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1 点击数:1251次 字数:

宁晓彤男友又出差了,但她本人并没有闲着,白昼里拉着秋旖沫又去见她的那些经常出入高档会所的男女朋友。她向秋旖沫保证不会那么凑巧遇见黄京,因为黄京平常白昼都是会在公司里的。秋旖沫也受不了一个人关在租屋里的无所事事,于是欣然跟着宁晓彤出去疯出去浪。秋旖沫心想万一遇到什么事还有宁晓彤给兜着。秋旖沫不知道用这样每天沉迷于灯红酒绿的生活方式治疗情伤是不是饮鸩止渴。她似有所怀疑,却并未想过要拒绝这种浮华的、浅层次的欢乐。

日子一天一天过得似乎也快。很快又到了周末,到了她与股票公司老总黄京相约的日子。傍晚,秋旖沫打扮一新从唐家村出来,又穿过财经学院西门口,走到大门口来等他。三月里的黄冈气候宜人,马路边的行道树正枝繁叶茂。夕阳的余晖柔和地投洒在她从旁行走着的围墙上。当她走到财经学院大门口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斜对角不远处一栋高楼的背后了,光线似乎只在一瞬间黯淡下来。

一会,秋旖沫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秋旖沫以为是黄京发来的,查看短信内容,却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发过来的陌生信息:“小沫,你最近好吗?还记得我吗?有空到望川酒吧来坐坐!”

秋旖沫愣了半晌才想起来,是大年初二那晚自己喝醉在那家望川酒吧的范老板发来的信息。范老板的名字范增文她思索了半天才记起来。她感到有点意外,但想起自己以后的生活与他不会有什么交集,于是随意编了条短信给他:“谢谢范老板关心,我已离开深圳了。”

范老板的短信一会又回了过来:“你现在去了哪了?”

秋旖沫对着那条短信犹豫了半晌要不要回。她在手机短信里输入了好几遍“我现在来了黄冈”,输完觉得不妥又旋即删除。然后又重新输入“我现在湖北”,想想最终还是全给删除,没再回信。等到黄京的轿车开过来时,秋旖沫怕那位范老板的短信再来,便索性悄悄将手机关机了。

黄京开车带着秋旖沫去了一家西餐厅。西餐厅里的浪漫氛围又令她激发出内心小小的虚荣感,他言语的体贴也令她内心漾着小小的温暖。这会她觉得他的有些谢顶的样子都看得很顺眼了。

晚饭后黄京又把秋旖沫带回他的公寓。秋旖沫知道进入公寓之后,就轮到她来为他付出了。——可是,原本一场真正的性爱不是两厢情悦的吗?若如此,就不存在谁为谁付出,而只是彼此间一场平等的获得与享受。只是,男人是可以无爱而性的,否则就解释不了那么多的嫖客存在。可是女人呢,没有爱的性是否就等同于妓女的地位?——秋旖沫仍定位不了她与黄京之间的感情,当他用了她感到有点难以接受的方式又近距离地细细地观察研究着她的隐私部位,试图弄清那些隐私部位形状纹理,甚至细数着她的腋毛阴毛多少根的时候,她便觉得这个男人是如此猥琐,这种动作如同先前那些嫖客直接上她的身体一样令她感到不堪。她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某种羞辱,感觉到他们之间这场性爱于她的不公——可是,他不是用请自己吃饭,给自己那么大数额一笔钱的方式填补了这种不公吗?可是——如果彼此性爱的不公能用物质加以填补,那他和她之间与嫖客和妓女之间的区别又在哪里?

这又要归结到她和黄京的感情中来。她知道他们彼此之间都存有好感的,但她无法断定她和他之间的这种好感是否与爱相关。也许接近那么一点吧。有种爱是慢热型的,这个黄京或许会取代黄贵初的。秋旖沫这样想着,对自己接受了黄京的钱和与他之间的性事才稍微感到了些心安。

周末的那两天,除去出门用餐的时间,黄京几乎就和秋旖沫呆在他的公寓里。秋旖沫觉得这个男人换上笔挺的西装,打上笔直的领带,穿上锃亮的皮鞋的时候,是一个还有着些许威严的堂堂的男人——是的,在他的那些手下员工那里,在平常熟悉他的那些亲朋好友那里,在一切偶尔听闻过他的客户甚至陌生人那里,同时也在她本身的眼里,他是一个成功的优秀的男人;可是,等他将身上的衣服脱得精光,露出他的微凸的肚腩和略显肥腻的身躯,用着独特的怪异的方式拨弄她身体的时候,她便觉得这个男人不太正常,甚至有点猥琐变态。她享受不到这性爱的乐趣,在某一瞬间又有了想要逃的感觉。

到周日傍晚的时候,黄京开车带她原本打算吃完晚饭再送她回财经学院,可是中途接听的一个似乎非常紧急的电话让他不得不临时改变了主意。

“亲爱的,公司有点急事要马上赶过去,不能陪你吃饭,也不能送你回去了。”黄京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三百块钱,“这点钱拿去自己打车回去,再自己买点吃的吧。抱歉了啊!”

秋旖沫也没有拒绝,接过他手中的钱,然后下了车。

“记得,下个礼拜老地方等我啊!”黄京关上车窗时不忘叮嘱她。秋旖沫看他开着车疾驰而去,不知为什么竟感觉与这个黄京形同陌路人。他进了她的身体,仍没有进入她的心。

她打车回唐家村,在出租车里打开关机了整两天的手机。她看到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竟都是深圳那个望川酒吧的范文增范老板打来的。秋旖沫暗自庆幸在黄京到来之前及早关了手机。她不想去回拨那个范老板的电话。相隔这么远,当初也不过一面之缘,她觉得自己跟他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秋旖沫在出租车里给宁晓彤拨去了好几个电话,可是宁晓彤那边一直没有应答。怕宁晓彤有什么事,秋旖沫晚饭也顾不上吃便回租屋,可是宁晓彤不在。于是她一个人跑到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又返回来。

一个人在租屋仍感寂寥。秋旖沫才知道内心的空虚感不是宁晓彤带着她出去疯玩就能排除的。她对黄京也说不上有什么思念。她能准确无误地判定她对于黄京的感情不同于对黄贵初。——或者只是黄贵初带来的伤痛让她还一时无法投入到另一桩感情里吧?她这样想着,为自己与黄京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了理由。

她一个人在屋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宁晓彤的电话很快回拨了过来。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啊?要不你打的来我这吧?”电话那头声音很嘈杂,原来她又和一群朋友在舞厅里跳舞。

“我还是不去了,你没事早点回来吧!”秋旖沫说。

宁晓彤很快回来了。宁晓彤每天仍很忙,似乎每天都有安排。秋旖沫有时会暗想,宁晓彤的男友是否喜欢自己的女友每天这样出去玩乐。——好吧,这一段时间,就暂时抛开一切与宁晓彤一起尽情地玩乐吧。尽管,在这耽于玩乐的状态里,找工作越来越消解了它积极的意义。秋旖沫也在那浮华的欢乐之后越来越深地意识到生命的空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