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二、巧妙辞去副主任
发表时间:2019-03-20 点击数:2274次 字数:

 

第二天,因为要找的人没能全部找到,有的礼品还没来得及送到,张大才让大家上午上街去玩,中午和晚上再继续去给那些人送礼品。

吃过午饭,诸葛琵和县财政局的副局长来到了前江市财政局长家,市财政局长刚吃过饭,见诸葛琵等二人送礼品上门来了,就把他们往门外拱,诸葛琵是女的,市财政局长不好和她拉拉扯扯,诸葛琵就厚着脸皮把礼品拎进了市财政局长家的卧室,转回身又锁上了卧室的门。

前江市财政局长朝着诸葛琵发起火来,诸葛琵只是笑,不说一句话。等市财政局长平静下来后,诸葛琵说:“首长,你听我说,我们拿来的那点小东西,是我们张县长个人送给你的,他说他在水桥公社工作的时候,你对他很关照,他忘不了你的情分,一直想对你尽点意思,我们正好到市里来办事,他就让我们带来了,明天下午他可能要到你办公室里去看你,今天晚上我们等他的电话。”

市财政局长说:“不管怎么说,大才是过于讲情分了,太讲义气了,明天下午他到市里来,那我就在办公室里等他,和他见一见吧!”

晚上,诸葛琵又和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来到市前江计划委员会主任家。市计划委员会主任见诸葛琵二人提着东西,就说:“有事说事,没事把东西带走。”

诸葛琵说:“首长,我们有一件小事向你汇报一下,后天上午,我们县里的张大才县长要到你的办公室向你汇报一些工作上的事,想和你约个时间。”

前江市计划委员会主任说:“你们先把东西拿着,我再跟你们说话”

诸葛琵马上拎起了礼品。

前江市计划委员会主任说:“行,后天上午我有时间,请你们张县长来。”

诸葛琵马上放下礼品,拉着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一阵风溜了。

诸葛琵和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回到宾馆,诸葛琵说她要洗澡,让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把情况跟张大才汇报一下。

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来到张大才的房间里,张大才像昨晚上一样在和人打牌,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把情况跟他一汇报,他说:“好,好!明后天我们有事干了,我们的牌就打到这里,大家都回房间去休息。”

张大才睡到半夜一点,给诸葛琵打电话,诸葛琵说她正在等张大才,她房间的门没有锁。

半夜人静,整个宾馆灯光昏暗,除了张大才正在往诸葛琵的房间里钻之外,大概还有鬼在晃动。

张大才钻进了诸葛琵的房间,吱溜一下就爬进了诸葛琵的被窝。

诸葛琵躺进张大才怀里,撒娇说:“你个坏狗日的,把我当狗腿子使唤,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半夜还来折腾我。我咬死你!”

张大才没命地亲着诸葛琵,他说:“我这不是慰问你来了吗?”

“哎,这人啊,真说不尽!”诸葛琵感慨起来,说:“大才,那些大员比你还会作假,明明想人家进贡,还要逼着你死皮赖脸地把东西硬塞给他,好像别人是生就的小人,他们是天生的君子。其实比谁都黑。”

张大才说:“别说这些,哪能说得清呀,大家都在各玩各的法道,就看谁玩得转。除我们睡在一起是真的,别的没什么是真的。”

诸葛琵说:“你个坏狗日的,不要跟我说好听的,我还不知道你呀,你把许多假的都玩成了真的,还常常让人佩服,让人感动,其实你是一个恶棍。”

张大才在诸葛琵床上混了两个多小时,早上睡得爬不起来,谁也不敢喊他,诸葛琵把他的早餐从食堂里拿到了自己房间里,然后给张大才打电话。

张大才被诸葛琵叫醒以后,草草洗漱了一下,开开房间的门,诸葛琵给他拿来早餐,他三口两口地吃下了早餐,带着县水利局长和诸葛琵就上了车,对其他人说:“你们那几个臭蝤子,没事就上街玩去吧!”

张大才来到前江市水利局长的办公室,市水利局长亲自给张大才让座,亲自为他沏茶。待张大才坐下后,他先恭维了一番张大才年轻有为,思想开放,接着就说:“张县长,上次你就来了一次,我很感动,一个县长如此重视我们水利事业,真是难得。你走后,我一直在考虑,要给你们县以重点支持。今年全市的水利资金我考虑给你们四分之一,你看行吗?”

