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8 点击数:2123次 字数:

秋旖沫在浴室冲了很长时间不出来,她故意磨蹭着,不想出来后见到侯佳明晃在她的视线里。侯佳明已穿好衣裤鞋袜站到浴室门口,等了一会,敲了敲门说:“我要去上班了,你再休息会,待会自己下楼到附近随便走走,顺便吃下早餐。退房时间是中午十二点。等下我会给你哥打电话,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饭……到时我来叫你……”

秋旖沫无心听侯佳明说什么,只希望他快点走开,快点离开宾馆。

终于听到他离开房间把门带上的声音,秋旖沫这才从浴室里穿好衣服出来。她察觉天色已快亮了。她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洒落。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哭。她跑进盥洗室,拧开水龙头,双手捧着水往脸上一遍遍冲,试图洗去脸上的泪水。可是泪水紧接着又潸然而落。如此反复了许多遍,她干脆抬头看着盥洗室镜子里的自己,一任眼泪扑簌簌流下来。等到眼泪流够了,她才重新洗了脸擦干泪,折回到卧室来。

秋旖沫没有下楼去。她哪儿也不想去,只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宾馆房间的床上,一个人静静地想着心事。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出侯佳明的身影。这过往几年的不堪记忆,昨晚算是又重重给它添加了一笔。

十点左右,有人敲门。秋旖沫怕是侯佳明,坐着没有动。外面敲门的人说活了:“秋旖沫,在里面吗?

秋旖沫听出是堂哥秋以洋的声音,这才起身过来把门打开了。秋以洋拎了袋衣服走进来。

秋以洋显然看出她哭过不久,笑着对她说: “来,我给你买了套漂亮衣服,赶紧拿去试试看合身不?”说着他扬了扬那个塑料袋。

秋旖沫勉强对堂哥作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接过塑料袋去洗手间。堂哥买的是一条秋季青底碎花长袖长裙。秋旖沫把衣裙换上然后走出来。

秋以洋睁大眼睛说: “真好看,很合身!让人眼前一亮!看我挑的衣服不错吧?那商场导购问买多大号的,我就指着那门口模特展示道具说,我妹妹身材跟那模特一样的!”

秋以洋说着自己先笑了,秋旖沫也笑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秋以洋建议说。

“好。”

秋以洋带着秋旖沫来到楼下附近一家大型三和商场。秋旖沫跟着堂哥边走边四下里张望。这么稀松平常的逛街于秋旖沫来说已然成了一种新鲜。他们经过三和商场二楼的面包店和糖水店,店里各式面包和各款糖水的香味扑鼻而来。秋以洋问秋旖沫说:“想吃吗?坐这儿吃会东西吧。”

秋旖沫点点头。这会她确实感到饿了。

秋以洋叫了两块面包和两份糖水,两人就坐在店里的吧台旁边吃边聊。

“小妹,今天就在这逛一天,明天我送你回家去吧。”秋以洋说。

“哥,我暂时不想回去。”秋旖沫沉默了一会说。

“为啥?”秋以洋显然有些惊讶。

“我现在身无分文,我想等过年再回去。”

“你还想留在这里打工?”

“嗯。”秋旖沫点点头。

“不行,”秋以洋有点不悦地说,“你爸交代过一定要你回去,家人都很担心你。”

秋旖沫想了想,说:“哥,你给我三天时间好吗?我想去观澜一位姐妹那里走走,跟她碰个面打声招呼。昨天给她电话约好了今天就过去的。”

秋以洋显得很为难,没有回答她。

“哥,你就答应我去吧,三天之后,我一定跟你一道回家。我这回家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出来,我需要找个朋友聊聊天散散心,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好吧,”秋以洋最后同意了,然后他从身上拿出三百块钱来递给秋旖沫,“这钱你拿着,那今天下午我先回去上班,十月七日我们再碰面,到时接你一起回家。正好我累积了两个礼拜的假。”

秋旖沫接过了钱,说:“好,这钱我先拿着,以后会还你的。”

“看你说哪里话?只要你跟我一道回去,我也就好向叔叔交差了。”

他们吃完面包和糖水,一起回宾馆来办理退房手续。之后,秋以洋带着秋旖沫来到事先与侯佳明约好的附近一家饭店一起等侯佳明下班过来。

远远地,秋旖沫看见侯佳明往饭店这边走来了。她想起自己在收容所的时候,多少回盼着这个亲人来看自己,多少回对他的到来感到心灵的慰藉。她对他充满了感激与感恩,可是这会,她说不上来对他的感受。她也无法确定自己带给他心中如何的感受。

侯佳明从桌边挨着秋旖沫坐下来的时候,她本能地挪了挪位置,稍稍离他远一些。在等上菜的时候,侯佳明把自己新买的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看。秋旖沫没有任何反应。秋以洋笑道:“小妹的事难为你了,还害你弄丢了手机。”

“没事!本来那部手机也该换了。不过,手机号还是原来那个。”侯佳明笑着说,不时瞟一眼秋旖沫。秋旖沫脸上毫无表情。

热腾腾的菜肴端上了桌。他们要了一点酒,然后给秋旖沫要了瓶可乐。当侯佳明给秋以洋斟完酒,接着给自己杯子里倒上可乐的时候,秋旖沫的身体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去年程村凌在那个石屏村小租屋里给自己可乐下药的往事即刻涌现于心。

“来,小妹,为开始新的自由生活,大家一起干一杯!”秋以洋说。三人的杯子碰到了一起。

“佳明,为你帮忙看望了一整年小妹,敬你一杯!”

秋旖沫看着堂哥和侯佳明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心里冷冷地笑了一下。然后他们边吃边聊,秋旖沫很少说话,动筷子也有些矜持。侯佳明时不时给她劝菜,还不忘给她夹菜,秋旖沫只是淡淡地点点头以示回应。饭桌上,秋以洋告诉侯佳明,秋旖沫这两天去下她朋友那里走走,十月七日就带她回老家去。

吃完午饭,侯佳明抢着付钱。秋旖沫和堂哥把侯佳明送到他厂门口。侯佳明挨近秋旖沫小声对她说:“我现在身上没有钱,要不然我会给你一千块钱让你回家。”

秋旖沫没吱声。侯佳明也不再多说,转身与秋以洋告别。

秋旖沫看着侯佳明朝厂里去的背影,心里有点恍惚。她想起多少次在收容所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多少次她不舍他的离开。这种胜似亲人的关系一旦打破,便再找不到一种合适的感觉来定义。

接下来,秋旖沫和堂哥坐上了去龙岗的车。他们在一处站台下来,秋以洋等着转乘去广州的班车,而秋旖沫等着去观澜阿玲那的公交车。

一会,开往广州的班车先来。秋旖沫把堂哥送上车。秋以洋把他的厂电话报给秋旖沫,并不忘叮嘱她:“记得十月七日就回来,最好十月六日晚上给我打个电话确定下!”

秋旖沫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的!”

没多久,开往观澜的公交车也到站了,秋旖沫于是乘上车去了阿玲那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