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六、一步登天
发表时间:2019-03-08 点击数:1919次 字数:


张大才觉得调查、上报特困缺粮户的事情很紧急,他就向公社主任回报他要到各大队去调查摸底,全公社有十三个大队,半天跑一个大队,也要跑六七天,加上填好表,提请公社班子集体讨论,至少要十天。公社主任指示张大才要好好地把这件事办好,要深入基层,要深入到农户,摸清真实情况,要成功地、圆满地、不折不扣地、漂漂亮亮地完成任务,既要解决好水桥特困缺粮户的实际问题,同时又要让县里满意。

张大才听着不住地点头,觉得他们的公社主任确实水平很高。这是他到职伊始办的第一件大事,他一定要按公社主任的要求办好。

张大才一天跑两三个大队,他打算每个大队摸出一户最缺粮的人家,全公社共可以摸出十三户,然后再通过筛选,上报十户。每个大队向他回报的困难户,他都要亲自上门去看。在一个大队,他看到一户人家已断粮两天了,大人以蔬菜当饭,只好在别人家里借一点米磨碎了打点米糊给小孩子吃。他来到这户人家,丈夫不在家,正在外面四处找人借高利贷买黑市粮。张大才走出这户人家的时候,眼里流下了泪。这个大队的大队主任被张大才感动了,也跟着张大才流泪,他求张大才说:“你看到了,这户人家确实没办法过了,你一定要支持一下,把他家报到县里去。要不会饿死人的。”

张大才说:“我尽力,但也不是我一个人做主,要集体研究,我一定把他家当作重点回报!”

张大才到了另外一个大队,大队主任回报了一户人家,张大才上门一看,并不是太困难。大队主任看出了张大才的态度,就悄悄地告诉张大才,那一户是公社主任的小舅子,每年救济粮都有他家的份,即使全公社就一户,也肯定是他家,老百姓都说公社主任的小舅子,是吃官粮的。张大才立即就明白了,他觉得听领导的话,并不是空话,原来是很现实、很具体的。

张大才经过调查,提出了上报县里的十户名单,当然其中也包括公社主任的小舅子。

离上报时间还有一天,张大才向公社主任回报要求抓紧研究上报县里的特困缺粮户名单,公社主任同意了,他叫张大才通知一下公社副主任,就他们三个人开会。

三个人坐下来,张大才先汇报了他的整个调查摸底情况,然后按他列的表,将他提出的十户人家的具体情况,一一作了认真的汇报。

公社主任听了张大才的汇报,说:“大才呀,你的工作做得很细,情况也摸得细,这样的工作作风和工作热情,应该肯定,应该表扬。”

公社主任说着,看看张大才,张大才心里很温暖,觉得自己到公社来做的第一项工作是旗开得胜。

公社主任眼睛一转,继续说:“但是,你刚来,对形势还不熟悉,就是说……”

公社主任说着顿了一下,张大才听出公社主任的口气不对,好像他的工作做得不对路,心里有些发凉,感到心里没底,他有些紧张起来。

公社主任继续说:“就是说,现在到处形势大好,我们水桥公社也是形势大好,既然形势大好,老百姓应该都过上了富裕、幸福的日子,就不能有许多特困缺粮户,这是政治问题。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讲政治,要政治领先,要政治挂帅。具体地说,就是不能影响水桥的形象。大才的工作是辛苦的,主要是下面提供的情况不实。我说呀,我们实事求是地报,少报一点。”

张大才开始脊梁出汗,这还了得,一项工作影响了全公社的大好形势,并被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这小官真难当,比当大队副主任难多啦!

公社主任请公社副主任发言,副主任是个庸庸碌碌的人,他什么都听公社主任的,他说:“大才呀,主任亲自表扬你了,而且是狠狠地表扬了你。他政治水平高,也就是他能从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我同意少报。”

张大才赶快问报几户,公社主任回答报两户,接着他就宣布散会。

张大才一回到办公室里,公社主任就来了,张大才赶快请示他报哪两户,公社主任拿过张大才手上的上报表,拔下挂在中山装左上口袋的钢笔,拧开笔帽,在其中一个人的名字前勾了一下。张大才一看,那是他小舅子的名字。公社主任又在上报表的空格里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张大才看了头脑一懵,他听好多人说,那个人的老婆是公社主任的情妇。

公社主任写好名字后,对张大才说:“你再重新画个表,就填这两个人。”

张大才说:“好,好!我一定办好,上报的时间很紧,我明天送到县里去好吗?”