张大才知道这个数字不小,前江市有八个县,他们拿到市里四分之一的水利资金,那就是别的县的两倍以上了。他马上说:“只要你给予支持就行了,我们不问多少,你给我们全市水利资金的四分之一,行,行!你给河口人民做好事了,我一定把你的情分带给全县人民。”

市水利局长摇着手说:“张县长,你过奖了,如果我们的机动资金有剩余的话,到时候你说一声,我再支持你们一下。”

张大才说:“那好,那更好,感谢不尽。就这样,我走了。”

张大才高高兴兴地走出了市水利局,他心想,不是那包礼品,哪来的支持。

下午张大才来到了市财政局,市财政局长是个哼哼哈哈的人,他说:“张县长,你想干大事,我很理解,但是……但是市里也有困难。但是……但是市里再难也要支持在基层干实事的,你们县的水利整修方案我看了,务请你们要多方筹资,我们解决不了你们所有的问题。但是……但是我们给你们立个项,用以奖代补的方法,给你们五百万元资金,你看行吗?”

张大才根本就没指望能给他五百万元,他只想能给他五十万或一百万元也不错,五百万,就大大地得福了。他心里很兴奋,嘴上却说:“五百万元,虽然不多,但也很了不起。有你这样的支持,我们全县人民都应该给你磕头,你才是河口人民真正的父母官。这五百万我们一定用到刀刃上,以后有困难,我们再来及时汇报。”

市财政局长说:“行,行,欢迎张县长常来!”

这天晚上,张大才带着一帮人,打了一个通宵的牌,第二天来到了市计划委员会,市计划委员会主任对张大才说:“张县长,你们的水利整修报告很好,我们计委就是要抓大项目,我们马上就批准立项,资金多方筹集,首先农民要投劳,然后各方面支持,我们计划支持你们三百万元资金,以及水泥、木材、钢材等有关材料,然后再报省计委,请他们再给一点支持。你看怎么样?”

张大才朝市计委主任一拱手,说:“谢谢,除了谢谢,没意见,你是河口人民的大恩人,我们永世不忘,特别是张大才本人一辈子不忘你的真心支持。”

市计委主任说:“张县长,你亲自带着人马跑项目,我们应该感谢你对计划工作的重视,你们如果以后还有困难,我们还可以再支持。”

张大才见目的已经达到,就对市计委主任说:“再次谢谢,我们一定多回报,一定多汇报,我就不多打扰了,我们走了,你忙,你忙!”

张大才一行回到宾馆,诸葛琵一进房间,就接到了曹春的电话,说汪亨君中午在家,他已和汪亨君说好,同意张大才中午去看他,并交待诸葛琵说完事情就走,汪亨君中午要午睡。

中午十二点半,张大才和诸葛琵拎着礼品来到汪亨君家,汪亨君批评张大才不应该带东西,张大才说没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河口的土特产和本地产品。其实他是鬼扯,那些礼品是茅台酒、中华烟,男女海军呢套装,上海男女皮鞋。

张大才坐下后,简要地向汪亨君汇报了他与市计委等几部门接触的情况。

汪亨君说:“大才,你办事效率很高,只这么一两天就看到效果了,你还要我为你们做点什么?”

张大才说:“对市长我们哪敢有要求,我们想在工程开工一段时间后,请市长去检查指导。还有,请市长给各部门关照一声,请他们将答应过我们的钱物能在九月份以前拨给我们,我们十月份准时开工。”

汪亨君说:“行,你们很照顾我,给我的任务不重,我一定完成。另外,我建议你们搞个开工誓师大会,气氛热烈点,给全市水利冬修带个头,市里要把你们的水利整修当作一项重点工作,全力支持你们干好。大才,你回去跟蒋至说一下,你们的誓师大会我去参加。”

张大才立即激动起来,轻轻地鼓着掌,说:“好,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我们这次水利整修就以贯彻汪市长指示为动力,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汪市长,你休息,我们走了。”

