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四、用公款做人情
发表时间:2019-03-26 点击数:1974次 字数:

 

河口县的前三个项目当年都陆续建成投入使用。张大才接二连三地忙着剪彩,上广播电视,上报纸。

新建的商场为五层大楼,一万平方米,据说是全省县城中最大的商场,省、市商业部门都从货源上给了很大的支持,商品种类不比省城的大商场少,什么缝纫机、自行车、高级收音机、高级手表、高级烟酒、高级服装、高级食品等等,应有尽有。元旦那天开业,顾客如潮水,营业员们忙得满头是汗。不仅轰动了全县,也拉动了邻近的县。

电器厂的产品有电风扇、各种灯具、半导体收音机,还有多种电子元器件,以及电机、水泵、电焊机等等,产品供不应求,纳入了国家计划销售,省里给了河口县一定比例的自行销售权力,自销部分均由张大才一支笔审批。

制药厂分为三大类产品,第一类是西药,即抗菌素针剂、大液体、口服片剂、口服粉剂等。第二类是中药成品药和饮片,什么六味地黄丸、大力丸、枇杷露、西瓜霜、感冒冲剂、板蓝根颗粒、伤湿止痛膏、追风膏、蛤蟆酥、蛤蚧酒、鹿鞭酒、鹿茸酒、鹿血酒等。第三类是保健品,什么蜂王浆、花粉、灵芝玉液、老鳖精、金银花枕头、按摩背心等等。如此一来,河口县是既有吃的,又有用的,五花八门。药品、保健品,一律计划销售,超产部分由河口支配,也是由张大才一支笔审批。

两个工厂产品进入销售后,市里、省里,也包括国家的一些大员,纷纷给张大才写条子要货,张大才忙得找不到不北,有时东躲西藏,但他很开心,因为他重权在握。找张大才批产品的人,带着条子还不算,少不了还要给张大才进贡钱物,张大才连推让也来不及。他发了不少横财,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花时间数钱,家里成了仓库。在前江市和河口县有三个特殊人物,他们找张大才批多少东西,张大才都丝毫不少地如数批,这三个人就是诸葛琵、柯秀、窦苗苗,他们批了东西就去平价倒议价,都发了不小的才。

张大才经常出入于省、市首脑的办公室和家门,把电风扇、收音机、自行车、药品、保健品送给那些大官们试用。其中汪亨君对蛤蚧酒、鹿鞭酒特别感兴趣。很多领导还私下里派人找张大才要这要那,来河口调研的各类官员陡然增加,凡是来者,都是又吃又带,临走都要给河口丢下这资金,那资金,张大才与公与私都得了许多好处,他在上级的人缘不断扩大,连国家的有关部门也能走动一二。

一天,一位副省长,陪着一位国家官员来到了河口县,张大才给予十二万分款待,那些该送的产品都加倍奉送。副省长在宴席上说:“大才呀,现在河口县样样在全省都很出众,来的人多了,级别也很高,可是你们的招待所落后了,显得不配套。你们重新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盖个高级宾馆,领导来了,有个好环境,好在河口休息,休息。”

张大才马上兴口开河,说:“省长说了,我们马上就办,今天就写报告,请省长批一下。”

当天,河口县政府就写了一份报告,晚上那位副省长就给批了。

副省长走后,张大才带着一班人马到离县城一公里外的乌龟滩勘察宾馆选址。这一片滩地依山傍水,山上树木蓊郁,竹篁扶苏,鸟语花香,风景幽雅。滩前有一道王八河弯弯地绕过,清波荡漾,碧水盈盈,清晨观日出,傍晚看夕阳。周围没有居民,没有农田。张大才拍板宾馆就在这里选址,说这里是风水宝地。

有人说这个地方什么都好,就是名字叫乌龟滩不好,这河叫王八河也不好,乌龟王八搞到一起来了。

张大才说:“好办,改!滩叫玉蝉滩,河叫丝带河,你们看这滩不像一个知了吗?这河水不像一条绿丝带吗?这宾馆呢,就叫玉蝉宾馆。”

大家顿时鼓起掌来,纷纷说改得好,改得好,就叫玉蝉滩,丝带河,再盖上个玉蝉宾馆,多美呀!都拍马屁说张县长有墨水,改得恰当,改得有文化,改得雅。

宾馆选址定了以后,张大才回到办公室里,找来建设纺织厂的头头,叫他们拿出资金建设玉蝉宾馆。那个头头犹豫了一下。

张大才说:“你个臭蝤子,犹豫什么,要是资金有问题,我叫诸葛琵给你增加贷款,以后把这笔贷款转给玉蝉宾馆,由他们归还。”