公社主任说:“好,你送去就争取当天把批复带回来。”

张大才重新做好表,就拿到秘书哪里去盖公章,秘书盖过公章说:“大才,你报得很有水平,前年我报的五户,去年报的四户,主任说好,因为特困缺粮户一年年减少,就说明水桥的形势一年比一年好。今年你来了,只报两户,说明形势已经突飞猛进地好。你报的这两户也很正确,每年都有这两户。”

秘书说完朝张大才神秘地笑笑,张大才只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张大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沉重地坐下来,他想了许多,许多。公社主任是什么人呀?他那么讲政治,那么要求我把老百姓的事办好,原来老百姓只是他的小舅子和情妇,这是明显的、肆无忌惮地以权谋私。李天明说有的领导是坏蛋,这位公社主任就是坏蛋。这个狗日的,比狗还坏。张大才想,我在干什么工作呀?这不是帮公社主任这个狗日的一个人干吗?真是皇粮诱人,要不老子不干了。他又想到那户断粮的人家,他作为小孤儿,真是于心不忍,但是他帮不了人家。他觉得心里发堵,用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办公桌,好像是要狠狠地泄愤。

第二天上午,张大才来到县民政局,见到一个中年妇女,就问局领导在哪里,中年妇女叫张大才跟她一道走。

中年妇女走进一个办公室,往办公桌前一坐,问:“你找局领导有事吗?”

张大才说:“我有事汇报。”

中年妇女说:“我是局长,我叫姚乃珍。”

张大才马上笑着说:“哦,姚局长好,我是水桥公社的民政员张大才。”

姚乃珍马上站起身和张大才握手,快活地说:“哦,张大才,我们民政系统刚上任的新官,早闻你的大名,你坐。”

张大才在姚乃珍办公桌的对面坐下。

姚乃珍说:“你当民政员的名额是我争取的,水桥一直没有专职民政员,那样工作怎么能干得好呢?这次县里招收国家工作人员,我就给你们公社争取了一个名额。这个名额落到你头上了,那是我家老蒋定的,我家老蒋,就是蒋至县长,他大年三十在青草滩发现了你的先进事迹,就把那个名额当场定给你了。他回家就跟说给我找到了一个好民政员,把你夸成了一朵花,并断言水桥以后的民政工作一定能搞好,有可能又要出现一个民政工作先进公社。这不,你就来了,快给我汇报一下你的工作情况。”

张大才心想,这就巧了,他的工作确实是蒋至县长定的,但不知道他的顶头上司就是蒋至的老婆。他赶快说:“姚局长,谢谢你和蒋县长对我的关爱,我有幸遇到了好领导,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希望,努力把工作做好!”

姚乃珍说:“别客气,别客气,我们也是为了工作,你快汇报吧。”

张大才说:“我上班才十来天,第一天就接到了局里要求上报特困缺粮户的通知,我就给公社领导进行了汇报。然后我就开始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地调查摸底和上门核实。对于我来说,上门也是访贫问苦,细致地了解群众的真实生活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一共花了八天时间。在调查的基础上,再进行排比,报给公社领导集体研究,确定上报户。由于县政府的正确领导,由于县民政局领导对水桥的支持,水桥和全县一样形势大好,而不是小好,群众生活在提高,困难户在减少。今年我们上报县局的特困缺粮户是两户。”

张大才说完,看看姚乃珍如何反映,如果汇报不对路,他还有另一套准备,就是还有几户特别困难的人家,他准备接着补充汇报。

哪知姚乃珍一拍手说:“汇报得好,回报得好!有水平,有――水平!由于县政府正确的领导,由于我们民政部门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全县形势进入了最好的时期,群众越来越幸福。你的扎实工作,也成效明显。这不,经过你的走村串户的细致工作,水桥的进步也反映出来了,全公社就两户特困缺粮户,这就足以反映全县形势一年一个样,年年大变样。应该表扬,应该大加表扬!大才呀,你的这个精彩的、有意义的、有说服力的汇报,我一定跟蒋县长说,他听了会高兴的,会激动的,他一定有成就感!”

