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四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3-28 点击数:1892次 字数:

多年前,太行山中有处叫做石头村的小地方,村南枣树下,有座石砌房,住着相好二年多的也叫花花的姑娘。 十里八村花花数得头份俏,打心眼爱董道昌。回想那年春,他俩追遍这坡那沟的桃花,花花映在桃花下,脸蛋红润羞羞问:“花朵嘛呢为啥开?” 董道昌笑答:“为结果果嘛。”

“果果算是嘛?”

“算咱俩的胖娃娃。”

“神在上?莫瞎话。”

“心在此?咚咚的!”

“二年了,不娶家?”

“腊月鞭炮炸,云天喧唢呐,红装盖头娶来家。”

这年麦收沟里窜来一股匪。

土匪头对众匪说:“好地方!老子扎营不走了,寻找压寨的婆娘,土匪也过日子嘛?” 不几天,花花被绑到匪窩。 土匪头子又再说:“要么肯,要么杀了你全家。” 花花哭了整三天,悲愤泪水流干了,咬牙答应说:“需见爹娘面,然后看看他,若应俺肯你。” 土匪头子欢喜道:“此话真真的?” 花花怒:“不然死!”

地点选在花花家的屋顶上。

这年麦收一天下晌,董道昌得信寸断肝肠,急忙‘疯’去会见花花。

远远南眺那枣树,再跑又见石砌房。

花花裹着董道昌送的红头巾,临风立屋顶,土匪端枪押。董道昌瞅花花迎风腰杆直,冲着自己咪咪笑,可甜可美的样子。

两人相见,不许近前。

花花恋恋不舍瞧看,泪水汪汪毅然昂头,朝着群山喊起山歌:

“哎呀吔……,

妹走嘞……。

哎呀吔……,

走远嘞……。

三月桃花满山开,

俺心中的哥哥吔,

妹盼你常来。

妹在春天是桃花,

哥哥呀,

莫忘常常地来……。”

唱完一头栽下了房。

董道昌大呼当场昏死。

思绪收回来。

董道昌掩面痛哭自语道:“已过多少年?忆起俺那妹,就像在昨天!” 说完忽然听见哭,再听消失了。

在先前,花花经历那场风沙没觉啥,进城门却伤心了,坐在马车上面说:“爹,爹……!俺在想娘。” 张志富正低头想事没听见。 花花便喊:“爹,爹!?” 这回张志富听见了,抬头笑笑说:“咋呼啥嘛?在嘞在嘞,你爹在嘞。”

“俺想娘了。”

“人早没了,想那干嘛?”

“害怕!”

“那想爹啊?”

“就是爹害的。”

“尽胡说!”

“哼!爹心狠,把俺许给大肥猪?”

张志富听她还在胡说不高兴,不愿去搭理。 花花就对顺子说:“顺子来近点。” 顺子问:“花花咋了嘛?” 花花故意瞟她爹说:“顺子来听俺说话。” 顺子说:“进城了,快把褂子还给俺,不用顶着了。” 张志富听见说:“可是的!可不就是这样嘛?闺女快别顶着了,特别那么丢人现眼。” 花花从头上抖下。 顺子穿上说:“其实俺不冷,太破太旧城里的人看不起,把你当成讨饭的。” 花花就笑说:“顺子心真好。” 顺子也笑说:“东家老讲要本分。你是东家闺女嘛,是县学堂的新学生,常在人面打交道,不能太差了。你爹说,‘俺只是个刨地伙计,别人只看庄稼好坏,不尿泡俺胡穿些啥。’ 这话很在理。” 花花就责问:“爹,咋就这样刻薄顺子?” 张志富问:“说得哪不对?” 花花说:“人穷也是人,可以争进步,为啥骗他守本分?很希望他安分守己总刨地?总穿破衣服?” 张志富就不耐烦说:“本分就是守着命运不瞎来,这个你不懂?” 花花叹:“唉!三六九等各安本分,封建等级害俺中华。” 大家没明白,只有董道昌在马上笑。

他听了一路,喜欢这家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四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