那个头头一听神情就轻松下来了,他说:“我没有任何犹豫,一切听张县长的。”

张大才说:“你不犹豫就好,今天我们研究的内容,让县政府办公室发个纪要,以后没你的干系,你大胆地把项目抓好。”

第二天,张大才就带着一帮人马到省城找人设计宾馆。并请那位批宾馆项目的副省长给玉蝉宾馆题写了馆名。

过了半年,玉蝉宾馆就盖好了,四幢楼宇和一坐高级平房错落有致地散落在山水之间,大车小车来往不绝,上级人马不是来开会,就是来调研考察,有的干脆带着家属来度周末。张大才迎来送往,不亦乐乎!

尽管玉蝉宾馆美丽无双,老百姓还是说老话,说玉蝉宾馆座落在乌龟滩,它就是名符其实的乌龟窝,王八洞。

一天张大才接到省长秘书的电话,说省长马培做了一个小手术,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调养。张大才一口答应下来,他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

张大才带着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赶快准备好米、好酒、时鲜特色菜品,包括山珍、螃蟹、鳜鱼、河豚、长江大口鲶、野鸡、野鸭、大雁、天鹅、獐、麂、鹿、兔……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林中跑的五色纷呈。他还亲自到杨修水家搬来两铁筒烧饼,从自己家里拿来他老婆赵小翠腌的鸭蛋和赵小翠做的糯米酒。

马培来到河口的那天,张大才坐着吉普车迎到县城外二十公里。他亲自给马培开道,安排马培住进了平方。

这幢平方只有三百平凡米,天棚有现代柔美的彩色灯光,地下是架空的,铺着春草一样优雅的浅绿色地毯,四壁都是西式灯具和西方美女油画。布局为一个大套间,套间内有双人床,一色的高档家具,配有电视机、电话,有一排衣橱,一排书橱,书橱里摆的都是古今中外消遣书籍,还有一些河口县的风物名胜和政绩资料。洗漱间用的是冲浪浴缸。其他还有一间娱乐室,一个小会议室,三个标准房间和厨房、餐厅。专供省部级以上领导使用。不过第一个住的不是省部级领导,而是张大才,第二个住的是汪亨君。

马培和夫人訾岩住下后,马培走出房间,张大才陪着他四下观看。马培是个见过很多大世面的人,他连声说:“这个宾馆目前堪称全省第一,张大才呀,与你相比,我这个省长当得寒酸呢!”

张大才忙说:“安排不周,条件有限,请马省长多多批评,我们还要不断努力。”

马培说:“批评什么?宾馆办得这么好还要批评,那以后谁还会好好地干工作!张大才,你这个宾馆一共花掉了多少钱?”

张大才说:“向马省长汇报,我们这个只能说是招待所,与宾馆相比还差得很远,我们小地方物价便宜,房子的造价也就便宜,加之机关人员参加了一些义务劳动,省了不少钱,一共投资二百万元。”

张大才少报了二百万元。

马培嘴巴一捻,说:“二百万元,好,花钱不多。”

张大才说:“马省长,你一路辛苦,先休息一下。我到六点钟来请你吃晚饭,房间里有些水果、香烟、小食品,你请用,要是不好,我们再换。”

马培回到房间里一看,除摆放着些小食品外,还摆放着蜂王浆、花粉、鹿鞭酒、老鳖精等,他笑了,对訾岩说:“这个张大才真机灵,把我当皇上了。”

晚上,张大才设了一个小宴会给马培夫妇接风,参加人员就马培夫妇,再加上马培的秘书和张大才,马培的驾驶员一个人先吃过了,他玩去了。

张大才把马培夫妇请上了餐桌,马培说:“张大才,把你的妇人也请来呀!”

张大才说:“谢谢马省长的关心,我的烧锅的没文化,拿不出,就算了。”

马培说:“怎么啦?张大才看不起我,还是胆大不听话!”

张大才什么也不敢说了,赶快找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叫他火速去接赵小翠。

在等赵小翠的时候,张大才问:“马省长,我给你备了茅台酒、鹿鞭酒、蛤蚧酒,还有纯糯米酒,你喜欢喝那一种酒?”

马培说:“茅台酒我到无所谓,鹿鞭酒、蛤蚧酒我都想尝尝,但是病还没全好,有点不敢喝,就喝糯米酒好吗?”

