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8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7 点击数:2261次 字数:

秋旖沫还想起答应过侯佳明要给家里回个音的,于是她试着给家里写了封信,并汇去了一千块钱,然后又鼓起勇气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请求爸爸原谅她的不辞而别。秋守业在电话里原谅了她。秋旖沫觉得爸爸的这份父爱只有在电话里在距离的作用下才显现出来。在电话里爸爸似乎又回到了后妈到来之前的那个慈蔼的爸爸。她没有告诉爸爸自己行将去湖北,她让爸爸误以为她只是在深圳。她也没有告诉爸爸她的手机号。她不想爸爸找到自己,然后很可能便要她回到那个令她窒息的老家。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秋旖沫于是和宁晓彤于2003年二月下旬一起乘火车来到了湖北武汉,然后又从武汉转车至黄冈。她们头天下午离开的深圳,次日清晨抵达武昌,转乘长途大巴到达黄冈的时候已近中午了。

对于秋旖沫来说,城市与城市之间都是差不多的,一样高耸的灰色建筑丛楼,一样两旁栽种了行道树的柏油马路,一样掩映在繁华都市中的参差错落的城中村小平楼。只是那在列车和汽车上一路长时间的颠簸,才让秋旖沫相信自己是与深圳拉开了一个遥远的距离了。她跟着宁晓彤一路走一路不停四下里张望,倒并不为着看什么新奇,而是试图记认出一些途经的路牌、标志,好让自己能够更快地熟悉这座城。

秋旖沫跟着宁晓彤经过一所财经院校。她们此行的目的地就在财经院校附近的一个城中村唐家村。之前宁晓彤和她男友管华就曾在这唐家村租住过两年,对于湖北黄冈宁晓彤甚至比对故乡吉安更为熟悉。后来她男友经常外出跑车,宁晓彤便离开黄冈去了深圳,这次重新回来已时隔两年了。

她们到来的时候,不巧宁晓彤的男友头天便外出跑车去了。好在计划来黄冈之时宁晓彤就跟她男友管华打过招呼,让他提前在唐家村帮她们租了一套小两室一厅的小屋。她们早打算了一起合租。到唐家村后,宁晓彤便给房东打去了电话,然后两人来到租屋,卸下行李,之后便商量好,秋旖沫住西屋,宁晓彤则和她男友住隔壁东屋。

“这个城中村也大部分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多吧?”秋旖沫说。

宁晓彤摇摇头:“黄冈的就业机会哪里能跟深圳比?这个唐家村的租户大部分是附近财经大学的学生,因而这儿的房租相比其他地方更便宜,治安各方面也较好。”

“大学生不是都住校的吗?读书吃饭都要花钱,哪还有闲钱用来多交一份房租?”秋旖沫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最穷的是大学生,最有钱的也是大学生呢。”

秋旖沫感觉自己理解不了宁晓彤的话。

她们一起踱到阳台上,瞥见斜对角一栋楼的阳台上有个戴着黑框眼镜留着褐色长发的女孩拿着本书在背诵什么。

“看,那就是个女大学生哩。”宁晓彤说。

秋旖沫朝那女大学生怔怔瞅了良久,心里竟涌起一股别样滋味。她蓦然想起自己当年中考前憧憬着出来打工时的情形。一个女孩子憧憬着外出打工,不过是不敢奢望做大学梦退而求其次罢了。秋旖沫在内心何尝不认为,一个大学生女孩的身份远比一个打工妹的身份更优越尊贵?只是她没想到有一天,打工妹身份的自己会和那些大学生挨得这么近,只相隔着一栋斜对角房屋的距离。

一种莫名的淡淡的落差感进驻秋旖沫的内心。当然她不可能由此激发出年少都不曾奢望的大学梦,她其实还不能完全意识到自己再回不到那种只求有份安稳工作的单纯心境,并不能完全意识到自己对于一份安稳工作的单纯梦想已快消退了追求的热情;她更不能完全意识到,由此渐渐重新侵淫到她内心深处的对于未来与前程的空虚与迷茫。她只是想着好友在身边,会带自己散心,会给自己排忧遣愁,未来的一切或许终归都慢慢会好起来。

安顿好了住宿的地方,已是晌午了。赶了那么长的路,秋旖沫和宁晓彤这会都感到身体疲倦,因为起先在车上吃了些零食,这会都不愿出门吃午饭了,于是她们便各自在房间躺下来休息。这一觉便一直睡到了夜幕降临,两人醒来时屋外楼栋家家户户都亮起灯了。

“走,到外面吃晚饭去,我请客!”宁晓彤说。她带秋旖沫来到唐家村外的一个普通餐馆,点了几个黄冈当地的特色菜。在等上菜的时候,宁晓彤用手机拨打着电话——“吕总,你好啊,还记得我不?对啊,哈哈,回黄冈来了。是啊,这里朋友多嘛!啊?你人在外地?还想问今晚是否有空请我们去唱歌呢!好吧,回来记得请我们吃饭哦!”

宁晓彤把手机挂了,接着又拨打了下一个电话,对方关机。又拨一个,拨通却无人回应。宁晓彤有点懊恼:“怎么搞的,这个不接那个不应!”

秋旖沫道:“你在这边的朋友可真多啊!”

宁晓彤笑道:“这儿我认识的人的确挺多的。说句你别介意的话,随便都可以找到比那黄贵初条件强得多的人!到时我介绍你给他们认识,有合适的我帮你物色物色。你这么好条件,若看上谁就跟我说一声,他们肯定都愿意跟大美女交往的!”

提到黄贵初,秋旖沫不语。

“好了,不提那个人了,待会吃完饭,我带你去歌舞厅跳舞去!”

“哪儿的歌舞厅?”

“我以前一个顾客开歌舞厅的,两年前我在黄冈一家大型美发店给人剪头,他的头就是我包了。他经常邀我去他舞厅玩呢。”

“可我不会跳舞呢。”

“担心啥,到了那地方,听着那节奏,你自然就想放开身体跳起来了。”

秋旖沫乐于跟着宁晓彤一道去歌舞厅逛上一回,疯上一回,也许,那地方正适于她排遣内心的郁闷。

吃过晚饭,宁晓彤带着秋旖沫打的来到了她那位顾客朋友吴老板的盛隆歌舞厅。

歌舞厅里灯光旋转闪烁,音乐动感劲爆。果真如宁晓彤所言,似乎人刚一走进来,身体的各个器官便被调动跟着舒张松弛,整个身心似要活跃沸腾起来。

宁晓彤带着秋旖沫去见吴老板。吴老板见到宁晓彤她们格外高兴,说:“都好久不见你赏脸来了!”说着给了宁晓彤一个大大的拥抱。宁晓彤也不拘束,笑着迎接他的这个拥抱,然后说:“这不,今天刚来就上你这来了!”

吴老板转头看了看宁晓彤身边的秋旖沫,然后微笑着问:“这么位漂亮的小妹妹是谁呀?”

宁晓彤笑道:“我妹妹。”然后她朝秋旖沫眨了眨眼睛。

吴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秋旖沫,似自言自语赞叹道:“真是天上掉下了个宁妹妹,仙姿仙色啊!”说着他也想上前给秋旖沫一个拥抱,秋旖沫却慌忙后退了两步。宁晓彤对吴老板笑道:“我妹妹年龄小,接受不了你这礼仪,就免了吧!”吴老板于是哈哈大笑。

“走,我们先跳舞去!”宁晓彤说着,一把拉过秋旖沫的手,步入舞池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8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