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5 点击数:2238次 字数:

范老板的一番话似一针强心剂,令秋旖沫感觉心情立时好了许多。

秋旖沫借着酒意斗胆说:“范老板,难道你不希望你这儿顾客盈门吗?他们不来喝酒,都去找朋友聊天,你哪来的生意呢?”

“哈哈哈,小妹你好机智,”范老板大笑起来,“我希望顾客找朋友来我这边喝酒边聊天。”

秋旖沫随意地和这位范老板聊起了天,不觉夜已深,酒吧里的顾客都陆续离开了。秋旖沫于是喊过服务生买单。

“不介意的话,留个联系方式吧,欢迎以后有空常来坐坐。”待服务生过来结完账离开后,范老板说。

“不介意。”秋旖沫说着,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报给了范老板。

“怎么称呼你?”

“罗小沫。”

范老板轻声念了下她的名字,然后拨了下她的手机号,轻声对秋旖沫说:“我的号码希望你也存着,以后有什么事可尽管找我。”

秋旖沫随声应着,立起身,和范老板打过招呼,便带着微醉飘飘悠悠地出了门。她感觉范老板一直在目送着自己。

回租屋之后,秋旖沫懒得洗漱,掀过被子往床上一倒,一会便睡着了。

秋旖沫一觉醒来,想起头晚在酒吧喝醉的情形,感觉有些恍惚,拿起手机查看,电话里头晚有个陌生的未接来电。她想起是酒吧老板范增文的。秋旖沫心想自己以后不可能与这位萍水相逢的范老板有上什么联系,他希望自己常去酒吧坐坐,无非是因为自己顾客的身份能提高他酒水的销售额罢了。于是她对这位范老板的手机号并未予以保留。她想念黄贵初,她知道距离黄贵初回来的日子还只剩两天三夜了——这短暂而漫长的岁月!

终于熬到初五了,黄贵初一早给秋旖沫打电话,说自己已到深圳了。他先回厂里上班,晚上下班再回家——秋旖沫在福园小区的那个租屋,这会俨然成了黄贵初和她温馨的小家了!听到这个振奋的消息时,秋旖沫刚来美发店上班不多会——她总是第一个来美发店。她感觉连日来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整个世界仿佛重新充满了温馨与祥和。到当日下午,宁晓彤也赶来美发店上班,秋旖沫便将一上午按抑的快乐全集中在宁晓彤身上尽情展露。那个阿发难得见到秋旖沫这么开心,也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这会没见秋旖沫对他有什么反感,便趁机在经过她身旁时故意又与她有上瞬间的肢体摩擦。宁晓彤见状只是偷笑,秋旖沫这会也只是对这个又好气又好笑的阿发白一眼完事。

晚上下班后,秋旖沫和宁晓彤一起回福园小区。秋旖沫说:“我还以为你一去不回呢。”

“怕我一去不回,难道就不怕你那位一去不回吗?”宁晓彤笑道。

秋旖沫低头便笑。

“过年期间我和男友两家杂事都比较多,估计今年都不会做结婚打算了。”宁晓彤郑重其事地说。

“那你俩岂不是又得过牛郎织女的日子?”

“是呀,哪像你,和黄贵初每夜缠绵!”宁晓彤话音刚落,秋旖沫便假装追着要打她。——秋旖沫恍然想起,这样和要好的同事之间追追打打的情形,似乎在表带厂和电子厂时也曾经历过!

“好了,别跟我闹了,一日不见可如隔三秋呢,赶紧回去吧,你等得及人家可等不及了呢!”

两个人的笑声在小区的夜色里回荡。

秋旖沫在租屋门口做了个深呼吸,抑制住内心的欢乐,用钥匙轻轻旋开屋门的锁孔。她轻轻推门进去,黄贵初正坐在床头边看书边等着她的到来。床头另一边,是黄贵初帮她从阳台上收下来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见到秋旖沫进屋,他便丢了书站起身来。秋旖沫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扔了手上的挎包,走上前一下紧紧抱住了他,久久不肯松开。

黄贵初拍拍她的肩,轻言道:“累了吧,快去冲凉,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这一夜,两人缠绵温存了大半夜。秋旖沫似乎觉得所有的忧伤疼痛都在那一刻极致的欢乐里云烟俱净,所有的空虚寂寞都在那一刻极致的欢乐里获得充实圆满。

次日晨起,黄贵初不得不早早起床,准备赶去模具厂。怕惊动秋旖沫,他起床后都未敢弄出大动静。但就在他转身推门的时候,秋旖沫还是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眼,温柔地喊着他的名字,黄贵初于是忍不住回转身来,俯下身子亲亲她的脸。她抱住他的脖子,不想让他走。可他终于挣脱了她,并用手捏捏她的鼻子说:“爱情要有,面包更要有。我得走了,乖,你一会也得起床上班了。”

秋旖沫于是从床上起来,又从后背抱住他良久才松手,不舍地看着黄贵初走下楼去。

秋旖沫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黄贵初了。她甚至痴痴地心想着,这个男人或许就是上天派来为着弥补命运前期对自己的不公?秋旖沫受不了一个人呆在租屋里,黄贵初走后便再睡不着,不一会也索性起床,洗漱完,下楼吃了早餐就去了美发店。她赶去的时候,美发店的门才还过了好一会才打开。而实际开门之后距离员工真正上班还有近一个小时。

老板娘吃惊地望着秋旖沫说:“家住这么近,还来这么早干嘛?”

老板娘虽然表面这么说,心里却是非常喜欢这个比店里其他员工手脚都更勤快的女孩子。只是还没认识黄贵初的时候,秋旖沫时常挨到晚上近十一点下班,可现在刚吃过晚饭,她心里就开始暗自计数着黄贵初回家的时辰了,每天也比平常稍早些时间回去。黄贵初上下班时间都比她早得多。她觉得每天和黄贵初多呆一分钟都是赚。晚上下班回小区,走上楼,打开门——这在以往多么稀松平常的事情,现在却因了家里那个男子的存在,秋旖沫甚至享受它的每个细节。

她开始相信自己是真的恋爱了。

可是秋旖沫觉得自己不止于满足与黄贵初的恋爱。她想要与黄贵初有更着深层次的关系,她想要和他结婚,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妻子的名分,她觉得“妻子”这个称谓在两人的感情关系上远比“恋人”更胜一筹。她想要和他建立起一个名正言顺的小家,两人一起双宿双栖。她看着他上班,他等着她下班。白天他们在这座城市的不同角落为着工作为着他们共同的爱巢奋力拼搏,而到了夜晚,他们相拥相眠,用彼此的温存爱抚抵去白昼工作的疲乏劳累。她想要让她和他相遇之后的所有都渗入彼此的生命,彼此相容且相融,直到再也分不出你我。

只是关于结婚的话题还得找个适当的机会跟黄贵初提。最好是他能先提,毕竟这个事男人更主动为好,而况他年龄也不小了。也许今年回家过年时他的父母就在催促着他成婚呢。

她等着他来求婚的这一天,她觉得这一天也为期不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