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0 点击数:2346次 字数:

黄贵初用脸贴紧她的脸,用身体贴紧她的身体。她的命运自被石坪村一碗可乐改变之日起,身体给无数面孔各种体型各种身份的男人作过铺垫,唯有今晚的这个男人令她心甘情愿、心足意满,令她似忽然间才明白并享受到真正的性爱乐趣——它定是灵与肉双重的接纳与相融。

秋旖沫与黄贵初开始同居了。秋旖沫给他配了一把租屋的钥匙,黄贵初于是不几日后便把自己的行李箱提到福园小区来了。他不再于周末晚到吉安美发店来,而是每晚从厂里下班后直接就到租屋等她。

温静如水的日子一天天流逝,眼看着年关就来了,美发店里比以往都更加忙碌。拉直发的少女、烫卷发的少妇、染黑发的老妪还有前来理短发的男人、孩童总是络绎不绝。店里每个员工都忙忙碌碌,那个阿发似乎都没有闲暇骚扰秋旖沫了。秋旖沫以为是自己与黄贵初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个阿发终于识趣了,可是有一次他边理发边小声对秋旖沫说:

“唉,你找的那个男朋友也是你们江西的?依我看哪,他八成早成家啦!你可别被他骗了!”

秋旖沫不理会阿发,她觉得这个阿发对黄贵初妄加论断,无非是酸醋心理作祟。她平常不大喜欢这个阿发,但并未到非常憎恶的地步。彼此都是同事,每天又都要打交道,加之品尝了爱情的喜悦,令她似乎有了宽怀的能力对阿发的言行作一而再的包容。

春节一天天迫近,美发店里的同事陆陆续续回家过年去了。到腊月二六,宁晓彤也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离开了。临别前,秋旖沫问她年后是否还回来,宁晓彤却只是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宁晓彤和男友的婚期并没有完全确定下来。

“如果暂时不打算结婚,年后你一定回来啊,有点舍不得你哩。”秋旖沫说。

“傻妹妹,你不是已有男朋友了吗?”宁晓彤笑道。

秋旖沫笑而不语,只是她自己从没有回家过年的念头。原本自己就是逃着出来的,如果再回故乡,秋旖沫不知爸爸又如何对待自己,她是否又有机会再出来。

到次日,黄贵初也要回老家过年了,本来他是想赶在腊月二四回老家过小年的,但得知秋旖沫不回去时,黄贵初便将行程提晚了几天,买了腊月二七晚上的长途汽车票。临行前,他给了秋旖沫五百块钱,让她过年给自己买点东西。

黄贵初走后,秋旖沫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与寂寞。她才明白这段时间的所有快乐温馨,都是与自己相识近两个月的这个男人给的。他一走开,那些快乐似乎就原原本本给收回了,留下给她的是每晚孤枕卧床的思念。

接下来这几天,秋旖沫每天照例赶早去美发店上班。在充实忙碌的工作中,她才能将那些莫名的孤独空虚暂且摈除。年关来做头的顾客很多,但人手却较少,有时老板和老板娘都不得不齐来上阵。到除夕夜头一天,美发店里除了老板一家人,店员只剩秋旖沫和阿发两人了。阿发家就在本地,在晚上六点多给一位顾客做完头也向老板告假回家吃晚饭去了。店里就只剩秋旖沫一人忙忙碌碌。晚上她给好几位顾客做了头,忙到十一点多才一人拖着有些疲倦的身子回福园小区。

大年三十那天店里放假。清晨秋旖沫老早就醒来。小区里家家户户浓浓的过年气氛刺激着她,令她躲在租屋里感到百无聊赖。她索性拿了黄贵初给她的五百块钱从屋子里出门,一个人到大街上闲逛。好在,年三十的上午许多店面仍照常营业,不远处商场各种促销打折的叫卖声仍此伏彼起。秋旖沫漫无目的地边走边看,然后信步踱进一家手机专卖店。经不住营业员的游说,秋旖沫买了一部手机。付了钱,拿了手机出来,她又感到苦闷无聊。

现在无论走到哪儿,随时都能信手给家里拨打电话过去了。可是她不想家,也不敢打电话给家里。她不知道爸爸接通电话后会如何在电话里暴跳如雷詈骂自己。她只是有点想念奶奶。当初回家里她还说过永远不离开奶奶的话,可是不足一个月时间,自己就和奶奶相隔千里了。她不知道奶奶会不会怪自己,不知道奶奶是否会认同爸爸说的,自己就是个满嘴谎言的人。——她不知道这会就算她鼓起勇气,又能跟家人说上些什么呢?

秋旖沫前思后想,最终没敢拨通梅婶家商店的那个公用座机号。她心里烦闷,不觉已走到车站旁,干脆乘上公交车去龙岗散心。下车后她来到一家大型商场闲逛,几乎看遍了商场服饰区的所有女装,然后给自己挑了一套新衣服。临近中午,她在商场附近一家小餐馆点了两个菜吃了。她吃得很饱,预备着晚上不出来吃东西。可想想今天就是除夕,于是结账后又在一家熟食店买了些烤卤菜,然后乘车返回南约福园小区来。

回到租屋,仍感无聊。她把身上的衣服换了,把新买的衣服换上,租屋里只有一面小圆镜,她看不出整体效果。之前在商场已试穿过的,她想象如果穿着这套新衣服出现在黄贵初面前,他一定会赞美自己的好身材。——啊,黄贵初离开没几天,她便觉他离开得太久了。这会她是多么希望他能陪着自己过这个大年夜!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禁不住胡思乱想。她蓦地想起了去年的大年夜,那在收容所度过的大年夜。她的心不禁为之一颤。她忽又想起了仍在深圳的侯佳明。侯佳明似很久不曾进入她的脑海了。去年这个时候,她曾天天盼着被视为深圳唯一亲人的侯佳明来看望自己。——可,命运弄人,许多事情的结局总出人所料。

秋旖沫想起自己这次在老家,侯佳明托他妹妹侯佳茵给了自己五百块钱。想到这里,她便打算归还侯佳明这笔钱。但她不愿意直接拨打侯佳明手机号。她猜侯佳明这个时候肯定是回老家过年去了,如果联系他,势必会让家人得到她的消息。想想反正也是闲着,于是她用张纸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装在一个信封里封好,写上“侯佳明收”,然后带下楼出了小区,又乘车来到了坪山。

秋旖沫来到侯佳明的机械厂门口,厂保卫亭里有个年纪大的保安在。秋旖沫走过去,把信封拿出来交给那保安说:“你好,麻烦你帮忙把这封信交给侯佳明。”

保安接过信封捏了捏,问:“你是他什么人啊?”

秋旖沫说:“我是他老乡。”

“好,不过他现在回老家过年去了,可能要等初五以后才来上班。”

“好的。”她说。她想起黄贵初也要等到初五回来。

秋旖沫转身又乘车从坪山回到南约来。福园小区许多原住户家门口都贴上大红的对联了。各种肉菜的香味在楼道里飘荡。似乎每个犄角旮旯都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秋旖沫在外面走了整天,这会感到有点疲倦,但肚子并不觉饿,干脆洗了澡就卧床休息了。可一闲下来,她又睡不着,脑子又开始止不住想念黄贵初。她要用这点单薄的想念来抵御遍身的孤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