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5 点击数:2102次 字数:

秋旖沫在一阵阵不绝于耳的烟花礼炮声中辗转入睡,清晨又在一阵阵清脆的烟花礼炮声中被吵醒。已是大年初一了,过年就十九岁了。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不由然地遥想起千里外的家乡。自从那次春节她跟着爸爸在村里到处求人带出去找工作之日算起,她已整整三个年头没在家过年了。

屋外的烟花礼炮声依旧不绝于耳,小区热闹的气氛更平添她内心的凄清落寞。她想起床,待挣扎着坐起身,又想到起床后也无所事事,干脆又躺下去了。——按照老家的风俗,初一早晨的年饭是要吃青菜和豆腐的。这个时候奶奶早起床准备年饭了吧?秋旖沫这会竟然有点怀念老家那青菜豆腐的味道。奶奶肯定会在过年时和爸爸提到自己,奶奶肯定会很牵挂自己。过了年,奶奶是不是又老了许多了?奶奶一年到头终日忙忙碌碌,大年初一吃完年饭后总能休息一下了吧?

她的脑海里又掠过爸爸和后妈的身影,还有那又长大了一岁的小妹妹小弟弟——这会他们都围在堂屋的八仙桌旁欢声笑语吃着早晨的年饭吧?那一幕场景早就与自己无关了,秋旖沫奇怪自己这会居然又有点泛酸。于是她赶紧让自己的意念转入到黄贵初身上来,让对他的怀想冲抵这心里的泛酸感觉。这会黄贵初也陪在父母身边一起吃早上的年饭吧?她于是拿起新买的手机给黄贵初发了条短信,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春节快乐。小沫。”

她静静地等着黄贵初回她的信息。可是一刻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得到黄贵初的信息回过来。得不到回复于秋旖沫是一种煎熬。但她想着黄贵初可能忙着挨家挨户拜年去了,根本没时间看手机;再或者,他并不知道自己买手机了,或许他怕是哪个同事故意恶作剧冒自己之名而给他发的信息?

秋旖沫给黄贵初找了一堆没有回短信的理由,好给自己心里些许安慰。只是那种虚空落寞的感觉一直萦绕着她,令她伤感、郁悒,最终两颗豆大的泪水从眼角涌了出来。她索性就一个人躺在租屋的床上痛痛快快哭了个够。她想起小时候奶奶告诉她说的,大年初一有许多的禁忌:大人不准骂小孩,否则那一整年小孩都要犯错误挨大人的骂;大年初一也是不准哭的,否则那一整年都要悲伤流泪。秋旖沫不知道这接下来的一整年命运又会有怎样的起伏波折,尽管现在看似工作稳定,她却再回不到那年初来深圳时仅满足于获得一份好工作的心境。她的头脑这刻全被思念的情绪占据。爱情!那是远比一份工作更值得追求更具有意义的“事业”。

临近中午的时候,秋旖沫才从床上起来,然后慢慢刷牙,洗脸,把一身旧衣物换下洗了,然后将头天买的烤卤菜权当作午餐。之后,依旧感到无所事事。她不愿意下楼,下楼也无可去处,于是一个人踱到阳台上发了好久的呆,然后又折回屋里。床头边放着黄贵初带来的一本书,内容讲述模具设计与制造。秋旖沫胡乱翻了几页,看不下去。

她拿起手机摆弄着,隔一会查看一下短信内容。时间又变成了枯煎。她内心莫名的孤独和空虚感越来越重。她忽然好怕黄贵初一去不回,她的好容易找到的精神附丽点全将成空。

好在时间再慢也总能熬过去。百无聊赖的大年初一终于走向了傍晚,走向了夜深。大年初二吉安美发店照常营业,但当秋旖沫赶去店里时,店员仍只有她一个。深圳的正月毕竟是热闹的,秋旖沫的许多熟客都来店里看她,并且给她送了好些利是。她感谢他们,嘴里说着“恭喜发财”的话,内心却并不关心他们给的利是封有多少钱。她的脑海仍被这两天积攒下来的寂寞凄清感充盈包绕着,久挥不去。这种感觉令她时刻熬煎。

晚上十一点,她从美发店下班出来。街上很热闹,街灯很明亮,一家家的沿街店面都在照常营业中。似乎今晚将成为一个不夜天,街上不眠的人们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这喜庆祥和的气氛忽然令秋旖沫怕敢回到那个充满空虚落寞的小屋去。

她没有立即回福苑小区,而是沿着街边信步走着。这样的夜晚,她忽然想要去哪里喝上两杯。似乎并没走多远,她看见前面有个望川酒吧,于是便不由自主走了进去。

一支舒缓的抒情乐在酒吧里飘荡。天花板上的枝形吊灯和墙上的伞形壁灯灯光低迷而闪烁,那些为数不多的顾客面孔在灯光里时而煞白时而昏黑。布满彩色星星图案的蓝色地毯,似夜空倒扣在了地面,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颠倒而扑朔迷离。

酒柜上琳琅满目地摆满了各式的美酒。秋旖沫走到酒柜前,要了瓶长城干红,然后到吧台前搭配着玫瑰红饰面的高脚椅上坐下来。服务生过来给开好瓶盖倒好酒。

秋旖沫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接着她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喝。她很久没有喝过酒了。这个喝酒还是在蓬莱宫夜总会学会的。被软禁在蓬莱宫夜总会的场景这会又从尘封的心底冒出来。——是的,那些不堪的过往记忆依然跟着自己,让她原本凄清空虚的内心又平添了一丝痛楚。她想哭,可似又哭不出来,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喝。喝完一瓶,她又叫了一瓶。服务生给打开瓶盖,她干脆拿过酒瓶,酒杯也不用,直接对嘴喝。都说酒能解愁,可是这会她只觉得心中的块垒未解,头却感到晕眩,腹中也似有团火在烧了。

秋旖沫从高脚凳上下来,晕晕乎乎地往酒吧洗手间方向走。在酒吧洗手池边,她将刚喝进去的酒几乎都吐了出来,然后她边旋开水龙头放水冲洗,边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时一个服务生赶过来,征得她的同意搀扶着她重新回到吧台前坐下,然后喊着:“老板,这里有个女子喝醉了!”

“我没喝醉,再给我来一瓶!”秋旖沫端着空酒杯,对那服务生道。

那服务生没有再给她开酒,酒吧老板范增文听到服务生喊,于是走到她身边来。

“小妹,你不能再喝了。”范老板捉住她的手。

秋旖沫醉眼迷离地瞟了他一眼——一位看上去瘦瞿而不失精干的男子,三十左右年纪,留着一个小平头,一双不大的眼睛看上去充满睿智,仿佛能一眼洞穿人的心事。

“你是谁?”她一口的酒味问道。

“我是这酒吧的老板范增文。”范老板把捉住她的手抽了回来,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继续对她说,“小妹是遇到啥不开心的事了吗?”

“人们都和家人在一起过年,我一个人过三十晚上,一个人过大年初一,你说,我能开心吗?”秋旖沫奇怪自己一点也不怕这位酒吧老板。

“哦,你看上去年龄很小,是出来一个人在外打工吗?深圳是个移民城市。你看这酒吧里许多人都来自外地,他们也不能回家过年,可是却不会像你这样不开心。我老家在四川,很早来了这里,也很多年没回去过春节了。每当想起家中年迈的父母,心里就觉得愧对他们。可是没办法,实在走不开。你看我这酒吧的取名,就是寓意对家乡的思念。如果天天忧愁,如何活下去啊?小妹,乐子是要自己找的,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就找朋友聊聊天,会比一个人喝闷酒好得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