张大才得意洋洋地回到了河口县,及时向蒋至报告了情况,并说他继续到省里与国家有关部门去汇报。

张大才说行动就行动,他带着诸葛琵等人,背着螃蟹、老鳖、黄鳝、乌鱼等贵重土特产品,来到了省城。他们每天晚上走东家串西家,挨门挨户地送礼品,汇报他们的水利整修方案。那些人说县里与省里隔了一层,只能给点小帮助,每个部只答应给三五十万元的资金支持。张大才听了显得非常高兴,他总是开口闭口地感谢,管他娘的给多少呢?不要白不要。他本来只想跑着玩玩,混个人熟。不想总共也捞了一百多万块钱,这些都是非份之财。

接着,张大才又带着诸葛琵,来到国家水利部门,联系了好久,才答应三天后接待他们。在等待的日子里,张大才和诸葛琵白天爬长城、游颐和园、故宫、天坛等等风景名胜,夜晚两个人就在一起住宿。他们好不尽兴,好不开心,第三天,国家水利部门的一个副司长接待了张大才。

张大才把河口县水利整修方案递交给了副司长,然后他就专门汇报河口县的江堤整修安排,把河口县的江堤说得险情四伏,不堪目睹。副司长拿出长江堤防图,用红铅笔在河口地段标了一下。

副司长皱起眉,说:“哦,河口,河口,这段堤我没去过,那么险要,那么薄弱吗?重要,重要,这一段是国家堤防,国家应该管,应该管!这段堤保护的是平原地区,而且是圩区。你们来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们也很困难,五十公里,你们主动整修,很好,很好,给你们……嗯,每公里给你们十万块钱,行吗?太少了,但只能这样,没有办法。五十公里,给你们五百万元吧。不够……嗯,当然不够,再给你们十万元工作经费吧,一共给你们五百一十万元,只能这样了。”

张大才说:“谢谢,河口人民万分感谢!”

副司长说:“那十万元,你们做整修的前期工作费用,你们可以灵活点安排。我跟你们说清楚了,那五百万元,只能用作江堤整修,不能随便挪用,出了事要追究责任的,包括追究刑事责任。好,你们来一趟不容易,现在就把拨款计划给你们带回去,秋收一过,就要干,不能拖。”

张大才像哈巴狗一样点着头,说:“一定,一定,我们一定按司长的指示办。”

副司长慢腾腾地在河口县的水利整修方案上做了一个批示,叫来一个工作人员,叫他把给河口县的拨款马上就办好,叫张大才和诸葛琵跟着那个工作人员去拿批复函件。

张大才拿到拨款通知单,装进了内衣口袋,和诸葛琵来到王府井逛商场,他们买了几千块钱衣服。

诸葛琵说:“我们发疯啦!买这么多衣服,占用的都是公款,回去怎么归还呀?”

张大才说:“还个屁呀,我们旋风般地为县里跑了这么多钱,用几个小钱还不行啊!回去我批一下,作为孝敬上级的礼品报销。”

诸葛琵高兴地说:“行,行,没问题。那给赵小翠也买两件衣服吧,她好可怜。”

张大才说:“还算你有良心,给小翠买衣服,那也给你女儿买一点。”

诸葛琵说:“行,也给你宝贝儿子买几件。”

于是他们又买了一大包衣服。

张大才回到河口县,向蒋至汇报了跑省和国家的情况,汇报完,他建议水利整修指挥部要单独建账,从县财政局调一个会计到水利整修指挥部专门管账,并说资金收支要由一支笔签字,他提出有蒋至签字。蒋至说他很忙,顾不过来,就请张大才辛苦一点。张大才表态,他不辜负蒋至重托,一定把好资金关。

张大才又和诸葛琵说,一千块钱以下的日常支出,就由诸葛琵审批签字,他管一千块钱以上的大额支出和拨款。诸葛琵有了签字权,心里好不高兴。

进入九月份后,各级下拨给河口县的水利整修资金陆续到位,共达一千多万元,这么一大笔决资金,对一个县来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这些钱的获得,张大才当然功不可没,他能跑,能吃苦,能送黑礼,能蒙,能骗。

张大才有了资金,他不愁水利整修完不成任务,他规定,每完成一个土方补助两毛钱,每超额一方土,再另外奖励三毛钱,按日记账,按周兑现。全县各公社统一上堤,整修完江堤,再整修水库。

十月五日,河口县要在江堤上召开全县水利整修大会,张大才和蒋至两个人到市里请汪亨君参加他们的誓师大会。不用说,汪亨君大驾一动,市水利局等部门官员就要跟来一大帮,会台上人头挤得满满的。会场上到处红旗招展,标语林立,气氛热烈隆重。张大才主持会议,蒋至作报告,各方面代表纷纷进行表态发言,最后汪亨君做指示。

