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8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7 点击数:1388次 字数:

秋旖沫跟着宁晓彤学着舞步,还真有点小开心。在那充满狂欢与骚动的舞池中,人们不停地扭动身子,夸张着舞步,仿佛日常里那些淤积的廉价情绪需要通过身体各关节的不停动作才能泄放出去。置身于那些明明灭灭的闪烁灯光中,她还瞥望到好多表情怪异却又都充满情欲的男人的脸,这令她不屑却又有点小骄傲。她的舞姿也在这双重情绪的支配里跳得也越来越放松自如。

她们在舞池跳到凌晨一点多才出来,然后打的回到唐家村。次日两人睡到临近晌午才起床,接着去外面小餐馆吃了午饭又回到租屋来。宁晓彤告诉秋旖沫,晚上再带她去她男友哥哥一位同学开的酒吧去唱歌喝酒。

为了保证晚上有足够的精力嗨歌,两人回租屋闲聊了一会,整个下午几乎又在租屋里蒙头睡觉,直到太阳落山才起床。秋旖沫偶然踱到阳台上来时,看见斜对角那栋楼阳台上,那个染着褐色长发戴黑框眼镜的女大学生正和一男子依偎在一起。秋旖沫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周末。那个男子背对了这边,从体型上看年龄似乎有点偏大,秋旖沫不能断定他是否也是位大学生。过了一会,那名女大学生似乎发现有人在望着他们,那男的也转过头来,秋旖沫这会看清了那男的是个三十左右的中年。这令秋旖沫感到十分惊讶,她一直的想象里,男女大学生之间会彼此恋爱,但没想到那女大学生会看上一名社会人。

也许是看到秋旖沫那么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少女,那男的似乎呆了好一会才撇过脸。他们好像并不介意被人看见,继续着他们举止的亲昵,倒是秋旖沫觉得不好意思退回屋子里去了。

晚上她们又去了宁晓彤男友哥哥同学马老板的猎人酒吧。里面的热闹气氛并不亚于头晚的舞场。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的顾客端着高脚杯边闲聊边碰杯互饮,也有的顾客径直走到酒吧中央的台上拿起麦克风唱起了歌。无论唱得好与坏,台下的观众都会给予鼓励的掌声。这个猎人酒吧的名字倒值得玩味,秋旖沫感觉到她们刚一走进酒吧的时候,许多顾客如同猎人般的目光锁定在了她们身上。秋旖沫的内心里又升腾起小小的虚荣。在先前她在蓬莱宫夜总也会被顾客如猎人般的目光盯视着,但从来没产生过今晚这样的情绪。那时她是被顾客用来消费的一件商品,可是现在,她是自由的,她与他们人格平等,可以为自己的美貌与尊严做主。她可以目不斜视地穿过他们的目光,可以随便编个理由高傲地拒绝任何一个男子的搭讪与调情。

酒吧的马老板见到宁晓彤她们到来,也显得非常高兴,同昨晚的吴老板一样,他也给了宁晓彤一个西式的拥抱。宁晓彤在这些老板面前总显得落落大方。不过马老板对第一次见面的秋旖沫只以一种彬彬有礼的点头微笑方式招呼,没有如头晚那位舞场吴老板那样唐突冒失。而宁晓彤向马老板介绍秋旖沫时仍以妹妹相称。马老板只是不时点头微笑,也并不与秋旖沫多说话。

宁晓彤和秋旖沫各要了杯葡萄酒,然后坐在吧台前,边慢慢饮酒边听着台中央某位顾客尽兴地唱着跑调的歌。一会,宁晓彤好几个熟识的男性朋友端着高脚杯过来与她闲聊。当然,因为一个高挑漂亮又首次出现的女孩在场,他们与宁晓彤的对白里都少不了询问有关秋旖沫的情况。宁晓彤于是也因了“姐姐”的身份在与那些男人的周旋里占据了更多的话语权。她把秋旖沫介绍给他们认识,也把他们一一向秋旖沫做了介绍。他们似乎不是酒店的经理,就是公司的老总。秋旖沫惊讶宁晓彤竟认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她的虚荣心也在宁晓彤向他们的介绍里获得了小小的满足。

宁晓彤怂恿秋旖沫去唱首歌,秋旖沫怕唱不好,不大敢上台。宁晓彤于是放下酒杯,一个人上台拿起了麦克风。宁晓彤的那些男性朋友与秋旖沫礼貌地问候了几句,便各自回到座位上去了。也许是酒吧里的光线太黯淡又太闪烁,秋旖沫到最后也没有记住他们之中任何一个的面孔。

正当秋旖沫为宁晓彤上台唱歌鼓掌助兴的时候,酒吧马老板走到秋旖沫身边来与她聊天。出于礼貌,秋旖沫对他有问必答。只是他挨渐渐挨近她的时候,她才发觉这个马老板开始见到自己时谦谦有礼的君子之风竟只是一种伪装,原来这个男人比吉安美发店的阿发还会揩油。那个阿发还会在揩油之后在脸上显出小窃喜的表情,可是这个马老板几回假装无意用手碰触到她身体的敏感部位后却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秋旖沫只好也装作不动声色地远离他一点。

好在,毕竟身为酒吧老板,马老板很快知趣地忙自己的事去了。秋旖沫也很快忘了这小小的不快,让身心暂且纵情于这灯红酒绿中。她与宁晓彤又是玩到后半夜才打车回住所,到次日一觉醒来,又临近晌午时分了。

这两天的消费都是宁晓彤买的单。秋旖沫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又想到自己还是需要有个工作的,便对宁晓彤说:“我们是不是什么时候要出去找份工作了?”

宁晓彤听了大笑道:“你来黄冈才几天,就这么急着工作?难道这仅两天的夜场生活就让你疗好了情伤,接下来可以完全投入到新一轮工作中去吗?”

秋旖沫摇摇头,不语。

“就是嘛!要玩就要玩得痛痛快快,把一切忧愁杂念都抛掉。人生不过这么回事,得尽兴时且尽兴!”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秋旖沫说。

“我相信你。”宁晓彤沉默了一会,说。

宁晓彤的一句“我相信你”令秋旖沫感动,又感到有点心虚。她对宁晓彤是有所保留未曾完全敞开心扉的,至少宁晓彤是不知道自己真实名字的。这会,她忽然有些犹豫和冲动,要不要把自己过往这两年似已沉淀下去了的经历向宁晓彤和盘托出。其实,自从在深圳吉安美发店与宁晓彤相识以来,秋旖沫就有过几回如此刻想要向宁晓彤倾诉的欲望,但每次想要启齿时都忍住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宁晓彤说,又犹豫是否真的有必要说?她明白自己,并没有特别想向谁倾诉过往的愿望。如果对宁晓彤有,那也不过是为着用袒露自己隐私的方式来作为对一份友情的酬答——后来她想想,这又何必呢,酬答友情的方式原本可以有很多种。而更重要的,她真的不知道宁晓彤能否接纳那个曾经是发廊女曾经被收容关进牢房的自己,尽管那一切都已远离。既然一切都已远离,又何必再让朋友为自己背负起那段过往呢?!

秋旖沫最终又隐忍住了。

秋旖沫上了趟洗手间,期间宁晓彤接到了一个电话。她从洗手间出来时,宁晓彤那个电话还没挂断。秋旖沫听出来,他们电话里的某些内容似乎和自己有关。

宁晓彤挂断手机时兴冲冲地对秋旖沫说:“今晚我们还去猎人酒吧!有个人想见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8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