张大才说:“那好,你先尝尝这糯米酒。”

张大才为马培泻了一小杯糯米酒,马培抿了一口,眯着眼说:“好,好,这酒好,又甜又香,哪来的这样好酒?”

张大才说:“受到马省长夸奖,我很高兴,这酒是我烧锅的做的。”

马培说:“好,张大才是好孩子,把家里的好东西拿来招待我,亲切。”

张大才说:“应该,应该,马省长是大领导嘛!”

说话间赵小翠来到了玉蝉宾馆平方的餐厅,她见了省长浑身发抖,好在她还算镇定,慢腾腾地走到了餐桌旁。

张大才站起身来,拉着赵小翠说:“马省长,这就是我的烧锅的,她叫赵小翠。”

马培说:“好,好,小赵,我们在等你呐,快入座!”

訾岩示意赵小翠在她身边坐下。

菜已上齐,餐桌上琳琅满目,色香味缤纷。

张大才给众人斟上糯米酒,举起杯敬大家。

马培一口酒下肚,对赵小翠说:“小赵,你的手艺真好,这糯米酒做得没话说,我是第一次喝这么好的酒,享你的福,谢谢!”

赵小翠赶快敬马培夫妇一杯酒。

张大才开始介绍桌上的菜,他依次指着每一道菜说:“这是炒鹿肉丝,这是红烧天鹅,这是毛豆烧野鸭,这是雪里蕻烧野鸡,这是焖麂子肉,这是豆腐炖长江大口鲶,这是冬笋烧河豚,这是芦蒿炒香豆腐干,这是凉拌马兰头,这是清炒高山珍珠菜,这是河口特产鸡毛菜,这是炖竹鸡汤,这是……”

张大才如数家珍,把个马培夫妇听得入了迷。

马培问:“大才(马培与张大才处得越来越亲切,把张大才姓名前的‘张’字省略了),哪来的这么多好菜,把我都听得神奇了。”

张大才说:“报告马省长,这些菜,只有豆腐是人工做的,鹿是养殖的,鸡毛菜、毛豆和雪里蕻是人种的,其他都是野生的。”

訾岩问:“哪来的鹿肉呀?”

张大才说:“我们河口有一个梅花鹿养殖场,养着两百多头鹿呢!”

马培说:“啊,你们有养鹿场,怎么胆敢不跟我汇报?”

张大才笑着说:“我检讨,过去疏忽了,没有早些向马省长汇报。”

马培说:“你们能养鹿,不简单,等我身体再好一些,我一定要去看看。”

接着,张大才请马培夫妇品尝各种菜肴。马培每吃一道菜都说:“好,好,难得品尝,大才费心了!”

吃过晚饭,张大才问马培有没有事要他办,马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就是养病,每天上午十点钟派个医生来给他量量血压和体温就行了。再就是要为他高度保密,不要惊动任何人,他就在玉蝉宾馆休息,休息,看看山水。等他身体好了,再看看河口的工业项目、新农村试点和养鹿场。叫张大才明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就不要来陪了,他们自己吃就行了。

张大才向马培提出请求,让他明天早晨来陪马培吃顿早饭,因为明天早晨是省长在玉蝉宾馆吃的第一个早餐,他不来显得不礼貌。马培点点头,同意了。

当晚,张大才让赵小翠一人先回了家,他回到办公室,叫来河口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叫他安排一个医术好,能保密的医生,每天上午十点钟给马培量血压和体温,最好是安排一个女医生。

第二天一早,张大才就来到宾馆,等着陪马培一行吃早饭。一直等到九点,马培夫妇才走出房间,张大才上前陪着马培一行走进餐厅。

餐桌上摆满了早点、饮料、小菜。

张大才让服务员给每人先倒了一杯热奶。

马培朝服务员划着手说:“我不喝牛奶。”

张大才说:“这不是牛奶,是鹿奶,你尝尝,鹿奶低脂、低热量,高营养,是健康食品。”

马培说:“那好,那好!听你的。”

大家喝着鹿奶,张大才又叫大家吃烧瓶,烧瓶是昨天从杨修水家拿来的。

马培咬了一口烧瓶,说:“这烧饼真好,酥松,香脆,陷又多味。”

张大才说:“这烧瓶是河口一绝,是我的一个亲戚做的,主料用的是麦面粉、玉米粉、黄豆粉,陷是有五香炒米粉、霉干菜、肉松,加上少量的蔗糖混合而成。”

訾岩说:“大才,我们回去的时候,你给我们买一点这种烧饼好不好,我们当早点用。”

张大才说:“哪要你买,到时候送一些给你们就是了,这东西能保存好久,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安排好。”

吃过烧饼,张大才又请马培吃玉叶糕,马培夹起一块玉叶糕,说:“这又是好东西,没到嘴,已是扑鼻的清香,名字美,颜色也美,真不忍心吃,这是怎么做的呀!”

