以为是黄京的车开来了,但车窗摇下时,里面映出的是另一张中年男人的脸。秋旖沫觉得那男人似乎在哪见过,忽见站在她身旁的这名女大学生旋即向车门旁跑了过去。秋旖沫很快明白过来,她之前在租屋阳台上瞥见斜对角那栋楼和这女大学生搂抱在一起的,就是车里这个男人。

不知为什么,秋旖沫却才见到这位女大学生时莫名的自卑感这会竟全然消失——当钻进那男人车里的刹那,这女大学生已降格为和自己身份等同的人了。那女大学生和她一样不过都在用着青春和美貌作为赌资,从那事业有成的中年油腻男那里换取着生命的某种虚荣和便利。用输出身体的捷径本已令秋旖沫感到寻找一份工作的意义被肢解,这会她甚至觉得那女孩的大学生招牌同样失去它的荣光了。

尽管秋旖沫有了那样片刻的意识,但当黄京开着车出现在财院校门口的时候,她那样的片刻意识便自动退却了,犹豫了一会她就上了他的车。

只是,最初黄京带着她出入高档酒店用餐的那种在她看来上层人士才享有的虚荣和兴奋感在她内心里逐渐弱化了。在享受了高档酒店的就餐环境,饱饫了酒店里许多头次品尝到的美馔佳肴,他又把她带回他的公寓之后,她忽然对与他上床感到了说不出的厌倦。尤其他以一贯的变态方式拨弄她隐私部位的时候,她内心的羞辱与不适感越来越强烈。她甚而觉得他对待自己的做爱方式与嫖客对待妓女无异。

可是,她仍只在要不要和他继续交往里反复犹豫着,直到和黄京一起在他那个豪华公寓里呆足了两昼夜。周日傍晚,秋旖沫终于从黄京那个公寓出门的时候,内心有种莫名的解脱感。她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那个穿戴得楚楚衣冠的黄总,而不是那个在她面前裸露出一身肥肉的黄京。一个令她小欢喜的黄京,一个令她感到越来越厌恶的黄京,同时在她脑海纠结缠绕。——和他出门下楼坐进他的车去往酒店的路上,她还在反复思忖着要不要和他继续交往下去。

黄京带她在外面餐馆吃了晚饭,然后开车把她送到财院大门口。当黄京打了个饱嗝,跟她说着“下周末再见”的时候,秋旖沫的脑海里便又迅速掠过他在床笫上的猥琐与变态。这会她这么讨厌他,但她奇怪自己脸上仍挂着敷衍的微笑向他点头,看着他的轿车开远,然后转身走进财院大门口,径直穿过财院西门口,回到唐家村。

宁晓彤正在屋里蒙头睡觉,还没睡醒。她踱到阳台上来的时候,看见斜对角那栋楼那个女大学生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正迎风摇曳。她不知道那个女大学生回来了没有。秋旖沫这会在心里有点轻蔑那个女大学生,同时也轻蔑自己。

宁晓彤不知什么时候听到屋里动静起了床,然后悄悄踱到阳台上来,站在秋旖沫身上猛拍她一下吓唬她。

“在想啥心事呢?”宁晓彤笑道,“怎么样,这两天和黄总在一起过得开不开心?”

秋旖沫皱起了眉头,试着说:“我以后不太想和黄京在一起呆了。”她想告诉宁晓彤说黄京这人有点变态,想想还是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不管怎样,黄京和宁晓彤还算朋友。

宁晓彤根本没问缘由,说:“不想和他在一起就算了,反正也只是玩玩而已。”

秋旖沫觉得宁晓彤这话难听,有点似感情如儿戏,可是也不好反驳她——自己这样离开黄京给人的表面感觉不就是这样么?只是,宁晓彤的话让她为是否与黄京继续交往下去的犹豫即刻消失了。——而原本,如果宁晓彤劝说她和黄京继续在一起,秋旖沫在犹豫之后或许仍会听从的。

“他下周五还会说会在财院大门口等我呢,你帮我找个借口推脱掉吧。”秋旖沫说。

“好,借口还不简单,就说你学习忙呗。他这人也是识趣的,任何借口都不是理由,他只是明白你不想和他呆了呗。”宁晓彤很轻淡的语气说。

秋旖沫不知道宁晓彤是什么时候联系黄京跟他婉转地提这事的,到了又一个周末,他的短信果真没有再来。不足一个月的露水情缘就这样一拍两散,秋旖沫心里又有些恍然若失。

周末的夜晚无所事事,宁晓彤又怂恿秋旖沫去经常去的猎人酒吧喝酒唱歌。秋旖沫有点怕在那里重新遇见黄京。宁晓彤却不以为然,觉得没那么凑巧,因为据宁晓彤了解的情况,黄京并不经常去那家酒吧。

秋旖沫于是斗胆又跟着宁晓彤去了猎人酒吧。马老板见到秋旖沫,似乎格外高兴,又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与她们招呼。出于客气,秋旖沫微笑着向他问好。可在宁晓彤去台上唱歌的时候,马老板便走过来开始和秋旖沫搭讪,用很轻细的语言说着些入骨肉麻到令秋旖沫面红耳赤的话,并又伺机装作无意里用手在她身体的敏感部位揩上一把油。秋旖沫借故走远,心里暗想着,怎么这么多的变态。她环顾着酒吧那黯淡灯光下憧憧的人影,似乎都是些内心充满扭曲的猥琐的人。

她忽然有些讨厌这样的场所了。

2003年的三月就这样在每天纵情于歌舞喧阗的舞场、酒吧里过去了,四月里秋旖沫忽然收到侯佳明的短信,告诉她他准备动身去厦门,问能否见见她。原来侯佳明以为她还在深圳呢。秋旖沫短信回复他,自己早离开那里了。

没几天就是清明节。春节没能回去,这会秋旖沫忽然想回高安老家看看奶奶,也顺便给爷爷上坟。宁晓彤不便回吉安,她男友外出跑车,这几天就会回来。秋旖沫于是临行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然后独自一人乘火车从湖北回了江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