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8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8 点击数:1319次 字数:

秋旖沫怔了一下:“谁想见我?你男友哥哥的那位同学马老板吗?”

“不是,”宁晓彤说,“是一位股票公司的老总,名叫黄京,昨晚他也在猎人酒吧,我都向你介绍过他们的哩。”

秋旖沫使劲回想,仍没回想出那个黄京黄老总是谁。

“别去想是哪个,反正今晚去见了就知道了。如果你对他有好感,就跟他交往下去,他也不会亏待你。”

晚上,秋旖沫跟着宁晓彤又来到了猎人酒吧。那位黄总已坐在酒吧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等着她们了。黄京中等身材,略显福态,外表看上去还算俊朗,只是才三十出头,头上就有些谢顶了。见到她们来,他立起身微笑着招呼,然后给她们每人叫了杯葡萄酒。

“这位就是股票公司的黄总。”宁晓彤向着秋旖沫道,然后她又对黄京介绍秋旖沫道,“这位是我妹妹罗小沫。”

黄京对秋旖沫点点头道:“嗯,昨晚我们就见过的,对吧。”

“我……好像没印象了。”秋旖沫如实说。

“哦,昨晚我们也没交流,我想从今晚之后,你肯定会记得了。”黄京笑道。

秋旖沫于是也跟着微笑,她对这位黄京初步印象还不错。如果不是他略微的秃头,秋旖沫对他的印象可能更好。想起这位黄总和黄贵初是同姓,她心里竟多了些许亲切感。她不明白自己这会仍对黄贵初念念不忘。

“小沫是在工作还是在念书?”黄京又问。

“哦,她是财经大学的学生,今年大二了。”宁晓彤抢着替她回答。

秋旖沫有点惊讶,没想到宁晓彤会来这么一出,愣了几秒后只好顺着她的话点点头。

“哦,原来是位高材生啊!”黄京说。他对宁晓彤的话似乎没有丝毫怀疑。秋旖沫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里闪着异样的光。

宁晓彤举着酒杯站起身来,找她在酒吧的其他旧友聊天去了,好让秋旖沫和黄京单独闲聊。整个酒吧里似乎晕染着一种醺醉而暧昧的气息。

“小沫在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哦,就是财会专业。”秋旖沫随口说。其实经黄总这么一问,秋旖沫的心便有点悬着了,怕他多问几句,自己就要露出破绽,不由暗自有点怨宁晓彤。

“平常大学生活还紧张吗?”黄京说。

“还好,有时是挺紧张的,这不,我姐姐才会想到带我出来散散心。”秋旖沫说。她这也是头一次对人称宁晓彤为姐姐。她称呼起来一点不觉别扭,她在心里的确把宁晓彤当成了姐姐。

“哦,周末应该不用上课的吧?”

“周六周日都不用上课的,学习也得有张有弛呀。”秋旖沫摇头说。她奇怪自己撒起谎来一板一眼。

黄京点点头:“嗯。那……下个星期五傍晚等你下完课后,我到你学校门口接你出去玩玩,放松下身心好吗?”

黯淡的灯光里晕染着的那种醺醉而暧昧的气息似乎越来越浓。秋旖沫潜藏在内心的小小虚荣被眼前这个人挑动了起来。她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似乎也不必拒绝。

这次在猎人酒吧黄京给她们买了单,并在一起离开的时候开车将她们送到唐家村的入口。

次日,宁晓彤还躺在床上,便相继接到好几位朋友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出去吃饭唱歌。宁晓彤像安排每天的工作日程一样,分别与她的那些朋友约定好聚会时间。然后她们每天昼伏夜出,白天在屋里睡大觉,到了傍晚宁晓彤便带着秋旖沫出门,把她的那些朋友一一介绍给秋旖沫认识。这样的场合多了,秋旖沫的胆子也渐渐大了些,常常主动与宁晓彤的那些好友举杯碰饮,感谢他们的盛情款待,而秋旖沫几乎每次都要收到他们对于她的好身材好相貌的啧啧赞叹。

他们常常在酒店吃了晚饭,然后又去娱乐城唱歌。秋旖沫记得那位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吕总开车把她们带进一家夜总会去唱歌时,她感觉心猛地绷紧了一下,脸色立刻变得煞白,仿佛那年在蓬莱宫夜总会做三陪的场景又重现到生命中来。当跟在他们身后走进灯光幽暗的包厢,秋旖沫感到走进了自己心底那个不轻易碰触的幽深角落,过往的那些不堪记忆和疼痛似都完好而无声地躺在那个角落里。秋旖沫这才忽然明白,那些记忆早已在自己的心底生了根,永久驻扎了下来,无论平常如何尽情地开心娱乐,都没法将之剪除了。

她有种即刻想要逃的冲动,但旋即又止住了。她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这夜总会的一位客人,一位前来消费的客人。

“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宁晓彤察觉秋旖沫脸色特别不好,便关切地问她。

“哦,可能是刚才酒喝得有点多了。”

“待会唱唱歌吧,多说说话唱唱歌能醒酒的。”那位吕总笑道。

秋旖沫也不推辞,便点了一首宁晓彤先前唱过的《单身情歌》,然后拿起麦克风,忘情地唱了起来:

抓不住爱情的我

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

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

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为了爱孤军奋斗

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

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

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

她唱得投入,唱得忘我。她把她的忧伤倾注在自己的歌声里。她用这歌唱抵御对往事的疼痛,用这歌唱消解对往事的恐惧。她想起自己早与往昔作别,又在这里与往昔重逢。她还暗想到,此后得经常来这里,作为消费者作为客人的身份来这里,她必须以一名全新的客人的身份,必须以全新的愉快的消费经历来冲刷覆盖掉过往的记忆。

这首歌之后也成了秋旖沫和宁晓彤每次去唱歌时必点的曲目。

周五那天上午——也是二月里的最后一天,宁晓彤的男友管华终于出差回来了。当他敲响租屋门时,宁晓彤和秋旖沫尚在睡梦中。宁晓彤揉着惺忪的睡眼把门打开让男友进来。两人回到东面房间里,彼此都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始颠鸾倒凤。房间隔音差,秋旖沫被宁晓彤的阵阵呻吟声惊醒,起床半天后他们还在屋里没出来。秋旖沫由衷羡慕他们,同时内心里也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温柔情愫。她踱到阳台上,屋外的阳光温和地洒落在一栋栋楼宇的角角落落,斜对角那栋楼的阳台上那个大学生女孩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正随风轻轻摇曳。已是早春,阳光正好,微风正好,那些疼痛的过往记忆在这样的日子似乎又已悄悄远遁。她想起这天恰好也是与股票公司的黄总约好到财大门口接自己的日子。

一会秋旖沫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过,黄京来短信让她别忘了今天傍晚的约定。秋旖沫莞尔,回复他:“我记着呢。”

她在浴室里冲完凉换衣服出来的时候,宁晓彤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秋旖沫心想这才是真正爱情应有的神采。

宁晓彤的男友请客,他们三人一起去了外面吃午饭。吃完饭,三人一块回租屋来。秋旖沫的心有些蠢蠢欲动,在屋里呆了不多会,便想一个人到财大校园里走走。她想要稍微熟悉一下校园里的环境,好在接下来与黄京的约会里提及校园时不至于一无所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8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