张大才说:“这玉叶糕是河口有名的小吃,是农家食品,街上买不到。做这种东西,先将芦蒿的嫩叶捣出汁,和进籼米粉,加微量的盐,发酵后蒸出来的。特别保健。”

訾岩说:“这哪是什么食品,淡淡的绿色,清香飘溢,是立体的诗。”

接着张大才又请马培喝豆腐脑,他说:“这豆腐脑的浆汁是用杭罗筛出来的,特别细润,吃的时候要配上辣豆豉、葱花、香菜末、榨菜末、花生碎/味精和农家做的生抽酱油,以及少量的红糖,香甜爽口。”

马培夫妇依着张大才的话如法炮制,然后对着碗边抿了一口,双双齐声说:“妙!”

张大才说:“在河口,把吃豆腐脑叫消遣!”

“好!”马培说,“我在玉蟾宾馆期间,以后每天早餐都这样消遣!”

张大才又叫马培夫妇吃五香蛋,他们都说吃不下了。张大才说吃不下也要尝一口。河口的五香蛋是天下一奇,是灶王爷偷偷做的,技艺不外传。这五香蛋是先煮熟鸡蛋,剥下蛋壳,用花花的一点盐腌两个时辰,装进煨水的陶罐,放上大料、桂皮、茶叶、酱油、冰糖,在烧稻草或茅草的灶膛里煨它三天三夜,让味道慢慢地渗进去,鸡蛋慢慢收缩,变得又板又香,五味俱全。

马培说:“大才呀,你好口才,我被你说得掉口水了,不吃也熬不住了。”

吃完五香蛋,马培说:“吃好了,再嘴馋就要吃出病来了。好,今天的早餐结束。”

訾岩说:“大才,你幸亏来了,要不我们把好东西就稀里糊涂地吃掉了。你一说,我们不仅吃出了味道,还吃出了文化。”

张大才说:“哪里,哪里,我在马省长和夫人面前,哪敢说什么文化,只是尽点心服务,服务。”

马培说:“大才呀,就这样,你上班去,不要管我,你一定要听话!”

张大才高兴地去上班,但他暗地里调来了诸葛琵,让诸葛琵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一起偷偷地为马培夫妇服务,嘱咐他们要让厨房天天都要做到伙食花样翻新,大盘小蝶都要做到万无一失。他自己嘴上跟马培说他一定要一心去忙他的工作,其实他每天早晚都要到马培夫妇的房间里去探望,嘘寒问暖,他问过就走,以免打扰了马培养病。

马培每天都要有一定的时间卧床休息,訾岩往往一个人在玉蝉滩看风景,她显得有些孤寂。一天,她一个人站在河边看一只白鹭悠闲地理着羽毛,那心情好像有些空茫。诸葛琵悄悄走到她的身边,二人攀谈起来,互相都没有问对方是谁。诸葛琵精灵古怪,她只跟訾岩说一些世事人情,显得很不经意,意在陪訾岩打发寂寞。接连几天,訾岩都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遇到了诸葛琵,一来二去,他们就成了熟人。有一天訾岩问诸葛琵河口县城能不能买到人工做的布鞋,说她想买两双,一双男布鞋,需要四十二码的,一双女布鞋,需要三十七码的。诸葛琵说能买到,并说她去帮着卖,訾岩十分高兴,就委托诸葛琵为她去买布鞋。

当天下午五点多钟,马培夫妇起床后,正在房里品茶。听到有人轻轻地敲门。

訾岩开开门,诸葛琵走了进来。

诸葛琵递给訾岩四双布鞋,訾岩一看,四双鞋都是麻线纳的底,麻线上的帮子,都是传统的元宝口。她乐着说:“好,好,我们每天都在宾馆里闲逛,穿这种鞋舒服。你见样买了两双,太好了,这样好轮换着穿。你真会办事。”

訾岩说着就要给诸葛琵钱,诸葛琵说:“夫人,我们不是熟人吗?就这么一点小得不能再小的东西,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其实我也不是买的,买不到这么好的鞋,我是帮你向人家要的。”

訾岩说:“那也是一笔人情账呀!”

