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3-18 点击数:2113次 字数:

刘团长和县长进来,见宋文龙容光焕发,惊得刘团长直喊:“咦咦咦……!活了他活了,不再神精了,要不装够啦?” 宋文虎也跟进来,喜眉笑眼问:“文龙弟你舒坦啦!?啊,啊啊啊?” 李成义挺肚背手乐得顿觉轻松了,心想责任减一半,笑眯眯冒出家乡村话,坚持身份还打官腔:“好好好,真的好,特别的那么十分好,没事当然会更好。” 官气十足说废话。宋文龙蔑视着李成义,把他盯得很难堪,然后厌恶地拨开说:“西县的县长换太勤,头前走的后者不认,个个像狗屁,请别挡视线!” 眼神依旧梦着远方。

四娘娘拿着药方哭:“龙儿开口了?终于讲话了!” 宋文龙瞧着他亲娘,痛苦皱眉想辨认。 四娘娘便心疼道:“龙儿吔,再说呀,娘在着急啊!” 急出泪水来。 宋文龙遥望窗外欣喜道:“俺望见,广阔田野和远山,河水清潺潺。俺望见,原野起风道旁绿柳田野庄稼尽摇舞。俺听见,农人歌谣祖祖辈辈!” 刘团长鼓眼奇怪道:“咦,咦咦咦?什么乱七八糟的,窗外明明是高墙,谁能见个啥?这不还是傻的吗?”

四娘娘放声哭起来。

宋文龙睁眼望他娘,将指比在唇上说:“嘘嘘嘘,须静听,大皮靴和军歌声。再听再请听,黄河正怒吼!” 讲完皱眉仔细寻。 宋文虎见了心酸哭:“文龙弟弟呀,日本的确拱来了!”

李成义念过北洋大学,听出名堂兴奋地说:“让他把那心里的话讲出来。” 言毕弯腰问文龙:“到底想说啥?说吧说吧,想要跑去哪?说吧说吧,想去陕北参加共党?” 李成义暗乐,让他摊上通共罪名,本县就不徇私枉法。 宋文龙望着天空说:“参军,报国!” 刘团长听了又一惊:“呀呀呀,不傻了!狗日的日本矮子真来了,参军报国对着呀!” 宋文虎便叹:“人被欺负成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心气神都丢哪了?” 这时郎中说:“是被吓过头,身边的事不知了,心底那事冒出来。如果成天总咕囔,二十天后还这样,就算彻底傻透了。” 四娘娘抓住郎中哭:“救救孩子啊!” 郎中说:“娘娘请照方子抓,日熬一副一日三次饭前服,另需极静处调养,不受半点扰。一月后俺来,定有终论告。” 刘团长急了:“把个什么脉?没完没了啦,到底有救没救了?” 郎中说:“团长恐不知,受过惊吓的,最怕发烧胡话抽。今日俺看脉象弦滑,不抽不烧无大碍。” 又对娘娘说:“若想治这症,七静三分药,静在药先静则治矣,不静则废切不可忘。” 收下诊金揖让告辞挎箱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