张大才万万没想到,他胡撰一通,竟然受到了局长的表扬,他真是运气。

姚乃珍问:“大才,你的那两户名单报来了吗?”

张大才说:“装在我的口袋里。”

姚乃珍说:“拿出来,我给你批了。”

张大才赶快激动地把他带来的表格交给了姚乃珍。姚乃珍在表格上写了“同意”两个字,自言自语地说:“我给你批多少呢?有一户五十斤的标准,有一户一百斤的标准,有一户一百五十斤的标准,有一户二百斤的标准。你报得少,我拣多的给你批,一户批二百斤,好,就给你们批一户二百斤吧!”

于是,姚乃珍在同意后面又写上了每户二百斤。然后签了名,并写上了年月日。

姚乃珍一声高叫,喊来了会计,把为张大才批好的表格交给了会计,叫会计马上把钱和购粮本子拿来交给张大才。

姚乃珍说:“大才呀,一定要努力工作,我们民政工作很忙,我一天到晚忙得不能归家,我们老蒋是汗臭脚,想给他做双鞋垫都没时间。我女儿喜欢吃鸡蛋,我连给她买鸡蛋的时间都没有,买个菜呀什么的,也是挤不出时间。”

张大才说:“我记住了,以后姚局长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姚乃珍说:“对,这就对了,这就叫上下一致,保证胜利!”

会计给张大才拿来两个购粮本子和四十块钱,并交待张大才,一户二百斤大米,凭购粮本子到当地的粮站去卖,每百斤大米九块八毛钱,所以给每户发二十块钱。张大才赶快谢谢会计,姚乃珍顺便将张大才和会计互相做了介绍。

接着姚乃珍又带着张大才到各个股室与大家见了面。

张大才办完事,与县民政局的大小人物见过面,就告别了姚乃珍。

张大才在县城的街边吃了一碗面条,就来到汽车站,坐车回水桥公社。

张大才坐上汽车,想着今天上午他初次因公办事,一切顺利。之所以顺利,是他们公社主任出奇地歪门邪道,把上级的鬼心思猜得太透,他创造的所谓形势大好,让姚乃珍乐不可支,甚至蒋至还要跟着乐一通,这真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会说假话,又有面子又有里子,讨好就能卖乖。可怜那些真困难的人,只能困难下去了。他真不知道什么是踏实的工作作风。他想起李天明说的要对得起良心,良心是什么呢?他见到的公社主任,他见到的姚乃珍,好像良心都拉屎拉掉了。他们都是一套一套的大道理,说假话不脸红,吹牛不怕死。在这些人手下工作,讲良心还有日子过吗?还能混得下去吗?还会有饭吃吗?他糊涂了。但他认为,既然入了江湖,就要按江湖乱道去走,李天明的伟大思想与江湖格格不入,绝对行不通。

张大才回到公社,就找到公社主任,告诉公社主任他的汇报受到了县民政局姚局长表扬。公社主任马上沾沾自喜地说:“我的判断没有错吧?我对你张大才的要求是正确的,这就是说,只要手中有真理,走到天下都畅通!”

张大才在心里骂道:放你妈的屁。他想,你们这些坏种竟然坏到这种地步,总有一天老百姓要用铁锹把你们的头端下来。

接着,公社主任急不可耐地问:“大才,我们报的两户特困缺粮户怎么样?”

张大才不紧不慢地说:“批了。”

公社主任问:“什么时候能下来?”

张大才说:“我已带回来了。”

公社主任问:“每户批了多少?”

张大才慢条斯理回答:“我用最好的态度向姚局长请求,我们报得少,请她按最高的标准批给我们。她问了我一些情况,我说我们报的两户很勤劳,都是好社员,无奈有特殊情况,出现了严重缺粮。她说我的汇报很真实,就给我们每户批了二百斤大米,二十块钱,她说是全县最高标准。”

公社主任立即眉飞色舞起来,搓着手说:“大才,你办得不错,为水桥立了功。你的这种表现,说明我用你用对了,你是我的好哥们,现在干工作,没有哥们哪行啊!”