诸葛琵说:“你就别管了,这个人情以后由我来还!”

说话间,马培已把一双布鞋穿上了脚,直叫好。他问诸葛琵:“你叫什么名字呀?在宾馆里做什么呀?”

诸葛琵羞涩地说:“我叫诸葛琵,我是河口县的人民银行行长,是临时抽来为省长和夫人服务的。”

訾岩高兴地说:“呀,官还不小呀!还是实权派,我怎么不先好看看,就胡乱差使你啦!”

诸葛琵说:“我的服务工作做得不好,请领导多批评。”

如此一来二往,诸葛琵和马培夫妇就混得透熟,过了两天,訾岩认她做了干女儿。

马培在玉蝉宾馆养了二十来天的病,不仅伙食好,还有花粉、老鳖精等高级营养品享用,还享受着新鲜空气和美丽的风景,加上诸葛琵陪伴在左右,心情自然很好。他养得白白胖胖的,精神焕发,经过医生检查,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有一天,马培让秘书叫来张大才,他对张大才说,他要和诸葛琵及宾馆为他服务的人员一起吃顿饭,对他们的服务表示感谢,让张大才和汪中都参加。明天他就开始视察河口县,让前江市的书记和市长汪亨君都来参加。

当天晚上宴席开始后,马培神采飞扬,说玉蝉宾馆样样都好,并大大赞扬了一通诸葛琵,他对汪中和张大才说:“诸葛琵的工作面可以再宽一点,把她调出银行,当个县长助理,管管接待等内外事务。”

不等张大才答话,汪中抢着说:“马省长放心,我们抓紧落实。”

张大才说:“诸葛琵的行长还可以兼着,等有合适的行长人选后再脱开。”

马培说:“好,这样更好,可以让她虚实结合,这个,这个,更能提高她的才干。”

诸葛琵马上站起来,敬了马培夫妇一杯酒。

马培说:“老訾,我们给诸葛行长和大家添麻烦了,现在我们两个人敬诸葛行长和大家一杯酒,感谢诸位对我们的关照。”

众人站起,举杯一饮而尽。接着张大才带着大家敬马培夫妇及其一行。

酒过数巡,马培说:“大才、汪中呀,你们这个玉蝉宾馆盖得好,你们花的两百万元省政府帮你们掏,我回去以后给你们拨款两百万。再补贴你们五十万,以后就作为省级接待宾馆之一,今后省部级以上的领导接待就安排一部分到这里来,让你们也为省里出出力。你们同意吗?”

张大才一边说同意,一边感谢马省长厚爱,一边举起酒杯说:“我敬马省长一杯!”

马培说:“大才呀,我今天高兴,想喝,但是我喝多了,怎么办?”

张大才说:“我先把我的一杯喝掉,然后再给马省长带大半杯,你意思一下就行了!”

张大才咀啦一声一杯酒就下了肚,他马上迅速地从马培杯中倒过大半杯酒,与马培碰杯同干。

马培放下酒杯,开玩笑说:“能喝四两喝半斤,这样的官员能放心,上来就说喝三两,这样的官员要培养,喝了半斤又半斤,这样的官员要提升。”

大家欢笑,鼓掌。

接着,诸葛琵说:“为了省长和夫人的健康快乐,我给省长和夫人献上一首歌。我们河口是马省长和夫人百倍关爱的地方,也是马省长亲手扶植的地方,我唱一首《小城故事多》――”

诸葛琵唱着歌,大家跟着快乐地击掌打起节拍来。

诸葛琵唱完,马培说:“你们河口是个很盛情的地方,我会经常来做客的。”

大家请马培也唱一首,马培站起身,拿着话筒说:“我连一些歌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唱什么呢?这个,这个,就唱两只蝴蝶吧――”

马培唱得很好,他一边唱,大家一边跟着打节拍。

马培唱完,大家又鼓动诸葛琵和马培一起唱一首,诸葛琵马上就来了劲,就硬要陪着马培唱。

马培说:“我来到河口,山水美丽,就像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童年,我想老家了,我们唱一首老歌,轻松一下好吗?就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诸葛琵拿着话筒走到马培身边,拉着马培的手,两个人快快乐乐地唱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前江市的书记和汪亨君就赶到了玉蝉宾馆,陪着马培视察河口县,第一天看了河口的所有新上和在建的工业项目,到处热气腾腾,兵欢马跃,马培好不兴奋。

