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3-07 点击数:2207次 字数:

刘团长便犯琢磨,还没有回答顿觉脚痒。见位胖家伙,跪着亲他靴,嘿嘿笑着问:“求脚干啥嘛?头在这儿呢。”  说完蹬嘴把他摔个面朝天,眼露凶光指着说:“快给老子爬过来,多亲多敬,再舔再舔!心里不服气,行动顺从也可以。” 这位胖子爬过来,捧着刘团长的靴,嘴角还在流鲜血,边亲边笑讨好道:“咱平时难逗团长乐,唔唔唔,唔唔唔,咱啄咱啄,使劲地啄,狠命地啄!这物是啥呀?旁人不知晓,俺敢不知道?这是西县第一只,嗯嗯嗯,叭叭叭!” 刘团长真哭笑不得,咬牙瞪眼又蹬一脚更凶狠,这人倒个仰八叉。刘团长又说:“你个哈巴狗日的,一准儿是想卤猪蹄,是的吗?不承认就往死抽?快快点头笑一个!唉唉唉唉唉,这就对了嘛。”  刘团长再说:“求老子没用,去求你们祸害过的文龙弟,去求四娘娘,去!一个个的都给老子跪爬去!”

几人朝着那边跪去,求个不停。

四娘娘得势不饶人,态度凶狠怒冲冲问:“俺苦命的龙儿呀,快把人给点出来,娘倒要看野猪变人,哼,哼哼哼!说说一路都谁对你下手段?” 刘团长去站到四娘娘旁边说:“说吧快说吧,大伯就把他毙了,你的心病就好了。”

跪地上的哭喊饶命。

四娘娘叉腰使气说:“绝不绝不绝对不!一个不能饶!” 刘团长歪斜扫一眼,见四娘娘憎态实在太可人,小嘴嘟着,杏眼烁着,胖脸憋着,呼呼呼着,尤物中的顶乖物,于是鼓起眼珠说:“对对对,一个都不饶!跑步来人呀,马上当众狠命扇,挥开膀子多多扇!然后统统拖去毙!”

这时门外报:“县长到……!”

刘团长听见没去迎,心想口信收到了?想做样子给娘娘瞧,好讨她欢心。因等脚步声进屋,故意冷了一小会儿,背对着门说:“咱西县的祸害精,老刘今天操你八辈的祖宗,狗日的嘞不知坑过多少人,脸皮赛过猪后臀!” 骂完不回头,叉腰做出生气样。

娘娘初听县长到了先一惊,气他夺去河工总牌,现又平白无故乱抓人,害得龙儿不识娘,心早恨毒了,便将怨愤朝向文虎。见他也正恨,浑身抖动想发作,盼他为己出恶气。忽听团长骂开了,句句不饶人,心中顿大快,横眉怒目转过身。

宋文虎听县长来了心中骂:“公马日母驴,生下这驴骡。宋家平时待他不薄,为嘛加害宋家的人?这阵又想搭救恶徒,老子今天一拳一个砸给你看!免得又去坑害别人。” 运气握拳关节咔嚓,灌足了劲拳硬像锤,正要砸人却被团长那通好骂打了岔。

李成义进屋见跪着人,都穿破烂的军服,迟疑一下想开口,却被团长抢了先,听后奇怪心下想,‘不能指望活的土匪刘汉辉能吐象牙。’  见四娘娘怒目相向,宋文虎凶神恶煞提着拳,于是谨言说:“我儿做下了蠢事,团长骂得真痛快,骂得我呀好难堪。本县长是万万应该赶来的,应该早早赶来的。”

就听跪的喊救命。

刘团长转过身,笑哈哈地假意说:“我骂老天爷,不是假天爷。有失远迎,多多包涵。”上去逮住李县长,冲四娘娘使眼色:“县长至公道来,事情圆满了。” 不等四娘娘回神,又对宋文虎笑说:“有气就对县长发,狗日的念过北洋大学,知书达理心胸了得。” 转头向着李县长说:“妈的嘞,正要派人请,来得真正好。” 松手给一拳,打得县长晃,抓他膀子拽住就往外面走,到了屋外小声说:“差点下不了台阶!” 拉到西屋里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八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