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六章(7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8 点击数:2147次 字数:

那欢快的过往记忆在她脑海乍现,瞬间又被另一重思绪拉回冷冰冰的现实。她心想着,既然已和过去作别,那作别的就不仅是过往的屈辱不堪,过往的那些开心快乐同样不再属于自己了。她不可能再回表带厂或电子厂重新应聘,甚至不能再与厂里曾经的同事邂逅相遇。如果被她们遇见,问起自己这两年的状况,她该如何作答?只有小心翼翼地隐瞒,迫不得已地欺骗。她在她们面前将时常保持缄默或者渐渐习惯谎言。——她得与过去的人事彻底作别,与过去的自己彻底作别,必要的话甚至隐姓埋名,重新换一种身份。她甚至都给自己想好了一个名字:罗小沫。她也不知这个名字怎么就突然进入自己脑海的。“罗”是秋旖沫亲生母亲的姓氏,或者冥冥之中,她对从未谋面的亲生母亲从来就心怀眷恋,只是自己从来不肯承认。——是啊,如果母亲在,自己何须来受这么多的苦楚?!

秋旖沫边走边在脑海里漫无边际地冥想。她明白不能将目光只局限于那些工厂了,去个小饭店、食堂或者超市打份工也好。总之能够生存下来,吃再大的苦她也无所谓。——工作的劳累,那还能算真正的苦吗?她不指望今天来南约就能立马找到工作,所以心情并不急迫。她也暂时没有先租个房安顿下来再慢慢找工作的打算。时间还早,万一不成,她心想今晚就去找个便宜的酒店住上一晚。

她几乎走遍了整条街,经过一家家鳞次栉比的酒店、超市、钟表修理店、粮油百货店,也没见到人家的店门口贴有招工的信息。她不愿一家家跑进去询问要不要招人。曾经一次次找工作的挫败经历让她已然变得有些从容不迫。而况,她还要用一点时间来梳理自己刚从万念俱灰中挣脱出来的情绪。这样不停地游走也算是对心灵的一种舒放。

时间不知不觉已近中午,秋旖沫亦不知不觉走过一个十字路口,拐进了又一条街道。坐了整晚的火车,这会她身体感觉疲倦,于是找到就近一个小餐馆叫了碗河粉,顺便坐下来休息一会。

在小餐馆耗了近两个小时,秋旖沫才慢慢吃完午餐出来,然后沿着街道继续前行。走不多会,她忽然意外发现,街道对面一家敞开着大门的“吉安美发店”的玻璃墙上贴有招聘学徒工的信息。

秋旖沫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喜,急于得到一份工作的念望忽然又变得强烈无比。然而惊喜之余,她的心里又有些疙瘩,美发店那晶亮的玻璃门令她不由便想起布吉的那个发廊——她像逃一样离开的异度空间发廊。她唯恐这发廊是和异度空间一样的性质,里面同样做着挂羊头卖狗肉的肮脏勾当。她站在原地,盯着玻璃门上那个招工信息凝望了半晌,踌躇着不敢走过去。

这时,只见一位穿着红底碎蓝叶筒裙的中年女子挎了个手提包从里面走了出来。那中年女子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边走边用手整着自己刚在里面做好的染成栗色的大波浪卷发。

秋旖沫灵机一动,疾走几步穿过马路又装作恰巧迎面走到那中年女子跟前,故意打量了下那女子的发型,然后面带微笑说:“大姐,您的发型真好看,是在前面那家美发店里做的吧?”

