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8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9 点击数:1415次 字数:

又一个周末到来的时候,那个黄贵初果然于晚饭后到美发店里来了。秋旖沫正在给一位男顾客理发。自从正式上手后,秋旖沫的客源不断,有时老板娘也会介绍新来顾客给秋旖沫。这一周内秋旖沫已给十几位男顾客洗过头理过发了,可是她的脑海里仍莫名惦记着这位吉安的老乡。

见到黄贵初踏进店门的时候,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砰”地跳了一下。她假装没有见到他的到来,耳朵里却充分捕捉着他和李老板每一句不经意的谈话——

“黄师傅今天来洗头啊!”李老板说着,递给他一支烟。

黄贵初接过烟,目光瞟一眼秋旖沫,说:“店里老乡多啊,来你这里走走。”

宁晓彤在一旁朝秋旖沫又挤挤眼。

李老板好像也悟到了什么,便微笑着请黄贵初到旁边沙发先坐着,然后夸赞秋旖沫说:“是啊,我们这位新来的罗小沫,悟性高呢。其他人都是两三个月才满试用期,她还不到一个月就上手了呢。”

“是啊,我也觉得她很不错哩。”黄贵初倒一点也不避讳他们知道他对秋旖沫的好感。

然后他们开始天南海北地闲谈,谈时事,政治,地理,天文,也聊正流行的非典。黄贵初的目光不时瞟向秋旖沫这边,他得掌握他们说话内容的长短,好在秋旖沫给顾客剪完头有了余暇后随时终止与李老板的聊侃。

秋旖沫听着他们不经意的议论,内心充盈着一种久违的淡淡的温馨感。她正在剪头的那位男顾客也不时和她说话。秋旖沫偶尔回一两句,偶尔朝顾客笑笑,这时黄贵初便有些吃醋的样子望向秋旖沫。

秋旖沫手上那位顾客终于付完钱离开了。黄贵初便在与李老板闲聊的间隙立起身,走向秋旖沫说:“小沫,歇一会吧?”

宁晓彤和李老板、老板娘在一旁善意地笑。只有那个平日仍会挑逗秋旖沫的阿发为不好当着他们的再行骚扰而漠无表情。

秋旖沫礼貌地问道:“黄先生等这么久是要洗头吗?”

黄贵初怔了下,接话道:“好,就帮我洗个头吧。”

秋旖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离下班还有些时间,便引黄贵初到洗头床边躺下去。秋旖沫给他打湿头发的时候,黄贵初抬起一只手紧握了一下她的手。秋旖沫感到如触电一般。这若换成是阿发,秋旖沫会立马将手抽回去的,可是这会她迟疑了好几秒,才轻轻将手抽回,然后继续给他洗头。

“你不高兴我来看你吗?”黄贵初说。

“没有。”秋旖沫淡淡地说道。

“那就是高兴我来看你?”黄贵初又说。

“难道除了高兴或不高兴,就不可以有别的情绪吗?”秋旖沫说。

“哦,那是什么别的情绪呢?”

秋旖沫不答。

“我没有影响你工作吧?”黄贵初没话找话。

“没有,我这不正在工作吗?”

“好,那我下次可不可以来这里看你不洗头?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来看你肯定是洗完澡洗完头换了干净衣服来看你的。”

秋旖沫抿嘴不答话,只轻轻地用指肚在涂满白色泡沫的头发里来回按摩着。有种从未经历过的淡淡的欢乐在她的心里翻涌。她小心地按捺住这莫名的欢乐。

店里只剩黄贵初这一位顾客了。秋旖沫给他洗好头,也差不多到了美发店关门打烊的时间。宁晓彤见这情形,跟秋旖沫打声招呼提前走了,阿发几乎是趁黄贵初未留意狠狠瞪了他一眼才离店。最后黄贵初和秋旖沫一同从店里出来。

黄贵初和秋旖沫随意地聊着些稀松平常的话。秋旖沫也不多说,只是他问她才答,惹得黄贵初不得不把一些陈述的话语都改成了问句。秋旖沫只是“嗯”“哦”地回应着。可这会她发出的每个语音在黄贵初那里都显得珍贵。黄贵初把秋旖沫送到福园小区门口时,秋旖沫让他回厂去。可是黄贵初坚持要送她到住所楼下。小区里没有路灯,他说他担心她的安全。等到单元楼底下时,黄贵初就不再坚持送她上楼了,只在楼下看着,一直听着她上楼的脚步声到了她所住的三楼,并听着她把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秋旖沫关上门拉亮灯后赶紧悄悄跑到阳台上来看,但从阳台的那个位置没有看见黄贵初。她并不知道黄贵初其实就绕到了那栋楼的前面,然后站在一棵没有路灯的树底下一直在等着那个单元里的某盏灯亮起来。等到灯亮起来的时候,他也基本判断出了她所住的位置,然后转身走开。

秋旖沫内心里开始有了小小的期待,这种期待时而令她感到一丝淡淡的快乐,时而令她受着小小的熬煎。她不避讳让同事兼好友宁晓彤知道。她需要有个人来分享她的心事。她们一起下晚班回小区的时候,宁晓彤便常常打趣道:“那个黄贵初这周末会不会来看你呀?他人长得挺帅的。”

秋旖沫便也玩笑道:“你和他才是真正的老乡,认识更早,你和他才合适哩。”

“你呀,编派到我头上来了。我看他眼光高着呢。而况,我已经有一个多年的男朋友了。”

“真的?你男朋友在哪?”秋旖沫问。

“他是湖北人,在湖北黄冈那边一家运输公司跑车,追了我很多年了。可能年后我就辞职回那边跟他完婚了。”宁晓彤说这话时的语气是充满幸福的。

秋旖沫“哦”了一声,她蓦地想起也将在年关左右与男友完婚的阿玲。她想到宁晓彤有一天早晚要离开,心里忽然又生发莫名地感慨,但没有显露出来让宁晓彤知道。

之后,黄贵初每个周末的晚上都准时西装革履出现在吉安美发店里。有时他跟李老板或老板娘聊会天,有时就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秋旖沫给其他顾客做头。原本秋旖沫还为同事知道他来看自己感到难为情,渐渐也就习以为常了。黄贵初来的时候她并不总是忙,但她不想就在美发店里与他作无关工作的聊天,于是仍常常没事找事地帮店里做些其他零碎的杂事。似乎他来到店里看着她的时候,她觉自己身上倍增了青春活力,做起事来似乎一点不觉得劳累。

美发店里的那个阿发,知道黄贵初周末会来看秋旖沫,平常非但没有收敛,反而骚扰得更甚,几乎瞅准机会就会与她作肢体有意无意的碰触和身体有意无意的摩擦,出格言语的挑逗常常弄得秋旖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但到周末晚上黄贵初来的时候,阿发忽然就变规矩了。即便挨着秋旖沫身旁走过,他也像躲着什么一样有意绕开几步,而整个晚上他不再和秋旖沫说上一句话。

黄贵初有时喊秋旖沫过来歇会,秋旖沫只笑笑,也不再问黄贵初是否要洗头了。她看得出他是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过来的。等到店内关门打烊的时候,黄贵初便先一步走到门外,等着秋旖沫从店里出来,然后又将她送到福园小区去,再等着她上楼,直到听见楼上传来门锁打开的声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8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