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6 点击数:2367次 字数:

收容室其他女子都去做工了,整间屋子只有她一人。接下来又是忧心如煎,一点,两点,三点,三点半……秋旖沫感觉自己一颗心一直高高悬在半空里。她不知道侯佳明和堂哥秋以洋离开了没有;或者这会,他们仍在外面同样焦急地等待自己?

挨到下午四点的时候,刘管教终于走了过来,把收容室的门打开了,然后对她说:“等急了吧?走,现在送你出去。”

秋旖沫一直高悬的心终于落了地,刘管教总算没有骗自己。她几乎就要对刘管教感激涕零。

秋旖沫坐上了收容所的专用车,两名执勤民警专门送她出去。当收容所外围铁门徐徐向两旁开启的时候,秋旖沫惊讶地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侯佳明和堂哥秋以洋就在外面等着自己!原来他们从一大早等到了现在!她心跳到了嗓子眼,好想开口喊他们,可是这会不能。她怕一喊事情又发生变化,他们和自己最后都走不了。秋旖沫希望他们能看见自己,又怕他们看见自己。她暗自焦急,心想着你们快点回去吧,我已经出来了!可是他们两人仍站在门口,时不时朝着收容所里面张望。秋旖沫没办法,只有等收容所的执勤民警送自己下车后再来打侯佳明的手机了。

执勤民警把秋旖沫送到一个车站旁,告诉她就在那等车。其中一民警问秋旖沫身上带了钱没有。秋旖沫一惊,以为又是提那4200块钱的事,忙摇头作出可怜的口吻说:“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秋旖沫身上确实一分钱都没有。那位民警于是从自己身上掏出二十块钱来,交到秋旖沫手里,然后嘱咐了几句以后出去要好好做人的话。秋旖沫为那民警给自己的二十块钱心生感动,连声道谢,下车后还朝坐在车内的这个不知姓名的执勤民警弯腰深深鞠了一躬。

等到收容所的专车开远了,秋旖沫才赶紧离开车站去附近寻找电话亭。周边是一排排林立的大型商场、写字楼、大酒店,却见不到一家电话亭。好容易看到一家小型烟酒批发店,秋旖沫赶过去时,许是因为穿着一身疑是囚服的装束,她很快察觉出,那店主打量她的眼神里怀着异样。可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切地问道:“老板,你这里有公用电话吗?”那店主仿佛没听见她的问话,又盯了她良久,方才明白过来似的,忙摇头说:“没有。”秋旖沫左右看了看,怕再找下去在这并不熟悉的地方耽误太多时间,于是只好重新返回到站台来。

秋旖沫到站台前来查看各车次途径的站点。都是陌生的站点,只有下两站的布吉是她稍微熟悉的。想到布吉她便有些忌讳,她被那个程村凌控制了大半年的异度空间发廊就地处布吉!她不知道这会自己该去哪里。正巧有辆公交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秋旖沫有些犹豫,司机问她要不要上车,于是她来不及多想便登上了车。

到了布吉那站,秋旖沫又几乎是在犹豫中下了公交车。下车后她赶紧去找电话亭。这会电话亭很快就找着了,秋旖沫看着那电话亭,心中一喜,然而拨打侯佳明的手机,听到的却是电话里传来“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的提示音。

秋旖沫将侯佳明的手机号重拨了好几遍,得到的依然是关机的提示。难道是他的手机没电?还是他的手机被盗了?天色已较先前从收容所出来时黯淡了些。她的内心也渐渐暗淡下来,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堂哥是没有配手机的,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联系不上侯佳明,自己还能去哪里。秋旖沫不愿意在布吉久呆,这里会令她想起那个异度空间发廊。尽管她不知自己所处的位置与异度空间发廊相去多远。秋旖沫在电话亭附近转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又给侯佳明拨过去一个电话,仍未开机。电话亭老板都有些不耐烦了。

秋旖沫想来想去,只有去侯佳明上班的机械厂门口等他了,无论如何,晚上他总要回厂宿舍睡觉的。于是她又坐上了去坪山的车。她庆幸收容所的民警给了钱坐车,要不自己身无分文,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于是秋旖沫又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往坪山。这两趟公交,那二十块钱就花得差不多了。下车后,秋旖沫还是先就近找到电话亭给侯佳明拨去了电话,仍旧提示关机,她只好去他的厂门口碰他。

厂门口的岗位亭有个保安笔挺地端坐在那里,却又闭着眼,像打瞌睡,又像在运气练着什么功。秋旖沫走过去,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那保安说:“保安同志,请问侯佳明回来了吗?”

那保安听有人跟他说话,身子猛地一颤,赶紧睁开了眼,仿佛受到十分惊吓的样子。见是一女子问话,才放松下来说:“吓死我了!找谁?”

“侯佳明。他回厂来了吗?”

“侯佳明啊?还没有回来!你没跟他联系过吗?”

“他手机一直关机,联系不上。”

“哦,那就在这里等等吧,晚上他应会回厂来休息的。”那保安借着厂门口的路灯,上上下下将秋旖沫打量了一遍,忽然醒悟过来的样子,说,“我好像认得你!好像去年还是什么时候你也来过这里!那时还扛了大包行李,我记得还跟你聊过天呢!”

秋旖沫淡淡笑了笑,那已是去年上半年的事了,却又恍若发生在她的前生前世。她佯作记不起的样子,说:“是吗?我不记得了。我以前可能来过这里吧。请问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问完秋旖沫便觉这话多余。本来自己不是知道侯佳明今天干吗去了吗?

“这个不清楚呢,哦,你是她女朋友吧?”

秋旖沫摇摇头。

那保安笑了:“我说你们也是,都谈了好些年吧?你不好意思承认正常,他跟我混得老熟了也不承认!你就在这等会吧,这么晚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秋旖沫于是就站在旁边等着。那保安却又自顾自说开了:“侯佳明这小子好福气,找了这么位漂亮又高挑的女朋友!”

秋旖沫笑笑,不答话。

过一会,那保安又玩笑道:“小妹,你这套衣服穿得很合身很漂亮,但就觉着这衣服咋有点像……像是囚服呢?哈哈!开玩笑,莫见怪啊!你们小年轻的流行时尚,真是跟不上了啊!”

秋旖沫心里惊了一下,旋即仍只是淡淡笑了笑。

怕这保安又问这问那,秋旖沫索性离他远一些,在厂门口另一头蹲下来静静地等。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十月的晚风带来一阵秋凉的况味,秋旖沫内心的焦灼不安似也随着暮色越来越浓。厂门前笔立的电杆,婆娑的树影和偶尔掠过的憧憧人影,在她眼前欲静忽动。马路两边的街灯仿佛在刹那间全部亮了起来,继而城市里那一幢幢陌生的建筑楼群内也陆续闪亮起星星点点的光。

时间分分秒秒在不停地流逝,夜色点点滴滴在不断地加深。不知多少回了,秋旖沫仿佛能听见时光在生命里一滴滴消失的声响。那匆匆不停却又到达不了目的地的时光总是一次次令她焦首蹙额,忧思如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