张大才从口袋里掏出特困缺粮户购粮本和钱,对公社主任说:“这些交给你吧,你是主要领导,由你给群众发放意义就不一样,我想还得劳驾你辛苦一下。”

公社主任说:“行,行,干工作哪能说辛苦。大才素质好,会干工作,我遵命了。你现在就跟我喝酒去,晚上有人请我喝酒。明天是礼拜天,喝过酒你就回家和老婆快活去,我也回家和老婆快活,快活。”

张大才半夜回到家里,赵小翠高兴得不得了,他服侍张大才洗了脸和脚,两个人快快乐乐地拥抱着上了床,亲热了好一阵。

第二天天一亮,张大才就起床帮赵小翠料理家里的牲口,吃早饭的时候,张大才说:“小翠,家里的鸡蛋就不要卖了,留着送给县民政局的姚局长,她是县长的老婆,忙得连鸡蛋也没空买。你再挤点时间做几双鞋垫子,送给姚局长和蒋县长,蒋县长的就按我的脚码做,姚局长的就按你的脚码做,给他们的女儿也做两双,按十岁的小孩做。还有,过几天你挖一些野菜摆在家里,把家里的莴笋、韭菜、青菜苔也摘一些,我下个礼拜天给姚局长送去。我们想吃一口饱饭,就要有进步,要想有进步,就要和上司搞好关系。”

赵小翠说:“我懂,这些我都懂,你和姚局长搞好了关系,不就和蒋县长搞好关系了吗?你放心,鞋垫子我叫我妈妈和我一起做,误不了事!”

星期六下午,别人都提前回家了,张大才迟迟不走,他待所有的人走完以后,来到电话机旁,给姚乃珍打电话,姚乃珍接了电话,问张大才有什么事。张大才直接跟姚乃珍说他明天到县城里有事,要看看姚乃珍,姚乃珍说明天礼拜天她不上班。张大才吞吞吐吐地问姚乃珍他能不能到姚乃珍的家里去见她,姚乃珍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并把她家的住址告诉了张大才。

张大才打完电话,就回家了,晚上一吃过晚饭,赵小翠就把鞋垫子拿出来给张大才看,张大才看着很满意。接着赵小翠又拿出一个铁皮筒子,告诉张大才说铁皮筒子里一共装着五十个鸡蛋,都用稻糠焐好了。张大才说:“好,很好!家里的封扁鱼还有吗?”

赵小翠说:“封扁鱼还有三条。”

张大才说:“那就给两条给姚局长。”

赵小翠说:“行!”

张大才说:“我们现在再到菜园里搞点鸡毛菜,顺便再带点鸡毛菜给姚局长。”

赵小翠说:“那明天一早我就到菜园里去搞鸡毛菜,不耽误你明天上午到县城里去。”

张大才说:“那就迟了,我明天鸡叫就要动身,天亮就要到县城,去晚了不好,进姚局长家要避人。我们现在就到菜园里去搞鸡毛菜。”

于是,张大才打着电筒,赵小翠拿着剪刀和菜篮,二人来到菜园里搞鸡毛菜。搞好鸡毛菜,张大才把封扁鱼和鞋垫子用报纸包好,连鸡毛菜一起,装进了一只竹篮,一切准备就绪。

鸡叫头遍的时候,张大才就起了床,开始洗漱,赵小翠给他下面煎鸡蛋。

张大才吃好、喝好后,一手拎着装着鸡蛋的铁皮筒子,一手拎着竹篮,悄悄地离开村庄上了路。

张大才一路慢慢悠悠,来到县城正好太阳出山,到了姚乃珍家,姚乃珍正好在开门,见张大才来了,感到很吃惊。张大才迅速进了姚乃珍家的门,放下装鸡蛋的铁筒子和竹篮,对姚乃珍说:“姚局长,这铁筒子里是鸡蛋,是我家鸡下的,都是新鲜的,用稻糠焐好了,你吃多少拿多少。这竹篮里是两条封扁鱼,几双鞋垫子,还有一点鸡毛菜。”

姚乃珍一下兴奋起来,说:“大才呀,真麻烦你了,你算给我帮大忙了,你太辛苦了,谢谢!”