翌日上午,马培等人先来到水桥乡看油菜移植,浩浩田园,油菜长得绿油油肥嘟嘟的,一行一行地如诗如画。马培在现场询问了油菜移植农艺流程,李天明熟练地进行了详细的介绍。马培又问是什么时候开始推广的,李天明说早在张大才在水桥当公社主任的时候就推广了。马培又问这项技术负责人是谁,张大才说一直是李天明亲自在负责,并说李天明本来就是农业技术员。

看过水桥乡,马培一行接着来到了养鹿场。一片平缓的山坡上,树木稀疏,一群群梅花鹿嬉戏奔走,时而鹿鸣悠悠。马培看了十分高兴,他问张大才鹿产品加工做得如何,张大才早有准备,回答说现在鹿茸、鹿血、鹿鞭、鹿胎盘在制药厂加工,其他当作一般原料上市。马培当场指示,养鹿场的规模还要扩大,可以向千头、万头发展,还可以多办几个养鹿场。梅花鹿的观赏价值很高,要把养殖和旅游观光结合起来。要用高科技深化鹿产品加工,鹿茸、鹿骨等都要进入加工,要把鹿产业作为河口和全省的特色农业项目加快发展。他说他回到省里以后,要让省直的林业、旅游、医药等部门都来看看,并要给予大力支持。张大才当场表态,一定抓紧落实马省长的指示,他要主动到省里去向有关部门汇报,争取支持。

最后,马培一帮参观了养鹿场的展品室,张大才安排养鹿场场长送给马培三样礼品,一个小鹿标本,可以放在家里做摆设。一张加工好的鹿皮,可以做靠椅的披垫,也可以做床上的垫褥。一大盒鹿胎盘霜,是珍贵的女士化妆品,特别能保护、营养皮肤。

这天下午,马培在玉蝉宾馆召开会议,根据他考察的情况对河口的工作做指示。

马培说:“这个,这个,走马观花,在河口县看了一天半,到处是一片发展的景象,看得人眼花缭乱。我在病愈后受到了一次鼓舞,要是全省都像河口县这样工作,我这个省长就好当多了,我也敢多吹一些牛。河口的工作大胆、超前,成绩很大,可圈可点。新上六个大型的工商项目,包括前江市在河口建设的一个项目,一共有七个项目,这个,这个,这个是多大的气魄!这才叫大干,快干、真干,不怕死地干,一干到底。大山不是堆的,牛皮不是吹的,这个,这个,事业是靠干的。我要把这次考察写成一篇文章,这个,这个,就叫《从河口看县级经济发展》,在全省……这个,这个,要在全省推广河口的经验。

“这个,这个,我跟你们商量一件事,河口已经投产的电器厂、制药厂要马不停蹄地大干,这个,这个,要继续进行技术改造,要扩大生产规模,要翻番,这个要翻番再翻番。正在建设的纺织厂、日用化工厂、钢材厂的规模,这个,这个,不算小,但是,项目要立即扩大,纺织厂、日用化工,这个,这个,要扩大一倍,这个,这个,钢材厂要扩大两到三倍,产量要达到八十万吨,或是一百万吨,河口要成为百万吨钢材大县。我这个,这个,这样说,是不是鞭打快牛呢?这个就明确告诉你们,我就是要鞭打快牛,不打快牛,打慢牛有什么价值。

“这个快牛怎么打呢?也不能瞎打,乱打,胡打,要有措施,省里和河口县进行联合投资,各占一半,省里的资金我回去以后就拨过来。河口技术力量薄弱,省里给你们派一拨技术专家过来,有了钱和人,还怕有什么事干不成。这个,这个,我从来不信邪!河口同意不同意?”

张大才和汪中赶快大声喊:“同意――”

马培又问:“这个,这个,前江市同意不同意?”

汪亨君等也大喊:“同意――”

“好――”马培继续说,“那这些事就这么定了。现在我说说油菜移植的问题,这是,这个是油菜种植的一次革命,它改变了传统的农艺,了不起,这个实在了不起,在河口已经推开了,要继续总结提高,我们将在全省推广。要在全省推广,首先前江市的其他县要带头推广。那个水桥乡的副乡长李天明,是个人才,河口县可以将他提拔一下。好了,我就说这些,以后的事,以后来了再说。”

大家顿时热烈鼓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十四、用公款做人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