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九、悉心铺路
发表时间:2019-03-15 点击数:936次 字数:


张大才在李天明的鼎立相助下,顺利实现了上任第一年的重大计划,各大队的班子都得到了强化,由于扩大了自留地,实行了开荒和发展家庭副业的措施,老百姓不仅口粮相对多了一些,也有钱买油盐咸淡了。全公社老百姓都说张大才好。老百姓收的粮多了,相对公粮也交得比较齐,全公社卖的余粮在全县名列第一。这一年。水桥给蒋至争了脸,蒋至对张大才特别满意,又给他评了个优秀公社主任,让张大才到落后的公社做报告,介绍经验。

张大才所到之处,只是一般地介绍一下水桥的基本情况,并不夸夸其谈,他说他主要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向兄弟公社学习,反而把别人吹捧一通。介绍经验只有一条,就是坚决按县政府的指示和战略部署办,不能含糊,不打折扣。要说水桥,也跟大家一样,只是干了应该干的事,取得了一点小成绩,主要是全县的大好形势带动的,主要是蒋县长正确、有力的领导结果。

既然是介绍经验,张大才所到之处人家都要留他吃饭,他就借着机会和各公社的头头称兄道弟,广结广交,喊人家老前辈。路过别的公社时,也要去看望,看望。很快,他与全县三十几个公社的头头,都混得很不错。他又经常请人家到水桥传经送宝,用公款请人家吃喝,对人分外热情。

另一方面,张大才又安排诸葛琵到县直机关头头家送东西。诸葛琵凭着她的遇人熟和脸皮厚,没有她打不开的门扇,每到一家,都说东西是张大才叫她送的,都是一些水桥的土特产,让领导们品尝,品尝,试用,试用。所送的东西里包括上海牌全钢手表、皮鞋、茅台酒等等。那些得了张大才好处的领导,就多给水桥拨款,就想着点子给水桥奖励,张大才再拿那些钱循环送礼。久而久之,张大才总结出一条经验,你不送,就什么也没你的份,只要你敢送,就什么都有可能得到。

有了诸葛琵的帮助,张大才好比如虎添翼,办一般的人情小事,他都不要亲自出马,只是副县长以上的人物,由诸葛琵先打好路子,再由诸葛琵陪着他上门去送东西。这年五月份,张大才叫赵小翠做了十大瓶豆腐乳,浇上了辣椒糊和麻油,他和诸葛琵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往县城赶,自行车行李架上驮着瓶子,专程给县里的要员们送豆腐乳。二人齐心协力,就像送牛奶的工人一样,一家家地挨门送礼。每到一家丢下一大瓶豆腐乳,还有一个信封,信封里都装着两百元现金,都写着:你是分管某某的领导,我们这项工作获奖了,这是你应得的奖金。

领导们拿着奖金,无人心里不高兴。

张大才和诸葛琵送了一个晚上的礼,累得连自行都骑不动车了,他们就在一个小旅馆里鬼混了一夜。第二天,张大才一回到公社里,就接到了许多领导的电话,都是感谢张大才想着他们,鼓励张大才好好地工作。

这期间,诸葛琵怀孕了,快到预产期的时候,她就住到了娘家去生孩子。她生下一个女儿,满过月后,就带着婆婆回到公社上班。这段时间,诸葛琵显然不能与张大才多来往,她也不能四下去活动。

五个月后,诸葛琵要到前江市去参加民政工作会,她买了些奶粉和奶糕,把女儿和婆婆送回了婆婆的家。

诸葛琵从前江市回到水桥公社后,当天晚上,她就潜入了张大才的房间,两个人好似久旱逢甘霖,一阵不问死活地亲热以后,诸葛琵对张大才说:“亲爱的,市里就与我们乡下不一样,人家过的才是人的日子,那些人一个个都穿得洋呵呵的,逛着马路,那样一辈子才活得自在呢!我这次开会发现有一些人在市里活动,他们好像路子非常野,我觉得我们也应该与市里挂钩,在市里有了名望,县里的事才有我们的份。”

张大才狠狠地亲着诸葛琵,说:“我找个老婆不识字,找个骚蝤子倒是高水平。你说得对,我们要抓紧和市里挂钩。不过,这钩怎么挂呢?”

诸葛琵说:“有个机会,我听说市里的领导要搞什么乡镇抓点,我们县有三个点,你到蒋至那里去争取一个,那还不是一句话啊!”

