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7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4 点击数:1979次 字数:

秋旖沫在侯佳茵店里吃了午饭,又小坐了一会才告辞出来。临别前,侯佳茵说:“明天我爸爸妈妈会到店里来,我就不用看店了。明天我们一块随便走走逛逛吧!”

“我爸未必会让我出来呢。”秋旖沫低头犹豫了一会道。她想起次日就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她也想出来逛逛。

“今晚我回乡下去住,明天顺便从你村里经过,我和你一块出来,你爸就不会说什么了。”

秋旖沫点头同意了。正好有途经秋家村的公交车在不远处站台停下,秋旖沫便搭了车回家。

秋旖沫前脚走进西厢房,秋守业不知从哪冒出,后脚就跟进来了。

“旖沫,你真是好大胆!你说说你一上午跑哪去了?”秋守业一见到秋旖沫就非常生气地大声训斥说,“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眼里是不是根本没有大人?!外面都传得沸沸扬扬笑我说,‘你女儿要嫁人了!’可我这个做爹的竟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秋守业一连串的提问,可是等到秋旖沫想开口解释时,他旋即抢着打断道:“你莫开口!你张口就是一派胡言!你不要再骗我了,我不会让你嫁给也,不管他家是多么有钱,不管他人长得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他的!”

秋旖沫好气又好笑,暗想着这算怎么回事呢?那个男的连什么样自己都不知道!爸爸可能是经了知情的村里人那得来的传言。可他只会对自己的女儿乱发脾气,怎么就不去直接问问二伯母怎么回事呢?

当夜秋旖沫吃过晚饭便早早躺下了。她什么都不愿去多想,在家中乱如麻的一切也令她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她只希望侯佳茵不要失信,明天过来和她一块去逛街。这个自己回来不几天就想要逃离的家,能躲开一会是一会。

次日清晨,秋旖沫又起了大早,好尽量帮奶奶把该干的家务活做完。奶奶在灶房里煮的菜粥才刚熟一会的时候,侯佳茵果然踩着单车过来了。

秋旖沫见侯佳茵过来,便赶去灶房盛粥吃。秋守业就在家里,侯佳茵跟他打了招呼,秋守业也没多说什么。秋旖沫早餐吃得匆忙,之后便推上车和侯佳茵一块出发了。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路随意的闲聊,令暂时脱离家的秋旖沫心情缓解了一些,不知不觉她们便骑行到了大城镇。

大城镇有条一里多长的百货街,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服装鞋帽店、糕点水果摊、粮油肉蔬铺、钟表眼镜行等等令人目不暇接。逢上吉日,周边各村四家八姓的乡民们便陆陆续续或挎着篮或骑着车甚或挑着筐来这里赶集。平常清晨七八点的时候这里就渐渐热闹起来,到九十点更是人满为患,只有临近晌午时人群才逐渐散开。可惜大表姐家的店没能开在这条街,而是从这条街转角过去一个不是很起眼的位置。

大表姐就在店里,侯佳茵和秋旖沫把自行车推在她家店门口旁边锁好,然后沿着百货街一路走一路随意地看。然而两人只逛了不多会,大表姐便急急找过来,原来店里有个牌子的烟断货了,大表姐让侯佳茵先去进下货。侯佳茵噘着嘴满脸不高兴。可是没有办法,好在来回只要半个来小时,于是侯佳茵让秋旖沫先自己逛会,并约好半小时后在她家店门口碰头。

秋旖沫于是一人随意地边走边看。当她在一个衣服摊前停下来的时候,昨天在二伯母家的那两妇人——秋以洋同学程全的母亲和姑姑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她们微笑着喊出她名字的时候,秋旖沫愣了好一会。程全姑姑笑着上前拉住她的手说:“姑娘,我们上那边坐会吧!”程全的母亲也笑着道:“我儿子想见见你,就在那边等你,你过去跟他聊聊吧!”

秋旖沫觉得荒谬,开始她以为遇见她们是场巧合,可这会她才明白她们是早打探了自己的行踪一路跟过来了。她刚想说什么,她们却一边站一个,分别拉住她的左右手,拥着她走出这条百货街,来到另一条一个相对僻静的巷子的拐角处。堂哥秋以洋的那个同学程全就站在那里——身材瘦小如起锅后没有发开来的面食,脸型也显得过于平面,五官就像懒惰的雕塑者用凿子随意在上面打了几个浅浅的眼,没有一点立体感。

程全的母亲和姑姑把秋旖沫带到他面前后,便借故离开,好让他们单独说话。

秋旖沫觉得有点尴尬。那个程全倒不怎么害羞,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你哥哥的同学程全,前两天给过你打过电话的。我个人的情况你可能了解一些了。你对我俩的事还有什么意见吗?我对你挺满意,如果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过几天我就登门提亲。”

那个程全说话的时候,秋旖沫的目光便在四下里游移,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她不知道这个程全是谁给了他的胆量和勇气,竟然会觉得自己可能对他“没有什么意见”,还打算过几天就“登门提亲”。她心想自己怎可能对这样一个刚一见面的人就定下终身呢,而况自己还小,而况自己对这个男生更是毫无一点感觉!——尽管,农村里男女之间的相亲也无非如此,彼此让媒人牵线见上一面,互有好感就继续发展,从第一次见面到彼此订婚快的甚至就十来天。可秋旖沫知道自己的内心不可能来遵从老家这样的风俗。

为了照顾堂哥同学的面子,秋旖沫婉转地说道:“最好你先和我哥商量一下,再去和我爸爸讲,我觉得这样太快了。”

秋旖沫不过是缓兵之计,即便堂哥和爸爸极力撮合这件事,即便家族所有人都认可这样一门亲事,她心想自己也决然不肯答应的。可是那个程全却显得非常快活,对秋旖沫的话频频微笑着点头。

就在这时,秋守业踩着一辆单车不知怎么找到他们面前来。他气冲冲地下了车,因下得急,自行车没停稳,“哐啷”一声倒在地上,他连头都没回一下,便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拽了秋旖沫的胳膊扭头就走。

程全忙给秋守业递了支烟过来,秋守业抬起那只空着的手将程全递过来的烟打落,依旧怒气冲冲地道:“我头辈子没抽过你的烟!”

那个程全看着掉在地上的烟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秋守业松了拽住秋旖沫的手,把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扶了起来,一手推着车,一手又重新拽过秋旖沫的胳膊,旋即离开。

秋旖沫也来不及去大表姐店门口推自己的车子,便被秋守业呵斥着让她坐上自行车回家。路上,秋守业也不多说话,只顾两脚不停蹬着车,不辨泥坑不避石子地骑得飞快。秋旖沫被颠得厉害,感觉自己快被自行车甩下来。她不再为爸爸的曲解而辩解,因为她知道自己说什么爸爸也不会信了。她眼角噙着泪,恍然忆起年少患阑尾炎时,爸爸每天骑着自行车接送自己上下学的情景,那个慈蔼可亲的爸爸哪里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7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