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7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9 点击数:1359次 字数:

美发店前面一方都是透明的玻璃墙,天色因而亮得早。秋旖沫老早就醒过来,起床洗漱完毕,便开始用抹布擦拭台面,用拖把拖地板。一些卫生死角也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墙壁、玻璃门都擦拭了一番。投入到劳动中令她有充实感,也似乎只有在不停地努力工作中,她才能迫使自己的脑子不去胡思乱想。

之后秋旖沫每天在店里起早贪黑,忙忙碌碌十来个小时以上,偶尔有点空,也不肯闲下来。因为吃住在店里,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轮到休息时她也照常出工。为此,秋旖沫深得老板娘的喜欢,原本两个月的学徒试用期只改为一个月了,实际在十一月底的时候,老板娘就试着给秋旖沫介绍顾客,让她独自上手拿提成了。

秋旖沫和宁晓彤相处也十分融洽,两人情同姐妹。有时秋旖沫觉得宁晓彤的出现就是为了取代不再联络的阿玲。为此,秋旖沫对吉安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十二月初秋旖沫老板娘发给了她六百块薪水。手头有了余钱,秋旖沫便想尽快从美发店里搬出去,因为性病不时复发,有时身体痒痛得厉害也只能强忍着。她需要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也好悄悄去医院查看自己的病情。秋旖沫在领到工资的次日,宁晓彤租住的福园小区恰巧有人招租,一个很小的单间,正适合秋旖沫独自居住。宁晓彤都帮秋旖沫把价砍好了,就一百来块钱。从美发店搬出去时,老板娘也特意给秋旖沫准了两天假,让她把租屋拾掇好。

秋旖沫收拾好了屋子,当即便去了趟附近医院,向主治医师讲述了自己的难言之隐。当然,她是虚构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男友,一个花心才染上性病又不慎传染给了自己的男友,才使自己告诉医生病因时不难么过分难堪。

医生给她开了些擦拭的药物,并叮嘱她每个月来医院复查。药挺贵,相当于多交了一个月房租了。没办法,这个钱再贵也得花。随后秋旖沫在附近超市买了些日用品,还奢侈地给自己买了一个漂亮的布娃娃,她想晚上把布娃娃放在床头边给自己作伴。秋旖沫还不忘买点袋装零食和一些塑料小玩具,于来美发店上班时带给老板娘的女儿贝贝。

工作和住宿都落实了下来,药物擦拭之后病情也明显得到了稳定,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也过得波澜不惊。这样平常冬月里的第一个周末晚上,秋旖沫在美发店里遇见了也是吉安人的老乡黄贵初。

黄贵初和宁晓彤差不多年龄,是吉安美发店里的常客,每个月都要选择一个周末来店里剪一次头发。老板和老板娘对他挺熟,每次见了面彼此都会以老乡的名义寒暄一会。偶尔老板李超生会递给他一支烟,黄贵初有时推辞,有时客气一番也便接过来。当然理发不好抽烟,也不好别在耳朵上,于是他就在手中拿着。李老板他们只知黄贵初是附近一个模具厂的模具师傅,老家在吉安遂川,除此并无更多了解。许多常客来店里会认定自己喜欢的某个理发师傅剪头,但黄贵初见谁有空就让谁来剪,对理发师并不挑剔,每次剪好头,对着镜子随意照一照,付了钱就跟老板打声招呼后便径直离开。

这次黄贵初来店里的时候,正拿手机打着电话。当他挂断电话的时候,一眼便留意到了新来的秋旖沫。李老板和他寒暄,他也是有口无心地回应,目光一直打量着秋旖沫。然后,他回头问李老板说,“那位是新来的员工?”

李老板点头道:“也是江西老乡呢。”

于是黄贵初便微笑走向秋旖沫道:“小妹,今天就指定你为我剪头了。”

秋旖沫上手没几天,只给女顾客做过两个烫发,一个剪发,而给男性只剃过一个头,并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剃完。老板娘和宁晓彤在一旁鼓励,秋旖沫于是点头,引黄贵初到洗头床那边躺下来先洗头。

秋旖沫在给黄贵初洗头的时候,黄贵初便问她:“小妹你也是吉安人?”

“不是,我是高安的。”秋旖沫说。老板说过了,在店里边弄头边跟顾客聊天也是留住客源的一种方式。秋旖沫不愿主动与顾客聊天,但出于礼貌,对于顾客还是有问必答。

“哦,那也是江西老乡了。小妹你叫啥名字?”

“秋……哦,我叫罗小沫。”除了那天应聘老板和老板娘问过自己,秋旖沫这是头一次向顾客报出自己的名字。她对自己改过的假名一时还习惯不过来。

“小沫的手指真柔,让你给洗头真可是一种享受。”黄贵初的头发上全是白色的洗发液泡沫,秋旖沫的手指在他的头发之间轻柔穿梭。

“谢谢夸奖。”秋旖沫说。

“我叫黄贵初,富贵的贵,初恋的初。今年二十七岁,还没有结婚。”

黄贵初说这些的时候,秋旖沫心里暗觉纳闷,他一本正经跟自己说这些干什么?

洗好头,黄贵初坐到了镜前的椅子上,秋旖沫拿起吹风机将头发吹得半干,然后给他系上围布,拿起剪子和推子给他剪头。秋旖沫察觉自己在理发的时候,黄贵初便在镜前看自己。她怕因为自己是新手,他会对她多有挑剔,因而有点紧张,也更加专注地理发。

这次理发时间仍很长,可黄贵初似乎并不介意。甚至他还安慰秋旖沫说:“小沫,慢慢来,我的脑袋以后就给你做试验品了。”

听了这话,秋旖沫心里感到莫大安慰,对这位吉安老乡也陡增好感,但她仍不太主动和他交流。理完发,又洗过头,这位顾客重新坐到镜前来,秋旖沫给他吹风,然后在镜子里两人的目光相遇。

秋旖沫在镜子里发现一张目光炯然、鼻挺如峰的英俊男人的脸。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理发的效果,还是这个男人原本就帅气,内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羞臊,赶紧低下头继续吹风。

“嗯,不错,挺好,我挺满意。”最后黄贵初从座椅上站起来时对着镜子说。

秋旖沫也感到欣慰。她看着镜子里的黄贵初,发觉黄贵初的目光又在自己身上。

黄贵初离开前,转头轻声对秋旖沫说:“下周这个时候我休息,来这里看你好吗?”

秋旖沫不置可否,她有点紧张,生怕他的话传入老板和其他同事耳朵里。她扭头去看宁晓彤,宁晓彤朝她挤挤眼,仿佛他对她说的话已悉数被宁晓彤猜透。然后她又回头去看老板和老板娘,他们好像没察觉异样,而那个阿发则一脸不屑的神情对着他们。

秋旖沫在低头沉默里目视着黄贵初的背影离开。

美容院关门打烊后,秋旖沫和宁晓彤一起下班回福园小区,然后各自回住所。秋旖沫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临睡前脑海里一直浮现这个顾客黄贵初的身影。她知道他的话当不得真,可内心竟有些止不住地隐隐盼着下周末的到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7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