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7 点击数:1903次 字数:

等了许久仍不见侯佳明来,秋旖沫便想着到附近走走。秋旖沫想起机械厂附近有个坪山广场,去年初她从电子厂出来时,侯佳明曾带她去过那里小坐。那个时候侯佳明在身边她是多么地不以为意,可这会她看着从眼前晃过的每个人都希冀着是他!

她一边慢慢走着,一边低头想着心事。她不知道自己见到侯佳明之后又该何去何从——是回高安老家还是继续留在深圳?若回老家自己又能干什么?若继续呆在深圳打工,她不知自己是否能遗忘这片伤心之地过往的一切?

秋旖沫不大记得坪山广场的方位了,于是沿着街道的人行道不紧不慢往前踱着。路边一排排的小餐馆、水果店、烟酒行还亮着灯。小餐馆里一阵带鱼的香味扑鼻而来。她忽然觉得其中有家小餐馆的招牌有些熟悉,蓦然便想起去年侯佳明带自己去广场时似乎就在这小餐馆吃过饭。秋旖沫也才陡然想起自己晚饭还没吃。她一点不觉得饿,她也没钱吃晚饭。买完两张公交车票,打了若干未打通的电话,她的身上还只剩了两块六毛钱了。她慢慢往前走,一会听到不远处如雀喧鸠聚般的鼎沸人声传来,眼前豁然突现出一片开旷恢阔之感。原来她不知不觉已走到坪山广场来了。

秋旖沫在广场的一个喷池边坐了下来。喷池里的水有的形成一股细细的水柱,有的只是在池面上形成一圈微小的跳沫。秋旖沫一眼不眨地凝视着那跳沫,不由联想起自己的名字,忽然觉自身的命运与那池中的跳沫竟有些相似——她这几年来的命运,不也似在一种冥冥力量的支配下,身不由己地不停跳腾无法止息?

好了,一切困蹇苦厄都过去了,从今以后生活将翻开新的篇章。秋旖沫在音乐池边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广场上的人来人往——那反剪着双手缓步踱着的中年,那挽着手悠闲信步的男女情侣,那被夜色遮住了白发的微弓着背的老人,还有那蹦跳着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的孩童……她从他们生命的闲适与安逸里领会到一种久违的快乐与幸福。

一个孩子挣脱妈妈拉着的手从她的身边欢快地奔跑过去,接着发出一阵开怀爽朗的笑声。秋旖沫受到这充满天真童稚笑声的感染,不由也跟着笑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还是头一次发自心底的舒畅的笑。自己终于熬出来了,终于彻底自由了。自由多好!她抬头望着夜空,做了一个长长的呼吸。夜空里缀着几颗闪烁的星星,就像一袭玄底的衣袍缀着金光闪耀的纹饰。秋旖沫恍然想起,她已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夜空,没有仰望过夜空里的星星了。夜空多美,生活多好!

可是秋旖沫的心底仍怀着浓浓的忧伤。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要面对多少世俗的压力,面对多少知情人背后可能的指点议论。她还想到自己欠了收容所四千多块钱,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欠牢债啊。可家里那么贫困,自己又身无分文,这样一笔巨资拿什么来偿还?

想到这笔债款,秋旖沫不想那么早回老家了,回到家自己根本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她又想起了收容所结识的患难之交阿玲。那次阿玲来看自己时就给了她联络方式的。她有点想去投靠阿玲。想到这,秋旖沫便立起身,想去给住在观澜的阿玲打个电话。因为手上只剩了两块六毛钱,她心想着尽量长话短说,或许还能留点钱给侯佳明再拨去一个电话。

秋旖沫在广场边上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她找出那张写有阿玲联络电话的纸条。她将那个号码拨打出去,这回很快拨通,电话那头传来阿玲熟悉的声音:“是哪位?”

“是我啊,秋旖沫。我今天出来了。”因为侯佳明的手机号一直没拨通,这会拨通阿玲的电话令秋旖沫格外开心。

“哦,是小妹啊,自由了!真好!”

“明天我去你那玩好吗?”

“好呀!你坐车到观澜高尔夫球场那站下,到时我去接你。”

听到阿玲的声音,秋旖沫感到开心,原本还想跟她多聊几句,但想着身上的钱可能不够了,就匆匆跟阿玲道别把电话挂了。

打给跟阿玲的这个电话收了一块六毛钱,秋旖沫的身上还剩一枚一块钱硬币了。她又折回侯佳明的厂门口去等他,然而问过岗位亭保安之后,得知他还没有回来。

“还没联系上他?就在这再等一会吧,他肯定要回来的。”

“请问几点了?”秋旖沫又问。

“九点了。”那保安说。

从下午四点收容所出来到现在,时间已过去整整五小时了。这段时间,堂哥和侯佳明难道还一直在收容所门口等着吗?应该动身过来了,否则晚间的最后一趟班车都可能错过了。收容所的大门这时也早关上了。

秋旖沫又折回坪山广场附近的那个电话亭前,用仅有的一枚硬币给侯佳明打去最后一个电话。仍是关机。如果只是手机没电,他应该想法充电的吧?秋旖沫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她在原先的喷池边坐下。喷池里的水不再形成柱状或水沫,已复归安澜平静。广场上的人群也早陆续散去了,只有几对年轻的情侣还在广场上花坛边某个不太显眼的位置或某处石阶上相互依偎着。夜色越来越深,晚风从广场不知哪个方向吹来,带来阵阵寒意。

秋旖沫不禁打了个冷颤。她想着,如果侯佳明今晚不过来,自己可能要露宿街头了。可是,奇怪,她并不为今晚可能露宿街头而特别害怕。无论怎样,这里不是收容所,不是监狱,不是囚室,即便露宿街头自己也是自由之身,也比关押在收容所里更有身心的自由与安全感。

那些依偎在一块的情侣也陆续离开了,偌大的广场上似乎只剩了秋旖沫一人。她不知道自己在广场上又呆了多久。一股倦意向她袭来,她不禁打了个呵欠。她站起身来,又向着侯佳明机械厂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秋旖沫忽然看见前面有个人影在朝着她这边慢慢走来。路灯很昏暗,秋旖沫没看清那人的面孔,不由有点紧张,怕遇上坏人,自卫的心理占了上风。好在,待那人向她靠近些时,他们彼此都惊讶了。原来那人就是侯佳明!

“你等我好久了吗?”侯佳明问她。

“没多久,就一下子。”秋旖沫说。见到侯佳明,她感觉心里一颗石头总算落了地。

“你骗我呢,刚才厂门口保安都跟我说了,你在这等了大半个晚上了。”

“你的手机怎么一直关机?”

“这么不凑巧,手机今天被盗了,联系上你堂哥和他碰头的时候还在的,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就怕你打我电话,手机都是满格电的。肯定被捡到的人关机了。”

“我哥现在去哪了?”

“他去他同学那住了,我们才回来不久。”

秋旖沫“哦”了一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