张大才说:“争取一个点倒不难,就是工作忙,市里的那些老爷来了,哪有许多时间服侍他们。”

诸葛琵说:“你个孬狗日的,忙什么工作,把领导忙好了,不就什么都有啦!再说领导看到你忙,那不就是看到你的表现了,不就看到你的功劳了吗?”

张大才高兴地在诸葛琵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诸葛琵赶快穿上衣服,准备溜回自己的房间,她临走对张大才说:“亲爱的,我不陪你了,我们谨慎些,不要大事未办,就被人家捉了奸。”

第二天,张大才来到蒋至的办公室里。一进门蒋至就让张大才在他对面坐下,把个张大才当作爱将看待。

张大才说:“蒋县长,我有个想法,想跟你汇报,不知该讲,还是不该讲?”

蒋至说:“大才,你看你这人,我把你当弟弟看待,你在我面前,还有什么话不能讲,讲错了也算是知心话,我既不揪你辫子,也不打你板子。你放心大胆地说。”

张大才故意搓搓手,说:“那我就斗胆地说了,说错了请蒋县长指教。我……我听说市领导要到我们县里来抓点,把我们水桥当……当一个点行吗?”

蒋至说:“这事啊,确有其事,市政府办公室和我打过招呼了,我也想到了你们水桥,什么事交给你我都能放心。但是,我没想好。原因呢……原因就是汪亨君市长要到我们县来抓一个点,说是要尽可能抓后进公社。把他安排到水桥,有你在当然能搞好。可是你们水桥不是后进,而是先进呀,我就怕不适合。要是真安排很差的公社吧,又怕在领导面前暴露了阴暗面,不好看。”

张大才说:“你想得对,太差的不宜安排汪市长去。再说他们说的是尽可能安排后进公社,也不是一定要安排后进公社呀!如果真安排太差的公社,叫领导怎么抓,那不是让他们作难吗?弄得不好他们会不高兴的。而我们水桥,这两年在你的直接领导下是有所进步,但原来也一般呀!如果你把汪亨君市长安排到我们水桥去了,抓点见效也许比较快,那不是显示他抓得好吗?他一定很高兴,而且他会很快就能看到在你的领导下全县突飞猛进的大好局面。”

蒋至一听,说:“大才啊,你这个家伙,真是鬼头脑子,说得对,就请汪亨君市长到你们水桥去抓点,他去了你可要争气吆!”

张大才说:“没问题,请蒋县长放宽心!”

蒋至又说:“大才呀,我听说你们公社的组织员是个老人了,我打算提拔他到别的公社搞个副主任。他走了,你们公社的组织员就让诸葛琵当,那个丫头有头脑,应该用一用,锻炼锻炼以后,说不定是人才,民政员也让她暂时兼着。你看这样行吗?”

张大才说:“行,行!”他心里乐着,蒋至要动用的两个人,一个是赵小翠的二大大赵学建,一个是他的情妇,他当然高兴。

张大才看看蒋至,又补充说:“行,现在的组织委员的调令一到,我就给诸葛琵下任命。”

张大才回到公社里,一头钻进了诸葛琵的办公室。关上诸葛琵办公室的门,抱着诸葛琵狂吻一阵,问诸葛琵:“你找蒋至了吧?”

诸葛琵在张大才嘴唇边咬了一口,说:“找啦!怎么了?”

张大才说:“管用啦,他让你当组织委员兼民政员。”

诸葛琵说:“这当官呀,就是要找路子,找到了路子就要会跑,会要。只要会跑,只要会要,就有可能捞到一点稻草,不跑不要,鬼也不会管你。”

张大才说:“诸葛琵呀,诸葛琵,你何止是一个骚蝤子,还是一个琵琶精,我爱你!”

诸葛琵说:“我不就又多要了一个组织委员吗?赵学建还沾我的光升上别的公社的副主任了,是不是?”

张大才点点头。

诸葛琵说:“你还不抱抱我,我帮了你家亲戚的大忙呀!”

张大才紧紧地抱住诸葛琵,诸葛琵把他拖上了床,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无耻起来。

事毕,张大才系好裤子,来到李天明办公室,李天明正在看各大队开荒的汇报表。他见张大才来了,就说:“老三呀,开荒的形势不错,有的大队人均开荒达到了半亩,最多的过了六分,最少的也有三分。这样,加上自留地的收成和生产队分得的粮食,老百姓的口粮就没多大问题啦!”