随后,省、市、县的新闻媒体,对河口县的水利整修大加宣传。

水利整修拉开战场以后,张大才把指挥部搬到了江堤上,成立了工程组、进度核查组、质量技术组、宣传组,由各位指挥兼任组长,各司其职。张大才本人把铺盖卷搬上了江堤,他要与广大群众同吃、同住、同奋战。很快,张大才的事迹在各级大小媒体上陆续出现。

到了第二年的三月份,河口县水利整修胜利完成了任务,并通过了省级验收,工程质量获得优良。

张大才在全县名声大作,蒋至对他百般信任,汪亨君对他十分器重。

一天,汪亨君找张大才谈话,提拔张大才当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享受正县级。

张大才听了没有及时回答,他不想当一个部门的副职,觉得没有实权,对他今后的进步也有影响。他想了一下,说:“组织上对我的厚爱,特别是汪市长一直对我特别关心,使我受宠若惊。我觉得自己文化底子薄,干工作压力大,最好能去上上大学。”

汪亨君一听,说:“有出息,不想升官,想提高文化,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正好有三个上正规大学的名额,给一个学经济的名额给你吧,是速成班,学一年,算大专学历,带薪学习,每天还发五毛钱出差补助,比提拔一级增长的钱还多。那你就去学习吧,下个月就到学校报到。”

张大才告别了汪亨君,算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几天,他就要去上大学,他把工作及时交给了两个替他代管的副县长,感到一身轻松。他到柯秀家住了一夜,肆意地寻欢作乐,他告诉柯秀她要去上大学,柯秀反映很平淡。柯秀告诉张大才,她下个月中旬结婚,张大才当场给柯秀包了五块钱份子,以表示对柯秀新婚的祝贺。

接着,张大才又与诸葛琵住了一个晚上,诸葛琵说张大才这个时候去上学非常聪明,要是硬不当那个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就要得罪汪亨君,以后不好办,当了也没意思。去上学,捞个学历资本,回来更好提拔,很可能要当县长。张大才与诸葛琵依依难舍,第二天张大才在离去的时候,对诸葛琵说,他不在河口期间,诸葛琵万事都要小心,不要有什么轻举妄动,要好好地处人,要是有哪个人找诸葛琵到医院看个病什么的,要热心提供帮助,人家找她帮助报销看病费用,要尽量满足。他还提醒诸葛琵抽空照顾一下女儿,或是把丈夫调到县里来。他还问诸葛琵有什么事要他办,诸葛琵说没事,有难处她可以去找蒋至夫妇。如果说有难处,就是想张大才。其他的事她都按张大才说的去做,这段时间,她要好好地享受生活,好好地享受天伦之乐。

张大才走的时候,诸葛琵哭了。这两个人的关系虽然说不清,但他们之间确实形成了一种感情,也有一种情分,他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张大才回到宿舍里,把东西整理了一下,与蒋至打了一个招呼,就回青草滩去了。

张大才在家里住了两天,把赵小翠高兴坏了,每天都给张大才做好吃的。张大才觉得自己对家里照顾很少,让赵小翠受累了,他每天都帮赵小翠干家务活,把家里、家外整理得干干净净,干完活就带着儿子玩。这对于张大才来说非常难得,他打离开孤儿院后就没这么清闲过,这时候,他感到真是无官一身轻,当个有吃、有穿的老百姓多好啊!

张大才做完了家里的活,就买了些礼品,带着赵小翠和儿子张力,去看杨修水。

张大才来到杨修水家,杨修水生了一个儿子,已经三岁了,杨修水的养父已经去世。杨修水见了张大才特别高兴,又买鱼、又买肉,又是抓鸡,要好好地款待张大才一家。张大才与杨修水敞开心情叙旧,他们共同回忆着孤儿院的日日夜夜,都说离开孤儿院后相互非常思念。

第二天,张大才一家和杨修水一家,来到了水桥公社,看望李天明和刘传能。李天明有双喜,一是由他负责的水桥公社油菜移植获得成功,已在全公社全面铺开。二是李天明也生了一个儿子,已经一岁多了。李天明见张大才、杨修水两家人都来了,真是喜出望外,他赶快叫人到公社学校去喊来了刘传能。

