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8 点击数:2129次 字数:

秋旖沫从唐家村出来,沿着左边一道围墙走不多会,便到了财经大学的西门口。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从那个西门口不断地进进出出,他们看上去都和秋旖沫差不多年龄。她走进校园里,走过一栋栋典雅肃静的教学楼和一排排绿树成荫的宿舍楼,走过装修古朴的食堂和巍峨气派的图书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走在校园里竟又有些情怯和心虚的感觉。她记得自己那年在昌北院校食堂做事的时候,也曾到校园里闲逛过的。那个时候她对三百块的月薪感到很满足,并未觉得自己与那些大学生有多么不同。可是这会莫名的自卑情绪渐渐在她心里抬头,大学生那响亮的光环和校园里特有的书香氛围令她感到某种无形的威压。

她蓦地又想起了初中同学杨泽凯。自从那年初中毕业,她就再没有过他的消息了。自己在外辗转的这些年,他一定无风无浪地在校园里过着手不释卷的读书生活吧?如果他的学习一直顺利,今年应该都读大学了吧?——每个人都是沧浪中的一粒微沫,而命运的岔流早已让各自前行的方向南辕北辙。

秋旖沫在校园池塘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然后静静地望着池水发呆。傍晚的时候,她收到黄京的手机短信,才起身走到财经学院的大门口来。那三三两两的大学生在她身边来来往往。当从身边经过的那些男生向她投递过来那种见到漂亮女生特有的发亮目光时,秋旖沫的内心并没有感到多骄傲。她知道那些大学生的目光里,一定带着以为她也是这校园里一名大学生的误判。

黄京的那辆黑色轿车很快在校门前停下,车窗摇下,黄京探出头来朝着秋旖沫微笑。秋旖沫迟疑了一会,钻进了副驾驶座里。

“我们先一块去吃晚饭吧。”黄京说。

车厢里放着欢快的音乐,秋旖沫喜欢这样带着浪漫的情调。她的心情有点小愉快。黄京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大腿上。秋旖沫没有拂开他的手。她知道上了他的车,就明白他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而只要能从黄贵初的感情里抽离出来,她不拒绝另一种感情的尝试。

车子开进一家四星酒店旁的停车场,之后黄京把她带进酒店二楼的一间包厢点菜。只有两个人的晚餐,在多少带着点虚荣心的情境里,秋旖沫享受到一种静谧的恬适。

“平常学习生活很清苦吧,多吃点好的,补补身体。”黄京边说边劝着菜。

两人喝了一些饮料。席间黄京频频与她碰杯,感谢她接受他的邀约。

“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吗?”黄京说。

“暂时没遇到什么困难。”秋旖沫摇摇头,心里暗自担心他提到关于学习方面更多的问题。

还好黄京没问起更多。他仍没有对她被编造出来的大学生身份产生丝毫怀疑。他在饭桌上对她言语的体贴让她对他的好印象也有了进一步加深。

黄京从他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她的桌边:“这里面是两千块钱,拿去自己买点学习资料吧。父母培养一个大学生很不容易的,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能帮就尽量帮你。”

秋旖沫看着这个白色信封,有点怔,那么大一笔钱,她真不太敢接。

“我让你拿你就拿着。”黄京说着把那个信封塞进她的手里。

秋旖沫于是不再拒绝,把那个信封轻轻放进自己的手提包里,然后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吃完饭结完账,秋旖沫跟着黄京从包厢里出来。他们出了酒店门,来到停车场。她又坐进了他的轿车。他开车把她带进一个高档小区,然后两人乘电梯进了一套豪华公寓。那是他的私人住所。她心里再清楚不过,无功不受禄,自己接受了他那么大数额一笔钱,他对她肯定是有所求的。她的身体、她的青春美貌就是她的本钱。她的脑海不知为何迅疾掠过曾可怜巴巴地向那些嫖客要求多给一点小费的场景。此刻她不知道如何来定义自己和黄京之间的关系。她对他肯定不是如对黄贵初那样的感情,但也不排除她会对他日久生情。而况,他是个有风度的男人,她对他有好感,这就是基础。——这样想着,秋旖沫才能让自己找到理由相信她与黄京不是在做钱色交易。

他们进了门,黄京让她先去浴室冲凉。她冲完凉披着浴巾出来。他把她抱到床上。他并不像有的男人像饿狼一样径直就扑上来。他只是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身体,像欣赏刚端上餐桌的一道美味菜肴,在正式就餐前还不敢轻易动筷品尝。他近距离地从头到脚细细地凝望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仿佛要把她的身体的每一个隐私都囊入他的目光之中。这令她感到有些窘迫。

接下来他终于开始变着各种花样要她,在床上把她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这样一场性事里,她没有感到多享受。他累得满头大汗后终于像条黏虫一样趴在她身上睡着了。她推了半天才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又去浴室冲了个凉。

窗外月色如水,夜静得仿佛要凝固了呼吸。她仍只在他身边躺下来。她想起上个月这个时候,躺在自己身边的人还是黄贵初。想到他,秋旖沫的心仍有些隐隐作疼。

次日两人睡到很晚才起床。黄京开车带她出去吃饭,之后又回到公寓来。周六的晚上她仍在他的住所过夜。他的精力似乎很旺盛,又是两个多小时不断在她身上变换着花样。

到周日傍晚的时候,黄京带秋旖沫在一普通餐馆点了几个菜吃了,然后开车把她送到财经学院大门口来。他和她约好,下周五的傍晚,两人还在这儿,不见不散。

黄京看着秋旖沫走进学校然后将车开走。秋旖沫从大门口进去之后,很快便又从西门口出来,然后折回唐家村。

秋旖沫回到租屋的时候,宁晓彤的男友恰好离开又跑车去了,宁晓彤正一个人在屋里闲得无聊。她问秋旖沫这两天和黄京呆在一起感觉怎么样,秋旖沫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宁晓彤问秋旖沫晚上要不要再去猎人酒吧喝酒,秋旖沫摇了摇头。她感觉这会身体有些疲倦。而况,她怕在猎人酒吧遇上黄京。既然她在他面前保持着一个大学生的形象,那就不应该过多地出现在酒吧那样的场合。宁晓彤也只好随她。

一个白昼过去了,又一个白昼到来。秋旖沫不再向宁晓彤提起何时去找份工作的事了。这两天黄京给她的足够两个来月薪水的钱,让她感觉到找工作的意义都几乎要给消解了。她的内心仍隐隐地有种虚空感。好在宁晓彤陪在身边,这种虚空的感觉不至于在她的脑海里完全扩散开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