张大才说:“好,好!这件事就这样,不要再说了,你我心里有数就行。把报表烧掉,不要让上面知道了。”

李天明立即当着张大才的面烧掉了开荒的报表。

张大才说:“老大,我与你商量一件事,就是蒋至要把汪亨君安排到我们水桥来抓点,很快就要来,你看我们怎么办?”

李天明想了一下,说:“我们现在生产形势很好,暂时没有什么花样好翻,是不是抓一下下半年的油菜移植推广。”

张大才说:“有把握吗?”

李天明说:“完全有把握,我在农技站试验了几年,试验很成功,产量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可以说万无一失。”

张大才说:“这是好事,我们把它当作一回事。另外我想,汪亨君一来,我们就要轰轰烈烈地闻风而动,眼前是不是抓一下打秧草,捞水草,施绿肥的事。”

李天明说:“没问题,这是正经事,我赞成。”

张大才说:“还要来点虚的,就是贯彻汪市长指示,强化形势教育,为前江发展多做贡献。”

李天明说:“这好像没什么实际意义,不要劳民伤财啊!”

张大才说:“这一条不搞可能不行,硬是不搞,我们就无法过关,也许我们还要倒霉。”

李天明说:“依你说,那只有搞了?”

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一天下午,蒋至等陪着汪亨君等一大帮子人来到了水桥公社,把个小会议室挤得满满的。

大家坐下伊始,汪亨君就哇啦哇啦地开始说话:“我们今天到水桥来,啊……啊,就是……啊,就是要在一年之际的春耕时节,大干、狠干,在这个当口上,啊……与基层面对面开展形势教育,进一步地、永无止境地、快速地、没有止境地发展大好形势,促进生产,我这里说的是促进各种生产,从,啊……从农业,到公社所有的手工业、商业、养殖业,要各行各业齐头并进,全面开花,锦上添花,啊……啊……我们这次要来真的,要来实的,要有方法步骤,要有计划措施。每个人都要担负起责任,干得好的,要提拔重用。今天我带来了市直的实权单位的负责人,比如农业部门、物资部门、财政部门、工业部门、商业部门,等等,他们会鼎力相助的。不说要什么给什么吧,但需要的都应该尽量多帮助解决问题。下面就请这些部门进行表态和指导。”

商业部门的负责人抢着发言,说保证水桥的商业供应,货源按市直单位对待,请市长放心。

接着所有到场的市直部门负责人都争先恐后地发了言,而且一个一个地加码,说得汪亨君脸上飞云流霞,乐不可支。他对坐在身边的蒋至说:“蒋至县长,你也说说吧!”

蒋至说:“我们坚决贯彻执行汪市长的指示。一贯到底,绝不含糊。水桥公社,首先要做到打铁必须自身腰杆硬,要拼命大干,实干,干死了也心甘。要尽全力,也就是要尽一切努力,为汪市长争光。作为县里,对水桥要作为第一重点,给予优先、不讲条件的支持。全县要把汪市长在水桥抓点当作一次动力,汪市长抓一个点,带动我们全县,水桥要好上加好,河口要更上一层楼。请汪市长,以及……以及市直的各位领导大大地放心,放心!”

汪亨君说:“好!水桥的主任说说吧。”

张大才说:“我是水桥公社主任……”

汪亨君打断张大才的话,说:“哦!你是水桥的公社主任,这么年轻,有为,有为,后生可畏,啊……啊……大有作为。你说,你说吧!”

张大才继续说:“我们高度重视汪市长亲自到我们水桥来抓点,这是对我们的支持和信任,我们只能干好不能干坏,具体安排是:一、深入贯彻汪市长今天的讲话,把贯彻讲话贯穿始终,永不放松。开展扎实的形势教育,发展大好形势,促进各项生产,农工商齐头并进。二、抓好春耕生产,以春耕带动全年,以体现汪市长抓点的实效,向市政府、县政府交一份满意的答卷。根据具体情况,当前以打秧草、捞水草为重点,每亩土地安排施用一千斤秧草,全公社拼死拼活也要施用三万吨秧草、水草,优化土壤,增加肥力,每亩增收五十斤产量,力争一百斤。三、安排好全年,秋种实施油菜育苗移栽,当年移栽面积力争达到百分之九十,争取每亩增产三十至四十斤。明年全公社铺开。四、各行各业支援农业,商业部门送货下乡,送货到田头,保证农用物资和生活用品供应,农机修理,农具加工制作,要确保生产需要,有求必应,主动服务上门。五、近期召开一次大会,传达学习汪市长及各位领导的指示,化精神为动力,说干就真干。我说的不妥,请汪市长批评。”

