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6 点击数:2099次 字数:

初七那天,秋旖沫在美发店上班时接到了侯佳明的电话。侯佳明在电话里问她什么时候有空,他有话要对她讲。秋旖沫正好次日休息,便与他约定初八上午十点在距离美发店十分钟车程的一家华联商场二楼见面。

初八那天黄贵初照常早起去上班。为不惊动秋旖沫,他起床的动作都是轻微的。但临出门前,秋旖沫还是醒来了。秋旖沫又开始对他撒娇,一定要他给自己一个拥抱再走。黄贵初摇摇头笑着走过来,捏捏她刚睡醒还带着点油腻的鼻子说:“你呀!好好多睡会觉吧!”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下才离开租屋。

秋旖沫感到心满意足。这十九年来的生命里,她都没有了在人前撒娇的记忆。也许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和爸爸跟前偶尔撒过娇吧?可是那些记忆真的几乎没有了。小时候她有的永远只是自己是个没妈的孩子这样的自悯自怜。——现在,上天派黄贵初出现在她生命里,似要把她童年的的缺失都补给回来了。

秋旖沫在床上又睡了一个来小时才起床。她要赶去华联商场见侯佳明,把那五百块钱还给他。——而重要的是,她还想从他那里获得家人的近况。她算着时间打车来到华联商场附近,然后走向商场二楼。侯佳明已坐在二楼一家小型饮吧等她多时了。

过了新年,侯佳明似乎有了点小小的变化,原先一直是蓬松偏分到一边的发式,现在没有那么蓬了,头发看上去剃薄了很多,人也显得更精神了许多。——说不清为什么,当侯佳明站起身微笑着相迎时,秋旖沫觉得去年在收容所时见到侯佳明的那种亲情感觉又倏忽回来了。

侯佳明喊服务员给上一杯可乐和一杯甘蔗汁。秋旖沫对可乐有种本能地拒斥,当服务员将饮料端上来的时候,她说:“我还是喝甘蔗汁吧!”

然后他们边喝边聊。侯佳明说:“我是初五那天回深圳的,从保安那里接到你的信封时,我感到很意外,其实元旦期间和佳音联系时就听说你不在老家了。她还问我有没有见过你呢。我猜想你可能来了深圳,没想到真在这里。”

秋旖沫淡淡一笑,问:“过年在家还好吗?老家楼房盖好了吧?”

侯佳明点点头:“元旦前就盖好了,我爸妈还有佳音每晚都回家住呢。”

“知道我家人的信息吗?他们还好吗?我奶奶身体怎么样?”

“你家人都好,只是他们都很担心你,你走时怎么不和家人打个招呼?” 侯佳明顿了顿,说,“你有空还是打个电话回家吧。”

秋旖沫不语。

侯佳明接着说:“机械厂这边效益不太行了,过几个月我可能要去厦门那边发展。”

“也好。”秋旖沫说着,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要还给侯佳明,被侯佳明用手挡住了:“别,这本来就是你的钱。”

秋旖沫也不再坚持,把钱重新放回挎包,然后说:“你别告诉我家人我在这里好吗?”

侯佳明缄默了一会,点点头:“好吧,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去之前会给你打个电话告知的,你也有空打个电话回家吧。”

秋旖沫答应了,与侯佳明闲聊了一会,然后就此别过,她不曾想之后与侯佳明彼此再也没有见过。

秋旖沫在小区附近小餐馆打包了份盒饭带回到租屋。吃完午饭,一个人睡到半下午才起来。下午无事可做,她的唯一任务是等着黄贵初下班回到家来。这段日子,每天都是他坐在床头边看书边等着她。她习惯了推门就见到他。这会,她发觉原来等一个人是如此地甜蜜。呆在这间有着他气息渗入的屋子,原来一点也不觉得烦闷。——啊啊,怎么春节那几天自己竟会空虚落寞成那样?

秋旖沫从容不迫地打扫着他们的这个小家,将那十来个平米的小屋地板用拖把反复拖了好几遍,将屋里仅有的那张小桌子和两把椅子用块旧毛巾擦了又擦。然后她去阳台上,将不分次序地晾晒着的两人的衣服一件件用手去摸摸,看衣服干了没有。家里的活儿都做完,她把垃圾带下楼。她知道黄贵初是在厂里吃晚饭的,于是她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回到小屋来,回到她和他在深圳的小家来继续等着黄贵初。

晚八点,黄贵初终于回来了,秋旖沫听见他在门外用钥匙插入锁孔的时候,便蹑手蹑脚躲到门后面去。待黄贵初进门后她便故意从后面给他来了个“偷袭”,一下从身后抱住了他。

黄贵初笑着转过身:“你呀,我在外面就听出你躲起来了。就这么点大地方,你说你能躲到哪里去?”

秋旖沫抱住他的双肩:“你说,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很大的家吗?”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黄贵初迟疑了一会,说。

“贵初,我们结婚吧!”秋旖沫望着她的心上人郑重其事地说。她觉得她不能等他先开口了。爱里是没有高低贵贱的,他们总有一个早晚先开口提这事的。

黄贵初忽然吞吞吐吐起来:“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吗?和结婚有什么区别?”

秋旖沫忽然感觉到了他神色的异样——那不该是他听到这话有的神色和语言。她怔了一下,恍然悟出了什么,心下一颤,跟着双手从他的肩头滑落,然后后退两步,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用了很轻的声音问:“你是不是有老婆了?”

黄贵初低头沉默。他的沉默验证了她的判断。

“啪”地一声脆响,秋旖沫扬手一记耳光扇了过去,然后歇斯底里喊出一个字:“滚!!”

黄贵初没有争辩,慢慢转过身,打开门出去了。

秋旖沫呆呆地站在原地,半晌脑海一片空白,仿佛刚才发生的事一点都不真实。怎么会是这样?她从来没想过,黄贵初竟然是结了婚的有老婆的人!——这个虚伪的男人,原来回老家过年不是为看父母,而是为了与他的老婆孩子团聚!他从一开始认识她,就不过是在逢场作戏,就不过是想从她这里承受一时的鱼水之欢。他从未想要与她长久,他根本给不了她长久,给不了她未来。

秋旖沫整个人浑身瘫软,然后躺倒在床上。痛苦像座山一样重重地压来。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这会的屋内如死一般地沉寂。她看不到这会自己的脸亦如死灰一般毫无颜色。她想要打破这屋子的沉闷,于是她用力“啊”地吼了一声。小屋门窗纹丝不动,她却被自己的吼声折腾得有点声嘶力竭。她想强迫自己早点入睡,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许明天一觉醒来世界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可是她的某根神经仿佛一直处于兴奋中,令她疲惫不堪却又辗转难眠。就这样秋旖沫在无眠里一直反侧到天亮。天亮后从床上起来,秋旖沫愈加感到头脑昏沉,于是她走到阳台上去想呼吸下清晨清新的空气。阳台上还晾着黄贵初的衣裤,正随着晨风轻轻摆动。秋旖沫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滋味。她沉缓地转过身,返回卧室。她看见他的行李箱还静静地立在屋角,他的那本关于模具设计与制造的书还搁在床头柜上。这个男人满屋子熟悉的味道顷刻间变得如此陌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