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7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3 点击数:1897次 字数:

秋旖沫一觉醒来时,发现奶奶早已起床不在西厢房里。秋旖沫知道奶奶一大早就在灶房煮饭去了,旋即也下了床。当她还未走到灶房门口时,便听见爸爸在和奶奶谈论起自己。于是秋旖沫停了下来。只听爸爸问奶奶说:“昨天晚上旖沫跟你讲了些什么?好像讲到好晚都没睡?”

奶奶说:“没讲什么,就是聊了些在外面厂里上班的事。”

“哼!听她瞎说!”爸爸带着点愤怒的声音传来,“以后她讲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她!她讲的全部都是假话!”

秋旖沫听到这里,心“突”地一沉,转身跑回西厢房。万念俱灰的感觉不知怎么又霎时间漫上她的心,令她旋即又想到了死这个字眼。为什么爸爸会这样对待自己?也许昨晚她与奶奶躺在床上的谈话被爸爸无意中听到了。自己是对奶奶撒了谎,说那边流行非典厂里不让出门,可,这难道不是善意的谎言吗?难道直接告诉奶奶真相,说自己坐牢了对奶奶就不是一种打击吗?想来爸爸也是没有把自己做发廊女和进收容所的事告诉奶奶的。为什么他隐瞒就是善意,自己隐瞒就成了撒谎,甚至都让奶奶不要来相信自己?

只是,那种霎时间漫上来的万念俱灰的感觉在她心头暂驻了不多会,最终又为她的理性所征服,毫无预兆地消失了。她转而想到,那么苦的日子自己都熬过来了,这些委屈又算什么呢,何况他是自己的父亲,或许只是父亲太“怒其不争”而对自己过分苛责了。秋旖沫只有原谅爸爸,只有假装他与奶奶早晨的那番对话自己一无所知。

好在奶奶并没有责怪秋旖沫对自己的撒谎。奶奶是通情达理的。奶奶即便真的认为孙女隐瞒了什么也定有她的道理。接下来的几天,秋旖沫一直呆在家里帮奶奶做着家务,每天几乎只在屋前屋后转悠,都不大愿意迈出家太远。她不愿意接触村里那些邻居。偶尔他们来串门聊天,见到秋旖沫总免不了问她不在老家的这几年都在哪里打了哪些工。他们不经意的问话只会戳痛她的伤口。她不知道他们是因不知情无意的询问,还是故意要提及自己的难堪。好在爸爸常常会在一旁替自己打圆场,把话题扯到别的事上去,后妈也没有当着自己的面对他们多嘴多舌。

秋旖沫有点想去秋圆圆家里走走,找她聊聊天。可是她又踌躇不决。因为背负了这些沉甸甸的过往,秋旖沫不知如何在与秋圆圆聊天时来避免提及在深圳的这段日子。她也怕秋圆圆因早已知情而对自己另眼相向,那样对秋旖沫同样是种不小的打击。

只是次日晚,奶奶主动提起了秋圆圆:“秋圆圆今年国庆节就嫁出去了,嫁到了姚家,距我们这有二十里开外哩,这刚回门都没几天。”

秋旖沫听了感到有点意外。秋圆圆和自己同年,也才十八岁呢。原本秋旖沫觉得结婚是件距离她们这个年龄还很遥远的事。可是奶奶说,秋圆圆年初就订婚了。十八岁,放在村子里女孩来说不小了。哪个姑娘如果二十多岁还没找人家,家里都要着急了。

可令秋旖沫没想到的是,这接连几天,那个找自己的陌生电话仍往梅妈商店的公用电话打过来。梅妈之后又来了趟秋旖沫家,劝她说:“你还是有空接听下吧,弄得他老往我这儿打。”

秋旖沫心里感到烦,她也有点忍不住了,想去接电话,想去骂那个莫名其妙打进电话的人。她告诉梅妈说:“明天他再打进来,烦你过来转告一声,我一定会去接听。”

梅妈出去了。次日中午时分,梅妈果然又风风火火过来喊她了。奶奶和后妈正在灶房烧火做饭,爸爸带了小妹妹小弟弟在东厢房,秋旖沫恰好独自在堂屋里擦桌子。她看到梅妈,点头道:“你先回吧,我马上过去。”

可是梅妈在堂屋门口站着没动,梅妈要看着秋旖沫和自己一块过去。秋旖沫于是拿了一块钱,也没有跟奶奶和爸爸打招呼,便跟着梅妈疾步赶去了她家商店。电话还没挂断,秋旖沫拿起听筒,满是怨气地问道:“你到底谁啊,天天找我做什么?”

“哦,对不起,我是你堂哥秋以洋的初中同学,程家村的。我名叫程全,现在也在广州跟你哥一块打工。你之前是在深圳打工吧?前几天是不是和你哥一块回老家去了?”

“是啊,你天天打电话找我做什么?”秋旖沫没好气地说。

“哦,你哥哥他……”那个程全这会说话的语气显得有点拘谨起来,“你哥哥他没跟你提起过我吗?……他跟我说要介绍你给我做女朋友呢!……过几天我也回老家去,若有机会我们认识下,好吗?”

“……”秋旖沫想说什么,可是她突然发现爸爸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她在这边接电话,秋守业便在那边接分机,并在电话里对秋旖沫大声呵斥道:“旖沫,你好大胆!越来越不得了了!赶快给我回家!”

秋旖沫惊得赶紧扔了电话,那捏在手里的一块钱也忘了给梅妈。经了爸爸这又一次训斥,秋旖沫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哭着跑回了家,然后躲进了西厢房。她觉得爸爸是那么粗暴,那么不懂得尊重人。当秋守业跟回家来时,秋旖沫觉得这会非常讨厌见到他。最后还是奶奶进屋来拉她出去吃午饭。虽然奶奶没说什么,可秋旖沫这会觉得奶奶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也有点怨怪自己不好生听话了。

秋旖沫想清楚了,这事只有找堂哥秋以洋过来跟爸爸解释一下。她不想就这样被爸爸冤枉自己和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名叫程全的男生有什么瓜葛。

次日上午,秋旖沫趁爸爸不在的时候跟奶奶打了声招呼,就骑着自行车去大城镇了。奶奶在后面嘱咐道:“你可别去其他地方乱走啊!记得早点回来!”

秋旖沫赶去了大城镇,堂哥正好在家里。秋旖沫把事情的原委跟他说了,秋以洋一听,赶紧骑上单车,跟着秋旖沫回秋家村来。

“唉,那个程全也是,我跟他只是开玩笑说说,没想到他还这么当真!”秋以洋说。

他们骑车回到秋家村来时,秋守业已出门去了,秋以洋只好一直等着。临近中午,秋守业回家来时,见到秋以洋,便吩咐后妈多炒两个菜,并拿出钱让秋旖沫去商店买两瓶啤酒来。

秋旖沫听从吩咐,接过钱去了梅妈商店。她故意在路上多磨蹭一会,心想着自己能在买完啤酒回到家来之前,堂哥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爸爸解释清楚了。

估摸着路上的这些时间足够堂哥跟爸爸把话说明白,秋旖沫才打完啤酒不紧不慢回到家里来。

可是当她找来杯子给爸爸和堂哥分别倒酒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爸爸的神色不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7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