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6 点击数:2272次 字数:

挨到了上班时间,秋旖沫从租屋下楼,照例赶去美发店。她边走边低头默默想着心事,以致于出小区门口不多远,碰上也赶去上班的宁晓彤喊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小沫,在想啥,喊你半天都不应?”宁晓彤笑着追上她,与她并肩走着,“你看我们住一小区,都难得碰到和你一块去上班。你每次总是到那么早。”

宁晓彤显然没留意到秋旖沫脸上的神情,继续道:“怎么样,昨天休息了一整天爽不爽?”

秋旖沫摇摇头,没有说话。

宁晓彤这才觉察有点不对劲,转头看了看她:“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秋旖沫沉默了好一会。宁晓彤干脆拉住她,两人停了下来。宁晓彤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黄贵初欺负你了?”

“你们之中难道没有一个人了解黄贵初吗?他是个骗子!他是结了婚的男人,家里有老婆!”秋旖沫一口气说。

宁晓彤显然一惊,继而也为秋旖沫感到忿忿:“这黄贵初,真是个人渣,鬼畜!真没看出来他都是有家室的人!”

然后在上班的那短短的路途中,宁晓彤不停安慰秋旖沫:“你也不必太认真,没有人一次恋爱成功的。吃一堑长一智,换个角度,他抱着对你玩的态度,你也同样对他抱着玩玩的态度就成了。”

秋旖沫苦笑了下,怎么可能呢?真心付出的感情能在最后放手时抱着只是玩玩的态度吗?

“不过要我说呢,也有一部分你的原因——谁让你外表生得这么出众?” 宁晓彤说,“哪个男人见了你这样的女子不怦然心动呢?他无缘和你在一起,是该当他没福气!”

回到美发店,秋旖沫一直精神恍惚。老板娘也看出来她身体不太好,劝她多休息会。秋旖沫整个正月初九白昼只给一位男顾客理了发,余下的时间一直呆坐在沙发上。老板娘问她要不要回家休息,秋旖沫也摇摇头。那个阿发似乎悟到了什么,也没有想趁机对秋旖沫揩油了,只是在经过她身旁时,轻声说道:“我猜你是失恋了吧?我早告诉过你那男的肯定是有家室的人!”

秋旖沫是记得阿发曾一次说过类似的话,可那时她哪里会听进去?她依旧认为阿发当初直至现在仍是他自己的猜测,不过被他无意中猜对了而已。

晚上下班,宁晓彤和秋旖沫一道回福园小区。怕秋旖沫有什么想不开,宁晓彤一直把秋旖沫送到她住所楼下,看着她上楼,直到秋旖沫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才离开。

秋旖沫回到租屋,蓦然发现桌子上赫然放着一把钥匙——是她给他配的钥匙。黄贵初来过了。床头边的那本书、屋角的行李箱都不见了。秋旖沫走向阳台,发现他的衣裤都不见了。他中途来过租屋,收拾了他随身的物品离开了。她的心头又掠过一阵难言的痛楚。

此后秋旖沫在福园小区附近碰到过黄贵初好几回。一回周末时她和宁晓彤一起去一家餐馆吃晚饭,却不想发现黄贵初就在那家餐馆。秋旖沫一眼就识辨出了他的背影,于是拉过宁晓彤扭头就走。她转过身的时候恰好黄贵初抬了下头,也一眼瞥见了她的身影。他没有喊她。还有一回两人分别在马路的两侧远远地相向而行,原本他们都低头走路,几乎都在下意识里朝马路对面望了一眼。她没有停下脚步,他似犹豫了那么半秒,也没有停下脚步。两人像是一对素昧平生的陌路人,彼此不小心漠然地瞥望了一眼又各走各的路了!

只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秋旖沫忍不住便想起他,想起他的百般温存,他的种种的好。然后她的思绪常常会停落到他的那句话上来:“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吗?和结婚有什么区别?”——她想自己没法做到,没法做到她跟他温存的时候,时时会有另一个无形的面带愤怒或悲伤的女人的身影横亘在他与她之间,横亘在她的自尊和道德之间。那将成为她心底的棘刺,让她对他的感情永远得不到安宁。

她怕敢走在福园小区与美发店往返的路上了。她怕在路上遇到黄贵初。每次形同陌路的偶遇都是对他们曾有过欢乐温存的无情嘲讽。她忽然想离开这座城市了。有几回她想去那个望川酒吧买醉浇愁,想想还是别糟蹋自己的身体吧,于是常常没走多久就沿路折回。

“其实我想他一定是爱你的,只可惜你们相遇在他成家后。他又不能抛弃了他的妻儿,他只能对其中一方负责。”宁晓彤尝试着安慰秋旖沫说,“原谅他吧,这也是为了放过你自己。”

其实秋旖沫也想到了自己这过去几年不堪的经历,如果黄贵初对她隐瞒了他有家室,她自己何尝没有对黄贵初有隐瞒呢?如果他知道自己做过三陪女,做过发廊女,知道自己进过收容所,他是否也会一记响亮的耳光拍向自己?……甚至他连她本来的名字都不知道。他的谎言戳穿了,可是他直到与自己分手不一直被自己同样蒙骗着吗?……

秋旖沫试着在心里原谅黄贵初了,但她知道自己和他是再也不可能的了。当她试着说出自己想离开深圳时,没想到宁晓彤却赞成说:“我也想离开深圳呢。干脆我们一起辞职吧!”

“离开这里又去哪里?”秋旖沫感到迷茫。

“我想回湖北黄冈男友那儿去。常听人说‘离久情疏’,我和男友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如果他在外面有了相好,我能怨谁去?——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湖北走走散散心吧?那里也一样可以找工作的啊。”

秋旖沫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她需要离开这里,摆脱这令她压抑的有着黄贵初气息的环境。而况,2003年的三月,正是深圳非典流行高峰期。

她们打算好了,便双双向老板提出辞职。老板娘一直很喜欢她们,都有点舍不得她们离开——“凡事讲求缘分,你们要离开,可能是缘分就到此了。如果以后来深圳,别忘了来这里坐坐!”

那个阿发这会也有点依依不舍之情,他对秋旖沫说:“小沫,这次离开,不知道是不是永别了,有对不住的地方请多担待啊。”

秋旖沫和宁晓彤领到美发店最后一笔工资,然后各回宿舍收拾行李。在买好次日的火车票离开之前,秋旖沫在宁晓彤的鼓励下给黄贵初打了个电话。

他的手机很快拨通了。

“你最近好吗?”黄贵初在电话那头说。

秋旖沫听到他的声音,心忍不住颤了下,然后又用了平常语气说:“我很好。我要去别的地方发展了,以后也许这辈子没机会再见了,所以……给你打个招呼。”

“哦,你要去哪里?”没见回答,黄贵初又问道:“什么时候走?”

“明天。”

“哦,这么快,我跟厂里请假去送送你吧。”

“算了吧,就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走吧。”

那头沉默。秋旖沫于是按下了手机结束键。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