汪亨君带头拍着手说:“好,说得好,后生可畏,我看说得很不错,一套套地安排得周周到到,又积极进取,我没意见。时间不早了,我们散会。哎吆,哎哎吆……我的肚子疼,疼得难受,身上不舒服。”

众人看着汪亨君难受的样子,不知怎么办好?

诸葛琵走到汪亨君身边,弯下腰问:“汪市长,我当过医生,你除了肚子疼,还想拉肚子吗?”

汪亨君说:“想拉肚子的感觉不明显!”

诸葛琵说:“那可能是肠道有炎症。我扶你到卫生院去看看。”

汪亨君对蒋至说:“老蒋,你把所有的人带到县里去,一个不要留下,包括我的秘书,不要打扰公社里。我去看病,你们走吧!”

蒋至带着众人忐忑而去。

张大才和诸葛琵扶着汪亨君来到公社卫生院看病。

院长亲自给汪亨君看了病,说是胃肠有点炎症,但不严重,需要马上吊水。

诸葛琵指挥卫生院撤出一个最大、最好的病房,亲自铺好被子,让汪亨君躺下,先安排他吃了药,张大才喊来一个最漂亮的护士给汪亨君打吊水。护士为汪亨君挂上吊水,张大才站到床边,对护士说:“你就在床边守着,不要离开。”

护士说:“我就一个人,没事,我一定好好地守着,让领导满意。”

汪亨君看着坐在他床边的护士,不过十七八岁,亮亮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翘翘的小嘴唇红得像一朵桃花,一脸清秀,一脸美丽,身材也高挑匀称,是一个十足的透着青春气息和性感的小美人。他看着眼前的护士,似乎肚子的疼痛好了许多。

汪亨君对站在他床边的张大才和诸葛琵说:“你们都去吃晚饭吧,你们吃过晚饭在办公室里等我的电话,叫卫生院的人也都回家去吃晚饭,让我安静地休息一下,有护士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张大才还不想走,汪亨君说:“你走啊,听话啊!”

诸葛琵拉着张大才走了。他们叫卫生院的院长和医生们也走了。

所有的人都走过以后,汪亨君叫护士关上了病房的门。

汪亨君问护士:“你叫什么名字?”

护士说:“我叫窦苗苗。”

汪亨君说:“哦,你叫窦苗苗,难怪你长得像豆苗一样水淋淋的,又嫩又大方,真好看。”

窦苗苗莞尔一笑,问:“你觉得我好看吗?别人也这样说过。你是谁?”

汪亨君说:“我是市长,叫汪亨君。”

窦苗苗说:“呀!你是市长,幸亏事先没人跟我说,要是说了,我还不敢给你打针呢!

汪亨君笑着说:“你真幽默,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有什么可怕的?”

窦苗苗说:“你是大官,大官就叫人害怕嘛!”

汪亨君说:“大官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喜欢你的美丽。”

窦苗苗说:“你能看得让我一个小老百姓吗?”

汪亨君突然问:“苗苗,你想到市里去工作吗?”

窦苗苗说:“想去呀,那是做梦呢!”

汪亨君说:“做什么梦呀?我调你去,调你到市卫生局去当个小官,怎么样?”

窦苗苗说:“我愿去呀!你说的是真话吗?”

汪亨君说:“我说的绝对是真话,我们就这样说好了。”

窦苗苗笑着说:“大市长,那我就等着了。”

二人聊着天,汪亨君好不快乐,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汪亨君的吊水打完了,他的肚子似乎不疼了,他恢复了精神。窦苗苗拔下汪亨君手背上的针头,汪亨君顺势抱住她,把她放到了床上。窦苗苗本想反抗,但想到汪亨君说把她调到市卫生局去当小官,她就忍住了,而且还配合着汪亨君,二人厮磨了很久,让汪亨君好一阵兽性大发。

等到汪亨君和窦苗苗都穿好衣服,窦苗苗拉着汪亨君的手说:“大坏蛋,死不要脸的,我就等着到市卫生局上班啦,不要忘了!”