刘传能来了,当年的四弟兄又聚齐了,三个哥哥都拖家带口了,只有刘传能还没结婚。

吃饭的时候,张大才建议刘传能近期就结婚,因为刘小玲也不小了,可以结婚了。张大才说他很快就要去上大学,刘传能要是结婚晚了,他就不能参加刘传能的婚礼了。李天明、杨修水也在一边催促刘传能。

当天晚上,张大才、杨修水两家,都住在李天明家,刘传能回家与养父母商量结婚的事。 

刘传能一说出他打算结婚的想法,养父、养母就高兴起来,立即喊来刘小玲,问刘小玲有什么想法,刘小玲羞涩地说她听父母的。养父,养母立即商量,就在张大才上大学之前让刘传能和刘小玲结婚。

第二天,刘传能告诉三位哥哥,说他的养父、养母,安排他和刘小玲在张大才上大学之前结婚,三个哥哥和嫂子听了一起鼓起掌来。

张大才又问各位弟兄,有没有困难要他帮忙解决。李天明说他们夫妻俩工作很好,没有任何事。杨修水说他们夫妻俩做点工分,做点烧饼,日子过得也很好,他们就以种田和做手艺传家,吃个本分饭,没有什么事。刘传能说他还没结婚,更没有什么事。

李天明说:“老小说得不对,他还真有事,刘小玲会中医,应该给她在公社卫生院安排一个工作。”

张大才说:“老大说得对,让刘小玲到公社卫生院去当中医,我来安排。”

张大才说着,就和李天明一起来到水桥公社打电话,他先给县卫生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刘小玲安排到水桥公社卫生院当中医,县卫生局长满口答应,说马上就办。接着他又给诸葛琵打了电话,叫诸葛琵亲自过问一下刘小玲的事,诸葛琵回答请张大才放心,她马上就给水桥公社卫生院打电话,叫他们让刘小玲先去上班,手续随后就到。

刘小玲上班三天后,正式手续也到了水桥公社卫生院。这一天,也是她和刘传能结婚的日子。

刘传能和刘小玲的婚礼,就在学校分给刘传能的一间房子里进行,反正天气不冷,就在学校外面摆了两桌,赵小翠和陈小阳就当厨师,唐小雨当伴娘。除了四弟兄,他们还请了校长和老师,以及乡卫生院的院长。

张大才显得特别兴奋,也感慨颇多,他想着四弟兄都成家立业了,除了杨修水一家一心务农外,其他三家都吃上了皇粮,也可以说成了人上的人了。觉得他们当年瘦弱的身影,稚嫩的双腿,已经翻过了人生艰难的大山。喜宴上张大才带头开怀畅饮,今天吃的是他老小的喜酒,他轮杯把盏无所顾忌,喜乐心情十分难得。他打从当上大队副主任到如今,说话、办事、为人,都要想了再想,十回有八回由不了自己。他现在是副县长,每次喝酒大家总是向他敬酒,今天他和弟兄们在一起喝喜酒,用不着摆架花子,一杯接一杯地喝,酩酊大醉才算快乐。

张大才真的喝醉了,他第二天醒来时,唐小雨给她熬了稀饭,煮了五香蛋,让他好好地吃了吨早饭,吃过早饭,张大才和杨修水各自回家。李天明和刘传能在送张大才和杨修水的时候,李天明背着所有人的妻子,当着弟兄们的面,说:“老三,你进步很快,也聪明能干,做了很多重要的工作,像水利整修这样的大工程都是为民办好事。但我们也听到一些传言,说你喜欢搞形式主义,还说你跟诸葛琵之间说不清。在老百姓眼里你的官已经不算小了,以后该注意的地方,还要注意,注意。”

张大才听了笑笑,他说:“老大是好心,我知道了,其实没什么事,大概是我进步快了点,有人不高兴。但我一定注意,请弟兄们放心。”

四月份,张大才按期来到省城进入大学学习,他本来以为自己年龄很大,文化底子也可能最差,同学们熟悉后,他才知道自己是全班三十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现有的文化状况也不是最差。他学习抓得很紧,像干工作一样,深怕落后。他课余的时候,经常到省直单位去看看熟人,送点小礼,为的是结交一些朋友,今后方便工作。

