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7 点击数:2059次 字数:

秋旖沫与侯佳明并肩慢慢往前走着。沿街的一盏盏路灯映照出的光芒将他们在地上的投影忽而在前面拉得老长,忽而渐渐缩短在两人的身后。两人没多言语。他们经过一家写有“住宿”二字招牌的小型宾馆前。宾馆在二楼,一楼则是家小型商场。商场这个时候还没有关门打烊,炜煌的灯光将商场外的那块路面映照得如同白昼。

侯佳明停住对秋旖沫道:“今晚你就到这宾馆住一晚吧。”

秋旖沫身无分文,只有随侯佳明安排。她点点头,于是两人朝宾馆走去。

侯佳明用自己的身份证给秋旖沫登记了一个房间,交过钱之后,再给了秋旖沫一百块钱,看着秋旖沫上楼后,再转身返回厂里去。

秋旖沫拿着钥匙上楼打开宾馆房间的门,然后打开南面的窗往外眺望。她恰巧望见侯佳明映在楼下商场门口匆匆走过的背影。夜色是这么美好,夜空里那几颗星星似在调皮地向自己眨着眼睛。秋旖沫深吸了口气。

忽然想起什么,秋旖沫转身拿了侯佳明给的那一百块钱又从宾馆房间里出来。她跑下楼,在楼下商场里挑了一套最便宜的衣服和一套内衣裤,然后还买了双拖鞋。

秋旖沫拎着衣服从商场出来后,商场已开始关门打烊了。她看见旁边一家报刊亭还亮着灯。报刊亭老板正准备拉下卷闸门时,看见秋旖沫走过去,便停了下来。秋旖沫又买了本杂志和一份招工报纸,然后返回二楼宾馆来。

回到客房,秋旖沫把新买来的衣物带进浴室,然后脱下身上的解教服,换上拖鞋开始去浴室里洗头洗澡。她洗了很长时间,她试图把这几年来的耻辱与脏垢一起冲洗得干干净净。

洗完澡,换上新买的衣服,秋旖沫打开房间门,然后把那套解教服胡乱卷了,扔到走廊边的垃圾桶里。

秋旖沫打开风扇,接着打开电视,坐在床头,边看电视边等着头发晾干。她看到电视里正播送着一则扫黄的新闻,心里有所顾忌,便按下遥控调换了一个频道。另一个频道正播放着一部连续剧。没一会,剧情里出现男女性爱的镜头。秋旖沫又毫不犹豫给换了台。

她没心思看电视,她的内心仍充满迷茫,无从想象自己的明天会怎样。暂时她也无法可想。她想让自己的心好好松懈一下。她靠着床头,眼睛盯着电视屏幕,看到电视里有个女子哭泣的桥段。她没认真去看剧情,不知道那女子为什么哭,但那痛苦不已的场景却感染了她,令她不由便想起自己这几年里的可悲遭际。于是她鼻头一酸,眼角也跟着溢出泪来。开始只是无声流泪,接着她控制不住地不停抽噎,啜泣。过去就像一场梦——就当它是一场梦吧,都过去了,那场梦再不会跟进以后的生活里来了。

好容易止住了流泪,秋旖沫拿过报纸来看。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秋旖沫又开始计划自己的未来。她翻开报纸,报纸骑缝间龙岗区好几个厂家的招工启事吸引住了她。她从床头柜上拿过一支圆珠笔,在那些觉得适合自己的招工启事上画下圈做记号。她打算好了,等过几天就去龙岗区那几个厂家应聘。之后,她感觉身体有些累了,摸摸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于是收拾好报纸,关了电视躺下来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她吵醒了。秋旖沫心里一惊,翻身下床,走到门口来侧耳听。那敲门声仍在继续。好一会,秋旖沫才试探着问:“谁呀?”

“是我,侯佳明。”

“这么晚你来干嘛?”秋旖沫在门里边问。

“我不放心你,来看看你。”

秋旖沫想想,都这么晚了。可她不好多说,只有把门打开,让侯佳明走进来。她看到他的衣服上沾了灰尘,猜他却才是去了车间加班。

侯佳明说:“我想在这儿冲个凉,行吗?”

“你去吧。”秋旖沫说。

侯佳明去浴室冲凉的时候,秋旖沫有点想下楼出去。——这样孤男寡女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呢?可已经凌晨了,自己能往哪儿去。而况这会她脑袋里仍迷迷糊糊的,身体非常乏累。她把电视打开,调小点音量,又拿出那本还未来得及看的杂志翻了一会。可是,时间太晚了,秋旖沫无心看这些。于是她重新躺在床头,只想着等侯佳明出来再劝他离开。

侯佳明从浴室里冲完凉出来,整个人似乎显得非常精神,这样的午夜似乎没给他带来一丝疲惫。可令秋旖沫没想到的是,侯佳明自顾自就躺到她身边来了,吓得她一骨碌从床头爬起来,心里好气却又不好发作。

“你晚上是不是加班了?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呀?不用担心我,我一人在这没事的。”

“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厂门早关了,回不去了。”

秋旖沫沉默了一会,说:“那你睡吧,我睡不着了。”

秋旖沫这会的确睡不着了。房间里就一张床,侯佳明在那躺着,她也没法睡。她把房间里的灯全打开,又拿出先前的杂志勉强看着。她的内心无端地对侯佳明有了戒备。然而她又想着自己多心了,侯佳明是自己的亲人和恩人啊。

侯佳明似乎睡着了,秋旖沫的戒备心也渐渐消除。她实在太困太累了,于是她趴在床头边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秋旖沫又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有个人裸着身子骑在自己身上。她在什么时候被侯佳明抱上了床,房间里的电视、电灯在什么时候被关的她一无所知。她的上衣还穿着,裤子和内裤却全被脱光了。

秋旖沫狠命捶打着侯佳明的胸口,侯佳明却仍在动作着。

“你再不放开我要喊了!”秋旖沫已几乎喊起来了。

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为什么?这个一直被自己视为朋友、亲人甚至恩人的人,怎么也会对自己干起这样禽兽不如的事!

“千万别喊!”那个骑在她身上的人俯下身,边喘着粗气边说,“原谅我!我看见你就有那种欲望!”

秋旖沫哭了起来:“算起来,我可是你的小姨啊,你怎能这么对我?!”

“求求你,成全我这次吧!这是我的第一次!”

秋旖沫没有再反抗,她的脑海仍一片空白。这会的侯佳明就如同先前蓬莱宫夜总会和异度空间发廊里的那些嫖客一样令她感到恶心。她的脑海里掠过自己在与外甥乱伦的又一重痛苦。原本,从收容所出来的那刻,她就想着今天之前的一切都翻过去了,可这会,她在收容所里日夜盼望的这个亲人,这个朋友与恩人,却又将她心灵的疮疤毫不留情地全部揭开,让她痛苦的过往血淋淋地展现在她的面前。他在她心中的形象这一刻全然坍塌了。

他终于从她身上爬起来,然后裸着身子走进浴室去冲凉。她只感到说不出的恶心与悲哀。等到侯佳明从浴室出来,秋旖沫旋即一头冲进了浴室。她打开水龙头,一任冰冷的水淋在身上,头发上。她想用水彻底洗干净自己的身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