汪亨君说:“我怎么会忘呢?我就是忘了地球,也不会忘掉你。小乖乖,我还能不天天想着你吗?我一定尽快把你调到我的身边。”

张大才和诸葛琵回到公社里,吃过晚饭,张大才说:“真扫兴,市长来了,肚子疼,他妈的臭蝤子,出鬼!这下,好多事要泡汤了,说不定还要怪罪我们。”

诸葛琵说:“这有什么,他生病是他的身体问题,与别人有什么相干。这不正好给我们提供了多为他服务的机会。我们叫食堂烧饭的大嫂给他熬点稀饭,准备一点可口、清淡的小菜,等他打过吊水,就让他吃一点,他还不高兴死啦!”

张大才觉得诸葛琵说得对,就赶快安排食堂烧饭的大嫂熬稀饭,准备小菜。小菜是由张大才钦点,一碟韭菜炒鸡蛋,一碟瘦腊肉,一碟豆腐乳,一碟酱乳黄瓜,一碟炒腌芥菜,一碟咸鱼。

稀饭熬好了,张大才又叫食堂烧饭的大嫂蒸了几个馒头。一切准备好以后,张大才叫食堂烧饭的大嫂去休息。张大才拉着诸葛琵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等着汪亨君打电话来。寂静无人的晚上,张大才和诸葛琵一边等着,一边互相漫无边际地打情骂俏混寂寞。

大约到了九点半钟,诸葛琵说:“怎么还没电话,那一瓶吊水怎么打了两个多钟头?”

二人正在焦急,电话响了,是护士打来的。张大才叫护士陪汪市长稍坐一下,他马上亲自去接市长。

张大才和诸葛琵来到公社卫生院,汪亨君所在病房的门还关着,只听里面嘀嘀咕咕地说着话,好像很亲切,很兴奋。张大才轻轻地敲着们,护士开了门,只见汪亨君坐在病床边,神采飞扬,满脸笑容。

张大才问:“汪市长,好些了吧?”

汪亨君说:“好多了,好多了!”

诸葛琵说:“我们窦护士手艺不赖,把市长的病治得很好,功劳大大的。”

汪亨君说:“对,这小窦确实不错,工作好,态度也好。小窦,谢谢你,我走了,后会有期!”

汪亨君说着与窦苗苗狠狠地握着手。

窦苗苗细声慢气地说:“再见――”

汪亨君来到张大才的房间里,见张大才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杯刚刚沏好的热腾腾的茶,端起就喝。

张大才说:“汪市长你先喝一口茶,我们给你拿一点吃的来。

张大才和诸葛琵一转身,拿来了小菜、稀饭、馒头,汪亨君看了高兴地说:“你们哪来的这些好吃的?”

诸葛琵说:“这些是我们张主任特意给汪市长做的!”

汪亨君说:“好,好,这样的饭菜好,我平时陪客人吃大鱼大肉都吃怕了,就想吃这些好东西。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吃了。大才,你给县里打个电话,叫我的车子来接我。”

汪亨君吃过饭,正在给张大才交待工作,说他不可能经常到水桥来,张大才要认真地帮他抓好水桥这个点,要经常到他的办公室去汇报情况。张大才一一点头称是。

汪亨君还在喋喋不休地交待张大才第十条、第十一条……一声车鸣响起,汪亨君马上说:“我的车来了,我走了,大才,总之一句话,水桥的点,能上也要上,不能上,拼着命也要上,啊……啊……你知道了吗?啊……记着。我走了。”

张大才和诸葛琵送汪亨君上了他的灰色上海轿车,就是老百姓说的那种乌龟壳。

张大才和诸葛琵送走汪亨君,诸葛琵见四下无人,就把张大才拉进了她的房间,诸葛琵拥着张大才睡下,她一边乐着,一边说:“你个坏狗日的,真是吃屎的运气,这下你不仅可以到蒋至的办公室里去,还可以到汪亨君的办公室里去,你本来就精得像魔鬼,胆大得像豺狼,这下就看你怎么胡弄了,我就等着沾光了!”

张大才说:“你个骚蝤子,那是当然,我们是谁跟谁呀?你我狼狈为奸!”

诸葛琵恬怪地说:“混蛋,混蛋蛋,我们是情深如海的朋友,谁那么没品位,让你奸呀!”