有个星期天中午,张大才在学校的食堂里打饭,遇到刚刚打过饭的窦苗苗,两个人就在一个桌上把饭吃了。吃过饭窦苗苗请张大才到她的房间里坐坐。

二人进入窦苗苗的房间,张大才问窦苗苗怎么也来上学了,窦苗苗说她刚来一个星期,是半年班的,学员都是有中专以上学历的科级以上官员,毕业后和张大才他们一样,也算大专学历。她是临时向汪亨君提出来要上学的,她并不回避张大才,说她给汪亨君那个老东西缠烦了,到这里来学习,是想找个清静。

张大才听着,也不好说什么,不断地呵呵着。

窦苗苗还说汪亨君不让她来,她就和汪亨君大闹了一场,汪亨君没办法,只好安排她来学习。

窦苗苗说张大才是她的老领导,她才和张大才说说心里话。她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说自己已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被汪亨君害得到现在还没找对象。

张大才说,官场复杂,他很同情窦苗苗,但又爱莫能助。

窦苗苗坐到张大才身边,扒到张大才肩上继续流泪,张大才掏出手帕为窦苗苗擦泪。渐渐地两个人缠绵到一起,互相生了情,张大才不知不觉抱住了窦苗苗。

两个人尽欢以后,窦苗苗说:“大才哥,我很敬重你,你可一辈子不要忘记我,你可要像对待诸葛琵一样对待我。”

张大才听了窦苗苗的话,大吃一惊,忙问:“这话怎么讲。”

窦苗苗说:“大才哥,谁不知道你和诸葛琵私通,但是谁说谁呀?我与汪亨君之间的鬼事,也有人讲,我在你面前都不回避,我说一下你,你用不着遮掩。人就这么胡闹呗。我又不想什么进步,不会拖累你的,而我的社会关系网都可以给你用。”

张大才张口结舌,说:“哦,哦,你能把我当知己,我很高兴,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不过,你不要就这么被汪亨君控制了,你要抓紧谈对象啊!”

窦苗苗说:“我在谈朋友,谈得快差不多了,结婚时我请你。”

张大才说:“那好,那好!”

窦苗苗说:“大才哥,你想当河口县的县长吗?”

张大才笑笑。

窦苗苗说:“我知道你一定想当,你喜欢当一把手,你也有能力和魄力当,在你回去之前,我跟汪亨君说说,让他安排你当河口县的县长。我听汪亨君说,他准备提拔蒋至,现在有许多人听到了一点风声,都想争下一任河口县县长的位子,市直有人想,河口县的常务副县长也在想。汪亨君觉得你工作很突出,不让你当县长不好说,但找他的人多,很可能轮不到你当。所以他本打算把你先调到市计划委员会当副主任,然后再安排别人当河口县的县长。你真聪明,突然提出要上学,这一步走得好。但你要当上县长那样的官,不找人不行,光凭干,干得再好也没你的份。现在有好几个人把汪亨君盯得很紧,看样子他感到头疼,给他打招呼的人都是都比他官大,他怕得罪人,一时难以决定。我来的时候,我就叫他拖着,拖个一年两年,大家就不想了,你正好学习完了,回去就能当河口县的县长。”

张大才说:“好,既然我们是好朋友了,我听你的,请你多帮忙。”

这天晚上,张大才请窦苗苗到饭店里吃了一顿饭,然后两个人就牵着手逛街,偌大的省城,谁也不认识他们。

窦苗苗说:“大才哥,你谈过恋爱吗?”

张大才说:“我谈是谈过,但那时在农村,连手也没牵过,嘴也没亲过,互相连一句‘我爱你’的话也没说过。你不是正在谈吗?给我说说谈恋爱是什么样子。”

“谈什么呀!”窦苗苗说,“汪亨君那个老东西老是在搅合着,我都不敢公开,只是和对方偷偷摸摸地、例行公事般的来往,来往,一点味道也不有。我来的时候就想,这半年和你在一起学习,我们好好玩玩。”

张大才说:“很好,那我至少这半年不寂寞了,你走了,就要把我想死了。”

二人一直玩到半夜才回学校,窦苗苗对张大才说:“今晚你到我房间里去住,我房间里的那个人回家还没来。你敢去吗?”

张大才说:“有什么不敢去的,我中午都敢去,夜里还不敢去!”

如此,张大才和窦苗苗在一起混了半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十二、巧妙辞去副主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