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5 点击数:1338次 字数:

那年九月初的广东,坊间已到处盛传流行“非典”的讯息。到九月中旬的时候,消息也传到这封闭的收容所来了。但像秋旖沫这类接受收教的女子,并不明白非典具体指的什么,她们大部分都认为那最多是种可能会引起传染的重感之类的疾病。只是,她们不能随意受到那些家属的前来探视了。侯佳明却才来看秋旖沫时也受到了收容所工作人员的拒绝。但他压根没想到他被拒的真正原因只是秋旖沫没有钱交那笔解教费。

侯佳明对秋旖沫讲起了最近外面在流行非典:“现在外面平常我们进出厂都要挂牌登记呢,没有特殊情况都不许出来。但我一定会争取过来接你,你平常要多注意身体,小心别感冒。”

接着侯佳明问:“下次是十月二号,还是三号来接你?”

“三号。”秋旖沫想了想,又有些犹豫,说,“如果忙,你就不用过来。”

秋旖沫是怕自己拿不出解教费,到时收容所干部会为难他们。解教费的事她原本一直没跟侯佳明说,她索性就一直向侯佳明隐瞒这件事。

侯佳明笑了:“那天肯定会争取过来的,到时我打电话和你堂哥一起来接你。”

“那你们就到附近新一佳商场等我,不要到这门口等。”

侯佳明说:“到时再看吧。”

以往都是直到工作人员催促,侯佳明才与秋旖沫告别从收容所离开,可这会秋旖沫很担心刘管教会过来拦住侯佳明,让他交了那4200块钱再走。她的心悬着,没闲聊几句便主动催促侯佳明道:“今天早点回去吧,十月三号那天有事就不用过来。如果来也只在新一佳超市门口等,不要到这收容所来。”

侯佳明笑道:“为什么啊,这是怎么啦?指定日期让我今天来,才来一会又叫我走?发生什么事了吗?”

秋旖沫低头犹豫了一会,她知道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的,她不想也不便解释那么多,只是说:“今天这里有点忙,我还有义务劳动没做完,做不完要扣分受处罚的。”

侯佳明只好起身:“好吧,十月三号我一早来接你。”

秋旖看着他走到收容所外面去了,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她有点懊悔让侯佳明这天过来。不能交钱,自己只有继续等到下个月出去。刚好那刘管教过来,问道:“刚才见你的那个人呢?他带钱来了没有?”

秋旖沫淡定的语气说:“他没钱,我还是坐满贯吧。”

刘管教也没多说,一会离开了。秋旖沫又得继续今天的义务劳动。当在做义务劳动,旁边的收容女子问到她今天怎么没有解教出去时,秋旖沫于是哀叹了一声,心里充满懊丧,接着便把解教费的事简单说了。

“四千多块,这收容所抢钱呢!”那收容女子替她愤愤不平说,“我们在这做了一年的义务劳动难道不可以抵消这解教费吗?也不知这钱怎么摊出来的!”

秋旖沫心里何曾不是同样的感受,可能找谁说理去。想到在这里只需再撑十来天,十来天后,一切梦魇都结束了,她又心平气顺了许多。

那天终于来了,十二天后,离开收容所的日子终于来了。

一大早,秋旖沫就起床了。她换了套干净的解教服,整理了点自己的随时物品,然后坐在床头静等着收容所干部喊她解教。她看着这呆了一年的收容所,心想着终于可以远离这里了。这一年来,她每每感受到时间的双脚在她的心头缓慢地移动。只是这会,时间似变成了一个蹒跚的老人,老迈的双脚移动得愈发缓慢了。时光也变得悭吝,她下意识地在心里悄悄计数着每一分每一秒。这一年来每天她莫不是数日数时而过!她的内心又有点忐忑,她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似乎没有迈出这收容所的门,没有彻底离开这里,一切都是未知数。

时间挨到了十点,秋旖沫终于听到刘管教喊她的名字:“秋旖沫——解——教——”

秋旖沫听到喊自己解教,抑制不住心头的兴奋,在迈出步子前心提前飞了出去。她“嚯”地从坐着的床头立起身,迈开步伐朝收容室门口走出去。她的双脚似乎从未如此轻快过。大门口还有名民警坐在那里办理解教手续。秋旖沫在一张表格上登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那名民警查看了下她的名字,开口说:

“你还有4200元钱没有交。”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又是那笔钱!秋旖沫的心旋即沉了下来。她提出异议:“本来文件下来我是可以提前十天解教的,就是因为没有钱才坐满贯到了今天,怎么又让我交钱呢?”

那名民警沉思了一会,说:“这是上面的规定。这样吧,你写一张欠条。”

“写欠条?写完欠条就可以让我离开吗?”

那民警点点头:“这是这里的手续,写完我也好交差。你也可以走了。”

秋旖沫只想着能尽快离开这里,心想着让写就写吧,未加多想便答应了下来。那民警拿出纸笔,秋旖沫旋即写下“欠收容所解教费和医疗费4200元整”的字样。那民警看过后,让秋旖沫重写一份,教她把“解教费”改写成“生活费”。秋旖沫迟疑了一会,心里暗想着,为什么又变成生活费了?她也来不及多想,待那民警拿过一张纸,便按着他们要求的重新写过了一张。写完再签上名后,她被允许可以出去了。

眼看着自己的双脚已完全迈出了收容所的门,不料忽然又被刘管教叫住了。

刘管教告诉她说:“有两人一早登记了来接你。”

秋旖沫一听,心旋即又一沉。原来是侯佳明和秋以洋一早就过来接她了。因为来得太早,门口保卫不让进,他们就一直在收容所外面的铁栅门口等着。

秋旖沫暗想着,这下惨了,要是刘管教找上他们要钱怎么办?秋旖沫知道他们肯定不相信还要交钱,他们也不可能带那么多钱在身上。即便带了钱也不可能会心甘情愿交这笔钱。如果他们不依,这收容所刘管教他们会不会找他们麻烦?

秋旖沫灵机一动,对刘管教说:“我不认识他们,你打发他们走吧。”

尽管之前侯佳明每个月都来看秋旖沫,但通常都是由另外民警直接带秋旖沫进接待室,刘管教并未多加留意,因而他不能确定侯佳明他们是不是之前经常来看秋旖沫的人。于是刘管教奇怪地问秋旖沫说:“你真不认识他们?”

秋旖沫斩钉截铁地说:“不认识。”

“那你暂时别出去,万一你被坏人带走,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下午我们派辆车送你出去。”刘管教说。

于是秋旖沫又重新被带进收容室里,并且刘管教把收容室的门锁上了。

秋旖沫内心感到有些害怕。不仅害怕这收容所民警找上侯佳明和堂兄的麻烦,也害怕因为交不出那4200块钱,刘管教会一直把自己关在这里。想到这里,秋旖沫忽然感觉心头一片黑暗。她懊悔那天没能对侯佳明将真相和盘托出,如果早点说,他也许可以帮自己拿个主意。——之前自己被鞋厂驱赶出来,不也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扛着给弄出一大堆是非么?

时间又变成了一点点的煎悴。十点半,十一点,十一点半,十二点……十二点半的时候,刘管教给她送了午饭过来。秋旖沫开口问下午几点能出去,可刘管教只说让她别着急,然后转身就出去了。秋旖沫勉强吃了几口饭。她全然没有心思吃饭,这一上午自己的人身自由等于是完全限制了。她不能确定刘管教说的话能否算数。他答应说是下午,却没承诺是下午几点送自己出去。她害怕没有交那笔钱,自己在这里呆的日子会再也看不到尽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