张大才说:“那个汪亨君真有意思,怎么肚子那么疼,吊一下水就精神焕发,变得有说有笑,还那么兴奋。”

诸葛琵说:“你知道他和那个窦护士干了什么,说不定是窦护士把他的肚子焐好了。要不装也要装出八分带病工作的臭样子,怎么能乐乐成那样!”

张大才说:“对,不是贼不知道贼路子,你说得对,我听他们在病房里说话时,那声音就淫兮兮的。”

诸葛琵说:“管他个蛋呢,他们乐他们的,我们乐我们的!”

过了五六天,张大才收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打开一看,是市政府的文件,文件的内容是汪亨君和张大才等人的讲话,要求全市城乡认真贯彻执行。接着他又收到了市财政局直接拨的五万块钱和其他局下达的各项物资计划,有钢材,有化肥,有农药,有木材,有红糖,有咸盐,有布匹,有衣裳……不一而足。张大才心想,我操他奶奶,这市长有多大权力呀!他个臭蝤子到水桥晃了一下,这么多东西就像水一样淌来了。他最头痛的是,不知道那五万块钱怎么花。

除了张大才惊讶,另一个更惊讶的人是窦苗苗,那天他正在上班,接到了汪亨君的电话。

汪亨君说:“苗苗,我的嫩豆苗,想我吗?”

窦苗苗说:“怎么说呢……”

汪亨君说:“苗苗,我告诉你,你的调令下了,你到市卫生局基层医疗管理科当副科长,明天调令就能到你们卫生院。你拿到了调令就到市里来找我,我给你交待一些事。知道吗,知道吗?”

窦苗苗说:“市政府的人能让我找你吗?”

汪亨君说:“你就说你是我的侄女,说我叫你找我的,他们哪敢不让你找我?他们还要把你送到我的办公室呢!你记住,拿到调令就来找我,这几天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吻你,吻你,啊……再见!”

窦苗苗放下电话,简直是做梦,她居然调到市里去了,还当了副科长。她不知道,一个市长,怎么能耐就那么大,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又很犯愁,她一点也不知道副科长怎么当。

窦苗苗调走后,这件事被诸葛琵知道了,她羡慕不已。一天晚上和张大才在一起,她对张大才说:“那天晚上,窦护士一定和汪亨君劈腿了,汪亨君把窦护士调到市卫生局当副科长去了,那窦丫头已经上任了。当个市长权真大啊,干什么都随心所欲。大才,你一定要争取当市长。”

张大才说:“你别眼红呀,这说明汪亨君对水桥的感情更深啦!我们以后就好办了。”

二人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到了李天明,诸葛琵说:“李天明这人真老实,好多坏男人糟蹋了几个女人,他到现在还没老婆,这人怎么熬得住啊?”

张大才说:“那你就给我的老大介绍一个老婆嘛!”

诸葛琵说:“倒是真有一个大姑娘,不就是卫生院的那个唐小雨医生吗?憨憨的,二十岁了,还没对象。就是长得比较一般,不太漂亮,李天明干吗?”

“对,唐小雨是个人选。”张大才说,“没问题,我老大不讲究,只要是女人就行。你明天就去问问唐小雨,看她愿不愿。只要唐小雨愿意,我就去跟我老大说。”

第二天上午,诸葛琵找到了唐小雨,开门见山地说把她介绍给李天明,唐小雨犹豫片刻,终于点头答应了。

诸葛琵马上就回到公社跟张大才说唐小雨答应了,张大才满怀高兴,立即来到李天明的办公室里,与李天明一说,李天明也一口就答应了。张大才要他们晚上就在李天明的房间里见面,李天明说行,越快越好,没必要大量消耗时间。诸葛琵又穿梭似的找到唐小雨,唐小雨也干干脆脆地答应晚上在李天明房间里和李天明见面。

晚上,唐小雨按时来到了李天明的房间里,李天明早已沏好了茶,把热乎乎的茶杯递给唐小雨,说:“唐医生,很高兴你愿意和我谈对象,我觉得你很朴实,我愿意和你成为一家人。”

唐小雨说:“你是领导,你愿意,我当然也愿意。”

李天明说:“那我们就说定了。”

唐小雨说:“可以,我不会反悔的。”

李天明说:“那我们选个日子,十天半个月后就结婚,行吗?”

唐小雨说:“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九、悉心铺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