那中年女子见有人夸赞,更是一脸灿烂的笑容说:“是啊,就刚才在那家吉安美发店做的。”说着回头用手指了指那家吉安美发店。

“哦,我正也想去做您这样的发型呢。价格挺贵的吧?”秋旖沫随口说。

“还好吧,花了一百二十块。——哎,我看你还是个年轻姑娘呢,也弄我这样的发型会不会显老气了啊?”受了夸赞的中年女子回馈秋旖沫一脸真诚。

“不会,现在这发型又不分年龄段,再说您看着就很年轻啊。”

“哦,是吗?为了搞这发型,我午饭都还没吃呢。”那中年女子欢快地说着,然后一脸满足的笑容走远了。

秋旖沫走到美发店前,从旁边朝里张望,看到里面有好几位男女顾客正坐在镜前理发。她仍有些犹豫,恰巧一个四五岁扎着对羊角辫的小女孩抱着个小圆球走出店门到马路边来玩球。一会,又一位三十来岁留着蘑菇头的女子追了出来,拾起球对那小女孩道:“贝贝,告诉你多少回了,不要到马路上来玩,外面很多车,很危险的!”

那女子牵起小女孩贝贝的手,转身看见秋旖沫一直站在店门口,于是职业性的习惯打量了下她的头发,和颜悦色地笑道:“是来做头的吗?进去吧。里面不忙,不用等太久的。”

秋旖沫听她喊自己进去,又有孩子在身边,便断定这女子是这美发店的老板娘,也能断定这是家正规的美发店了。秋旖沫指指玻璃墙上的招聘信息,礼貌地问道:“我不是来做头的,请问你们这里还招学徒工吗?”

老板娘打量了秋旖沫一眼,点头热情地道:“哦,招的。以前在发廊做过吗?”

秋旖沫听到“发廊”两字,心紧了一下,踌躇了一会,摇头说:“没有。”

“哦,没关系,认真学很快就会上手的。”老板娘说。

秋旖沫觉得老板娘很面善,于是跟在这女子身后进了美发店。秋旖沫感觉理发师和顾客的目光都齐刷刷落在了自己身上。一个额前一戳刘海染成黄褐色的男理发师见到是位高挑的漂亮女孩进来应聘,面露欣喜之情呆看良久,甚而捂着顾客的脑袋半天,直到手上的剃刀不留神掉在了地上,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神,于是赶忙捡拾起来继续干活。另一个头发全染成栗色的男理发师则大胆地对秋旖沫吹了声口哨。

老板娘把秋旖沫引到坐在收银台前一留着小胡子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面前,说:“这个女孩子想来我们这学徒。”

这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就是这美发店的老板,姓李名超生。他打量了秋旖沫一番,对她点点头,问道:“小妹怎么称呼啊?”

被问到名字,秋旖沫迟疑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说自己的真实名字为好,于是脱口道:“哦,我叫罗小沫。”

“小沫,这名字有意思,”李老板念了下她的名字,秋旖沫生怕他们要她出示身份证,还好,李老板只是说,“小妹刚来深圳不久吧,老家哪里的?”

秋旖沫迟疑了一会,想信口说自己是湖南的,又怕自己口音不对露出破绽,便老实回答:“江西的。”

老板娘笑道:“这么巧,又多了位老乡呢,我们也是江西的,老家吉安。小妹你呢?”

难怪美发店的名字都是吉安呢。得知他们来自故乡,加之先前好友阿玲也是吉安人,秋旖沫内心无来由地生出亲切感,便答:“我是高安的。”

李老板接着告知店里的薪资待遇:“我们这里学徒工两个月,发放基本生活费,没有提成;自己完全上手后底薪三百,每接待一个顾客拿百分之三十的抽成。一般每月至少都有八九百块,多则逾千元。今天比较晚了,要是没有意见,明天上午八点你就过来上班吧?”

秋旖沫并不太介意能拿多少钱,现在她要的是有个地方落足,平平淡淡生活,于是答应说:“好!”

“宁晓彤,来了位小徒弟了!明天你来带她!”老板娘指指一个正给顾客理发的女子,喊了声,然后转头对秋旖沫说,“她也是江西吉安的,明天你就跟着她一起学剪发吧。”

秋旖沫望过去,宁晓彤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梳着个丸子头,老板娘喊她的时候,那女子便回过头朝秋旖沫投过来一个友好的微笑。

秋旖沫想起住宿的问题,可不敢贸然提出,怕住宿解决不成,老板又反悔不让自己来上班了。还是等明天再看吧,于是她向他们告辞转身走出美发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7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