张大才说:“姚局长真客气,你是领导,工作太忙,我给你和蒋县长帮点小忙还不应该吗?以后你与蒋县长有什么要跑腿的事,就直接跟我说。”

姚乃珍说:“这鞋垫子,你算是帮我解决了重要问题,还带别的东西干什么呢?不过这鸡毛菜我家老蒋倒是特别喜欢吃,他有三大爱好,爱吃鸡毛菜,爱吃辣椒糊,爱吃臭豆腐乳。”

姚乃珍正说着,蒋至也起床了,张大才赶快喊:“蒋县长好!”

蒋至什么也不问,张口就说:“大才,你摸的第一手材料,老姚回家都给我说了,很好,很理解县政府的意图,很理解我。当一县之长难啊!有像你这样能理解上级的人就更难。嗯,你确实不错。我有眼光吧?一眼就看中了你,老姚也很喜欢你,好好干,一定大有前途。”

张大才说:“谢谢县长鼓励,我一定好好干。”

姚乃珍说:“大才,就在我家吃早饭吧!”

张大才说:“我吃过早饭了,你们难得有个休息日,我就不多打搅了,我走了。”

姚乃珍说:“你以后有空随时来,我们欢迎!”

张大才告辞了蒋至和姚乃珍。

张大才直接跟姚乃珍挂上钩后,觉得工作非常方便,但他也记住了老大李天明的一些话,平时工作很认真。一天晚上,他到李天明那里去玩,李天明说现在正是插秧大忙季节,有些年轻人忙得打结婚证都没时间,张大才就问,哪些村有人要结婚,李天明把他听到的要打结婚证的人就告诉了张大才,张大才说他要上门给那些人打结婚证,李天明说好,鼓励张大才为民服务到基层。

第二天,张大才就拎着包,来到一个大队,在田头为一对准备结婚的青年打了结婚证。那对青年很感动,所有在场的人也很感动。张大才说他拿着工资,就要随时为人办事,还说他耽误了那对青年干活,硬是脱下鞋子,挽起裤脚,下田为人家插了一趟秧,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都说没见过这样的好人。接着,张大才一天一天地跑遍了全公社所有的大队,使所有要结婚的青年都不出村就打了结婚证。

张大才在下大队给人家打结婚证的时候,还看到一些孤寡老人,下雨天到水塘里挑水不方便,吃水有困难,他见到这种情况,就给人家把水挑好。这一挑,就成了他的习惯,全公社的孤寡老人都知道张民政员,都说张民政员是天下第一的大好人。

另一方面,张大才与公社主任处得也很好,他对公社主任说:“你是一把手,天天都忙不过来,有什么事就直接交给我办,包括你的私事。”

果然,有一天公社主任找到张大才,说他的叔叔是个退伍军人,一直孤身一人,现在身体又有病,国家没有明确的照顾政策,生活难以维持。

张大才说:“我听说国家有一点政策,可以搞个失去劳动能力的病历,写个报告,由我帮他到县里去办生活补助,万一办不了,请你不要见怪。”

公社主任很快就把他叔叔的病历和报告办好了,张大才一天晚上带着一大瓶自家做的、放着桂花、浇着麻油的臭豆腐乳,还有一大瓶辣椒糊,来到姚乃珍家,姚乃珍高兴得不得了,并表扬张大才的工作干得出色,说她已经掌握了张大才到田头给人家打结婚证,上门给鳏寡孤独挑水的先进事迹,说张大才给民政系统争了大光。张大才及时地谦虚了一阵,说他能做点工作,都是因为有姚局长的正确领导,功劳要归于姚局长。他在临走的时候,拿出了公社主任叔叔的报告递给了姚乃珍,姚乃珍看过就批:享受常年补助,每月八元正,从本月起开始发放。

张大才回到公社,就把姚乃珍批好的报告交给了公社主任,公社主任十分高兴,说:“张大才呀,张大才,你真是一个难得的大才,这么难的事,你这么块就办好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年,河口县民政局接到省民政厅的通知,要评选全省先进民政工作者,分给河口县一个指标。姚乃珍主持会议研究这个先进指标给谁,大家七扯八扯,都不说正题,因为在坐的就人想当先进。闹腾了好久,有个人说就评姚局长,此人话一出口,大家都怕得罪局长,就都跟着说评姚局长。姚乃珍斜着眼看看大家,大家心里有数了,这个先进非姚乃珍莫属了。于是,有的头脑灵活的人就开始给姚乃珍评功摆好,不遗余力地拍马屁,竭力逢迎姚乃珍见利益就伸手,见荣誉就上的特性。

姚乃珍哈哈一笑,一反常态地说:“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和尊重,我请大家往开里想想,想想基层的那些民政员,比如张大才怎么样?”

