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20 点击数:1527次 字数:

秋旖沫的内心为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充盈,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的感觉。她好像还从未在其他异性身上体会过这种感觉。可,当她想要彻底抛开一切,放松身心沉浸于这种感觉的时候,过往的疼痛又开始没来由地发作,抑制着她小小的欢乐。她常常反复不停地想,假如生命能够裁截掉过往的这两年,倒回到刚从鞋厂出来,然后遇到这家吉安美发店,然后遇到爱情……一切只是假如,她只祈求生命施与的这小小愉悦能渐渐将自己内心的忧郁冲淡中和,慢慢将所有疼痛的因子稀释减弱。——她想她需要的只是时间,不停涣散消解过往的时间。

之后黄贵初每个周末都如期而至。他在她眼里是那么风度翩翩,浑身散发着一个温文尔雅成熟男人的气息。她也渐渐习惯了等待,习惯了那个大她九岁的男人出现在美发店门口,然后推开玻璃门进来。美发店的老板和全体员工都已确定他们是在恋爱了,但秋旖沫仍有些患得患失。这美好降临得太突然,她感到有些措手不及。过往的疼痛与现时的快乐都犹如梦境。她似乎从来都只徘徊在梦中不曾清醒。

天气渐渐转凉,2002年的最后一个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中旬。因例假在身,那个下着骤雨的周五晚上,秋旖沫不小心着凉感冒了。白昼在美发店上班时,她还只是有些轻微鼻塞,下班回住所后便开始咽喉疼痛,并伴有轻微咳嗽。

秋旖沫不想请假,次日一早照常上班。而且,她惦记着周六晚是黄贵初要来看她的日子。周六整个白昼天气一直阴沉,雨似乎停了,但临到傍晚终于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没有头天那么大,顾客却因此稀少许多了。即便这样秋旖沫也不肯闲着,仍一如既往帮着做些店里的琐事。一直喜欢着她的老板娘好意劝她:“小沫,都感冒呢,坐下歇会吧!”

“多运动感冒才好得快呢!”她回应老板娘说。

只是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几乎要把秋旖沫对黄贵初到来的那点期待给隔断了。

没成想黄贵初照例来了,撑着把雨伞,出现在玻璃门外。当收拢雨伞推开美发店的玻璃门的时候,同事间“哇”声“嘘”声一片。秋旖沫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流,已顾不得他们会怎样议论了。

她不经意咳嗽了两声,黄贵初便关切地问:“感冒了?”秋旖沫点点头。黄贵初于是又关切地问她有没有看医生,有没有吃咳嗽药,然后又代她向老板请天病假。秋旖沫忙止住道:“一点小感冒算得了什么。”黄贵初便责怪她,说她不知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果换在其他时节其他人,秋旖沫或许会认为是小题大做的,可那时正是广东非典流行初期,她知道他的话不无道理。美发店关门打烊后黄贵初送秋旖沫回小区,劝她就在家好好休息。秋旖沫口头上答应了,可次日依旧照常来美发店。

她没想到,黄贵初次日下午竟特意从厂里请了半天假来看她。原本他是想去福园小区看她的。——他一早猜出她住在哪间屋,特意跑上楼敲了半天门才发现她不在,于是又赶来美发店找她。他给她带来了一盒板蓝根。秋旖沫见到他的到来,内心涌起莫名的感动,这会她感觉被一个人牵挂着是如此地幸福。

老板娘准了假,让秋旖沫早早回住所去休息。他们出门的时候,外面的雨其实早停了,但黄贵初照例把伞撑起来,好能扶着她的肩,让她躲在自己的伞下。

她和他的话语稍微多了些。从感冒聊到天气,从工作聊到同事,从故乡聊到亲友。间或一小会沉默时,黄贵初说:“我总觉得你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好像总特别忧郁,给人一种猜不透的感觉。”

秋旖沫淡淡笑了下。

很快到了楼下,秋旖沫有心请黄贵初上楼去坐坐,可最终说出口的话却是:“我到了,你回去吧。”

黄贵初点点头,嘱咐她要多些多喝开水、早些休息之类的话,然后看着她上楼才转身离开。

秋旖沫没有喝板蓝根,回住所自己调了些红糖水喝,晚饭也没吃,一会便躺下睡了。次日醒来时她觉得身体好了许多。例假也结束,再过了一天后身体基本无恙了。

两天后的晚上,黄贵初又来美发店等她。秋旖沫感觉意外,这还是头次在不是周六周末的日子见到他。他来看看她的身体好了没有,然后告诉她说,他这个月加薪了,刚好领了工资,他想等她下班后请她吃夜宵。

秋旖沫答应了。她跟老板娘打过招呼,提前和黄贵初从店里出来,然后他们打的去了一家名为“雅茗轩”的装修豪华格调优雅的茶楼。黄贵初叫了两杯红茶,要了些点心,然后两人一边慢慢喝着茶,一边东拉西扯地说着些家常话。

“尽管我猜不透你为什么如此忧郁,但你忧郁的样子的确很迷人。”黄贵初微笑着望着她说,“难道你是天生如此忧郁的吗?”

秋旖沫皮笑肉不笑。却才与他聊到关于故乡的话题时,她提到更多的是自己健在的奶奶和已故的爷爷。她想如果告诉黄贵初自己一直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或许他能明白自己忧郁的成因了。可是她不愿意把自己扮成一个弱者提起这些来博取他的同情。她想就让他去猜吧,她的神秘感对于他或许会永远存在——她内心的某个角落,永远不会也不必让他走进。

她不会让他走进他心的某个角落,可是这会她已让他走进了她情感的角角落落了。她感觉自己这刻如此依恋他。而且,在他们双双离开茶楼后的这个晚上,她还让他走进了她身体的角角落落。黄贵初送她去福园小区,他把她送到楼下时,没有像往常一样目送着她独自上楼,他和她仿佛都心照不宣地感觉到这是一个于他们都不同寻常的夜晚。他们没有说话,他只轻轻揽着她的腰,然后和她一起上了楼。

秋旖沫用钥匙旋开门锁时,让他在屋外先等会。他感到奇怪,也只好依她。秋旖沫进屋把门虚掩后迅疾地将那瓶擦拭下体的药水藏在了一个他看不见的角落,然后才将门打开,让他进来。

黄贵初打量着小屋里的一切,似要从小屋里一切的零零碎碎的物品陈设里破译出这个忧郁女孩的所有秘密。他自自然然地在她的床头边坐了下来。他抚摸着她床头边的洋娃娃,笑着说:“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每天晚上还抱着洋娃娃睡觉吗?”

他充满温柔的话语,令她觉得温馨而甜蜜。她挨着他身旁躺了下来。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她感觉体内有个不断沉陷的空洞,需要身边的这个男人将她的身体填满。而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似乎更迫切地想要走进她,想要打开她身体的所有部位,探知她肉体和灵魂的每一个密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