大家听了觉得姚乃珍说得有道理,张大才先进事迹确实突出。但有习惯于拍马屁的人,认为姚乃珍说的不是真心话,是假推辞,他们说张大才的确先进,但和局长比,他的贡献是有限的,应该还是评局长。

姚乃珍又是一笑,大家变得真不知所以然了。姚乃珍说:“这个先进就给张大才,就这么决定了,请人秘股会后抓紧为张大才整理先进材料,及时上报。明天我再给省民政厅厅长打个电话,请他务必给张大才关心,关心。好,散会。”

省民政厅厅长接到姚乃珍的电话后,真给有关人员打了招呼。因此,张大才的先进材料一报到省民政厅,就有工作人员及时拿着张大才的材料向厅长做了汇报,厅长接过张大才的先进材料,拿笔就做批示:此材料甚好,但要进一步修改拔高,作为重点材料,作为全省民政工作的亮点。张大才本人宜评为杰出民政工作者。

五月份,张大才赴省参加全省民政工作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他坐到席位上后,看到了一个文件袋。他打开文件袋一看,在一大叠文件中有个光荣榜,全省表彰三十个先进人物,其中有五个是杰出民政工作者,二十五个先进工作者。他被摆在杰出民政工作者序列,而且名列第一。还有一个省政府的文件,规定杰出民政工作者增加一级工资,职务提拔一级。

张大才不由得激动起来,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多少了不起的事,只能说好事干了一点,坏事、假事跟着领导也干了一点,怎么就成了全省杰出民政工作者了呢?他边想边继续看文件,在三份发言材料中,看到第一份就是他的发言材料,题目是:《认清大好形势,努力做好民政工作》,内容大体是:一、全省形势大好,民政工作锦上添花。说张大才认清全省形势大好,立足岗位,促进全省大好形势的发展。二、多插一棵秧,就能多打一把稻。说张大才不辞劳苦为生产队插秧,民政工作促进了农业生产。三、多挑一担水,民心暖一片。说张大才经常地为孤寡老人挑水。四、深入田头办公,有情人早成眷属。说张大才不坐办公室,深入田头、深入群众,没日没夜地干工作。张大才看着材料,自己迷惑起来,这材料说的是他吗?好像是在吹大牛,他干的那点事很简单,怎么被夸大了,这大概就叫捕风捉影。

大会开始后,先是厅长做报告,然后发奖。发奖过后是个人发言,张大才第一个发言,他念着那份别人为他写好的稿子,生怕有人骂他吹牛。谁知恰恰相反,不等他念完台上台下就响起了一阵掌声,他念完后整个会场掌声如暴雨一般哗啦啦地响。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头脑一片混乱,他真不知道,是他弱智,还是其他人头脑不正常。

从省里开会回到县里,张大才直接来到姚乃珍办公室里,先把奖状和光荣榜交给姚乃珍过目,姚乃珍高兴得直拍手,她说张大才获得杰出民政工作者称号,这在河口县还是第一次,她告诉张大才说:“省厅评比前,我就给省民政厅厅长打了电话,请他多多关照你。当然,主要还是你的事迹突出。恭喜你又加工资又升官!”

张大才回到水桥公社,大家问他情况,他只说会开得好,关于他自己,什么也没说。

这天晚上,张大才买了半斤烧酒、半斤卤鸭、半斤卤猪头肉,来到李天明房间里,和李天明喝酒,告诉李天明他当上了省里的先进。李天明敬了张大才三杯酒,向他表示真诚的祝贺。李天明说张大才能干,就这样扎扎实实地干下去,一定能干出更好的成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六、一步登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